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少的心尖宠妻陆展颜池少擎小说目录全文试读

默菲 2018-12-07 阅读


《池少的心尖宠妻》主角:陆展颜,池少擎。讲述了:做了三年池太太,他在外拈花惹草,她不闻不问。
 
《池少的心尖宠妻》精彩试读
 
她曾经恨顾衍恨得咬牙切齿,汾乔的爸爸因为他而死,冯氏的公司被他摆布,可到最后,居然是顾衍拉了汾乔一把。
 
她恨他,可现在那恨意却不再是纯粹的,那里面还有感激。
 
她也感激他。
 
感激他让汾乔有了正常人的生活,重新活泼振作,走出阴影与创伤。
 
她本不应该回来的。
 
可她总抱着侥幸,总觉得自己不打扰汾乔的生活便是了,远远地看着她。可现在,她还是打破了汾乔平静的生活。
 
汾乔就坐在她触手可及的地方,那个会甜甜叫她妈妈的小女孩长成了大姑娘,眉眼散开,皮肤莹白,精致无暇,与她年轻时候如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
 
如果没有发生这一切变故,她们会像天底下所有普通的家庭,幸福圆满,而现在,汾乔就坐在她的对面,眼神却充满了陌生的隔阂与疏离。
 
汾乔可能永远不会原谅她了。
 
想到这一点,高菱竟觉得心上被重重一击,喘不过气来。
 
汾乔听高菱说着话,自己却是一言不发。她的视线始终落在高菱握着白瓷杯的双手上。
 
在她的记忆里,那是一双养尊处优的手,纤长白皙。
 
而现在,那双手上是大大小小的刮痕,有的已经掉了疤,剩下深浅不一的疤痕,有的才刚刚开始结痂。
 
“那是怎么弄的?”
 
什么?
 
高菱不知道汾乔在问什么,顺着她的视线移到自己的手上,才明白过来,汾乔问的是她的手怎么伤到的。
 
高菱不自在地缩回手,流亡在外,日子自然不会过得舒服,可是汾乔诧异的目光比起那些心酸苦痛,更让她难以接受。
 
她是一个通缉犯,没有什么比孩子鄙夷的目光更让一个妈妈抬不起头。
 
更何况,她本也不是一个合格的妈妈。
 
高菱没说话,可汾乔又有什么猜不到呢。
 
她沉默了许久,久到连大脑都开始发疼,嗡嗡作响。她从前觉得高菱实在可恨,觉得自己一辈子不会原谅她,可随着时间的消逝,她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汾乔竟觉得那些事情似乎已经久远极了,她想不起,也再不愿想起高菱留给她的伤害。
 
她为什么没那么恨了呢?也许是因为抛弃她的高菱过得也不好?
 
这一刻,汾乔的心理竟诡异地平衡了起来。
 
抬起头,却见高菱诧异盯着她的脖颈。
 
进了室内,开着暖气,汾乔便脱了自己的围巾。此刻低头,只见到颈上挂着的一只水晶鞋项链。
 
那是顾衍交给她的爸爸的遗物。高菱为什么盯着看?
 
“你在看什么?”汾乔皱眉。
 
“汾乔,这条项链怎么会在你这?”高菱的眼神惊异,不敢置信。
 
“这本来就是我送给爸爸的项链,为什么不能在我这?”
 
“警方交还给我,我明明拒绝了……”高菱摇着头,面色苍白。
 
那项链是汾乔的爸爸中枪的地方掉下来的,当时的她怕触景伤情,干脆不要了,拒绝了警方的归还。可是现在,她居然又在汾乔的脖子上看到了这条项链。
 
“警方?”汾乔发问。
 
“项链是顾衍给我的,”汾乔皱眉不解,“你应该认识他,他是爸爸的朋友。”
 
“他是这么跟你说的?”高菱瞪大了眼睛。
 
她的神情里是隐忍的怒气,汾乔一眼看出来了。
 
“你在生气?为什么?”汾乔看着她的眼睛,发问。
 
高菱明显是认识顾衍的,可为什么提到他,高菱的神情中会带着怒火?
 
高菱握着白瓷杯的指节发白,她身体僵硬了许久,压下了心中的怒气。
 
她不能告诉汾乔……
 
顾衍看上去对汾乔很好,但假如汾乔知道了真相,是绝对控制不住自己情绪的,若是她朝顾衍发作……顾衍绝不是一个同情心泛滥的人,如果汾乔一直和他闹,她还能像现在这般安稳地生活吗?
 
汾乔对人的情绪十分敏感,高菱只是片刻的犹豫,叫她立刻看出端倪来。
 
“你和顾衍有过节?”
 
“没有。”高菱压下了心头的千思万绪,平静开口答她。
 
“你在骗我。”汾乔肯定。
 
“是,我承认,我确实和他有过节,”高菱深吸了一口气,继续道,“冯氏就是被他操控破产的,冯安入狱和他也脱不了关系。”
 
也是因为冯安入狱,她才会下定决心卷款潜逃,被通缉到现在。
 
汾乔听懂了她的潜台词。垂眸沉默半晌,“那条项链呢?”
 
高菱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没有说话。
 
“你真的在警方那见过那条项链吗?”汾乔逼视她的眼睛,咄咄看着她。
 
“我没有见过,只听他们一提,也许是我理解错了,警方说的不是这条。”
 
茶餐厅里开着暖气,高菱的话让汾乔的头有些昏昏沉沉,疼的几乎要裂开,运转缓慢,她想不清楚,干脆甩了甩头,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些。
 
汾乔看了看手腕上的时间,已经快到饭点了,顾衍会在老宅等她吃饭。
 
“妈妈。”汾乔突然开口唤她。
 
“乔乔……”高菱惊诧,眼神里含着零星的泪光,万万没有想到汾乔还愿意这样唤她。
 
“你以后打算去哪?”汾乔停顿片刻,还是接着开口,“就这样一直躲躲藏藏地生活吗?”
 
这问题让高菱难堪,她唇角微动,几乎说不出话来。
 
“我查过类似案件的量刑,最高就在三年左右,如果肯自首,归还你带走的钱款,也许期刑还会更短。”汾乔平静分析。
池少的心尖宠妻陆展颜池少擎小说目录全文试读
也许因为和顾衍一起久了,或多或少被顾衍影响,汾乔性格中的一面渐渐被同化了。放在过去,她绝不敢想象自己竟会这样冷静地分析,平静地说出让高菱去自首的话来。
 
可这对高菱来说确实是最好的办法,比四处流亡躲躲藏藏不是好多了吗?
 
她没有想到,她只离开了一年,汾乔已经从不谙世事的小公主变成了今天的模样。
 
是她的离开让汾乔被迫成长了吗?高菱嗓子哽咽,竟觉得自己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心中一阵一阵翻腾。
 
汾乔说的这些话,高菱不是不懂,她唇角动了好几次,才唤了出来,“乔乔……”
 
如果她能忍受得了落差,肯这样平庸凄惨地活着,又何必改嫁,又何必卷款逃跑呢?
 
从离开滇城第一天起,她就在反复思考这些问题。
 
最开始的那些日子,她总是觉得她追求的没有错,会变成今天的局面,都是因为命运的不公平。
 
可随着逃到国外的时间越来越长,她没有身份,不敢联系家人,不敢给任何朋友打电话,甚至连唯一的女儿也再不能见一面,她才渐渐开始有了零星的后悔。
 
她开始反思,也许是她的选择错了。
 
是她固执地追求上等人的生活,病态地在乎别人看待她的目光。
 
时间越来越长,那些后悔的念头如同滚雪球般越来越大,她如同魔怔般买了回国的票,待她反应过来,人已经到了帝都。
 
她不敢去打扰汾乔,只敢远远看着她。
 
白瓷杯里的茶已经完全冷了,绿色的茶叶沉浮在其间,摸在手中一片冰凉。
 
高菱沉默了许久,终于抬眼,看着汾乔,郑重启口,“乔乔,妈妈会认真考虑的。”
 
……
 
汾乔从茶餐厅出来,娄清一行人还侯在门外等待。
 
娄清行了一礼,他道,“汾乔小姐,您的同学已经送到家了。”语落,又把手里的相机递给她。
 
汾乔接过相机,紧了紧围巾。
 
外面风很大,她的头发被吹得哗哗作响,因为冷,昏沉的头脑清醒了几分。汾乔又想起了高菱说的项链。
 
汾乔伸手探进围巾里,摸到它。
 
她确定除了这条,爸爸从没有戴过其他项链。
 
她能感觉得到,高菱还是在隐瞒什么。
 
到了现在,她对自己还有什么好隐瞒的呢?
 
回到顾宅,汾乔下车,抬眼看去。
 
雪又开始下了,笼罩着整座城市,纷纷扬扬从天空落下来,整座庄严华美的老宅也被积雪覆盖。
 
雪花落在汾乔的头发、眉梢,还有些许落在她的睫毛上。呵了一口气,那雪花就化了,眨眨眼,就从她的睫毛末梢滴落。
 
汾乔飞快地用手擦拭干净。
 
她下车太快,娄清只能从另一端小跑着过来给她撑伞。
 
上午离开老宅时的好心情已经消失殆尽,此刻汾乔头疼欲裂,昏昏沉沉,脚步虚浮,实在不想勉强自己去应付那些人情交际,只想躺下休息。
 
好在看样子宴会已经结束了,远远看见沈管家立在正门口送返家的宾客,不想与他们对上,汾乔特地从侧门绕行。
 
顾衍这时候应该还在正厅,侧门离正厅还,汾乔打不起精神,没有食欲,不想吃午饭,干脆回头与娄清说了一声,直接回了自己的锦荣阁。
 
汾乔躺在床上,闭着眼睛,总觉得自己浑身发冷,明明被子已经够厚,屋内也开了暖气,头上发着汗,偏偏冷极了。
 
翻来覆去,浑身越来越沉。
 
“乔乔!”
 
汾乔模糊听到顾衍唤自己,勉强睁开眼睛才发现窗外天已经黑了。
 
床头顾衍眉头轻皱着,手里端着水,“吃药了,乔乔。”
 
汾乔偏了偏头,闭眼,不想吃。
 
顾衍把水放在一边桌子上,低叹了一声,“不肯吃饭,药也不肯喝,乔乔,你这是在发谁的脾气?”
 
这下汾乔回头了,她睁大眼,无声言语,你明知道不是的。
 
汾乔不高兴时候只喜欢与自己为难。
 
“烧的度数不高,吃了药就不用打针了。”
 
顾衍的话如同带着魔力,循循善诱,“乔乔,听话。”
 
这声音就像清泉,潺潺流进人的心间,带来清凉的触感,让人的头脑清醒几分。
 
见汾乔不说话,顾衍又扶着她坐起身来,喂她喝药。
 
汾乔打起精神往下咽,却又听顾衍问她,“乔乔,今天出去玩不开心吗?”
 
汾乔抬头,一眼便撞进顾衍幽深的眼眸之中。
 
不用问,汾乔也能猜到,顾衍一定已经知道了今天下午发生的事情。
 
她低头,开口,声音有些闷哑,:“我和妈妈见了面,她回国了……”
 
顾衍已经听过娄清的汇报,因此并不意外。
 
和汾乔朝夕相处,他完全能清楚汾乔对于高菱复杂的情感,他更想知道的是,高菱究竟和汾乔说了些什么。
 
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