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锦妃:死鬼王爷求放过沐芸婳百里重华全章节目录小说试读

默默 2018-12-07 阅读


《一品锦妃:死鬼王爷求放过》主角:沐芸婳,百里重华。讲述了:刚穿越就发现自己怀孕,孩子他爹还是已故的战神冥王。沐芸婳说:“流掉!初夜没有,落红可丢,拖油瓶不能留!”随身戴个麝香荷包,转眼就跑到了白莲花大姐房里,搞得大姐绝育;熬个藏红花,又被庶母误食,同父异母的小弟弟化成一滩血水……“想杀掉本王的孩子?”死鬼王爷捏着她的下巴问,“可以!杀了一个,再造一双!”...
 
《一品锦妃:死鬼王爷求放过》精彩试读
 
“骂我?”沐雨瑶被小杏这么一提醒,突然就明白了过来,立马气炸了,“你居然敢骂我蠢驴!沐芸婳你个大草包,废物,没用的狗东西,笨蛋,窝囊废,蠢驴……”
嗯,形容词还挺多的,还有么?
沐芸婳一边啃着鸡腿,一边听沐雨瑶数落她,啧啧啧啧,翻来覆去就这么点骂人的功力,以前居然还把原主欺负的哭,简直是……不堪一击!
“噗”的一声,把啃得光溜溜的鸡骨头吐出来,沐芸婳撇了她一眼,“说完了?说完了就回吧。”
杵在她屋子门口,不光碍眼还挡光。
“你!你!”沐雨瑶瞪着眼,盯着沐芸婳的神色简直活见鬼了一般!要是在平时,她可能才骂到没用的狗东西,沐芸婳就该哭起来了,可今天却……难道进了一趟冥王府,没死成不说,反倒把胆子给练大了,突然什么都不怕了?
不可能不可能!
“哼,脑子好使了又怎么样,连喂给狗子吃的鸡腿都抢来吃,还吃的这么香,还不是蠢驴一头!!”沐雨瑶说完就得意的笑了,“你还不知道吧,你刚才吃的那个鸡腿,是你奶娘从厨房养得那条旺财嘴里抢出来的!我家丫鬟可是亲眼瞧见的!”
“沐芸婳,畜生碗里的你也抢来吃,你可真恶心!”
沐雨瑶嫌弃无比的话一落下来,奶娘的脸色就瞬间苍白了起来,“不是的,不是的,不是小姐,是我非要给小姐吃的,也不是……那不是狗吃的,狗还没有吃,不是从狗嘴里抢下来的……我我……”
奶娘只觉得怎么解释都只会越描越黑,毕竟沐雨瑶说对了一件事,这只鸡腿确实是张婆子端去喂旺财的。但是旺财根本还没吃,就被她先一步端走了,还是干净的,真的是干净的!
奶娘不知道要怎么解释,沐芸婳倒是总算明白了沐雨瑶一进来,就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到底是因为什么了。
想想也是,她们一年到头连肉都难得见着,突然从天而降一个大鸡腿,怎么可能?这都十几年了,张婆子的良心早就被狗吃了,怎么可能这个时候突然找回来了。
看来她们在府里,真是连一只狗都比不上,连狗都有大鸡腿吃,她们却连狗都不如。
安抚的拍了拍奶娘的手,给了她一个不用多说的表情,转眼盯住沐雨瑶,挑眉道:“你说这鸡腿是旺财的?”
“当然,张婆子亲手端给旺财的,我家小杏看着的呢。”沐雨瑶抬了抬下巴,身边的丫鬟小杏立马认同的点了点头,“对,是奴婢亲眼看着的。”
“哦。”沐芸婳点了点头,把桌子上那根被她吃的干干净净的鸡骨头往沐雨瑶的脚边丢了过去,“你说它是旺财的,那你叫一个,让它应个声让我听听。”
什么??
沐雨瑶觉得她耳朵有点耳背,没听清楚沐芸婳说的意思,叫她去喊一个骨头应声?这是什么意思?
那东西能说话吗?!!
“沐芸婳,你疯了还是脑子出问题了,一根鸡骨头应什么声?!”沐雨瑶哪次来这里不是一身得瑟,心情舒畅到极点的,今天却觉得她简直是来这里给她自己找不舒坦的。
这沐芸婳简直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看着被沐雨瑶发火踢回来的鸡骨头,沐芸婳掏了掏耳朵,“对啊,你叫它它都不答应你,你凭什么说它是旺财的?我还可以说它是狗蛋的呢。”
沐雨瑶被噎的一时连话都不知道该怎么回,气得直跺脚,指着沐芸婳就把不该说的话说了出来,“沐芸婳你个蠢驴,别以为被大姐捡回来就没事儿了,母亲说了,你留在家里只会败坏我们沐家名声,连累我跟大姐,你等着吧,明天你就会被送到安和庙出家去了。”
“你知道安和庙是什么地方不?那可是咱们大兮国有名的尼姑庵,你进去了,这辈子都别想再出来害人了,等着常伴青灯吧你!”
沐雨瑶连珠炮一样,噼里啪啦的就把话说了,身边的小杏练拉都没拉住,“小姐,咱们偷听来的,小姐你怎么什么都说了!”
沐雨瑶这个时候也反应过来了,她似乎把不该说的给说了,顿时咬住了唇,眼睛一甩就瞪向了沐芸婳!
要不是被这个蠢驴给气的,她怎么会把母亲跟大姐说的悄悄话一顺嘴就说了!
“都是你个蠢驴!小杏我们走!”沐雨瑶指着沐芸婳又骂了一句,带着小杏就要走,一直没有说话的沐芸婳这时候突然出声了。
“沐雨瑶。”
轻飘飘的三个字,成功的让沐雨瑶的脚步顿在了原地,表情凶恶的转过头,“干什么!”
“沐雨瑶,你左一个蠢驴,右一个蠢驴。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咱两确确实实是同一个爹播的种,你说我叫蠢驴,那你叫什么?”沐芸婳挑了挑眉,“小蠢驴?”
一品锦妃:死鬼王爷求放过沐芸婳百里重华全章节目录小说试读
小蠢驴??
沐雨瑶被骂的楞了下,反应过来就要上前撕了沐芸婳的嘴,却被小杏死死拉住了。
“小杏你拉我做什么!我要打死她!”沐雨瑶哪里咽不下这口气,向来只有她骂这头蠢驴的,今天居然被蠢驴骂了,她怎么受得了。
“小姐,小姐别跟这个草包一般见识了,待会儿太子殿下就该来了,咱们赶紧回去换衣服才是!”小杏还是死死拉住沐雨瑶,二小姐这个傻蛋什么时候不能收拾,何必非要现在动手。
待会儿可是有贵客上门的!!
沐雨瑶被小杏一提醒,倒是回了些理智,“沐芸婳,你等着,我待会儿再回来收拾你!小杏我们走!”
放了一句狠话,沐雨瑶带着小杏头也不回的走了。
两人才刚出门,奶娘就忍不住了,“小姐,你不能去安和庙!!那个庙子去不得,那不是什么好地方啊!!婉姨娘怎么能想出这么毒的法子啊,她这是要折磨死小姐啊!”
沐芸婳倒没在乎被送去常伴青灯等什么的,她自己不愿去,谁能真把她弄去了,她倒是要说一声佩服!
她在意的是沐雨瑶刚才叫的那一声——母亲!
这沐府能被沐鸿海的女儿称为母亲的人,只有她娘楚蝶一个。倒是她娘失踪了之后,婉姨娘接管了府里的事物,渐渐独揽大权,府里的奴才见风使舵,就称她一声夫人。这夫人的名头也越传越广,就连沐鸿海,也默认了一般。
沐雨熙,沐雨瑶就一口一个母亲的叫上了婉姨娘。
但是,草鸡就是草鸡,想飞上枝头变凤凰,占她娘的位子,也要看看她沐芸婳答应不答应!
“奶娘,先跟我说说安和庙里有什么?”沐芸婳很好奇啊,看奶娘这样子,那庙子里的东西,怕是要吃人。
“那庙子……”奶娘都这么大年纪了,说起那庙子都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简直龌蹉的不知道怎么开口。
“有鬼?”沐芸婳职业病的猜了一个,却换来奶娘摇头苦笑。
“真要是鬼,没做亏心事,倒是不怕鬼敲门,但那庙子里确实也有鬼。”
奶娘这话是真的把沐芸婳给听懵逼了,但是,也明白了点什么,“不是鬼,那就是有人在捣鬼了?”
奶娘点了点头,“安和庙的事儿,说来也不算什么秘密,但知道的人确实也不多……那庙子离京都有两天路程,京都里的夫人小姐要上香一般都不会往那庙子去,毕竟偏了点,也没什么名气。但是安和庙的香火却一直鼎盛,总有香客定时上那儿求神拜佛,还统统都是男子……”
说到这儿,奶娘不知道想到什么了,眼神有些迷离……沐芸婳瞧见了,却也没强问。
一个尼姑庵,上香的却是男人。
沐芸婳根本都不需要往心里转一圈,脚趾头想都能明白这是什么事儿。
“挂羊头卖狗肉!”白天是正儿八经的清修之地,晚上就成了声色犬马的红灯之地。
尼姑庵里做皮肉生意,这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儿了,清修的尼姑叫孤蒲团,卖肉的尼姑叫玉蒲团,明清后的江南地区,这种庙子寺院,多不胜数,简直成为了一种风尚。
沐芸婳看的透彻,奶娘却是因为她这几个字的精确点评,目瞪口呆,“小姐……你知道?”
沐芸婳耸了下肩,“这也不是什么难猜的事儿,一个尼姑庵,去上香的却是男人……呵,这男人跟女人,能搅在一起的还不就是那点事儿。和尚还有花和尚一说,尼姑怎么就不能有淫尼了?”
她倒是解释的透彻,说的也大方,但听着这话的奶娘,却一副活脱脱见鬼的样子,在张了好一会儿大嘴之后,奶娘垂下了眼,也不知想了什么,等再抬眼的时候,仿佛又什么都没发生过了一样,平静的点了点头,“那安和庙,就是小姐说的那么回事。”
沐芸婳倒是没有注意奶娘的异常,盯着门外歪歪倒倒,狂乱生长一通的野草,眸子里的哲人之气变得越来越幽深起来,“看来婉姨娘这是准备对我下手了啊。”
想想也是,沐府这么家大业大的,养她一个闲人有什么养不起的,这么十几年来,她甚至比养一条狗还好养。但是放着她这么个败坏名声的在府里,看着碍眼不说,府里还有两个未出阁的女儿呢。
这两个沐府小姐的名声要不要了?其中一个还号称是大兮国的第一才女!
“小姐,不能去安和庙,哪怕去街上要饭也不能去安和庙啊!”奶娘着急,虽说小姐破了身子,这辈子嫁出去是无望了,但是去了安和庙,被一个男人睡,和被一群男人睡,那是两码子事儿了啊。
 
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