肃风窃我情目录阅读_肃风窃我情都市小说免费阅读

桑葚酒 2018-12-06 阅读


《肃风窃我情》主角:苏玉徽,赵肃。讲述了:本叫苏玉徽的女人已经死掉了,而现在活着的,是被喂了毒药从城楼上跳下殉国的羡玉,她发现自己没死的时候也是很惊奇,她好像借着另外一个身体重生了,虽然现在面前有个夜叉一般的丫鬟,但是现在的苏玉徽自然是不会怕她的,毕竟苏玉徽已经不再是苏玉徽了。
 
《肃风窃我情》精彩试读
 
迷迷糊糊的醒来的时候在一个陌生的房间,空气残余着似有似无幽冷的檀香味。
 
苏玉徽怔怔的看着那天青色的幔帐苏玉徽愣了许久,直到门被推开传来一声轻呼:“主子,你可算醒了。”
 
却见那人不是别人正是碧烟,见是她苏玉徽心定了定,问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这是哪里?”
 
碧烟道:“主子睡了好几日了呢,今日都已经到了上元节呢。这里是夔王府……”
 
听到是夔王府的时候,苏玉徽差点没有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之前昏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闻到的那一股幽冷的檀香味,那应不是错觉。
 
自己还贪恋温暖往他怀抱中蹭了又蹭,想到这里苏玉徽只想以手捂脸,不过……
 
想到什么一般,苏玉徽惊呼一声道:“难不成我这几日都在夔王府,苏家那边如何了?”
 
锦绣阁那边盯的紧,她这几日都不在府中如何跟别人解释,想到这里她背后惊出了一身冷汗。
 
虚掩的门被推开,发出“吱呀”一声,门外略带暗沉的声音道:“本王已命人告诉苏相,你在王府小住几日。”
 
穿着黑色锦袍的男子缓缓踱步进来,他身形高大,一进来便给本就不宽阔的房间带来一阵莫名的压迫力。
 
苏玉徽瞪大的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他,脸色刷的一下白了,赵肃……这是断了她所有的后路!
 
若是外人知晓她一个未出嫁的女子无端在王府中小住,苏家也好汴梁城也罢,哪里还有她的立足之地。
 
一旁的碧烟见苏玉徽脸色难看的厉害,连忙低声同苏玉徽解释道:“主子,王爷派人易容成你的模样回了苏家,对外称你病了不见客,家中的人奴婢都帮你瞒了过去。”
 
听她这般一说,苏玉徽松了口气,看向赵肃的眼神更加愤怒——这厮的性格还是一如既往的恶劣。
 
一旁的赵肃捻着佛珠,淡淡的扫了碧烟一眼,碧烟只觉得背后生出一股莫名的凉意。
 
千日醉的后劲似乎还在,苏玉徽揉了揉发胀的额头,这千日醉不是什么毒药,但是中了此药的人就如同喝多了一般沉睡数日。
 
见苏玉徽有些不适,碧烟连忙倒了杯茶水给苏玉徽,润了润嗓子,茶水味道微苦,苏玉徽不由得蹙了蹙眉,碧烟小声道:“奴婢寻遍了王府没找到蜂蜜,小姐先忍忍。”
 
赵肃神情阴鸷,眉头微微皱了皱,那样子似是十分嫌弃苏玉徽娇气。
 
苏玉徽气结,拧着眉同赵肃道:“臣女要洗漱,还请王爷回避一下。”
 
大约是才睡醒的缘故,苏玉徽的脾气大胆量也见长,赵肃挑了挑眉倒也没多说什么推门离去了。
 
碧烟伺候她梳洗了一番,换了一身黛青色的罗裙,上面用金色的丝线绣成的海棠花纹,广袖长裙,再配以玉带束腰,勾勒出窈窕的身姿,华丽中又不失清雅。
 
料子是上好的锦缎,做工也是十分的精致。
 
穿好之后苏玉徽随口道:“这衣服何处来的,之前似是没穿过。”
 
碧烟答道:“是王爷命人准备的。”
 
苏玉徽脸上的笑意凝了凝,脸黑了一半,忽然有些不想穿了。
 
碧烟不知苏玉徽心中所想,为苏玉徽口上玉带笑道:“倒也真是稀奇呢,王爷命人准备的衣服小姐穿的竟意外的合身……”
 
苏玉徽另一半的脸也黑了。
 
赵肃那厮也不知抱了她多少次,衣服不合身才叫稀奇吧!
 
穿好衣服,苏玉徽脸色不大好看的出门,花厅中追痕知晓苏玉徽醒了,便吩咐厨房准备了米粥与温奶。
 
吃了半饱,苏玉徽终于有力气问碧烟:“你们是如何找到我的?”
 
当时她记得被小妩下了千日醉昏倒后不久,便被人从山洞里抱了出去。
 
一旁的碧烟答道:“是那个叫做小妩的蛊师告诉王爷下让王爷去救人的。”
 
听见小妩的名字,苏玉徽的眉心蹙了蹙:“那小妩人呢?”
 
那一日小妩在山洞中的神情让人见了不由得为之心惊,苏玉徽怕她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
 
碧烟答道:“王爷派人去跟,但是跟丢了。”
 
“那,这几日汴梁城中没出什么事吧,尤其是……周家那里!”苏玉徽面色凝重的问道。
 
碧烟想了想道:“这几日城中没什么大事,公子在大理寺也好的很,只是……”
 
还未曾说完,赵肃正好踱步进来,见苏玉徽都已经用完早膳了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道:“你胃口倒是不错。”
 
苏玉徽……
 
碧烟见状低声在苏玉徽的耳边道:“王爷是在气主子私自行动呢。”
 
原本理直气壮的瞪着赵肃的苏玉徽莫名心虚的摸了摸鼻子,她确实是故意瞒着赵肃私自行动的。
 
从刘武英口中知道巡防营两个副将惨死的消息,苏玉徽便就有些怀疑临语姝了,而后秋意送来的那山丹百合更是验证了她的猜测,所以她命人去查临语姝的别苑和近日的行踪。
 
想抢在赵肃之前找到真相。
 
见苏玉徽一脸心虚的模样赵肃冷冷的哼了一声,看着她问道:“苏玉徽,难道你就没什么要同本王说的吗?”
 
苏玉徽方才想糊弄过去,却听赵肃悠悠道:“本王看你是想苏瑾瑜在大理寺天牢中待一辈子了。”
 
苏玉徽脸上连忙挂上了一抹谄媚的笑容,同赵肃道:“臣女以身犯险便就是想要快速帮助王爷快速破获此案,此行当然是收获颇丰。”
 
一旁的碧烟无语凝咽的看着苏玉徽,主子你连变得这般快真的好么。
 
赵肃眉心跳了跳,捻着佛珠淡淡的看着她,却见苏玉徽脸上笑意不变道:“臣女查到临语姝在此案中关系颇深,在她的别苑养了个蛊师在汴梁城中兴风作浪,周蘅芜的忘忧蛊,就是临语姝让人下的,甚至……”
 
苏玉徽看着赵肃的神情,一字一句道:“昔年周蘅芜在南夷与蛊女小妩成亲,但是最终给收留他的寨子灭族之祸,小妩以为是周周蘅芜所为,但是据我猜测再结合所有线索来看,此事与临语姝逃脱不了干系。王爷想要替周蘅芜查出真相,可将临语姝抓到大理寺拷问一番,一切真相水落石出。”
肃风窃我情目录阅读_肃风窃我情都市小说免费阅读
苏玉徽摸了摸自己脆弱的脖子,自己就差点死在临语姝那个疯女人手上了,此仇不报非君子!
 
谁知一旁的赵肃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一脸正气道:“无凭无据抓人,本王是那种以权谋私之人吗?”
 
他对周蘅芜的事情兴致缺缺,继续逼问苏玉徽道:“还有呢?”
 
苏玉徽不惜以身犯险独自前去别苑查线索,为的就是想先赵肃一步查清楚真相,以此来做为与赵肃交易的筹码。
 
二人如今交手这么久,苏玉徽对于赵肃的性格虽然不是十成十的了解但也摸得差不多了,此人心狠手辣且又十分狡猾,如今苏瑾瑜虽然从天牢被关押进了大理寺没有性命之忧,但是对于苏玉徽而言无疑是将自己的软肋送到了赵肃的手中。
 
苏瑾瑜何时能被放出来还是赵肃这厮一句话的事。
 
在赵肃手中吃了那么多次亏苏玉徽也学精明了,手中有与赵肃交易的筹码才能和他谈条件。
 
眼见着赵肃依旧不依不挠的问,苏玉徽沉吟片刻复又道:“我想起来了,小妩同我说苏显已经得到了襄王梦枕。”
 
赵肃清冷的目光淡淡的扫了她一眼,道:“本王知道。”
 
苏玉徽疑惑的看着他,却见赵肃冷笑一声道:“若不是如此,你当刑部怎么那般轻易的就将人放给大理寺了。”
 
见他说的轻描淡写,苏玉徽心中不禁疑虑,赵肃这厮难道并不知襄王梦枕藏着的秘密?
 
应当不至于,依照赵肃这厮的精明,过了这么久这些东西都还查不到,那就是他并不在意苏显的野心?
 
还是根本就觉得,那关于连城璧的传说不过是山野之间的传言罢了,他并不放在心上。
 
心中闪过了许些疑惑,面上苏玉徽脸上堆着笑意开始同赵肃装傻道:“王爷果然神机妙算,是臣女自作主张了,查到的东西都是王爷已经知晓的。”
 
赵肃低头看着苏玉徽,却见她眨巴着一双桃花眼无辜的看着她,脸上带着柔软的笑意,看起来一副无害的样子,知道这种小狐狸开始在装傻了。
 
赵肃垂眸冷哼了一声,只要苏瑾瑜还在他的手中料想苏玉徽也翻不出他的手掌心,顺着苏玉徽的话道:“还有一点本王还是很好奇。”
 
苏玉徽脸上带着无害的笑意道:“王爷请说。”
 
“本王很好奇,单单凭借着巡防营的两个副将的死,你就派人去查临语姝?”
 
苏玉徽脸上笑意更浓道:“当然不仅仅因为如此。”
 
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碧烟此时开口道:“是啊小姐,我到现在都没想明白为什么你会怀疑是临小姐在汴梁城中养了蛊师呢?所以让肖……”
 
话方才说出口,碧烟着看着坐在一旁巍峨不动的赵肃一眼连忙咽了下去道:“让奴婢去查临小姐在汴梁城郊名下的别苑,且近日的踪迹?所以才找到那处藏在深山中的别苑,找到了那在暗中兴风作浪的蛊师的呢?”
 
“是啊,属下也很好奇。”背后传来追痕的声音,苏玉徽抬眸一看便就除了追痕之外,就连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蒋青风也在,也不知他们来多久了。
 
苏玉徽嘴角抽了抽,看着众人一脸好奇的模样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其实在看出周蘅芜的体内被种了忘忧蛊的时候,我就开始怀疑临语姝了。”
 
“这是为何?”碧烟不解问道。
 
“可还记得,那一日我们去周家探病的时候,遇到了临语姝?”苏玉徽说道,碧烟想了想点头道:“是主子遇险的那日,我们同王爷一齐去的周家。”
 
苏玉徽自动的将最后一句忽略掉,继续道:“那一日我们去周家,恰好临语姝带着御医院的人前来为周蘅芜治病,那时在门外,你们可还记得临语姝说过什么?”
 
不仅是碧烟一脸茫然,就连赵肃也是一脸疑惑的看着她。
 
过了这么久,若没用心去记谁还记得这么这般清楚。
 
却见苏玉徽学着临语姝当时的语调,一字不差的复述道:“不可能是中毒,不可能……”
 
“难道……”
 
“那时我就觉得临语姝言行有些奇怪,她似乎知道周蘅芜并非是病了也并非是中毒。可是那时我也好奇,她一个闺阁女子,怎会知道巫蛊之术呢?直到,周蘅芜同我说,当年临语姝也曾去过南夷,一切便就有了解释。”
 
闻言,众人恍然大悟的同时,一旁的追痕面色十分复杂道:“二小姐果然观察入微,记忆也这般……好。”
 
苏玉徽挑了挑眉,理所当然道:“谁让我讨厌她呢。”
 
苏玉徽对许多事情都是漫不经心的,唯独对于自己十分喜欢或者十分讨厌的人或者事,就十分在意观察的很仔细,有着过目不忘的记忆。
 
追痕与蒋青风相互对视了一眼,默默的没说话,古人云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果然诚不欺我啊,皆颇为同情的看了自家主子一眼。
 
苏玉徽继续道:“而在这之后,巡防营的两个副将死于非命,在知道他们是临家心腹,又曾在青州任职的时候,我便怀疑是小妩为了给族人复仇所为,那么在整个案件中临语姝扮演了一个十分重要的角色。”
 
她的话音落下,却见赵肃神情阴鸷的看了她一眼道:“那时你已确定凶手是小妩,那两个副将是屠杀她族人的凶手,而她的动机就是为了复仇。本王问你是否前去现场之时,你那时已经对案情全然明了了。”
 
他的语气阴测测的,苏玉徽不由得打了个寒颤,一脸心虚的看着他——一时得意忘形,倒是忘记了还有这么一茬了。
 
苏玉徽连忙否认:“没……无凭无据,臣女岂是那种随意揣测别人之人。”
 
赵肃冷笑,方才单凭自己推测便出言让他将人带回大理寺审问的人又是谁?
 
苏玉徽当没有看出赵肃眼中的讥讽之意,继续道:“直到沈怜在送来的东西中动了手脚,想要用巫蛊之术暗算我的时候,一切的疑点和线索就连在了一起。所以我当机立断,让碧烟去查临语姝。为怕迟则生变,我连夜赶去临家别苑,之后的事你们便知道了。”
 
苏玉徽千算万算,没想到临语姝竟然那般丧心病狂,并非只是为了隐藏线索,而是想要置小妩于死地。
 
听了苏玉徽的话,一旁的追痕都不由得咋舌道:“果然是最毒妇人心。竟为了一时嫉恨,竟然灭了一族的人。”
 
“可是……”在一旁一直没说话的蒋青风开口道:“我还有一事不明……”
 
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