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蚀骨情深依旧周凯风阮孟冬最新章节目录

李伊人 2018-12-06 阅读


《爱你蚀骨情深依旧》主角:周凯风,阮孟冬。讲述了:我以为我是你的爱情,没想到你只把我当工具,将我培养成一名高级女公关,让我流连于不同的男人之间,我才发现我爱错你了。
 
《爱你蚀骨情深依旧》精彩试读
 
身份?我还能有什么身份?在周凯风眼里,我阮孟冬只不过是个人尽可夫的婊子。
 
我拢了拢微微凌乱的头发,拉了一下西装外套,那上面还沾染了他些许的味道,熟悉又陌生。我轻飘飘的动作就像是拂去了心上带着锥心之疼的阴霾,我不疼,真的一点都不。
 
过去那三年的痛苦都一一承受下来了,这一点痛算什么呢?
 
“周总,您说笑了,我怎么会忘了呢?”我笑盈盈的对他说着,脸上没有一丝的落寞和悲伤,靠卖笑和无所谓来伪装自己,我还能好过一些。
 
这些年,我清楚的知道,每次周凯风羞辱我时,却没有在我面上看到预料中的痛色,便有一种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感觉,他千方百计的折磨我,羞辱我!就是想在我脸上找到悲观和消弭。他特意让我去陪客户,让我签不可能签上的合同,就是想让我痛苦,回来求饶,忏悔我做的坏事。
 
我并不知道他会派侦探来跟踪我,当他把那堆香艳的照片摔在我身上羞辱我时,我并没有解释,默认的态度更让他恼怒。
 
我知道,他认定我害死了苏菁,他恨不得亲手杀了我。
 
他笑了,冰冷异常:“阮孟冬,像你这样的女人,早就该死了……”
 
尽管司空见惯,但听见他这样说,我还是痛苦的难以忍受。
 
我的心猛地一颤,狠狠地被刺痛了,可我面上却笑的明媚,嘴角咧开,像小时候妈妈说的那样,难受的时候要笑,一定要笑,这样就不会那么疼了。是啊,我早就该死了……如果没有弟弟,我早就该死了……
 
我一无所有,早就该死了。
 
周凯风曾经是我的全世界,我爱他,默默爱了将近十年,我曾以为,他是最阳光最温暖的男子,该配得上这世间最好的女子。他善良,温暖,乐于助人。我也跟着他的脚步,一点一点使自己变得更美好,这么多年,只为了离他更近一点。
 
后来,苏菁出现了,他们要订婚了,我虽然难过的要死,哭了整整几夜,也只能打碎了牙齿,裹着血和泪往肚子里咽,我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和他有任何交集。可是在最后,却被看成是杀害苏菁的凶手。
 
我忍了三年,就算在当初被周凯风硬来破了处子之身,父母全都死了的时候都没有爆发,可是我现在忍不住了,口中嘶吼着:“周凯风,到底要我说多少遍,我没有害死苏菁!她的死跟我没有关系!就算你一辈子这样羞辱我,我没做过就是没做过!如果你真这样恨我,那就杀了我!”
 
苏菁从前用了不光彩的手段把周凯风抢走,她生前得到了他的身,死后还霸着他的心!
 
那我又算什么!从始至终都是个笑话吗?
 
周凯风瞧见我眸中的痛苦很是兴奋,似乎我越痛苦,他便越高兴,他狠狠地捏着我的脸颊说:“阮孟冬,我警告你,苏菁的名讳也是你能叫的吗?你只不过是她身边的一条狗!杀你?便宜了你!”
 
我一个踉跄,被推倒在总裁办公桌上,头部正好撞到冰冷的大理石台面上。
 
坚硬的撞击使我脑袋一疼,嗡的一下,险些晕倒,视线一转,却看到了桌面上的照片。
 
苏菁清纯姣好的容貌依旧,笑的那样甜美。
 
“滚!”
 
周凯风一把将我拂到地上,怜惜地将苏菁的照片擦了擦,温柔的摸了摸照片才慢慢放下,摆好。转过身来时,又恢复了往日的贵气和平和,他不咸不淡地说:“合同签不上,你弟弟也别想活了。做与不做,看你。”
 
走出总裁办公室,我走出了商业大厦,一路受了不少冷艳与闲言碎语。现在整个集团应该都会传扬着我如何如何不要脸,大白天勾引总裁的事儿了。
 
不过这有什么关系呢?
 
我不怕,也不在意,一个婊子,还在意这些闲言碎语吗?
 
孟青,一定要好好的,姐姐一定会拼尽全力保全你的。
 
夜晚,华灯初上。
 
好乐迪高级会所的霓虹闪烁着,我按照约定时间来到指定地点。我穿着深V礼服,为了方便谈事情,我穿得有些性感,丝质的衣料穿在身上,紧密的贴合着我的肌肤。准备好一切后,我才进入约定的包房。
 
我坐在包房的沙发上,看着这里面的陈设,悄悄打开手包上的微型摄像设备,才准备妥当,便看到了推门而入的张总。
 
他脑满肠肥,色字都写在了脸上,一见到我便两眼冒光,全是色急的模样。
 
我站起来虚迎了他一下,刻意和他保持了距离,他也还算规矩,几杯酒下肚,手便不老实起来,开始毛手毛脚的。
爱你蚀骨情深依旧周凯风阮孟冬最新章节目录
喝了一整瓶人头马后,他就开始借着醉意想要逼我就范,我不敢立即抵抗,便顺着他的意思要与他做游戏:“张总,别急嘛,咱们玩个游戏,你带着布条,如果能抓到我,我就脱一件衣裳,怎么样?”
 
我知道,我的声音很柔很轻,再加上故意做出娇媚的音调,风流入骨,一般来说是没有人能够抵抗的住的。
 
张总立即答应,还连连在我的手上亲了几下。
 
我忍着恶心,面上还要带着笑。
 
布条绑好后,我暗暗叫了之前联系好的原本就在好乐迪的小姐进来。那小姐穿了跟我一样的衣服,一下子就被张总抓到。
 
我见时机成熟,便对那小姐使了一个颜色。
 
我自己没有兴趣看现场春宫图,便转过身去。却听见张总清醒地说:“阮小姐去哪啊?”
 
他竟然在装醉!怎么会这样?
 
那一杯一杯的酒,张总喝一杯,我喝一杯。我刚才明明瞧出来他的醉意了,可是,如果他没醉,又为什么要装醉呢?
 
他将靠在自己身上的小姐推走,转而看向我,似笑非笑地说:“阮小姐好手段,如果不是来这儿之前有人告诉我这个秘密,我今儿险些就让你蒙混过关了。”
 
这时,我的双腿开始发软,几乎支撑不住,踉跄了一下,就摔进了张总的怀里。
 
这肢体一接触,我的身子便一阵打着颤儿,身体某处仿佛崩塌了一般溃不成军。
 
不好!我好像被下了药,什么时候的事情?这么会这样?
 
张总双眸中泛着阴鸷的光,里面夹杂着浓厚的情欲,一双大手也开始不老实起来。
 
原本坐在沙发上的小姐不知何时溜了出去,诺大的包房里就只剩下我和张总。我欲哭无泪,莫大的羞辱感涌上心头,一直以来,我为了周凯风守身如玉,这么多年除了他,我的身子谁都没碰过。难道今日......
 
色急的张总突然拦腰抱起我,将我狠狠地摔在沙发上,开始宽衣解带,抽出腰带将我反手绑起来。
 
我羞愤地想要一死了之,可是身体却一丝力气也没有,我拼尽全力想要挣扎,却没有丝毫改变。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我清白的身子难道要被他染指吗?
 
粉红的灯光笼罩着一室的旖旎春光,裂锦的声音响在耳畔,勾起一丝淫乱景象。我绝望的闭上了双眼。
 
“咣当”一声巨响!有人破门而入!随后压在我身上的张总被人大力拽走!那人一拳将他打倒在地,与此同时,一件西装外套盖在了我的身上,阻止我的春光外泄。
 
场面一下子混乱起来,张总带来的保镖被打的满地找牙,但这里毕竟是他的地界,很快,就有很多保安冲了进来。
 
张总被保安扶着站了起来,龇牙咧嘴地吼了几声,然后吐掉嘴里的血,恶狠狠地说:“哪里来的黄毛小子!敢破坏我的好事!不想活了吧!”
 
我视线一转,急忙看向门口,看到了一个面似白玉,目若朗星的男人。
 
那男人挽起衣袖,精壮的手臂露出来,衬衫上的蒂芙尼钻石袖扣散发着璀璨的光。听到张总的威胁,他不动声色,俊朗的面上没有一丝惧怕,反而双眸中凝着散不去的怒色,他的身上仿佛有着一种浑然天成的贵气,睥睨天下般的霸气。
 
他嘴角噙着一丝笑,眸子里染着可怕的光,冷厉道:“张国辉!收起你让人恶心的做派!阮小姐的事儿,我管定了!”
 
张国辉身躯一颤,连带着脸上的横肉都颤了颤,却还是挺起腰板恐吓着,似乎想要从声音上压过:“那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男子不怒反笑,说:“张国辉,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你要得罪的人是谁?别到头来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那群保安里不知是谁,认出了他,失声叫道:“沈之衍!他是沈之衍!”
 
众人倒吸了一口气,张国辉更是吓得退后几步差点跌倒。
 
我睁大了双眼,心中更是惊讶,这个沈之衍我是知道的,在L城叱咤风云的商界精英,他咳嗽一下,整个城市都要震一下的人物,他做事雷厉风行,是个狠角色。
 
可是,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又恰巧救了我?
 
正当我冥思苦想时,只听到张国辉谄媚的声音响起,抬头一看,正瞧见他像是换了副嘴脸一样陪笑道:“原来是沈少,失敬失敬,这是误会!绝对是误会!”
 
这时沈之衍没有理会他,反而一步一步走向我,靠近我,温柔地将我扶起来,帮我细细擦了脸上的泪痕,声音不似方才那么威严,轻柔了许多:“孟冬,没事了,有我在,你不会有事的。”
 
他竟然认识我?并且知道我的名字?从前我们阮家虽然与沈之衍有过生意上的往来,但我和他并没有任何交集,他这样唤我的名字,倒像是旧相识了。
 
我脑袋迷糊,身子也发软,尚在思虑之中。这时,张国辉突然提高声音,说了一句话,令我的身子猛地一震,浑身像是坠入了冰窖。
 
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