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什么是爱情热门小说阅读(桑未落)全本阅读

一漾 2018-12-07 阅读


《亲爱的什么是爱情》主角:桑未落。讲述了:四年前,他27岁,而她才18岁。那晚,她迷蒙凝了一眼陪着自己喝酒的男人,懵懂问道:“尹先生,什么是爱情啊?”“丫头,不要着急,你早晚都会懂的。”四年后,他更添魅力,而她越发成熟。
 
《亲爱的什么是爱情》精彩试读
 
未落闷头嘤咛一声,身子挣扎地伸了个懒腰,而后才慵懒地睁开眼皮子。
她这是怎么了?
“衷意姐?”嗓子沙哑。
“哎!你可算醒了!”余衷意在床下探出个脑袋,附声应道。
未落掀开被子坐了起来,问:“昨晚……是你送我回来的?”
她记忆有些模糊。
“一半半吧……我和温结韬一人一手把你掺回宿舍的。给你喝了点蜂蜜水后,清醒了不少,还是你自己爬上床的。”衷意滚了滚,双脚落地,等站稳后,扶着栏杆审视着对方:“昨晚在水池边的两个男人……你认识?”
他们算认识吗?
未落挠了挠额头上凌乱的发丝,小声敷衍过去:“不记得了。”
“但,你说昨晚温结韬也扶我回来?”她问得有些紧张。
“我没发酒疯吧?”女孩又期许地添了一句。
余衷意没好气,抬手捏了捏未落有些圆润的脸蛋,答:“没没没,你酒品良好,还扬言要自己走。”
未落侥幸,那就好。
“不是说叫我的时候不要加姐吗?显得我很老似的。”
“你确实比我大啊。”未落有些无奈,又有些得意。
但在下一瞬便感觉脸上的力道更重了,聪明的她立马改口,唤了一声又一声:“衷意,衷意……”
立在床边的女人听着舒坦,终于放过了她。
——
公司考虑周到,特意放了一天假期,所以未落是在第二天才报到入职的。
也因此得知自己以后要做的工作:前台,行政,采购助理。三个岗位同时兼着。
带她的领导是采购主管田经理,据说是个“女魔头”。但具体要待定,毕竟她还没和对方真正相处过。
另一边,未落也认识了其他的新同事。
财务部除了衷意,还有一个主管,别人都叫她清姐,是个孕妇。
技术部除了温结韬,还有一男一女,分别叫王则诚,蓝巧琳。而且王则诚还是她老乡。
一个月后。
在难得一个可以赖床的周日(公司是单休),未落按时起床去公司——加班。
那天面试她的人——刘总,公司外聘总经理,只给她三个月的试用期。
未落只知道她一定要留下来。因为这对于一个高中辍学生而言,或许是个能改变她命运的机会。
她知道自己笨,但笨鸟能选择先飞。而且,她一直是个勤奋的好孩子。
虽然未落在公司学习了一个月,但对于一条全新的从学校到社会的严酷分界线,这些新领域在她眼里还是很吃力的。
不知道自己埋头看公司产品资料有多久了,以至于让她突然被那股温朗的男音吓了一大跳。
“哈喽,你在干嘛?”柔和的声线,如沐春风。
未落的身子抖了抖,见到来人后,用还没平复下的发颤,微喘道:“吓……你吓死我了……”
“至于吗?”温结韬勾起他的桃花眼,往女孩捏紧的文件瞄了瞄,立即看透了对方的意图:“这么多物料,你记得住?”
未落沉了沉眸,噘着小嘴道:“每天记一点,总该忘不了。”
“你来公司干嘛?”她又开口问,语气带着羞涩,神态有些娇嗔。
这回,男人无奈耸了耸肩:“突然接到工地的电话,要下个单子。”
未落这一个月下来最怕的便是这句话。
公司的技术部负责把采购单下过来给采购部,也就是她(她的上司田经理只负责审核内容,而她负责对外供货商)。
正常的还好,但——未落有些哀怨地盯着男人,诚惶诚恐问:“不会又是急单吧?”
“你说呢?”温小爷凉凉地瞥了她一眼,如果不是急单,他何必在休息时间赶回公司。
“既然咱们碰上了,你先别那么快走,我把单子弄好给你拿下来。”他讲得理所当然,转身便往门外走。
未落只想把人揍晕过去!
一周后,未落看到手机上发来的到账信息,有些动容。这是她第一个月的工资,虽然不多,但得到的时候,那股由燃而生的优越感是与众不同的。
她知道,当你失去了什么,又或者说付出了什么,如果你是踩着努力和坚持上路,那必定会得到什么,收获什么。
虽然不知道这其中的得失谁多谁少,但哪一边都是时间给自己的产物。
“衷意,明天要去逛街不?”未落躺在床上,一抬眸便望见幽暗的天花板。
“咦,还以为你睡了呢!明天周末,你不加班了?”在下床的女人吃惊问道。
“不加了,少一天也没怎么样。”语落,某人又弱弱的添上一句:“拿回宿舍,晚上加。”
未落有股强烈的冲动,不……是*,它藏在骨子里,将自己搅得辗转反侧。她想要拿着这份有意义的工资好好犒劳一下自己。
首先,她要换个触屏手机。
想起前几天温结韬问自己要微信号的时候,她不敢说自己还在用带有九宫格按键的手机——下载不了微信。
最后,她要给自己添几件成熟的衣服,再弄个卷发。田经理总说她的装扮像个学生——前台代表公司形象。
——
隔天。
未落收到了上司田经理满意的笑容,以及温同事的赞美。
“这款卷发很适合你,挺漂亮的。”温结韬把单拿到前台,趁着临走的时刻讲给未落听,眼神有些飘忽。
“是吗?”女孩笑意盈盈。
男人点头。
他此刻见着就挺赏心悦目的,再且,未落身上穿的红色衬衫束在包臀黑裙里面,完美地展现了自身的傲点,对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来说,总会有种神秘的致命诱惑。虽然,这女孩才18岁。
“化点妆就更完美了。”他喜欢成熟的女性。
未落记下了,但没有立即行动。
因为她好巧不巧,感冒了。头晕脑胀的,对什么事都提不起兴趣。
且,这是一个多事之秋。
——
十月底,公司有一个聚餐活动。按惯例,是由办公行政人员在食堂做菜,还要十菜一汤。
“买菜,做饭,打扫?一条龙服务么?”未落吸了吸鼻水,忍俊不禁。
虽然公司人不多,但也有好几桌人,而且,她刚刚收到田经理的通知,要给长期合作的供货商发份邀请函,也让他们过来坐坐,维持好关系。
“可以这么说。”衷意点头道。
亲爱的什么是爱情热门小说阅读(桑未落)全本阅读
“话说回来,你会不会做菜啊?清姐有身孕肯定不能进厨房的,巧琳后天要请假会男友,人手不够啊……”技术部的王则诚转着笔,手上拿着没填满的空白菜单发愁。
未落的视线往站在前台的一排同事扫了过去,最后定在温结韬身上。他和旁人一样发着期待的目光。
“会是会,不过我重感冒,没什么精神,就炒个青菜,煲个鸡汤,可以么?”女孩发着厚厚的鼻音,终于忍不住抽了张纸巾,扭头擦了擦鼻涕。
真是尴尬,特别是在心仪的男人面前。
“可以可以,剩下的等你下次再露一手。”未落在身后听到温结韬有些坏坏的回话。
“好,那你和我就负责开车去买菜。”王则诚点了点刚落话的好友道。
“没问题。”对方挑眉道。
等定好菜单后,大家也准备散会了。
“未落,你不走吗?”衷意提着包在一旁问。
对方两手不停在键盘上敲着,发出清脆的声音。
“你先走,我要写邀请函,要不时间来不及。”
所幸弄好一个固定文本,改改供货商的公司名称就行。
——
这天,公司上上下下基本停下手里的活,打扫的打扫,买菜的买菜。
未落正要起身拖地,便听见新买的手机传来一声提示音。
她好奇地点开瞥了瞥,竟然是温结韬发来的微信好友验证请求。
当然是同意了。
没等她打招呼,对方便发了一条消息过来:落儿~
这是她的微信名。
未落瞬间红了一脸,脑中全是那男人平日里对她展开的邪魅笑容。
这人仅凭两个文字,都能撩得她神色大变。
女孩点了点拇指,冷静回复他:什么事?
温结韬:帮我去我办公室桌的抽屉里找份生产单,拍个照发过来。是昨天的日期。
未落想着今天技术部都没人工作,或许是有什么重要的事,不敢耽误半分,急忙拿上手机,上了楼。把那排柜子都打开来翻了翻。
未落想,她真的不是故意看到那张照片的。
照片上,两个男女亲密的相偎抱着,她突然想起衷意讲的,温结韬前段时间才和女朋友分手。
未落此时的心情与刚刚截然不同,她渐渐生起低落,但还是把东西放了回去,继续找单子。
18岁初遇的懵懂,她不知道什么是爱情,但她感觉得到这东西应该不好受。因为它可以左右你的情绪,跌宕起伏,让自己变成一个被虐者。而施虐者可以随时抽身。
看来,她要多听听衷意的话。
——
下午四点多的时候,未落还在厨房忙活不停,因为穿了裙子,所以手机被锁在前台的柜子里,丝毫不知道自己的手机响个不停。
另一边,车上。
“总经理,益家门窗那边的人还是没接电话。”林特助把车停在小路旁,左右为难。他是按导航的指示来走的,没想到把他带到一个废弃的工厂前。
坐在后座上的男人凛了凛神,低声道:“把电话号给我,我打打看。”说着便从西裤里拿出手机。
拨了两通后,依旧没人接。男人眉宇挑了挑,但也没想放弃,准备再打时,前头的助理忽然讲:“不然我打个电话给谢总监问问?他肯定去过这个客户的公司。”
“也行。”男人顿了顿,缓缓收起了手机。
今晚这个饭局是临时安排的。
因为销售部的谢总监在外地出差,所以才由总经理替他参加。
林特助又打了一通电话,所幸对方很快就接上了,询问过后才知道客户搬过厂,他们来的是旧厂区。
谢总监在那头责备自己的疏忽,很快给了一个新地址过去,还特意又打电话给益家门窗的采购主管,让她多担待一些。
——
未落做好自己的菜色后,抬头一看,竟然快六点了。她抽空回到前台,但回到位置后却先被上司田经理给小训了一番:“忙完了?以后去哪都要带着手机,刚刚名建实业那边给我电话,说他们尹总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没人接,你赶紧给人回个电话赔不是。”
“顺便问问看他们到哪了?”
未落心惊,连忙点头。她拿出手机一看,还真有好几个未接电话。
不过却有两个号码,她选择最后那个回了过去。
对方没两下就接通了。
“您好,是尹总吗?”未落没由来地有些紧张,生怕电话那头的人还没消气。
“是。”听筒传来一把年轻的男人声音,只回了一个字,却精炼简洁,低沉有力。且温和润朗,没有不悦的迹象。
女孩松了一口气。
“那个,尹总,刚刚我去厨房帮忙没带手机,真的非常不好意思没接到您电话。您到哪了?这边路不好找,我过去接您吧?”
没等对方回应,未落倒是听到一声关车门的声音。
“没关系。你不用出来,我到了。”
不知为何,随着男人讲的字数越多,未落便觉得这把声音越耳熟,似乎在哪听过。
“到了?”她又问了问,随后疑惑地拐到公司门口,提眸望去——“尹总?”
未落不可思议地盯着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左手握着手机的男人。
“是。”尹臻浅浅一笑,而后缓缓拿下手机,回答了女孩刚刚在电话里头问的话。
他们两个,是真的好巧。男人望着跟前惊愕的人儿,眸里生起一丝未知的情愫。
与一个月前不同,此刻的女孩为自己柔细的发丝卷了个大波浪,且穿着一套再正常不过的白领职业装,看着成熟很多。尹臻见着,眸间有些惊艳,但也有惋惜。
她,不是学生?
未落终于明白过来为何觉得电话里头那把声音熟悉了。名建实业的尹总原来是她在Q城碰上的好心男人,是她一时淘气给绑上粉色气球的男人,是在夜里被月光照得发亮的男人。
见对方没动,她硬着头皮走向前,刚想开口打招呼,鼻间突然来了一股强烈且熟悉的酸意。未落意识到什么,立马捂住自己的下半边脸,而后,非常隐忍地打个了喷嚏。
在男人面前。
“抱歉,我有些感冒。”未落吸了吸鼻水。
“没关系。”男人从裤袋里拿出一块手帕递给女孩,一切的行为举止保有独特的绅士风度。
未落拒绝了他。
用那条看着昂贵的手帕去擦她的鼻涕?她不忍心,也下不了手。
“拿着吧。”尹臻觉得这女孩还是这么可爱,带着些主动把手帕塞到对方手里。
“那就……谢谢了。”未落有些尴尬。尔后,她讪讪地笑着道:“没想到是你。”
男人挑起剑眉,他也没料到,不过刚刚在电话里头现的声音倒是隐约猜出来了。
正当尹臻刚想开口问什么的时候,林特助两手抱着一箱红酒遥遥走了过来。
“你一定是桑小姐吧?”
“是,桑未落。”
 
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