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你的欢喜时光全章节小说阅读盛欢傅靳生人气完结版阅读

赵咸咸 2018-12-07 阅读


主角:盛欢,傅靳生。讲述了:“傅靳生,再不来,我就不等你了。”
 
精彩试读
 
火烧起来了
 
深冬的晚风寒冷刺骨,慢慢黑下来的天上开始飘起雪花。盛欢一左一右分别拉着两个裹得像球似的小不点,刚刚把儿子们从幼儿园接回来。母子三人不紧不慢的往家里走。
 
右手边的小包子瞪着乌溜溜的大眼睛,抬起头期待的问:“妈妈妈妈。浩浩今天这么乖,爸爸知道吗?爸爸今天会回来看浩浩吗?”
 
原本看着儿子温柔微笑的盛欢,脸上瞬间僵了,火热的心头霎时冷却。甚至隐隐作痛。她看着儿子天真可爱的小脸,在他们的脸上看到了许多与那个冷漠的男人相似的地方,突然回想起男人那*的决绝。
 
新婚之夜。傅靳生把她按在床上,不听她的任何解释,没有任何*就强硬的进入了她的身体。
 
“盛欢,你以为我愿意娶你吗?如果不是二叔催的紧。我怎么会娶你这种女人!”他狠狠的攥着她的头发,不顾她的挣扎把她从床上拎起来。推到衣帽间里。他衣冠整洁,而盛欢身上的衣服却被撕的粉碎。
 
傅靳生把她推到镜子面前。她的身上布满了欢爱的痕迹,尤其是大腿那里,密密麻麻的吻痕和齿痕清楚的照进镜子里。
 
“怎么样?你是不是就喜欢这种感觉?大嫂!”
 
盛欢奋力的摇头,想要遮盖住身体,却被男人按在冰冷的穿衣镜上。再一次后入了!
 
“睁眼啊,看看你现在的表情!”男人冷酷无情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我哥的尸骨还没凉呢,他的未婚妻就爬上了小叔子的床,你说这个女人,贱不贱啊……”
 
感受到儿子不停地摇她的手臂,盛欢猛地从过往的记忆中挣脱,在孩子们期待的目光中僵硬的扯了扯嘴角,安慰道:“爸爸工作忙,但是你们只要乖乖听妈妈的话,妈妈保证爸爸很快就会回家看你们了。”
 
浩浩和瀚瀚得到妈妈的保证,立刻兴奋的跳了起来,挣开盛欢的手,一边高声欢呼着一边敲响家里的大门。
 
咔哒一声门被推开,门后默不出声的站着一个人影,吓得盛欢“哎呦”了一下,下意识的把儿子护在了身后。
 
房间里微弱的灯光照过来,盛欢这才稍稍看清了人影的身份,松了一口气,有些生气的说:“吴妈,你站在这不出声吓了我一跳,为什么不开灯?”
 
说着她就要往里面走,谁知吴妈一下子挡在了她的面前,盛欢这时候也感受到了周遭的气氛有些不对,皱着眉问道:“这是怎么了?”
 
吴妈一脸为难,把玄关的内门掩好,几乎是捏着嗓子对她说:“先生回来了,夫人还是带着小少爷们出去转转吧,现在进去不合适……”
 
盛欢看着吴妈局促又不安的对她小声说着这些,眼神还时不时地往里面瞟,一时间没明白为什么傅靳生回来了,她们倒是不方便进去了?
 
“嗯……别,好、好痒啊……”
 
一丝*的声音从房子里传出来,女人娇媚婉转的声音十分撩拨,盛欢的脸色一下变得比吴妈还要难看。玄关的门还关着,从客厅传出来的声音究竟有多大,声音的主人究竟有多放肆,才能在传到盛欢的耳朵里的时候,还如此真切?
 
她真的不需要多费一分力气,去猜测女人在说什么,她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吴妈看着夫人的神色大变,心里边着急却不知道怎么劝解。盛欢愤怒的推开门,儿子被甩在身后,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能从妈妈难看的表情上感觉到害怕,紧跟着妈妈不敢再顽皮。
 
盛欢怒气冲冲的踏进客厅,空荡的房间里黑漆漆的,她借着月光模糊的看到一双交缠的身影躺在沙发上,耳边尽是女人*的声音。两人沉浸在火热之中,竟然都没有听到盛欢进来的动静,依然说着不知廉耻的话。
 
“靳生,我好热啊……”
 
“我的身上好像着火了,你摸摸看啊……”
 
“嗯,让我看看,在哪里?”
 
男人低沉的嗓音响起,盛欢脑子里那根紧绷的弦一下崩断,如果说此前她还怀有一丝希望,那么她现在已经无比确定,那个和别的女人*的,就是她的丈夫,已经半年多没有回家,一见面就被她捉奸在床的丈夫!
 
盛欢一巴掌拍在灯的开关上,突如其来的光明让*着上身,骑在男人身上不断撩拨的女人大惊失色,尖叫着拎起晚礼服想要遮住身子,却因为太过着急,裙子“嗤啦”的一声被撕裂了。
 
躺在沙发上任女人为所欲为的男人紧紧的闭着眼,好一会才缓缓的睁开,第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开关旁怒火冲天的盛欢,接着才看向跌坐在沙发旁半裸的女人。
 
盛欢压制着怒火,她要傅靳生解释!而傅靳生只是坐起来整理好了被揉乱的衬衫,冷冷的瞥了一眼女人白嫩的肉体,便闭口不言。
 
客厅里的气氛十分尴尬,躲在盛欢身后的双胞胎露出头来,拽了拽妈妈的衣袖,怯怯的问道:“妈妈,那个阿姨是谁啊?”
 
“她怎么在别人家也不穿衣服呢?”
 
 
为了孩子,我们离婚吧
 
强撑了许久,盛欢听到儿子们问的问题,瞬间就绷不住了。她指着门口。对那个女人大叫:“滚!”
 
衣衫褴褛的女人看了一眼傅靳生,发现他没有任何表示。只好努力遮住胸前背后的风光,抹着泪跑了出去。
 
“吴妈。”盛欢把吴妈叫来,吴妈的头都低到了胸口,看不到脸上是什么神色。她把浩浩和瀚瀚推到吴妈身前,说:“把他们带回房间去。”
 
等到客厅里只剩下了傅靳生和盛欢两个人,盛欢平静的开了口:“傅靳生。我们离婚吧。”
 
一直摆出与他无关的态度的傅靳生,听到这句话猛地睁开眼,转过头来冷冷的盯着她,不屑的笑了一声:“呵。你说什么?”
 
如果是平时,盛欢一定不敢再说下去了。但是今天!明明错的人是他。为什么他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难道只有女人需要忠贞不渝。男人就可以遍地开花,*背叛也容不得质疑吗?
 
盛欢毫不退缩的面对他,一字一顿的告诉他:“离、婚!”
 
“被我撞见了这种事,你还想若无其事的翻篇吗?”
 
“你总说你忙,忙工作忙应酬。我们结婚快五年了,我能见我丈夫。儿子们能见到爸爸的时间加起来没有你任何一个客户长。承认吧,你不爱我,更不爱这个家!”
 
“傅靳生,我以为你只是被外面的女人迷惑了,我总能等到你回心转意的一天。至少为了让孩子们有一个完整的家,不管你对我多么冷淡我都忍了。可是我太傻了,你只爱你的事业和秘书!”
 
盛欢一想到儿子指着那个不要脸的女人问,“妈妈那是谁?”她就没有办法再去妥协了,凑合过的念头只有她一个人有,孩子有没有得到父母的关爱只有她一个人担心!
 
有这样一个爸爸,倒不如没有!她自己一样可以把儿子们养的很好!
 
傅靳生的眼神越来越危险,脸色阴沉的要滴出水来,他猛地站起来,一把将盛欢按在墙上,火热的唇齿疯狂的在她的身上掠夺。他按住她不断挣扎的手臂,强硬的将她的双手锁在头顶,柔软的身体被强迫着向他打开。
 
冰凉的手指从腰上滑过,大力的揉搓让雪白的肌肤上斑布着一处处的红印。盛欢不争气的眼中弥漫着泪水,她用力的别过头去,又一次次的被掰回来,被捏着的两颊合不上的牙关被反复进出,被轻轻刮过的上颚让她忍不住颤栗。
 
傅靳生大概是喝了酒,身上的烟草味也十分浓重。他的口腔里散发着酒精的味道,盛欢也被迫沾染了,头脑发晕也如醉倒了一般。
 
许久没有经历过这些事情的身体,意外的十分敏感。那双手在她的身上游走,不管到哪里都能点起一丛丛的火,把盛欢的理智一点点的磨去。尽管她觉得羞耻,想要抗拒,可是傅靳生却逼着她面对着最原始的冲动。
 
“够了!”
 
盛欢奋力的挣脱傅靳生的束缚,这一次傅靳生并没有坚持,反而冷笑着后退了几步,重新坐回到沙发上。面不改色的他和两颊绯红的盛欢对比十分鲜明,他讥讽道:“说了这么多废话,不就是我太久没有满足你,你寂寞了?”
 
“刚才那个女人怎么样?”傅靳生盯着她的眼睛,满脸的嘲讽遮掩不住,“对,她就是我的秘书,为了钱这种人什么事都愿意做,何况是这种男人女人都快乐的事呢?”
 
“怎么,你是不是嫉妒她了,能随时随地能爬上我的床,上班的时候随时发泄,我给她开的工资可是别人的五倍。”
 
“你要是想,也来应聘试试啊。”
 
冷漠的男人吐了一大口烟,呛得盛欢忍不住咳了起来。
 
“傅靳生你变了。”盛欢双眼通红的看着他,这个男人薄情寡义是她早就知道的,只是她从没亲身体会过。本来以为五年的漠视已经让她尝尽了苦果,如今看来那些已经是他手下留情了。“你已经不是我爱的那个男人了。”
 
傅靳生沉下脸,恶狠狠的瞪着盛欢,“你也不是我爱了十几年的盛欢!”
 
“你父母逼我拿钱投资你们家即将破产的公司的时候,你很开心我妥协了吧?为了娶你,我扛着父母兄长过世的丧期,挪用公司的财产一手交钱一手拿到你的户口本,盛欢,我为了你不忠不义不孝!你现在还有脸向我提离婚?”
 
盛欢的脸色惨白,她咬着下唇徒然的解释:“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我不知道你和我父母的约定,我在努力工作,如果真的欠你什么我会全部都还给你……”
 
傅靳生厉声打断她,根本不听盛欢的解释,他不相信,从盛家人口中说出的每一句话他都不相信!
 
“盛欢,我告诉你。在没有把你们家榨干之前,我不会放你走的!”
 
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