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落尽半城殇白锦绣凌溯小说完本大结局阅读

花清舞 2018-12-07 阅读


《繁华落尽半城殇》主角:白锦绣,凌溯。讲述了:凌溯眯了下黑眸,随即厉色看向床上的锦绣,沉声道:“你本没资格再回凌家,是雅儿跟奶奶求情,才答应你回来凌府养伤。”
 
《繁华落尽半城殇》精彩试读
 
他该恨这个孩子,可面对这可爱的小虎,他却丝毫恨不起来。
 
凌溯苍白的笑了笑,哑然道:“乖。”
 
小虎小大人似的,绕着凌溯转了一拳,天真的说:“爹爹,大伯长得可真英俊啊。”
 
“嗯,大伯是盐城有名的美男子。”凌然并未否认,他拉过儿子,“小虎,爹爹有话要和大伯说,你先去房间收拾东西,可好?”
 
“好。”
 
小虎开心的离开,凌然一如往常的浅笑如斯,“大哥,请坐。”
 
凌溯抿紧了削薄的唇,迟疑片刻才坐在了椅子上,之后哑然问:“那个孩子……是你与锦绣的?”
 
凌然愣了下,笑着点头:“是,锦绣给他取名凌虎,今年刚好四岁。”
 
“小虎虽然很皮,但懂事,知道他娘身体不好,所以从来不闹着要她抱。”
 
“我们在这里生活五年,几乎已与周围融为一体,我喜欢现在的生活,锦绣也是。”
 
“大哥,我知你这次是单纯的为了生意,所以可否当做未见过我与锦绣?”凌然直入主题。
 
这几年他虽是时刻想着大哥可能找到这里,他做足了准备,可真正见到大哥,他的心还是彻底乱了。
 
大哥气场太强,做事又霸道,他有些许的惧怕。
 
凌溯张张嘴,喉咙里仿佛被人塞了一团棉絮,堵住了他所有的声音。
 
他猛的站起身,一言不发的冲出去,背影狼狈踉跄,失了凌家大少爷的风采。
 
凌溯走之后,锦绣绷紧的身体才算松弛下来,暗暗的舒了一口气,她笑:“阿然,我们可是不用走了?”
 
凌然同样暗舒一口气,点头道:“嗯,若你喜欢这里,我们便继续留在这里,若你想换个环境,我们便一家人出去转转。”
 
“我喜欢这里。”她一个废人,无论到哪都要他推着,她不能再继续麻烦他了。
 
凌然自然知道她心思细腻,却也没有点破。
 
……
 
下了*的雨,锦绣几乎彻夜未眠,脑中想的皆是凌溯的事。
 
第二日一早,凌然帮着她洗漱之后便推着她到院子里晒太阳。
 
“锦绣,你再等等,扎好了风筝,我们便出发。”
 
凌然说着,开始准备做风筝的东西。
 
他小虎就兴奋的在凌然屁股后面打转,那模样着实好笑。
 
锦绣虽是*无眠,身心俱疲,可在看到小虎和凌然的刹那,所有的疲惫便都烟消云散。
 
“小虎,来,到娘亲这里来,让爹爹专心准备,如此我们才可今早出发。”
 
“娘亲,小虎在帮忙呢。”
 
小家伙露出小虎牙,笑得很是天真。
 
凌然宠他,揉揉他的头说:“将剪刀拿来。”
 
“是。”小虎一溜烟跑房中,拿了剪刀弟给凌然。
 
凌然接过剪刀裁纸,一扫昨日的阴霾,仿佛凌溯并不曾出现过。
繁华落尽半城殇白锦绣凌溯小说完本大结局阅读
锦绣看那剪刀,笑容便僵住了。
 
她却是不由想到了凌溯,不知他伤得究竟深不深。
 
锦绣心口一刺,立刻狠狠拍了下自己的脸,暗暗提醒自己:不可再去想他!
 
凌然看到她的模样,笑容微微冷却,她……还是动摇了吧?
 
他放下风筝,对锦绣说:
 
“锦绣,大哥短时间不会离开。你也趁着这个时间好好想想,你若想跟他回去,我不会拦着。”
 
锦绣诧异的看着凌然,半晌才想开口,可这时候凌然已收拾好东西,推着她出发了。
 
……
 
“娘亲,快看,爹爹做的风筝飞得好高啊。”
 
“爹爹,再跑快一点。”
 
锦绣坐在木轮椅上,看着那跑远的两个人,脸上挂着温暖的笑容。
 
“慢……啊……”
 
她刚要说话,便觉得后背一疼,紧接着便被人推下了轮椅!
 
此刻她正坐在河边,如此一滚,竟直接滚入了河中,当即呛了一大口水!
 
锦绣双腿已废,落入水中便下沉,她甚至没有机会呼救!
 
她惊恐的看着浑浊的水下,此刻闭气却已来不及。
 
怎么办,她要死在这里了!
 
谁来救救她?
 
她尚未报答凌然,怎能此刻死在此处?!
 
锦绣渐渐失去意识,可在她昏迷之前,却隐约瞧见一个人影朝着她的方向游过来。
 
凌溯一把搂住她的腰,之后将她拖到岸上,双手在她胸口上按了几次却没有结果。
 
他急的深吸一口气,对着她的嘴唇便开始吹。
 
“锦绣,醒醒!滟”
 
凌溯慌张的大叫,一边喊她的名字,一边给她吹气。
 
没人知道他的手竟是抖的,更没人知道他心中到底有多恐惧!
 
五年前他便已经失去了她,他用了五年来找她,如今终于失而复得,他怎么能忍受她再从他生命中消失?!
 
此时凌然和小虎也察觉到这边不对劲跑了过来,看到锦绣躺在地上,凌然立刻冲过来。
 
“放开锦绣。让我来!”凌然赤红着双眼,眼里充斥着对锦绣的担忧。但同时,也有对凌溯的嫉妒!
 
凌溯俊脸如霜,一把推开他。阴森咬牙:“你想她死就阻止我!”
 
凌然的脸倏然一白,上次锦绣出事。便是大哥救回来的。大哥比他更有经验!
 
他心中嫉妒成狂。却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大哥不断的将嘴唇对准她。
 
身旁,只有四岁小虎见到自己娘亲昏迷不醒。立刻嚎啕大哭:“娘亲……呜呜……娘亲,你醒醒啊。”
 
凌然搂住小虎,哑着嗓子说:“乖!你娘亲不会有事的。”
 
这句话他更像是在安慰自己,他只恨自己方才一心只顾着小虎。从而忽略了锦绣,以至于她是何时落水都不知道!
 
他话音刚落。就听锦绣呛出一大口水,他当即面上一喜:“锦绣。你醒了?!”
 
凌溯赶紧扶起锦绣。拍着她的背。帮她将呛入的水尽数吐出来。
 
“锦绣,你怎样?”
 
锦绣摇摇头。“我……没……”
 
凌溯一把将她拥入怀中。恨不能将她揉入骨髓。他沙哑的说:“锦绣,我以为我又要失去你了!”
 
锦绣彻底僵住了,凌溯温暖干爽的怀抱让她想起了当年。
 
那一次,他亦是这般紧张,抱住她说话的时候浑身都在抖,仿佛掉进了寒冬腊月的冰湖中。
 
若没有后来的事,她与凌溯是否不会是今日这般光景?
 
锦绣一时迷惑,可便在此时,凌然的声音让她一个激灵。
 
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