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情长情不灭舞轻尘萧楚御小说完本在线

雪夜舞蝶 2018-12-06 阅读


《此生情长情不灭》主角:舞轻尘,萧楚御。讲述了:在舞轻尘穿着嫁衣等待着自己心上人萧楚御的到来,已经七年了,她终于嫁给了他,在萧楚御来了之后,他对她十分的粗鲁,没有了当初的温情,舞轻尘不是很明白他怎么变成了这样,在一夜过后,她便被自己的表妹告知她舞家除了她其他所有人被满门抄斩,而她现在也被打入冷宫。
 
《此生情长情不灭》精彩试读
 
银质的托盘,放在上面的东西却不怎么美好:
 
一排细竹条,竹条两侧是编织的麻线,用来夹手或者夹脚;
 
一把筷子长,削得很尖的竹签,用来戳的,能戳的地方很多,比如眼睛,比如耳朵,也比如鼻子,手指头……
 
一把柳叶刀,可以削皮,也可以一刀割断经脉,让人成为废人。
 
舞轻尘饶是将军府出生,从小习武,心智坚定,此刻看见这些也有些发憷,难怪人说“最毒妇人心”,难怪人说“蛇蝎美人”,他们家这位表小姐赵青荷,发起狠来一点不比刽子手!
 
可她不能示弱,她的理智不允许,她的尊严更不允许!
 
“宫中滥用私刑,你可知罪有多大?”舞轻尘凉凉问。
 
她的眸光如冰,如刃,在赵青荷脸上划过后,缓缓看向赵青荷周围众人。
 
赵青荷骇得后退半步,她身后那些人更是后退一步两步,甚至连退到门口,直撞在门槛上的都有。
 
一个一人,一个率众,不过一个眼神,差距竟如此巨大!
 
赵青荷觉得丢人极了!先前所有的耀武扬威,到此刻如同一个巨大的笑话。
 
她不明白,舞轻尘明明已等同阶下囚,为何还有那样强悍的气势?!她藏在袖子里的双手紧紧握拳,仿佛蓄积力量,随后才上前一步:
 
“罪?还不是掌权者说了算!你不会忘了吧?皇后凤印,如今在我手上!你现在已经没了武功,是杀是剐,还不是我说了算!”
 
赵青荷找到最大的依仗,一阵哈哈哈狂笑:“来人,给她上刑!”
 
宫人面面相觑,依旧忌惮。
 
“本宫说的话没用了吗?啊?!”赵青荷的声线复又尖锐,目光看向专门带来行刑的六个嬷嬷,“谁要今天把她折磨得生不如死,本宫赏银100两!”
 
所谓重金之下必有不要命的人!六个嬷嬷齐齐上阵。
 
武功尽失,重伤在身的舞轻尘根本无力反抗,被人大力推倒后,对方一屁股做在她的身上,继而跪立,一个耳光下去,舞轻尘脸上便是五道爪子印。
 
有人按住她的腿,有人按住她的手,有人脱掉她的鞋袜,将细竹条一根一根塞入她的脚趾缝隙。
 
舞轻尘何曾被人如此对待过,眸光如淬毒的火,似要将这座宫殿全部焚尽,扇她耳光的人瞬间怕了,一个巴掌下去后,再无力扇第二下。
 
“怎么不打了?”赵青荷厉声。
 
“回娘娘,她的眼神太可怕!”嬷嬷怯懦的说。
 
赵青荷体会过舞轻尘刀子般的眼神:“把她的眼睛给我蒙上!”
 
嬷嬷忙拿了布条,正在蒙眼睛,赵青荷一把把嬷嬷掀开,亲自上阵,左右开弓,每一巴掌扇下去,长指甲就会在舞轻尘脸上划过一条血痕。
 
给舞轻尘双脚上刑的嬷嬷不甘示弱,两个人疯狂拉竹条上的绳子。
 
舞轻尘痛得浑身都在颤抖,她死死咬着牙关,没有哼出一声,面对赵青荷这样的女人,她越是叫,赵青荷越开心,越会想着法儿折磨她……
 
“骨头挺硬的嘛!”赵青荷双手扇累了,两只手抖了抖,站起来坐在旁边长凳上。
 
她看了看舞轻尘似乎已断得差不多的脚趾头,心下快意无以复加,挥手:“换。下一样。”
 
舞轻尘早已脸色煞白,整个人痛得除了呼吸,连动动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先前那一丝内力冲撞五脏六腑的伤,在如今这一番折腾下,根本不算什么。
 
下一样……
 
是竹签,还是柳叶刀?
 
赵青荷没有让她等太久,当竹签贴着脚指甲狠狠插入嫩肉,舞轻尘除了痛,居然有种庆幸——
 
还好是脚,天知道她最怕的是毁她眼睛,或者毁她耳朵。
 
背脊冷汗将衣服浸湿了一层又一层,额头上的汗打湿鬓角……
 
爹,娘,不孝女轻尘虽然毁了舞家,可我没有失了舞家风骨,我若能熬过这一关,必定竭尽全力,付出一切代价,都要让萧楚御和赵青荷这两个贱人,死!
 
十个脚趾头插了十根竹签,十根竹签离肉的地方都在滴血……
 
舞轻尘十个手指头狠狠抠在床板上,指节白得像失了血一般,指关节用力过猛,弯成诡异的角度,仿佛随时都可能断掉。
此生情长情不灭舞轻尘萧楚御小说完本在线
“再换。”赵青荷再挥手,盘子里没有用过的只有柳叶刀。
 
舞轻尘痛得连思考的力气都没有,当柳叶刀将她的指甲连着皮肉狠狠削下,她终于忍不住叫了出来。
 
声线拔地而起,凄厉的,痛苦得灵魂都在颤抖。
 
.
 
这一日,赵青荷离开冷宫时,是哭着离开的……
 
这一日,全皇宫上上下下的人都知道舞轻尘为了逼赵青荷放她出去,自杀不成又自残……
 
这一日,舞轻尘是在削到第几根脚趾头时昏迷的,她自己也不知道……
 
当她醒来时,床上地上血迹斑斑,她的脚趾上却涂抹了药粉包扎过。
 
呵,赵青荷派人包扎的伤,舞轻尘如何能信?
 
到此刻,她已两天两夜没吃过东西,她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第一件事情不是找食物,而是走到井边,打水洗伤口。
 
宫廷御用的金疮药,混着一丝怪异的味道。
 
药膏冲走,舞轻尘咬着牙,直接用手在伤口上搓了起来……
 
疼痛一点不比削指甲的时候弱,她坐在井沿上,纤细的身体簌簌抖着,如秋风中的枯叶。
 
她不能死!她得活着!
 
待会儿她还得抓老鼠,或者蛇也是好的,她得吃东西,得恢复内力,得离开这里!
 
是的,离开……
 
离开是为了回来,回来报仇!
 
.
 
赵青荷是个好姐姐,为了宽慰打入冷宫后想不开的舞轻尘,她每天都带着各种精美食物,精致首饰往冷宫走。
 
首饰以簪为主,每每掀开舞轻尘的衣服,狠狠朝她身上戳下,一下一个血窟窿。
 
食物以糕点为主,辅以酒,糕点或分给宫人吃,或丢在地上碾碎了,酒却是实打实全部招呼舞轻尘了,或者喂她喝,或者往她伤口上泼。
 
酒泼在伤口上的酸爽,赵青荷每每看着,就有莫名快意。
 
她扯舞轻尘的头发:“贱人,你怎么不去死?!”
 
她按舞轻尘的脑袋:“吃啊?你怎么不吃?你要像狗一样把地上糕点吃了,我就叫人给你做顿好的!”
 
她的长指甲一点点抠开舞轻尘刚结痂的伤口:“有的时候,我还真怕你死了,你要死了,我去折腾谁?”
 
……
 
夜凉如水。
 
舞轻尘坐在院子里烤老鼠肉,自打入冷宫后,她一直靠这东西为生。
 
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