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来是你:苏总追妻有道许九月苏旭东全本大结局小说试读

皮卡丘 2018-12-06 阅读


《缘来是你:苏总追妻有道》主角:许九月,苏旭东。讲述了:许九月就你这样的女人,有什么资格让我娶你?你心里就没点逼数?就算你倒贴,我觉得我都不想要你。
 
《缘来是你:苏总追妻有道》精彩试读
 
“我们以后尽量不要再见面了。”没等陆禾说完,九月便说完了这句话,“陆禾,你也好,苏旭东也好,我不想给别人带来麻烦。”
 
随即挂断了电话,她长呼一口气:以她现在的身份,还是跟任何男人保持距离的好。陆禾也有了未婚妻,这种新闻如果被他的未婚妻看到,免不了又是一场腥风血雨。
 
“这都是什么破事儿啊?”九月吐出一口浊气,心火未消,就听门外有人大吵大闹:“江小姐,苏夫人吩咐了,除了苏家人,任何人不得擅入”
 
江璇璇?
 
九月挑眉,松了拳头,面无表情地铺平褶皱的床单,一抬眸的功夫,形容憔悴、目光凶狠的江璇璇气势汹汹地推开保镖闯了进来,“许九月,你个贱人!”
 
她脚下如同踩了风火轮一般,不管不顾地飞身过来扑倒九月床前,扬手狠狠一个巴掌、飞到了九月脸上,’啪’地一声脆响,惊住了匆匆跟进来的保镖。
 
“我还真是小看了你了。”她美丽的面孔上似有怒容,径直站在九月床前,居高临下。
 
“你个疯女人!”九月捂着脸愣了一下,没有反应过来:本以为是苏旭东派她来的,谁知……
 
“你以为苏总对你有些好感,你就可以肆意妄为了?”江璇璇莫名其妙的一句话,让九月摸不着头脑,这两天遇到的都是什么事儿啊。
 
“话说清楚,你什么意思?”九月不耐烦的说道。
 
“不是你挑唆,苏总怎么会炒掉我?合作商看上了你,怎么能怪到我头上?”江璇璇面不改色地说道,明明是始作俑者,装得仿佛自己才是最无辜的受害者,“你还有脸跟苏总嚼舌根?”
 
“是你干的吧?衣服是你给我的,妆容是你让人帮我收拾的,江璇璇,你喜欢苏旭东,就用这种损招对付我?”九月冷笑一声,掀起被子坐起来:“你还有脸来兴师问罪?”
 
江璇璇看了一眼她受伤的脚,忽然死死地拽着九月的头发往床边拖,一边破口大骂,“你是故意引我对付你的是不是?你是故意勾引合作商的是不是?你就是为了离间我和苏旭东的感情,你这个恶毒的心机婊!我弄死你!”
 
这女人疯了!
 
九月本就憋着一肚子火,脚又被折腾得发疼,见状,随手抄起桌边的花瓶朝她背上砸了过去,迫她松开自己的头发,保镖们见她彪悍至此,这才如梦初醒,匆忙过来按住发疯的江璇璇,“老实点。”
 
江璇璇剧烈挣扎,忿忿地朝着九月’呸’了好几下,“你个贱人,你个臭婊子,你害得我落得今天这种下场,害得苏旭东对我赶尽杀绝,我花了多久才走到他身边你知道吗?我要你不得好死!许九月,你去死啊,你怎么不去死呢?”
 
九月顺了顺自己乱七八糟的头发,头皮还微微发麻,顿时怒从心头起,直接毒舌刺激她:“江璇璇,是你自己蠢,还能赖我?呵!你这种多作怪的无脑丑女,就该喝脑白金好好补补,在这里秀什么智商下限?要不是你自己作死,我至于吃这么多苦吗?苏旭东对你赶尽杀绝,那是你活该。”
 
江璇璇大怒,眸中闪过一抹疯狂之色,艳丽的五官瞬间扭曲,她偏头死死地咬住保镖的胳膊,趁着人反射性松开,她直接朝着九月扑了过去,尖锐的指尖陷入九月娇嫩脖颈,“臭婊子,我掐死你。”
 
苏旭东进来的时候,刚刚好看见江璇璇压着受伤不便的九月欺负,顿时脸色一黑,大步上前,狠狠拉开江璇璇,厉喝一声,“你干什么?”
 
“苏……苏总……”江璇璇见苏旭东护在九月身前,心里恨得牙痒痒,面上装委屈:“苏总,是九月故意诱使我这么做的!”
 
九月靠在床头,即便有气无力,毒舌也不减:“哟,果然是戏精上身哪,现在装的倒是666,你们……”
 
目光在苏旭东面上转了一圈,倏然冷嗤,“果然是物以类聚,看着就让人讨厌。”
 
虽然昨晚的事情也许是江璇璇自作主张,可是苏旭东也是罪魁祸首,要不是因为他,她怎么会吃这么多苦?
 
他在饭桌上不闻不问的态度,才加剧了那个合作商的侮辱心态。
 
江璇璇上前一步,克制着要打死九月的冲动,乖巧可怜地想要往苏旭东身上靠,“苏总,我真的知道错了。昨天的事情都是她教我那么做的,我也是被人骗了……她是故意勾引合作商又装作屈辱的样子,她就是想嫁祸给我,想要不择手段得接近你啊苏总,你别被这女人蒙蔽了。”
 
苏旭东愈发黑了脸,身子一偏,柔弱无骨的江璇璇顿时跌了出去,鼻子撞上了床角,疼得她眼泪四溢,哽咽道,“苏总……”
 
当真是梨花带雨,人比花娇,这演技,娱乐圈大概欠她一座奥斯卡小金人。
 
九月不屑挑眉,乐于看戏,“演得不错。”
 
“你!”江璇璇被她一噎,眼泪挂在睫毛上要落不落地很是可怜,偏生苏旭东面色纹丝不动,扬手吩咐保镖,“丢出去。”
 
江璇璇咬牙挣扎:“许九月,你说话,你就是故意的对不对?”
 
九月不想跟她多纠缠,索性说道:“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结果不是显而易见了吗?你来我这诉苦也好闹也好,有什么用呢?呵。男人不喜欢你就是不喜欢你,你就算是再费尽心思也是一样。”
 
“你……”江璇璇被气的说不出话,扬起右手,完全忘记了要在苏旭东面前装模作样,气恼至极作势就要打上去,苏旭东抓住江璇璇即将要落在九月脸上的手,一个用劲,江璇璇向后踉跄了几步,眼中满是不可置信,“苏总?”
 
向来对下属很有风度的苏旭东,从来不屑于碰女人一下的苏旭东,怎么会为了一个女人这样?
 
“滚出去!”苏旭东自始至终都没有看她,语气强硬且不容置疑,凌冽地眼神中空若无物。
 
保镖连忙上前一步抓着她:“出去。”
 
江璇璇虽有不甘,但一时间也无可奈何,她不屑地瞥了一眼病床上的九月,“不用你们赶,我自己会走。苏总,总有一天你会发现这女人的真面目的,只有我才是对你最好的人……”
 
苏旭东一个冰冷的眼神,被江璇璇咬了一口的保镖大力抓着她,江璇璇还想说话,被人捂着嘴拎了出去,只剩下一片含糊不清的支吾。
 
九月扫了一眼表情冰冷的男人,表现出颇为可惜的意思,“这就散场了?”
 
苏旭东眉心一动,转身走到九月跟前,晦涩不明的眼神落在她面上,大手鬼使神差地摸着她被打得红肿的脸,喉头一滚,“疼不疼?”
缘来是你:苏总追妻有道许九月苏旭东全本大结局小说试读
九月脸色冷了下来,偏过头避开,“别碰我。”
 
“你这个混蛋,你来干嘛?”九月一见到苏旭东,就想起昨天那档子事,虽说最后还是他救自己于水火……
 
可是她差点就被人侮辱了!
 
她用手指着面前的这个男人,“假惺惺。”
 
苏旭东一手抓住她的手腕,弯下腰,将她一把拉到自己面前,逼她直视着自己的眼睛,一个字一个字说道:“你穿成那样去参加饭局,那你告诉我,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这不是您费尽心思地安排吗?现在反而来问我?”九月回呛道。
 
苏旭东又加重了手上的力气:昨晚的事情,在今天报道出来之后他就猜到不对劲,让路言奇去查了经过,这才知道自己被人耍了。
 
可是因为有了陆禾的出现,一向不喜欢解释的苏旭东,还是想要逼她亲口说实话,他想知道这个女人究竟是怎么想的?
 
他的眼神中有深不见底的冰冷,周遭环绕着不可侵犯的气场:“昨天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九月努力想要挣脱,可是这个男人实在是力气太大了,根本无济于事,她指着门的方向,满腹委屈的说道:“你的秘书拿来让我穿的,你还怪我?这不是你的指示吗?还害我差点……”
 
不想再回想昨天的事,九月别过了头,强忍着眼眸中的泪滴。
 
苏旭东听她这样说,心中流淌过一抹温软:按照她的倔强性格,受了这么大委屈还肯解释,是不是也有一点在乎他的感受?
 
但是这一点小心思,他并没有轻易在九月面前显露:一想起自己昨天去救她时,见到她时,她的狼狈与胆怯,眼底隐忍不发,实则想弄死那个想要伤害她的混账……
 
“我……没有。”苏旭东放下她的手,直起腰,见她慢慢抱住自己的双膝,小小地缩成一团,心有不舍。
 
他想要给予她以安慰,又不知该怎么做,笨拙地右手轻轻拍在九月的肩上。
 
可是转念一想,即使她身处险境,为什么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自己,而是那个昔日甩了她的前男友陆禾。
 
许九月对于那个男人怕是还有许多未解的情愫,到底她心底是怎么想的?
 
苏旭东心内也是七上八下。
 
“还在生气?”苏旭东及不可见地叹了一口气,“你这人,腿伤了还这么不老实,真的一刻都不能消停了?”
 
被两个女人掀起的怒气,让九月没了好脸色,再看苏旭东没个道歉的意思,她顿时反唇相讥:“我觉得我挺老实的,总不能太过放肆,否则苏大总裁哪天不高兴了,又用什么下三滥的手段让我被人这样那样,我上哪儿哭去?”
 
想到昨天他闯进去时看到的糟糕画面,苏旭东身体一僵,脑袋嗡嗡作响,下意识想要解释:“九月,昨晚的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九月心底一松,她透过江璇璇的话就知道昨天的事情应该不是他指使的,有一点苏夫人说得没有错,至少苏旭东还没有落魄到需要出卖自己老婆去讨好合作商的下场。
 
可是想到他昨天在宴会上对她横眉怒目,又丢下受伤的她一个人离开,今天又因为他被两个女人轮番收拾,九月心底又不大舒服,眉头一横,冷声怒怼:“不用解释,我的伤难道是假的?你说什么鬼话,我都不信。”
 
“不信就算了。”苏旭东向来不喜欢解释,尤其是和女人说这些细腻的解话,再加上九月胡搅蛮缠的话,他更是烦躁不已,单手按了按额角,想到昨夜看到的场景:哼,怕是在她心里,他就是卑鄙无耻的小人,陆禾就是驾着七彩祥云来拯救她于水火之中的大英雄。
 
他压抑心里的躁郁之气,他闷声转移话题,“等你脚好了,陪我参加江老的商业聚会。”
 
九月想到苏夫人气焰嚣张的样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毫不犹豫地拒绝,“我不去,谁爱去谁去。”
 
苏旭东斜她一眼,忽地站直了身子,眸色讥讽,直接反丢一句:“九月,你不是觉得我故意利用你讨好合作商吗?那你难道不想看我出丑么?我现在给你一个表现的机会。怎么?陪我参加一个商宴而已,现在就不敢了?”
 
苏旭东此人,向来作风强势,行为霸道,他对九月一贯隐忍,可骨子里的霸道气性却并未消失。
 
必要时候,他也有必要手段。
 
不是觉得他不如陆禾正派吗?
 
那他就混账给她看好了。
 
苏旭东绝对不知道,现在的自己哪里还是外界眼底雷厉风行杀伐果决的苏大总裁?分明就是个幼稚的三岁小孩。
 
“九月,看来你的气性也不过如此。”苏旭东微微勾唇,笑意融化了坚硬的棱角,气势却分毫不减,“怕了就认输,女伴而已,遍地都是。不过以后你就乖乖听话,我让你陪谁吃饭你就要陪谁吃饭!”
 
九月本来发泄过的怒意瞬间被挑起来,哑然失笑,“认输?我会对你个人渣认输?苏旭东,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她抬起上半身,强势逼近,冷言冷语,“既然你敢带我去,就别后悔。让我陪客,我陪你个死人头。”
 
苏旭东抬手抚过她红肿的面颊,动作轻柔,说了一句似是而非的话,“怎么可能后悔呢?”
 
架不住苏旭东的强势,九月最终还是盛装跟苏旭东一起出席商业会。
 
九月身为许家大小姐,世家名媛的风范不会比旁人差半分,只不过和苏旭东这一段婚姻,外界极尽可能地抹黑了自己,好像她就是个不入流的女人,配上苏旭东跟牛粪巴结上了举世无双的鲜花似的。
 
九月一身冰蓝色曳地礼服坐在他身边,裹胸设计露出了性感锁骨,肌肤欺霜赛雪,五官精致无匹——
 
惊艳一如当初。
 
司机聪明地落下挡板开车,苏旭东偏过头,黝黑无波的眼神落在九月面上,见她眉心微蹙,反倒是得寸进尺,挪了身子挨着她的肩膀,大手横过肩头,虚虚地揽着她,“很漂亮。”
 
她从来都没有这样为他精心打扮过。
 
他刚刚回国的时候,其实是去找过九月的,可是那个时候,她打扮地青春靓丽,投奔另外一个男人的怀抱。
 
他缺失在她人生里的这么多年,这个美丽的姑娘,成了别人的公主。
 
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