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思君回全文小说免费试读_红颜思君回大结局试读

白骨生花 2018-12-07 阅读


主角:林芳芜,魏陵风。讲述了:他和她的爱,却是爱而不得,而当他要将两人的爱收回时,她宁可与情同逝。
 
精彩试读
 
“娘娘只是受了些凉,臣开几剂药喝着便好。”
 
不知过了多久,太医给下了论断,林芳芜却哭丧着脸,语气哀怨:“能不能不喝药了,这些年,臣妾都快把药当饭吃了。”
 
闻言,坐在矮几另一旁的秦胥不由得笑了:“你既然知道会如此,昨儿夜里又做什么学那踏雪寻梅,现下倒好了,才停了一副药,又要换另一副。”
 
只是话一说完,他到底还是心疼,又吩咐了宫女:“去取写糖渍梅子来。”
 
“是。”
 
宫女得了吩咐下去,只是才到宫门外,就被迎门急步进来的福公公撞了个倒仰。
 
听见动静,秦胥抬眼看去,不禁皱眉:“如何这般匆匆忙忙?”
 
“皇上,边州有急报。”
 
福公公却是连解释都来不及解释,立即弯腰递上了一封盖着“急”字的信,一听到边州这两个字,秦胥眼神微变,下意识看了林芳芜一眼,见她面无异色,这才接过了信撕开,便细细看着里面的折子。
 
越看,他的眉头皱的越紧。
 
许久没见他露出这副表情,林芳芜又是好奇又是关心,问道:“怎么了,是边州出事了吗?”
 
“倒也不是。”
 
揉了揉眉心,秦胥将折子递给了她看,叹了口气,“边州刺史上报,北燕人行状有异,恐会引起战乱。”
 
闻言,林芳芜也没了嬉笑的神色。
 
只是当她一字一字看着折子时,忽而就停下了目光,紧紧盯着某一处,下意识喊出了几个字:“魏,陵风?”
 
话音一落,秦胥顿时脸色大变,竟是直接抢过了折子,也看到了那三个字。
 
他方才看的粗糙,只关注边州的要事,却没有注意那上面竟写着那个男人的名字,几乎是与此同时,他看向了林芳芜,似是在担忧着什么,又在等待着什么。
 
见此,林芳芜不禁有些疑惑:“怎么了?”
 
没有想起来吗?
 
听到她的这个回答,秦胥终于松了口气,暗自看了眼战战兢兢的福公公,将折子递给了他:“拿回无极宫,记住,给朕收好了。”
 
“是,奴才这就去。”
 
眼看着福公公的背影消失在门外,林芳芜心里的疑惑更深了,如果她没有记错,方才是自己说出那个名字,秦胥和福公公才会那副样子吧。
 
思及此,她忍不住询问:“魏陵风,那个人是谁,皇上好像知道他,可他不是边州人吗?”
 
“哦,这个人有点才能,以前几次提到过。”
 
秦胥敷衍着回着她,但林芳芜似乎更有兴趣了:“听皇上这么说,臣妾还真想见见他,若他真有些能耐,皇上大可给他一个职位,为皇上效力。”
 
“恩,再看看吧。”
 
没想到仅仅是一个名字,就能引得林芳芜这般好奇,秦胥忍不住握紧了掌心,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压下了心里的不愉,不愿再同她说下去,匆匆又道:“朕想起还有些折子没批,你喝了药好好歇着,朕就先回无极宫了。”
 
这就要走了吗?
 
可她还没怎么了解那个魏陵风呢。
 
只是,林芳芜终究知道自己不能误了国事,点点头,这才目送着秦胥离开了蒹葭宫,独自陷入了思索之中。
 
 
鹅毛的大雪扑簌簌落满了大地,万籁俱寂的边塞,忽而响起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只见天地一线之间,几个黑点霎时闯入一片白色之中,渐渐放大,竟隐隐可以看出,是几个骑马飞奔的男人。
 
他们各个身上都染着血,不时地望向的身后,神色惊慌。
 
下一刻,更多的黑点出现在大雪中,他们叫嚣着、含糊着另一种语言,当头的人甚至举起了大弓,眨眼间便听到一道破空之声,犹自颤动的箭羽便带着马上的人滚落在地。
 
“小安——”
 
一个男人立即拉住了马,跳下去就要抱起那个汉子,仅仅这么一小会儿,后面的追兵便团了团围了上来,强迫他们停了下来。
 
另一个男人见此咬咬牙,侧首看向身旁面无表情的魏陵风:“该死,现在该怎么办,这么多北燕人,我们怕是跑不了了。”
 
闻言,魏陵风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看着抱着小安的汉子,握紧了手里的缰绳。
 
无论如何,他们都得逃回去。
 
只有回到边州,把消息告诉王刺史和蒙将军,边州才能为将来的战争做好准备。
 
可是……
 
魏陵风面露一丝犹豫,这才看向刚刚问他话的汉子:“我们剩下的人掩护你突围,你一定要回去。”
 
“可是,你们怎么办?”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他眸光一狠,举起了手里的长剑,直指那些北燕人大喊,“所有人,跟着我杀出去——”
 
……
 
“不,不要!”
 
深夜,安静的蒹葭宫里,忽而响起了女人的惊叫。
 
烛火照耀下,那床榻的重重帘幔中猛地坐起了一个身影,立即有守夜的宫女匆匆赶了过来,掀开床幔看着那满头大汗的女人,问道:“娘娘,您没事吧,是不是梦魇了?”
 
“……没事……”
 
似是还未回过神,林芳芜无力地靠着床柱,粗粗喘了几口粗气,犹自沉浸在方才的梦境中,仿佛那个浴血的男人还站在她的面前。
 
他,究竟是谁?
 
为什么,自己就是看不清他的脸,只知道自己不想他死。
 
忍不住抠紧了身下的锦被,林芳芜在宫女的伺候下喝了一盏茶,这才渐渐缓了过来,发觉浑身竟都起了一层冷汗,黏黏糊糊的甚不舒服。
 
“去打些水来,本宫想要沐浴。”
 
话音一落,她兀自怔了怔,这样的话,她好像什么时候说过。
 
一仔细回想着,林芳芜脑子里突然一阵抽痛,似是瞬间有无数个画面一闪而过,可她就是抓不住,越是着急就越是痛不可彻。
 
那些,就是她的记忆吗?
 
一旁侍候的宫女,见她脸色忽而一变,顿时吓住了,赶紧大叫着:“娘娘,娘娘你怎么了,快宣太医!”
 
……
 
“哒哒哒!”
 
而此时,夜深人静的边州城门外,乍然响起了急促的马蹄声,紧接着,马上几乎被血糊的面目不清的人,立即扶着什么急步拍起了城门:“快开门啊,我是边州军营的探子,有急事告知将军和刺史大人!”
 
下一刻,听到动静的守城士兵相视一眼,立即打开了城门。
 
还未开口询问,便是一阵浓重的血腥气扑面而来,只见探子身后的男人,竟是身中数箭,早已人事不知,探子更是火急火燎地扯着一人,喊道:“快救他,他不能死!”
 
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