天降夫君不自爱粟薇薇纪程然小说全章节免费阅读

弦外之音 2018-12-07 阅读


主角:粟薇薇,纪程然。讲述了:如果某天早晨你醒过来,突然发现自己床上多了一个男人,这个男人口口声声说是你未来的老公,臭不要脸地赖在你家里,你会怎么办?粟薇薇一脚把“天降老公”踹到床底下,拎起来丢到垃圾桶打包,清理出门直接扔垃圾压缩站。纪程然:“老婆,娘子,baby,亲爱的你不能对我这么狠……”粟薇薇:“……滚!谁是你老婆!”
 
精彩试读
 
 欧洲城堡式的庄园里,正举办着一场盛大婚礼。
 
    来来往往的贵宾佳客衣着光鲜,举杯觥筹交错间,悠扬的音乐伴随着欢声笑语在空旷的庄园里回响,鲜艳欲滴的玫瑰花,在人们的所到之处,绽放着热烈如火的浪漫……
 
    俊逸新郎挽着美貌新娘,在欢呼声和玫瑰花雨中,终于出现在众人的面前接受祝福。
 
    一切都很美好,一切都很浪漫,符合所有女人幻想中的浪漫婚礼。娇妻在侧,人生大喜,也是男人面子倍涨的时刻。
 
    如果粟薇薇不出现的话。
 
    随着一身简装,身穿标志性黑色风衣的粟薇薇,踩着十公分高跟鞋缓缓踏进婚礼现场时,原本喧哗热闹的婚礼现场,见了鬼的骤然安静下来,悠扬婉转的婚礼进行曲也变得跌宕起伏,充满杀气。
 
    “你们快看,那不是方远哲的前女友粟薇薇吗?”
 
    “我的天!狗见愁难道是亲自过来收拾前男友和好闺蜜的?”
 
    “有好戏看了,听说粟薇薇那个女人在狗仔圈内就不是个安分好惹的主,新郎新娘今天肯定凶多吉少。”
 
    “贵圈太乱我不敢看,亲爱的,等会打起来吱一下,我去打听一下粟女王是过来抢亲的还是棒打鸳鸯。”
 
    ……
 
    抢了新人风头一举跃到主角的粟薇薇,余光扫了周围一圈,对骤然安静下来的迅速反应感到很满意,这才将所有的注意力,放在前面那对相互依偎着的婚礼主角。
 
    收到杨姗姗寄送给她的婚礼请柬时,她很吃惊,不是没想过他们两人会结婚,但却想不到,杨姗姗的胆子那么大,或者说她一点都没有小三上位的羞耻愧疚感,反而因为破坏别人感情而洋洋得意。
 
    她思考良久,最终还是来了。
 
    杨姗姗在看到粟薇薇出现的一刹,脸色一紧,很快便恢复镇定。妖媚的脸挤腻死人的笑意,虚情假意地说:“薇薇,你怎么现在才来,婚礼都快结束了。”
 
    言下之意,便是你想来抢亲破坏是没可能了。
 
    “杨姗姗,不是你发信息让我这个时间来的么?”粟薇薇皮笑肉不笑,当然看出她的算盘。
 
    “哦,是吗?”杨姗姗过去抱住她的胳膊,嗲气撒娇:“好啦,人家记错时间,亲爱的你可千万不能生我的气。本来我还想在结婚前让你看看我和远哲的婚礼服饰,你眼光比较好,顺便给我们出出主意,没想到记错了时间。”
 
    新郎方远哲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在杨姗姗的眼神示意下,不得不点点头,“薇薇的眼光一向很好,欢迎你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这句话说得极小声,仔细一听,还透着心虚和愧疚。
 
    粟薇薇双手抱胸,装模作样地打量他们一番,赞叹道:“婚礼的服装和首饰非常精致。”
 
    方远哲紧绷的脸色微松,杨姗姗得意地扬起下颌。
 
    “你们眼光很好,打扮得挺人模狗样的,不错不错。”粟薇薇指着方远哲,嘴角一挑,笑得妩媚:“恭喜你,在我甩了你的三天后,终于遇到能够欣赏你的如意伴侣,我祝福你们。”
 
    “粟薇薇,明明是远哲甩了——”
 
    “姗姗,闭嘴!”方远哲连忙阻止妻子继续说下去。
 
    尽管他跟粟薇薇已经分手撕破脸了,可今天是他的婚礼,如果让所有的宾客都知道他劈腿在先,并且劈腿的对象还是前女友的同事,让他一张脸往哪搁?
 
    杨姗姗怒不可遏,眼睛圆瞪,恨不得将粟薇薇千刀万剐。深知内情的她知道,明明就是远哲抛弃了粟薇薇,转而拜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可是这个该死的粟薇薇,居然倒打一耙,这下子,别人肯定以为她杨姗姗捡了粟薇薇的破鞋。
 
    偏偏远哲还制止她说下去。
 
    杨姗姗气得脸色发青。
 
    方远哲略带歉意地说:“薇薇,不好意思,姗姗说话比较直,你别放在心上。”
 
    粟薇薇耸耸肩,不予置否。笑着从两人眼前离开,转身来到了自助餐的白色圆桌,专心地挑了几样美食,坐到角落里大快朵颐去了。
 
    那轻松悠闲的样儿,好像只是来参加一场朋友的婚礼。
 
    这就结束了?
 
    围观众人纷纷大呼不过瘾,粟女王居然这么轻易放过方远哲和杨姗姗,这实在太不符合粟女王有仇必报的个性。
 
    也有一些不知道那段爱恨情仇的,不停追问知情人。
 
    “总而言之,新郎跟粟女王原来才是一对,而粟女王和新娘又在同一家媒体公司里,不过三天前,新郎和粟女王突然分手,而在三天后的今天,新郎和粟女王的同事兼闺蜜又突然结婚,这其中的爱恨情仇你懂了吧?”
 
    “嘘!你小声点,不过想想也是活该,粟薇薇三天两头曝出哪对明星情侣出轨哪对明星闺蜜反目,没想到今天轮到她自己。”
 
    “唉,所以说防火防盗防闺蜜,禁烟禁酒禁渣男……”
 
    粟薇薇听得直皱眉,心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一向只有她挖别人的隐私八卦,没想到今天被当做茶余饭后八卦点心的对象,就是自己。
 
    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啊。
 
    婚礼进行到双方亲朋好友致辞祝福的环节,也不知道司仪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居然当中点了粟薇薇上次发表祝福。
 
    粟薇薇一愣,然后在各种各样的目光中,神情坦荡地走上高台,神色平静,一点儿都没有惨遭背叛失恋的痛苦,她环顾四周,恳切地说:“很感谢司仪先生给我这个机会,老实说,我对司仪的胆量表示非常敬佩,相信在场的人,应该都与我一样,深有同感。”
 
    笑声渐起。
 
    “首先,我祝福新郎和新娘在这美好的日子里,一起踏进婚姻的坟墓,哦不,是婚姻的殿堂,对于我和新郎新娘之间的关系,想必在场的许多人都清楚,不过诸位大可放心,姐泼出去的水,盆都可以不要。所以今天是绝对不会出现抢亲的戏码,让各位失望了。
 
    相识一场,我顺便给个温馨提示,新郎在接吻的时候轻一点,千万别把新娘半年前才隆好的鼻子弄塌了,还有英俊的新郎官,建议你那衣服换成肚兜,裤子也开个裆吧,那样比较帅。”
 
    一口气讲完,粟薇薇呼了口气,也不管下面目瞪口呆的宾客,以及气得脸色发青的新人,便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昂首挺胸,转身离开了婚礼现场。
 
    来之前,她暗暗在心里想了二十三个惩治这对渣男贱女的方法,其中包括大闹婚礼,绑架新郎或者干脆把邻居王婆的三岁孙子抱过来认爹……诡计奸计绝计毒计,能想到的她都想了,目的只有一个,让这对背叛她的男女,生不如死,追悔莫及。
 
    可真正到了这个时候,她忿恨不平的内心,骤然间沉寂下来,沉寂得如同结了冰的死水。
 
    争强好胜,心高气傲,终究挽回不了一个变了心的男人,也无法挽回一段变了质的感情。而骄傲如她,自尊心也不会允许她再去接受一个出轨的男人,哪怕被她撞破J情那天,方远哲跪在地上求她原谅。
 
    原谅个屁!
 
    当时她气急攻心地想,到死,也不会原谅这个男人。
 
    “沉醉”是粟薇薇常去的酒吧,这家酒吧上到经理下至门迎,都有她的眼线。一进门,调酒师Jack就双目放光蹭过来,压低声音说:“薇薇,你来得正是时候,前阵子你跟拍的一个小嫩模出现了,就在805包厢,还带了个男人过来,肯定就是那个绯闻男友了。”
 
    换做平时,听到这种爆炸性消息,粟薇薇一定会振奋不已。然,她今天实在没有工作的心思,在吧台挑个位置坐下,“下次再说吧。”
 
    她现在只想喝酒,就是天王出现了也没辙,更别说只是一个刚上线没多久的小嫩模。
 
    Jack给她倒酒,粟薇薇仰头连灌了四瓶啤酒,看得Jack啧啧称奇:“借酒消愁愁更愁,这是失恋了吧?”
 
    握着酒杯的手轻颤下,粟薇薇抬起头来,醉眼迷蒙,“失恋?呵呵,失就失了呗,反正又不是失身,三条腿的青蛙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还不好找吗?姑奶奶想要多少有多少……”
 
    不就是相恋六年的男友劈腿而已,从她将两人合照以及他送给她的东西全部烧掉后,这份持续六年的感情,便已经彻底结束。对她不忠诚的男人,肉体出轨的男人,就算再痛,也要将心头上这块毒瘤清理出去。
 
    只是,明明已经下定决心,为什么她还会疼得无法呼吸,恨不能一醉到底?
 
    Jack顾不上听她唠叨,忙着招呼新来的客人,在看到男人清冷隽逸的面孔时,自诩见多识广的Jack也忍不住惊艳,“先,先生,请问需要什么?”
 
    “我是来找她的。”纪程然指了指已经醉晕在吧台上不省人事的粟薇薇,暗哑低沉的嗓音,只有他自己才能捕捉到一丝颤音。
 
    这一觉不知道睡了多久,平时因为工作原因,粟薇薇每天的睡眠时间不超过五小时,一天二十四小时做得最多的事,便是抱着DV偷偷摸摸跟在哪位名人后面,争取在狼多肉少的时机下取得最劲爆的花边消息。
 
    这一觉睡得很舒服,通体舒泰。
 
    在她睁开眼睛的一刹,入眼处是熟悉的环境,米白色的天花板,暗纹涌动,斜对面的窗户,一束阳光穿透玻璃,照得她双眼微熏,下意识眯了眯眼。
 
    素色窗帘后,两盆生气勃勃的绿萝,正拼命往外伸展枝叶,枝繁叶茂中,生命的气息茁壮成长。
 
    室内,清幽淡雅,简约精致的装潢,透露着主人特有的品位和优雅。
 
    咋一醒来,就在熟悉的环境里。粟薇薇的心情不由轻缓几分,低沉的情绪终于雀跃起来。她活动了下经络,正打算起床上班。却在翻身的一霎,陡然间觉得不对劲。
 
    她的左手被紧紧攥住,掩藏在被子下,半边身子似乎被什么东西虚抱着,头顶上,隐隐传来沉稳浅淡的呼吸。
 
    温热的气息有节奏地喷打在她脸上。
 
    “轰隆”一声,惊雷在脑中炸响,粟薇薇被雷劈了一样,脸色苍白,猛地扭头朝左侧看去。
 
    然后,她就看到了一个陌生的男人睡在身边。双目微阖,气质清隽,五官精致,棱角分明的脸上,既有一抹英气,也透出一种温润如玉的翩然气质。
 
    多年混迹狗仔圈中,见过无数俊男美女的粟薇薇,忍不住眼前一亮。然而只是一瞬。
 
    她僵硬片刻,低头看了眼身上米白色睡衣,纽扣开到第四颗,隐约露出里面的bra。她默默将扣子扭紧,额头青筋暴突,牙齿咬合处,发出可怕的磨牙声。
 
    下一秒,伴随着一道惊天地泣鬼神的惊吼声,粟薇薇怒目圆瞪,抬起双腿,毫不犹豫地将床侧的“睡美男”踹到床底下。
 
    然后一个箭步冲到不远的沙发上,火速打开包包,将手机翻找出来打算报警,也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害怕,在按键时,手指微微抖了两下。
 
    最后一个零还未按下,手机就被后面冲上来的人抢走。
 
    “啊——”
 
    换做别的女孩子,此时恐怕早就被吓坏了。可粟薇薇是谁?是狗仔圈里赫赫有名的“狗见愁”,是被几个壮汉包围都能面不改色甚至能更凶猛的女汉子。
 
    “臭流氓,把手机还给我。”粟薇薇想也不想就扑上去,张开双臂对准他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老婆大人,饶命!”出乎意料的,流氓不但没有还手,反而双手抱头蹲在地上,任凭她的拳头脚丫落在身上,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让粟薇薇惊愕不已,迟疑刹那,但接下来,流氓的话,再次令她火冒三丈。
 
    “老婆大人,有话好好说,千万别动手,为夫的肋骨快断了……”
 
    “闭嘴!谁他妈是你老婆。我呸!你这个登徒子色胚流氓臭不要脸,老娘今天不把你送到监狱跟你姓!”
 
 
  如果某天早晨,你醒来发现床侧睡着一个陌生男人,并且这个男人口口声声辩称是你未来的老公,你会作何反应?
 
    粟薇薇的反应简单粗暴,用了几根粗麻绳将男人捆成了一个木乃伊,趁着外面阳光灿烂,打算将他丢到过道上的垃圾桶里,再打电话让警察叔叔过来收尸。
 
    “老婆,我说的都是真的。在未来的两年零三个月,也就是两年后的十一国庆那天,就是我们两人结婚的日子。你看看,我手指上还戴着我们结婚戒指。还有这个,蓝色圆点的领带,是你亲自去商场里给我挑的。”
 
    在即将被扫地出门时,纪程然连忙攥住了门板,死活不肯被她拖出去。两眼闪闪盯着她,眉目说不出的深情和眷恋。
 
    然而这一切在粟薇薇看来,简直无耻到爆表。
 
    未来的老公?他怎么不说是从古代穿越过来再续前缘的牛郎?
 
    活到这把年岁,粟薇薇也曾几次碰到过搭讪,以及男人似有若无的暧昧接近,但,从来没有一个理由这么无耻的。她肯定,昨天晚上在酒吧里喝醉后,被这个心怀不轨的男人盯上了。
 
    低头看了眼有些凌乱的睡衣,她可以想象,昨天晚上这个色胚趁着自己酒醉,一定是侵犯了自己,虽然她自己并不感到不舒服,但这身换洗的睡衣,就是赤果果的证据。
 
    想到昨天不仅彻底失恋,而且还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失身,粟薇薇想杀人的心都有了。
 
    被当做尸体从屋里一路拖到外面的纪程然,也同样好不到哪里去。一张英俊的脸已经有了汗水。看着粟薇薇一言不发沉着臭脸,便知道她根本就没有将自己的话听进去。
 
    该怎么跟她解释,他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以他对老婆大人的了解,现在说什么都没用,哪怕他出示两人的结婚证,肯定也会被她当做疯子。眼下,最重要的就是阻止她报警,要是惊动警方,那他真的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心里琢磨着,手上却飞速地伸进衣服口袋里取出手机,飞快地将事先准备好的信息发出去。
 
    粟薇薇这两年一直都有锻炼身体,但要把一个人高马大的男人甩掉,还是累得气喘吁吁。将他扔到垃圾桶旁。粟薇薇低头瞄了他一眼,正打算拨打110,手机却在这时响起来。
 
    是大老板的电话。
 
    “薇薇,你在哪里?马上赶回来,别废话,有一个明星曝出出轨传闻,你现在立即赶回来处理。”
 
    粟薇薇还想拒绝,大老板已经冷冷挂掉电话。在大老板手下摸爬打滚这两年来,深谙其诡异脾气的粟薇薇连忙打了个寒颤,顾不得报警,撒开两腿就往外跑。
 
    纪程然松了口气。谁知一口气还未喘够,粟薇薇去而复返,两眼恶狠狠地盯着他。
 
    “老婆,你相信——”
 
    粟薇薇冷冷打断他:“死色胚,留你这种人渣在世上也是祸害,我看还是就地正法算了。”
 
    “等等。”纪程然吓了一跳,连忙阻止:“你不是还有要紧的工作吗?赶紧去吧,我保证下不为例,绝对不会当祸祸别人了。求女侠手下留情!”反正他这辈子除了祸祸她,别的女人是绝对没有那个机会了。
 
    对着一张英俊到极致,又真诚到极点的脸,要下手还真有点难度。
 
    “哼!这一次就先放过你,姑奶奶就当做是被狗咬了,等会这里有人经过,是死是活看你自己的运气。”说完,她深深瞥了他一眼,匆匆掉头离开了。
 
    她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轻易放过一个侵犯自己混蛋。
 
    也许是因为他从头到尾都没有还手,甚至在她拳打脚踢下都没有反抗,表情温柔得能掐出水来,好像他真的十分在乎她,宠溺她,深情依依的模样,让她气愤之余,多了一丝疑惑。
 
    又或者,是因为旧情刚过,急需一个人来抚慰她,哪怕是付出清白的代价,那也是她自找的,不是吗?
 
    如果不是因为她伤情醉酒,就不会让他有机可趁。说白了,她的心里,还是没有放下。
 
    在粟薇薇离开之后,躺在垃圾桶旁边装死的纪程然,突然睁开眼睛,一双极黑极深的冷冽眼睛里,渐渐地泛出一抹柔和。
 
    追妻大计第一步,成功!
 
    摸了摸发疼的胸口,他慢吞吞从地上站起来,轻而易举就挣脱掉身上的束缚。拍拍衣服上的灰,又恢复以往的英俊潇洒。
 
    小妮子下手可真够狠的,还好她最终没有报警,这顿打也算值了。
 
    不过,能再次见到她,就算去死也不枉。纪程然站在公寓门前,目光悠远,双手插在斜袋里,深邃的眼睛,泪光一闪而逝。
 
    这一天,他等了多久?
 
    一年,两年,十年……时间太长,人生太短。
 
    十年生死,人海茫茫,我终于找到你!
 
    林氏传媒是广城最大的媒体集团,旗下产业遍布全球,涉及到杂志、网络、游戏、以及越来越被人们津津乐道的电子商务和数据影视。
 
    其中杂志报刊这一块,又是林氏传媒最出彩的业务之一。在众多出彩报刊中,尤以娱乐类报道最吸引目光。
 
    粟薇薇两年前自广城Z大毕业后,便到林氏传媒应聘实习。两年过去,已然成为林氏传媒旗下娱乐报刊部门的王牌记者,俗称狗仔。
 
    她大学专业读的是新闻传播和政法,还是法政系赫赫有名的才女,作为一个双专业的高材生,粟薇薇最后竟然会选择去当一名狗仔记者,这在当时着实令许多长辈和同学想不通,猜不透。
 
    粟薇薇的想法很简单,她觉得狗仔很新鲜,比起任何死板的工作来说,狗仔实在不能太有意思。
 
    回到办公室,将桌子上的几份文件整理好,这才去了大厦顶层大老板的办公室。
 
    推开董事长办公室的大门,大老板抬起头来,见是她又低下头去。粟薇薇恭恭敬敬唤了一声董事长。
 
    “你叫我什么?”大老板抬起头来,目露不满。
 
    她后知后觉想起他之前的交代,哦了一声:“师兄,你着急叫我过来,到底有什么事?”
 
    大老板,原名林砚,与她同是广城Z大的学生,不过粟薇薇上大一时,林砚已经到了大四实习期,大部分时间不在校园。大学期间,两人只在校园里匆匆见过几面。毕业后,到这家林氏传媒应聘工作时,方才知道林砚便是这家传媒集团的新任总裁。
 
    即便子承父业,但能在这个年纪坐上这个位置,并且游刃有余地掌控着整个集团的运作和发展。不得不说,林砚就是一个天纵奇才。
 
    但凡天才,脾气都是有点奇奇怪怪的。
 
    林砚师兄最大的怪癖,就是脑筋思维可以横跨千年,变幻莫测。基本上无法从他那张平静如水的脸上,看出他究竟在想什么。
 
    招呼她坐下,林砚将她上下打量几眼,皱了皱眉,将一张纸条丢给她。粟薇薇一看,惊讶道:“沈夕?这不是去年才在巴厘岛与富二代高调完婚的大明星吗?”
 
    林砚哼了一声,靠着椅背在地上滑了半圈,“一大清早,就有人爆猛料,沈夕昨晚与神秘男子在皇冠酒店开房,并且这个男子并非其丈夫。你说,这个消息追踪跟拍下去,会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肯定得爆呗。
 
    从业两年的经验,令粟薇薇敏感闻到了一种名叫JQ的味道。
 
    “这件事交给我办,一定不会让你失望。”这两年,她不知道跟拍了多少明星艺人,获取过多少令人震惊的猛料。沈夕是当下的大明星,这种比较重量级的人物,还须得她亲自出马比较稳妥。
 
    而且她之前曾几次接触过沈夕,觉得这个女星聪慧机敏,最重要的是随性自然,挺豪爽的艺人。
 
    这也是林砚把她找来的原因。不过在看到她眼底下的青紫时,林砚还是忍不住说:“方远哲是个混蛋,他配不上你。”
 
    “我明白,师兄。”她先是惊讶,很快镇定下来。
 
    林砚虽是上司,实际上又是她的师兄,两人私底下交流较多,有些话也不必忌讳。就像哥哥关心妹妹一样,林砚对她,从大学时偶然遇见的论文指导,后到工作上的信任支持,虽然脾气怪,人是极好的。
 
    “沈夕这件事,你跟得到就跟,跟不到就算。下个周末有一场酒会,我带你出去散散心。”
 
    粟薇薇本想拒绝,一想到林砚说一不二的性格,索性点点头,也没把酒会的事放在心里。拿了几份资料后,匆匆离开大老板的办公室。
 
    乘电梯时,她对着电梯里的镜子照了照脸,难怪连师兄都发现异常,原来她的脸色真的很差,两眼颓然无神,神色也苍白了些。
 
    用手猛搓,血色涌上脸皮。她对着镜子露出六颗牙齿。昂首挺胸回到了办公室。
 
    几位同事看到她,眼神闪烁,似有话说。粟薇薇淡淡瞥了他们一眼,回到座位上,将自己的工作资料整理好。
 
    同事小岚走过来拍拍她的肩膀,“薇薇,别难过了,杨姗姗那个女人也太不是东西了,亏你以前还帮过她那么多。没想到她是那么无耻的女人。真恨不得大老板把她炒了。”
 
    粟薇薇只是淡淡一笑,没有说什么。林砚当然不可能炒了杨姗姗,因为杨姗姗的父亲杨海荣就是林氏传媒的大股东之一,堂堂大小姐跑来公司当个狗仔,大老板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为了这事,林砚还煞有其事跟她道歉过,他那样公事公办的人,绝不可能因为员工私人关系,而影响公司的大局。
 
    甩了甩脸,粟薇薇尽量将那些不愉快的抛诸脑后。什么方远哲杨姗姗,现在已经跟她完全没有关系。不管是过去,还是未来。
 
    脑中突然闪过那个清隽秀逸的男人,口口声声说是她未来的老公,也不知道是从哪个精神病院跑出来的?
 
    一想到工作,粟薇薇很快便振作起来,“小岚,你帮我准备点东西,我现在马上要出去。”
 
    看她这架势,小岚就知道她肯定又要出去大干一场了。只是不知道这次又是哪个倒霉的名人被她逮到了狐狸尾巴。不过平心而论,小岚还是非常佩服她的,在经历了感情痛苦之后,还能那么快振作起来,一心一意惦记着工作,难怪大老板总是夸奖薇薇。
 
    “薇薇,别给自己太大压力,好好休息。”两年同事,小岚隐隐猜到她匆忙赶着工作,是想借着工作麻痹自己,虽然她平时工作起来也很拼命,但仔细观察就知道,完全是两种状态。
 
    而且,粟薇薇在公司里是出了名的好胜逞强,打落牙齿和血吞的性格。小岚还记得两年薇薇刚入行那会儿,因为偷拍艺人被对方发现,挨了重重一顿揍,回到公司时整张脸已经肿起来,鼻子和嘴角一直流血。当时把大家都吓坏了,大老板有意为她出头,她却偏偏什么都没说。
 
    不久之后,就听说她报了一个跆拳道训练班。
 
    回想种种,小岚愈发有些心疼她。
 
    “放心吧,我会注意的。”那种怜悯的眼神让她觉得不适,垂眸当做没看到。
 
    小岚看了眼四周,压低声音附到她耳边说:“我得到一个消息,大老板很快就会在我们部门挑选一人担任部门主管。你是最有可能的。”
 
    粟薇薇闻言一怔,旋即微不可见地点点头,“我会加油的。”
 
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