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风过无痕小说全文阅读_相思风过无痕全本小说阅读

雪未央 2018-12-06 阅读


《相思风过无痕》主角:慕容墨,纳兰雪。讲述了:直到我爱上你我才终于了解到什么是爱之深恨之切,我将“贱”字赐给我,将我们的孩子打掉,我们的缘分也被你打掉了。
 
《相思风过无痕》精彩试读
 
“是又怎么样?就算你现在去向皇上告状,他也不会相信你的。”骆离烟冷笑着说完,手就落向了纳兰雪的腹部,突然间一个用力,狠狠的压了下去,“纳兰雪,带着你的杂种一起去死。”
 
“嘶……”纳兰雪低嘶了一声,“骆离烟,你要是杀了阿墨的孩子,你会遭报应的。”
 
“还敢叫阿墨,你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骆离烟又压了一下纳兰雪隆起的腹部,忽然,就站了起来。
 
一双原本充满狠戾的眼睛突然间变得柔和了起来,一手端过床头桌上的一碗药,柔声道:“姐姐,这是太医开的药,吃了你额头上的红肿就会慢慢消退了,还有,你肚子里的孩子也能保住了,姐姐,吃药。”
 
纳兰雪正怔愣中,忽而,骆离烟一下子捉住了她的手臂,然后,身子便往后仰去。
 
“哐啷”一声,先是药碗落地的声音,随即,一道玄黑色的身影如箭一般的射了过来,不偏不倚,正好抱住了就要倒在地上的骆离烟,“烟儿,怎么回事?”
 
“我……我正喂姐姐吃药,可她……她居然……”骆离烟小手一指纳兰雪,满脸都是不可置信的样子。
 
慕容墨打横一抱,就将骆离烟抱在了怀里,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躺在床上的纳兰雪,“你这个贱妇,朕放过你,你居然敢害朕的烟儿和皇儿,纳兰雪,你该死。”
 
“皇儿?骆离烟怀了你的孩子?”纳兰雪眸色一凛,没想到这样快骆离烟就有了慕容墨的孩子。
 
“是,烟儿是朕的皇后,自然是怀了朕的孩子。”慕容墨宠爱的抱着骆离烟坐到了软榻上,轻抚着她的小腹,“烟然,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骆离烟乖巧的靠着慕容墨,“幸好皇上来得及时,烟儿只是受了惊吓,没有不舒服。”
 
纳兰雪只觉得心口一片刺痛,那是比腹部比额头的痛更痛百倍千倍万倍的痛,什么也比不上慕容墨宠爱骆离烟带给她的痛。
 
“皇上,是骆离烟拿了兵符,你不要被她蒙骗了,皇上,我肚子里的孩子真的是你的。”纳兰雪急切的脱口而出,只想叫醒慕容墨。
 
“纳兰雪,你是为了保住慕容谨的孩子才故意这样说的吧?放心,拿不到兵符,朕会将你们一家三口一个一个的送到地狱里的,来人,把纳兰雪给我架到院子里。”
 
“是,皇上。”
 
两个嬷嬷不由分说,架起了腿间全都是血的纳兰雪就推搡到了殿外。
 
院子里,慕容谨虚弱的躺在草地上,身侧就是一把铡刀,铡刀正对着他的腰部。
 
而在慕容谨的正前方,此时一个炭炉正熊熊的燃烧着。
 
“阿谨,你怎么样?”纳兰雪用力的一挣,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一下子就挣开了两个嬷嬷冲向了慕容谨,是她连累了慕容谨。
 
“纳兰雪,你再往前一步,你信不信朕立刻就把慕容谨腰斩了。”慕容墨抱着骆离烟走到门前,舒服的靠在一张藤椅上。
 
一听到‘腰斩’两个字,纳兰雪立刻止步,她无法想象还活着的人被铡刀一下子铡成两段的画面,没了下半身,却还留着一口气,那岂不是要活活痛死?
 
看到她乖乖的站住,慕容墨这才满意了,“来人,把火炉里的火炭全都倒出来,从这里一直倒到院墙边。”
 
几个太监立刻小心翼翼的将火炉里烧得红红的炭取出来,然后,就从慕容墨的身前开始一直扬到院墙那里。
 
纳兰雪望着那红通通的炭火,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慕容墨,你又要做什么?”
 
慕容墨漫不经心的冷笑道:“朕要你从这炭火上面走过去,否则,朕立刻把慕容谨腰斩了。”
 
“阿雪,不要。”那边,慕容谨气若游丝的道。
 
纳兰雪咬了咬唇,手抚向自己的小腹,腿间越来越粘腻的感觉。
 
孩子在她的肚子里动得厉害,连孩子都在心疼她这个娘亲了吧。
相思风过无痕小说全文阅读_相思风过无痕全本小说阅读
她是有多失败,她孩子亲生的父亲现在居然要弄死她弄死他们的孩子,还有她的恩人慕容谨。
 
不,她做不到慕容墨那样的无情。
 
他可以忘记他们曾经的深爱,她却怎么也没有办法忘记。
 
微一闭眼,她缓缓抬步。
 
光着的脚丫白皙如玉,轻轻踏上炭火的时候,耳中是‘嘶啦嘶啦’的响声,白皙很快就变成一片炭黑,长长的炭火铺就的路她就那么一步步的走过去。
 
院子里瞬间安静。
 
只有炭火烤熟她肌肉的声音。
 
慕容谨闭上了眼睛,两手死死的抓着草坪。
 
骆离烟得意的看着这样的纳兰雪,纳兰雪必须死,只要纳兰雪死了,就没人知道慕容墨的兵符其实是她偷的了。
 
慕容墨眼看着纳兰雪义无反顾的走在炭火上,心头悄然涌起一丝异样,不过当想到她是为了慕容谨才走上去的时候,顿时又觉得他这样做根本不算什么,等到纳兰雪走到了长长炭火的尽头,他冷冷又道:“纳兰雪,你再走回来。”
 
纳兰雪只好转身,一双脚已经不是自己的一样,行尸走肉般的重新又走了回来,终于离开炭火的时候,身子摇摇欲坠,“皇上,你放过阿谨好不好?”
 
“好呀,今个就暂时放过他,明个你继续走炭火,什么时候他肯交出兵符,朕什么时候结束这场游戏。”
 
“慕容墨,你不是人。”慕容谨恨恨的喊到。
 
“慕容谨,你才不是人,从你抢了我慕容墨的女人开始,你在朕的眼里就是蓄生了,慕容谨,朕就看看你的兵符还能留多久?”
 
“慕容墨,你不得好死。”
 
来人抬走了慕容谨,可那口铡刀和炭炉还留在原地,那是在警告纳兰雪,明天这样的游戏还会再玩一次。
 
纳兰雪浑身颤抖着,如果可以,她真想变一个兵符出来交给慕容墨,可她连那个兵符长什么样的都不知道。
 
“过来,跪下。”慕容墨瞟了一眼纳兰雪额头上的那个‘贱’字,不知为什么,脑海里居然就闪过了他与她从前一起的恩爱,那时,他们那样的相爱,直到他被偷了兵符,被慕容谨的人追杀,从此,他与她也走到了陌路。
 
纳兰雪只得移前两步,吃力的跪了下去。
 
身下的草丛立刻染上了血红,脚间还在流血,孩子还动的厉害,只要还在动,她就稍稍的安心些。
 
“你之前吓着烟儿了,烟儿害喜以来总是腿酸,你就给烟儿捶捶腿吧。”慕容墨淡冷的命令着纳兰雪。
 
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