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眼心动你如风陆谨修苏一婉全文小说全章节免费阅读

七行泪 2018-12-07 阅读


主角:陆谨修,苏一婉。讲述了:一年婚姻,三次流产。他视她如垃圾。情人生病,要血,抽她的,要肾,割她的,要心,挖她的……在他眼里,她就是这么不值一提。他说,她这样的贱人,死了就算了。但他万万没想到,有朝一日,那个女人,真的会死在他怀里……
 
精彩试读
 
 他说的每个字,似乎都伴随着疼和痛苦,苏一婉心里难受,哭着摇头,“你不要再说了。我们等救护车来,你会没事的!”
 
    陆谨修手指微颤地抬起,擦了擦她脸上的眼泪,执着地看着她,“现在,你还要走吗?”
 
    苏一婉的眼泪模糊的视线,看不清他的脸庞他的神情,但他的声音就在耳畔,透露着卑微的乞求,听得她心一阵一阵疼,抽泣哽咽得说不出话。
 
    陆谨修何曾这么卑微过?一切都是因为她。
 
    “留下,好不好?”陆谨修再次乞求地问。
 
    等了一会儿,没听到苏一婉说话,他眼里希冀的光散去,突然自嘲一笑,“你现在要走,我也拦不住你了。算了,你走吧,去找他……”
 
    说着,他推开了她的手,似牵扯到了某处伤口,他痛苦地闷哼了一声。
 
    苏一婉瞬间惊慌失措,连忙握住他的手,急切地回答:“我不走,我留下来,再也不走了。”
 
    她不能这么自私,不能为了一己之私,就带着孩子离开,让孩子离开属于自己的家。更何况,在陆家生长,孩子无论是物质还是精神上的生活,都会好很多。
 
    重要的是……她还爱他,无法放下。
 
    得到想要的答案,陆谨修没有再动,唇角缓缓勾起,嘴唇动了动,没发出音,眼睛便闭上了。
 
    “陆谨修!”救护车的声音由远及近,苏一婉紧紧握住他的手,悔意蔓延,她眼泪愈发汹涌。
 
    他没发出声,她却看得清楚,他刚刚说的是……我爱你。
 
    ……
 
    急救室门打开,苏一婉连忙走上去问医生:“他怎么样?”
 
    “轻微脑震荡,其余受的都是皮外伤,不算严重。一会儿大概就能醒了。”
 
    苏一婉悬着的心终于得以松了下来,整个人瘫在了座椅上。
 
    开开和心心乖巧地坐在旁边。
 
    心心抱着苏一婉的胳膊,抬手替她抹了抹眼泪,“妈妈不哭。怪叔叔打了针病就会好了。”
 
    苏一婉抱住孩子,心里更是感动,摸着她的脑袋,温柔道:“那不是怪叔叔,那是你们的爸爸。一会儿爸爸醒了,你和哥哥一起叫他爸爸,好不好?”
 
    心心面上纠结,但看着苏一婉温柔的脸庞,她只好不是很情愿地点了头。
 
    叫怪叔叔爸爸,妈妈就不会哭了。
 
    陆谨修确实没一会儿就醒了,睁开眼睛,眼神一时有些迷茫,意识还没清醒,就听到稚嫩的童声说:“妈妈,怪叔叔醒了!”
 
    这声音娇软,陆谨修眼睫毛动了动。
 
    苏一婉连忙坐到床边,看着陆谨修确实睁开的眼睛,心中激动狂喜,“你感觉怎么样?还有哪里难受吗?”
 
    陆谨修微微摇了摇头,身子动了动,顿时想要坐起来。
 
    苏一婉连忙扶他,“想不想喝水?”
 
    陆谨修缓缓点头。
 
    苏一婉正想去给他倒水,陆谨修就伸手抓住了她,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她。
 
    苏一婉无奈,道:“我不走,我去给你倒水。”
 
    陆谨修和她对视几秒,才松开了她。
 
    等苏一婉给他倒水回来,就见陆谨修和两个孩子大眼瞪小眼,她顿时给孩子们递了一个眼神。
 
    开开抿着小嘴,不说话。
 
    心心看了一眼陆谨修,犹豫了一下,才嘟着嘴喊了一句:“爸爸。”
 
    陆谨修喝水的动作一顿,连忙放下水杯,眼睛发亮地看着心心,神情有些不可置信,“心心叫我什么?”
 
    心心偷看了一眼苏一婉,对上她鼓励的目光,声音大了一些:“爸爸。”
 
    “再叫一遍。”
 
    “爸爸!”这一声却是开开叫的。
 
    苏一婉见到陆谨修露出了大大的笑容。
 
    这是她这辈子第一次见到他笑得这么开心,眉眼都弯了起来。
 
    她看着他,眉目愈发温柔。
 
    如果余生他们拥有许多美好,过去的磨难,终是可以化成泡沫的。
 
    一家四口没有注意到,门外正有一双眼睛注视着他们。
 
    看了许久,这人没有进来,而是悄然转身离开。
 
    顾渊宁一下飞机便收到了陆谨修出了车祸的消息,连忙赶了过来,却没想到看到的是这样和乐融融的场景。
 
    他没有上前去问,却已经知道了答案。
 
    站在医院门口,看着人来人往,他突然就释怀了。
 
    人总要经历过一次失去,才会懂得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这是苏一婉的选择,他尊重她。
 
    顾渊宁又去了机场,登机之前,他给苏一婉编辑了一条短信:婉婉,既然爱他,就留下吧。我尊重你的选择,也祝你幸福,你我往后有缘再见。
 
    顿了顿,他又发了一条:过去的两年,是我此生最快乐的日子。
 
    短信发送成功,顾渊宁关了机,把手机卡从手机里拿出来,深深看了一眼掌心的手机卡,扬手丢进垃圾箱,转身离去。
 
    有一种爱,叫做成全。
 
 
 老宅,高知媛不知从哪听到陆谨修被苏一婉撞伤了,忙赶到医院。
 
    确定儿子没事,高知媛松了口气,随即冷眼看着苏一婉,“你跟我出来。”
 
    陆谨修皱眉,正想劝说什么,苏一婉给了他一个眼色,摇摇头。
 
    她既然决定留下来,就必须解决和高知媛之间的矛盾,婆媳关系总是重要的。
 
    苏一婉才出门,一转身——
 
    “啪!”
 
    一个耳光打在她右脸颊上,火辣辣得让苏一婉的眼泪瞬间从眼眶钻了出来。
 
    高知媛在长椅上坐下,姿态优雅,神情清傲,“我只当你把我的话听进去了,倒没想到,你还有带着两个孩子离开的想法。”
 
    苏一婉没有理会脸上的疼,只低垂着眼眸,自知理亏,“对不起。”
 
    “对不起?”高知媛冷笑,“两年前你假死离开,谨修闭门不出,成天把自己关在屋里酗酒抽烟。这两年,他活得跟鬼魂一样,这些我看在两个孩子的面上,不与你计较。”
 
    “要不是两个孩子,你以为我还会让你留在谨修身边?现在你倒好,连谨修都敢撞。未来我要是让你不顺心,你是不是也要撞我?这一巴掌,算是给你的警告。”
 
    苏一婉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眼神认真地和高知媛对视着,“我承认,我原本确实是自私地想要带孩子离开。但现在我明白了,孩子在陆家会更好。我向您保证,以后不会再有这些念头了。”
 
    顿了顿,她语气更诚恳:“请您再给我一次机会。”
 
    高知媛目光冷冷地注视着她,半晌没说话。
 
    苏一婉同样没退缩。
 
    “看在谨修和两个孩子的份上,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但是……”
 
    高知媛抬手,看着自己精致的美甲,眼底划过一缕狠辣,“如果再让我知道你有一点这样的想法,或者做出什么对谨修不利的事,对你我可不仅仅是一个耳光了。”
 
    她语气里的阴冷寒凉苏一婉自然听出来了,但她眼神依旧坚定,“我保证,不会再有了。”
 
    高知媛面色缓和了几分,但依旧冰冷,随即撂下一句“这段时间孩子我来带,你好好照顾谨修”,转身走人。
 
    苏一婉微怔,长长松了口气。
 
    高知媛这算是同意了。
 
    苏一婉重回病房,陆谨修便皱着眉头问,“妈有没有刁难你?”
 
    苏一婉摇头,注视着陆谨修,想到刚刚高知媛的话语,她想问些什么,突然又释怀了。
 
    过去的事情再提都没有什么意思了,珍惜当下才是最重要的。
 
    “婉婉。”陆谨修突然神色认真地唤了她一下。
 
    “嗯?”苏一婉坐到他旁边。
 
    陆谨修紧紧握住她的手,“我刚刚想了一下,如果你是因为撞了我而心存愧疚才答应留下来的,那……”
 
    “不是。”苏一婉打断了他的话。
 
    陆谨修顿住,眼睛深邃灼灼地盯着她,“那是为什么?”
 
    过去他对她所做的种种,在他自己看来都难以原谅。但她现在却还是愿意和他在一起,这是为什么?
 
    他想要个答案。
 
    苏一婉有一种被他带进坑里的感觉,可在他深情灼热的目光注视下,她抿了抿唇,说出了藏在心底已久的话——
 
    “因为,我依然爱你。”
 
    她的声音很轻,字句敲击在陆谨修心上的力度却很重。
 
    陆谨修紧紧抱住她,力度大得似要将她揉进骨子里,唇中吐出的字句清晰有力:“我也爱你。”
 
    正当她思索着要怎么和顾渊宁说这件事时,却看见了他的短信。
 
    对于顾渊宁,苏一婉心里有的只是感激与愧疚,看到他的短信之后,她内心的愧疚愈发浓重。
 
    但她给不了他任何回应。
 
    把短信删掉,苏一婉没有回过去,而是把自己之前找回的那枚,被陆谨修扔掉了的戒指寄去了顾渊宁的公司,半句话也没有写。
 
    既然打算放下,一切话语就都没有必要了。
 
    陆谨修出院这天,高知媛亲自来接。
 
    苏一婉扶着他走向车子,陆谨修却突然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
 
    苏一婉询问的话语尾音刚落下,陆谨修朝她笑了一下,下一秒,单膝下跪。
 
    苏一婉怔住。
 
    “婉婉,再嫁我一次。”陆谨修取出戒指,眼眸深深地凝视着她。
 
    周围的行人纷纷停下了脚步。
 
    苏一婉愕然之中,说不出心里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或许是惊讶,喜悦,感动……
 
    种种情绪将她席卷,再回过神来时,才发觉已经泪流满面。
 
    她等这一天,或许真的等得太久了。
 
    陆谨修温柔看着她,突然再问:“苏一婉女士,请问你是否愿意嫁给陆谨修先生?”
 
    苏一婉一瞬破涕为笑,和他凝重对视,缓缓点头,“我……愿意。”
 
    周围爆出路人的鼓掌声。
 
    苏一婉面上带笑,目光掠过人群,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下了车的高知媛,心里突然有些紧张。
 
    她,会不会不同意……
 
    但下一秒,高知媛和她对视上,面上竟是扬起了一抹淡淡的笑。
 
    她是同意的。
 
    苏一婉眼泪愈发停不下来,唇角的弧度却也高高上扬。
 
    陆谨修神色郑重地给她戴上戒指,苏一婉紧紧攥住它。这一生,她都不会再把它摘下来了。
 
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