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爆小说修真强者闯花都楚白免费阅读

狗狗执政官 2018-12-07 阅读


《修真强者闯花都》主角:楚白。讲述了:修真高手,入世修行。他精通医术,还通晓道法,在红尘不断的历练,坐等飞升。却不料,遇见了各种麻烦,惹上了各色群芳。
 
《修真强者闯花都》精彩试读
 
“来人止步,此处为岭南柳家,不知两位来此有何贵事?”
靠右的年轻人开口问道,脸上表情虽然还算和善,但言语间的傲气却显露无疑,让楚白和唐严大皱眉头。
“柳青流那老儿呢?”
唐严大剌剌的问,话一出口楚白就知道要糟了。看这三个年轻人的模样就知道,这些人平日里必定骄纵惯了,而且看样子也不认得唐严,唐严现下这么一摆出宗主架子,这三人一定不会给好脸色看的。
果然,三人脸色一变,左边的年轻人已经捺不住大喝道:“住口!我们家主的名讳岂容你直呼?”
唐严好歹也是一派之主,平日里也被奉承惯了,哪容得别人如此不客气,何况对方还是三个小辈,当下怪笑一声,眼睛一翻道:“叫他柳老儿有何不可?我平日里还叫他老猴子呢!”
“老匹夫,竟然敢辱骂我们家主!”中间那个青年脸色一变,大骂道:“我看你是专门来捣乱的!”
他操纵着脚下飞剑腾起数米,高呼道:“伙伴们,把这个来闹事的老匹夫拿下,回去也算大功一件!”
另外两个青年闷不吭声,脚下却微微用力,飞剑已经一个盘旋,带着他们二人从左右两边向唐严夹击而来。
与此同时,第一个青年脚下飞剑突然红光大作,一团灼热的火焰在剑尖处凝聚,化作一个半人高的火团,呼啸着向唐严飞来。
“雕虫小技,也敢来班门弄斧!”
唐严一哂,伸手虚空一抓,那半人高的火球突然急遽缩小,来到他身前的时候已经只有乒乓球那么大了,被他一把捏在手中,冒起一缕青烟后消失不见。
看到自己同伴的攻击这么轻易就被破了,从两侧攻过来的两个青年吓了一跳,但现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两人只得硬着头皮继续冲上前。
只见他二人脚下飞剑一阵颤动,无数拳头大的青黑色火球突然平空浮现,周围的温度顿时降低了几分,青天白日之下,竟然给人一种鬼气森森的感觉。
楚白和唐严眉头一挑,都吃了一惊。虽然他们不知这两人使的是什么法术,但那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名门正派的大家族应该使用的法术,总觉得这法术里透着那么一股子邪气。
“杀!”
两个青年脚踏飞剑速度极快,转眼间已经冲到唐严身侧,两人同时一个大回旋,一直环绕在他们身旁的青黑色火球立刻脱离了他们的控制,尖啸着向唐严飞去,看那架式,竟然把一直没有插手的楚白也包括在内了。
楚白皱了皱眉,倒不是为这两人攻击自己而生气,而是他看到那个攻击被唐严所破的年轻人手腕突然悄悄一动,三道肉眼难辨的银光立刻从他袖中飞出,目标直指唐严。
“哼,身为修真者,却使用这么卑鄙的手段,不知道你的长辈是怎么教你的。”
楚白心中泛起一阵怒意,沉声斥道,伸手在空中一划,轻喝一声:“破!”
彷佛突然炸响一个闷雷似的,唐严和楚白身旁的空气突然轰的一声向四周爆去,迎面扑来的青黑色火球刚好与这狂乱的气流撞个正着,波波几声轻响后就消失不见,至于那个青年偷偷放出的三道银光,更因为太轻早已不知被吹到什么地方去了。
那三个青年也真倒霉,还未来得及逃跑,就被这狂乱的气流追上,刚放完火球的那两个青年离爆点最近,猝不及防之下,竟然被气流打下飞剑,一个倒栽葱栽进了下边的树丛中,加持在身上的隐身术也失去了效用。
好在这里还算偏僻,周围没有行人,否则一定会被这突如其来的空中飞人吓个半死。
失去了主人操纵的两把飞剑在空中摇摇晃晃,像无头苍蝇一般横冲直撞,楚白伸手招了招,把那两把飞剑收了过来,拿在手里打量起来,一旁的唐严也捺不住好奇,凑过来一起研究。
两把飞剑完全一个模样,就连拿在手里的手感和重量都相差甚微,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制造出来的。
不过楚白关心的并不是这两把飞剑的模样,让他吃惊的是,这两把飞剑竟然可以自动吸取周围的天地元气,虽然在他看来这吸收的力量很小,但在普通修真者看来,那已经是很可观的力量了,难怪这三个年轻人才几十年修为,竟然都可以驭剑飞行。
“太师叔祖,这是柳家制造的法宝。”唐严在一旁指着剑柄上的一个小标志说道:“看,这是柳家的标志,他们制造的所有法宝上都有这个标志。”
楚白仔细看了一下,那剑柄处的标志是一个飞舞的锤头,果然是有制器家族的特色。
“不过说来也真奇怪,这两件法宝怎么会完全一样呢?就和普通人类工厂里生产出来的产品一样,难道说是柳老头掌握了什么技术,可以量制法宝?”
唐严挠挠头,颇为困惑的自言自语道。
楚白心中一动,脑中彷佛有什么闪过,但当他想要抓住那一线灵机的时候,却又一无所获。
“算了,先不管这个,倒是该如何处置这两个人呢?”楚白摇摇头,顺手把那两把飞剑抛了出去,正好扔到在地面跳脚的那两个青年面前。
“太师叔祖说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唐严恭声说道。
“嗯,我们是去求人办事的,不好把事做得太绝和人结仇,就放他们回去吧,你意下如何?”楚白沉吟一下,转头征询唐严的意见。
“就按太师叔祖说的办吧。”唐严点头赞同道。这三人辱骂自己就是辱骂一派之主,这事可大可小,不过两人此行是来找人帮忙的,自然不能把关系弄僵,也只有把这三人放走,当这事没发生过了。
“你们都听到了吧,还不走,是想等我们送吗?”唐严转过头去向那个没有掉下去的青年喝道,言语间一股强大的气势铺天盖地的向那个青年压去。落日剑派这个昔日第一大派的宗主,终于拿出他应有的气势了。
唐严这些日子可是憋屈得很,先是与疯无羁的一场血战打得遍体鳞伤,然后是在*空间内目睹了楚白、抱石子大战青河滔的场面,双方那恐怖的实力让他大受挫折,甚是自卑。
从*空间出来后,他终于确认了楚白的身分,面对这个辈分比自己高,又很可能是本门复兴关键的人物,唐严也不敢摆什么宗主架子,反倒是处处陪小心,生怕伺候得不周到楚白会甩手不管落日剑派了。
不过虽然这些事让他憋得难受,但起码让他难受的这几个人都有足以让他尊敬的实力,因此他还不至有什么怨言。所以眼前这三个明显没什么实力可言的后辈,顿时成了他宣泄怒火的目标,虽然不能真的伤了他们,但适当的展示一下自己的实力,出口恶气总是可以的。
在这种心态的驱使下,唐严身上散发出的惊人气势如同惊涛骇浪一般,一波波的向那个青年涌去,彷佛永无止境似的。
脚踩飞剑还飘浮在空中的青年修为并不高,如何能抵挡有五百多年修为的唐严那惊人的气势?
他被唐严的气势所震慑,加之心里也清楚拥有这么强大气势的人必定大有来头,不是他这个小小弟子可以得罪的,因此兴不起半分抵抗意志,听到唐严喝令他们离开,便操纵飞剑转头急驰而去,连被打落地面的两个同伴都顾不上了。
地上那两个柳家弟子这才挣扎着爬了起来,抓起落在面前的飞剑,摇摇晃晃的追着前面那人的背影跑掉了。
目送他们离去,唐严摇摇头道:“这帮人的素质……唉!”
火爆小说修真强者闯花都楚白免费阅读
他深叹了口气,暗中打定主意,等见到柳家家主一定要好好说说他,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教导门下弟子的。
楚白深表赞同的点了点头。
一般说来,比较有名的修真宗派都很注重门派在外的名声,因为那关系到门派在其他人眼中的名誉和地位,甚至于更进一步的影响到招收弟子这等决定门派命运的大事大概很少有人会去一个专门惹是生非、到处欺负人的宗派修真吧?当然,那些想加入黑社会的人除外。
因此,一般门派都会约束门下弟子,不许他们生事,以免在外败坏了门派的名声。
虽然私底下偷偷摸摸的干点无伤大雅的坏事是免不了的,但看这三个柳家弟子的言行,显然平日里都骄横惯了,不得不让人质疑柳家家主的统驭能力。
“太师叔祖,还请尽快上路,免得再生事端。”唐严在一旁躬身道,提醒楚白二人已经耽误了不少时间。
“嗯,是该动身了。”楚白点头,沉吟了片刻又吩咐道:“路上小心点,也许不会很太平的。”
“此话怎讲?”唐严显然不明白楚白的意思,小心翼翼的问:“这里是岭南柳家的势力范围,周围数百里之内再无其他宗派,难道还会有什么危险不成?”
“哼,我看麻烦恐怕就是来自于柳家。”楚白冷笑道,“光看这三人飞扬跋扈的样子,就知道他们平日必定骄纵惯了,所以才会如此大胆。试想以他们这点修为,如果没有人在背后撑腰的话,敢如此放肆吗?如我所料不虚,一会儿还会有人来找麻烦的。”
“太师叔祖说的是。”唐严恭声说道,转而又皱起眉头,“那可麻烦了,要是他们真再来找麻烦,我们该怎么办?还手的话会伤了和气,可能会影响到太师叔祖要办的事,不还手却也有些说不过去。”
“当然要还手,为什么不还手?”楚白冷笑道,语气虽然平静,但唐严却从中感受到一股刻骨的寒意,“我可不是假正经的烂好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若是有人敢欺到我头上来,我也绝不会忍气吞声的。”
唐严机灵灵的打了个寒颤,心里暗暗祈祷柳家的人可不要这么没长眼,惹上面前这个煞星。
要知道,虽然以飞升为目标的修真者并不喜欢争斗,但这些拥有了强大力量,又看透生死本质的人往往也是心如铁石的冷酷份子,他可不想看到老友的家族因为激怒了楚白而被捣毁。
“我们继续前进吧,希望柳家的人能聪明点不要来惹我,否则……哼哼!”楚白冷哼几声收住了未完的话,缓缓加速继续向前。
唐严无奈的叹口气,脚踩飞剑也紧跟在他后面绝尘而去。
两人的速度极快,转眼间已遁出千米有余,因此并没有看到,在发生争斗的那块地方不远处,静静的躺着三根银白色的细针,一阵微风吹过,细针周围的青草突然枯萎,化作飞灰随风逝去。
唐严真不知道是该为楚白的预感灵验而高兴,还是为柳家的这帮后辈竟如此不知进退而愤怒。
他们二人前行了不过百多里路,就被三十来个修真者团团围住,在这岭南柳家的势力范围内,除了柳家还能有哪个家族一次出动三十余人呢?
这三十余人修为都不高,最高的不过才六十余年修为,不过却每人都有一把和先前一样的飞剑,飘浮在空中形成一个圆形,将楚白和唐严围在中间,仗着人多势众倒也有几分气势。
楚白和唐严不知他们的来意,这几十人一来就把所有路线堵住了,却又不开口说话,楚白因有求于柳家,加之对方尚未出手,他也不好抢先一步攻击,只得与这几十人大眼瞪小眼的僵持起来。
面对这样的僵局楚白心里是大感不耐,正打算干脆翻脸把这几十个死人脸打翻在地然后再冲出去,远处却传来破空之声,算是及时救了这些人一次。
来者的速度极快,众人只听到破空之声越来越响,转眼间一道人影已经来到楚白面前。
一个漂亮的大回旋消去了高速飞行的惯性后,那人稳稳的停在楚白面前约十米处,飞行时带起的劲风紧跟着吹至,刮得众人身上衣衫猎猎作响。
“恕罪恕罪,请恕我晚来一步!”那人微笑着拱拱手,虽说是在陪罪,但脸上却无一丝愧疚之色,显然这陪罪之语也没什么诚意。
楚白不语,上下打量着他。这是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面皮白净,唇边有两撇黑胡,他的眼睛细长,隐约可以看到其中闪过一丝寒光,显然此人颇工于心计。
由周围那些人对这人恭敬的态度,以及他脚下所踩的那把周身通红,不时有电光闪现的飞剑就可以看出,此人的地位颇高。
楚白正在琢磨这人的身分,旁边的唐严却有些不耐烦了,想他好歹也是一派之主,向来只有人等他,什么时候他等过人啊。
见楚白低头不语,唐严上前一步道:“你是何人?这些人拦住我们的路可是你指使的?如果是的话又是为何?”
一连三个问题砸过去,加上唐严刻意摆出的架势,那种压迫感强烈得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围着二人的几十个修真者不禁向后一退,脸色都有些不好看,显然是没想到一个不起眼的糟老头竟会有如此气势。
那人脸上也闪过一丝异色,但转眼恢复正常,微笑道:“我乃柳无崖,这些确实是我门下的人,今日到此,只是得知二位非比常人,一时动了结交之心,所以特来会会二位。”
唐严心里直嘀咕,刚打跑了三个不长眼的家伙还不到十分钟,就来了这么多人,看那架势也不像是特意来结交,反而怎么看都像是来找事报复的,我要是信了你的鬼话那这几百年就真是白活了。
“哦?那就不必了,我不喜欢和人交往。”
楚白对这个派人来堵自己路的柳无崖谈不上什么好感,加上对勾心斗角也不在行,闻言一挑眉把话说死了,顿时把柳无崖噎得一愣。
唐严在一旁不住偷笑,他与楚白好歹也相处一段时间了,知道这个太师叔祖对人情世故并不在行,这柳无崖当他面说这些场面话,根本就是自找难堪。
不过柳无崖也非寻常之人,一愣之后立刻恢复常态,干笑道:“听我那几个不成材的弟子说两位修为颇深,我一时技痒,就想来讨教一、二。”
“来了。”
唐严心中不住冷笑。狐狸终于还是露出尾巴了,明明是来寻仇闹事,却还要说成是来切磋,他早已有些不耐了,要不是身旁还有一个楚白,这位落日剑派宗主说不定早冲过去了。
“你是说刚才那三个人吗?”楚白淡淡道:“原来是你的弟子啊,看他们的年纪也不大,能有那样的修为也算不错了,果然是名师出高徒。”
纵使柳无崖心计深沉,听到楚白的话脸上还是不禁闪过一丝得色,拱手道:“不敢不敢,那确实是我三个不成材的徒弟。”
“你也知道他们不成材啊?”楚白不理他,自顾自的说下去:“修为是不错,可惜却没有和修为相配的心性,看他们那骄横模样就知道你平日里必定疏于管教,有其师必有其徒,由此看来你的心性应该也不怎么样。”
楚白的话造成的杀伤力是显而易见的,柳无崖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一旁的唐严却笑得前俯后仰,动作之大甚至让他险些从落日风雷剑上掉下去。
“哼,废话少说,就让我见识一下你们到底有何本事如此猖狂吧!”柳无崖恼羞成怒,干脆撕破脸骂道,右手一摆,就要带人上前动手。
楚白眼中寒芒一闪,表面不动声色,庞大的修真力却开始不为人知的缓缓流动,就等柳无崖动手了。唐严也收起笑容凝神戒备起来,脚下的落日风雷剑更是兴奋得嗡嗡作响,要不是唐严竭力控制,恐怕这把灵性极强的名剑已经带着他冲上去了。
就在这一触即发之际,远处却传来一声高喊“都请住手!”
紧接着一道狂风卷过,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驾驭一把青色飞剑停在柳无崖身前,正好堵住了他的进攻路线。
“家主有命,这两位是家主的客人,请不要失了礼数。”那个刚到的年轻人停在飞剑上微微一鞠躬,向柳无崖说道。
“柳青,你让开!我的事什么时候由得你管了?”柳无崖阴沉着脸喝道,操纵飞剑就想从那年轻人身旁绕过去,却被他几次拦了下来。
“你们都死了吗?给我上!”柳无崖没办法绕过那个叫柳青的年轻人去攻击楚白和唐严,直气得脸色铁青,偏偏他似乎对这柳青颇为忌惮,虽然生气,却又不敢翻脸,只得喝令旁边的修真者上前动手。
周围那群修真者迟疑了一下,正要上前,柳青却大喝一声:“柳长老,莫非你要违抗家主的命令,想叛乱不成?”
这一顶大帽子扣下来,几乎没人吃得消,众修真者也是一惊,再也不敢上前了,都眼巴巴的瞅着柳无崖,似乎是在等他拿主意。
柳无崖也被这顶大帽子吓了一跳,脸上表情阴晴不定。他今日来此,本是打算为那三个亲传弟子出一口恶气,谁料与楚白和唐严一碰面,他就吓了一跳。
那年轻人就不提了,身上只有微弱的力量波动,又没有法宝护身,显然修为不高以他的修为自然看不出楚白的深浅。但那老头就麻烦多了,光看他脚下的那把飞剑就知道不是凡品,能有这样一把飞剑的人必定修为不浅。
柳无崖原本想着自己这一方人多势众应该不至于输,谁知却突然出现一个搅局的,一顶叛乱的大帽子扣下来,立刻压得众人不敢动弹,只靠自己一人显然没有什么胜算,且旁边还有一个柳青虎视眈眈,就等着抓自己的把柄呢,看来这口恶气是暂时没办法出了。
柳无崖心计深沉,知道有柳青在自己不能如愿,立刻换上另一种表情,满脸堆笑道:“既然是家主的客人,我自然不能冒犯,就此告辞了。”
说完便带着那一群修真者呼啸而去。
 
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