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我不想爱你了阅读_对不起,我不想爱你了言情小说全文阅读

萌芽季 2018-12-06 阅读


《对不起,我不想爱你了》主角:安暖,林寒舟。讲述了:在绑匪询问林寒舟安暖和方伶谁活下来谁去死的时候,林寒舟指着方伶说让她活下来,安暖的这颗爱了林寒舟六年的心才死去,她看着这个作为她丈夫的男人,这个利用她害安家家破人亡,害她父亲入狱,现在还让她去死的男人,突然觉得释然了,就这样死去也没什么不好,但是她忽然睁开了双眼,她重生了?回到了两周前!
 
《对不起,我不想爱你了》精彩试读
 
表面上他是个商人。手下有两个空壳公司,但实际上他可以说是涉黑了,白二爷的称号在道上几乎没人不知道。
 
知道安暖现在跟白礼搭在一起。秦朗的态度和林寒舟差不多,都不赞同,但安暖坚持要留下来,秦朗拗不过她。只能帮着凑集离婚证据。一并递交到法院。
 
很快,收到法院传票的林寒舟,立刻给安暖打了个电话。安暖并没急着接,电话从早上响到晚上。她这才不急不慢的接了起来。
 
刚一接通,林寒舟带着怒气的声音就森然传了出来。“安暖,你不要告诉你,你没有看到我给你打了一天的电话!”
 
“我早上就看到了,”安暖一点都不遮掩。直接说了一句:“我就是故意不接的。”
 
果然,这话一下子将林寒舟隐忍的怒火勾了出来,隔着手机都能听出他的暴怒:“安暖。你到底要干什么!”
 
她要干什么?
 
安暖不由得嗤笑。说起话来没有一丝温度:“我就是不想接你的电话,林寒舟,现在你用不着发火,以前在一起的时候,你这种感受我体会的多了,但是每次我都忍下去了。今天我不过是效仿你而已,所以,你用不着对我大呼小叫,我没时间听你呵斥。”
 
说完,她伸手就要去挂电话,林寒舟一下子急了,控制不住的低吼道:“安暖,你不准挂电话!”
 
安暖猜到了他会这么说,又重新将手机放到耳朵边,幽幽地说:“你有什么事,直说吧。”
 
她越是平静,就越是能衬托出林寒舟此刻的不平静。
 
这种情况放在以前恰好是相反的,以前无论安暖怎么闹,林寒舟始终是一副冷冰冰的态度,现在忽然换了角色,他不管怎么斥责怎么吼,安暖始终都是一成不变的冷漠。
 
林寒舟真是烦透了她这种不在乎的态度。
 
隔着电话,安暖能听到林寒舟那边摔杯子的声音,然后,林寒舟压抑着滚滚怒火,速度极快的说:“安暖,我收到法院的传票了,你要离婚,我们到民政局把离婚证领了就可以,你何必要闹到法庭上去!”
 
原来,他是顾忌着他的面子。
 
安暖并没反驳,只是抬头反问他:“签字或者起诉都没什么差别,但是林寒舟,你要我签字也可以,把公司的股份转让书也一并带过来。”
 
一听这话,林寒舟刚压制下去的怒火再次被打翻了:“安暖,你明知道白礼是在利用你,我给你可以,但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被他骗了!”
 
骗。
 
安暖忍不住鄙夷的笑,“你没资格我被谁骗,林寒舟,我已经跟你说过了,我根本就是在和白礼一起合伙夺你的股份,我就是要你一无所有,我说过,我要你也常常什么叫下地狱的滋味。”
 
“你疯了是不是!安暖,你简直是疯了!”
 
他气的快要喷火,安暖却依旧不急不缓,“那你就当我疯了吧,林寒舟,法庭见。”
 
安暖也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是不是对的,可她全都不在乎了。
 
从前受过那么多折磨,现在她只想为自己活一次。哪怕。在将林寒舟搞垮之后,她再死一次也无所谓。
 
没过几天。就在法院开庭之前,安暖的手机收到一条短信。
 
是个陌生号码发来的,说想和安暖见一面。落款的地方写着秦朗的名字。
 
这一幕简直熟悉让人恶寒,安暖一下子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但还是给秦斯打了个电话证实了一下,他一口就否定。并且着急的想要过来。
 
可安暖没同意。这么好的机会,她若是不让方伶原形毕露,那就真是白费了方伶这么煞费苦心。
 
下午三点,安暖掐着时间点到了约定的咖啡馆。和上次一样,秦朗没来。安暖就一个人坐下来等,点了杯咖啡,慢慢的喝。
对不起,我不想爱你了阅读_对不起,我不想爱你了言情小说全文阅读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秦朗依旧没有来。安暖抬手拿出手机看了眼,然后便站起了身,但一瞬间。她立刻便又摇摇晃晃的跌坐了下去。趴在桌子上挣扎了一会便假装昏了过去。
 
很快,就有人向她走过来,将安暖塞进门口的车里便扬长而去,一眨眼的工夫,她人已经到了酒店。
 
安暖始终装作昏迷不醒的样子,被丢在床上之后,房间里的人打了个电话,然后门外便响起高跟鞋的哒哒声。
 
安暖躺在床上将眼睛眯开一条缝,立刻便看到了刚进门的方伶。
 
果然是她。
 
方伶给了那人厚厚的一沓钞票,然后便走过来,安暖立刻闭紧了眼睛,她之所以还不戳穿她,就是想知道,现在她就要和林寒舟离婚了,方伶还这么下作的设计她,到底是为了什么。
 
正想着,下巴上突然多了一只手,安暖还没反应过来,嘴里已经被塞了一粒药进来,她仰面躺着,药一下子就掉进了她的嗓子眼,几乎没有拒绝的机会,就被吞了下去。
 
心里一惊,安暖猛地睁开了眼睛,方伶刚用她的手机给秦朗发了短信,一下子被吓的尖声叫了出来。
 
“你,你怎么醒了?”
 
嘴里一股子又苦又酸的味道,安暖拧着鼻子瞪了方伶一眼,反问道:“你给我吃了什么东西?”
 
听到这话,方伶不由得笑起来,“好东西呗,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她还真是下作,被安暖逮了现行,居然还能这么没脸没皮的笑。
 
安暖立刻狠狠的剜了她一眼,声色俱厉:“你约了秦朗?方伶,我真是不明白,上一次你设计我和秦朗来酒店,被林寒舟抓到是想让他误会我,但是现在呢,我和林寒舟很明显已经不肯能在一起了,你现在设计我和秦朗在一起,到底是为了什么?”
 
在这种时候,方伶很显然已经放松了警惕,听安暖这么说,甚至还得意的笑了起来。
 
“你现在还没和寒舟离婚,我如果现在拍下你婚内*的证据,就算你们离婚闹到了法庭,你也不能分走一点股份。我告诉你,寒舟的以后就是我的,我是不可能让你夺走一分一毫的!”
 
说到这儿,方伶脸上浮现出恨意,向安暖走了两步,又说:“你根本斗不过我的,上一次我能设计让寒舟误会,这一次,我还是能设计让你分不走他一点财产,安暖,我就是要你这个贱人知道,到底谁才配留在寒舟身边!”
 
话音刚落,只听门一下子被人踹开了,随即,林寒舟的呵斥声便凌厉的响起。
 
林寒舟的出现,彻底让方伶慌了。
 
手忙脚乱的向他走过去,方伶伸手去拉他的手。“寒舟,不是这样的……寒舟。你听我解释,我只是不想让安暖分走你的股份,所以才……”
 
可林寒舟却更加用力的甩开她。冷冷的看着她,一字一字泛着寒意:“那么上一次呢?上一次你也是这样设计,才让我误会安暖*秦朗的吗?方伶,我真没想到。你竟然心机这么深!”
 
在他面前伪装的无害面孔。在这一刻全都成了她犯过错的罪证。可方伶不甘心,也不敢承认,被林寒舟甩开之后,脚下一软摔倒在地。眼泪顺着脸颊滑落。
 
“不是……上一次不是我做的,是安暖。是她故意栽赃陷害,是她设计我的……”
 
“到了现在,你还想把脏水泼在安暖身上?”林寒舟忍无可忍,上前一把抓住方伶的手腕将她拎了起来。近距离的质问道:“我刚刚在门外都听到了,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方伶,你这个恶毒的女人。到底还背着我做了多少恶心的事?”
 
看着林寒舟冷厉的眸子。方伶终于知道,她这几年的伪装全都败露了,眼泪立刻僵在脸上,“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寒舟,我错了,我错了,你原谅我……我只是因为太爱你了,所以才会鬼迷心窍,你原谅我,寒舟,我真的知道错了……”
 
从前她哭的楚楚可怜,大多都是在演戏,为了博得林寒舟的怜悯,而现在她是真的害怕,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林寒舟只觉得她现在的哀求也是那么的虚假。
 
抬脚将她踢开,林寒舟满眼厌恶的瞪着她,一字一字说的无情:“这么下三滥的手段你都用,还有什么是你不能做的!”
 
这一声,彻底将方伶剩下的希冀驱散,哭声戛然而止,她抬头看着林寒舟,像是疯了一样,尖着嗓子嘶喊起来。
 
“我就是没有底限!可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寒舟,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你心里根本就不喜欢我吗?我为了坐上林太太的座位,只能苦心经营,从你身边赶走安暖,我这么做,都是为了和你在一起啊!
 
我在你身边待了这么久,没名没分却对你死心塌地了,林寒舟,你凭什么不喜欢我!凭什么!”
 
方伶之所以能留在林寒舟身边,不过是因为她听话,不该问的从来不问,不该说的也从不多说,可是几年来编制的梦,忽然在今天被戳破了。
 
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