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曾爱我多一点骆菲龙沐臣完本小说大结局免费阅读

杨火火 2018-12-06 阅读


主角:骆菲,龙沐臣。讲述了:“医生,宝宝怎么样?”骆菲的目光落在B超的显示屏上,这两天小东西在她的肚子里闹腾的厉害。
 
精彩试读
 
就象当初,就是因为他娶了她给了她幻想的空间,她就傻傻的爱了他三年,甚至于忍受他对她的非人的折磨。
既然不爱,那就分开。
又何必给彼此痛苦呢。
工作人员一怔,实在是没想到骆菲会拒绝这么一件漂亮的裙子,而且还是非常适合她的裙子,太可惜了,不过,他也尊重骆菲的选择。
舞蹈大赛的决赛开始了。
决赛的场地在B市最大的体育场举行,现场几万名观众前来观看,可见,B市的群众对于这场决赛的关注度有多高了。
据说是一票难求。
骆菲一袭酒红钯的长裙曳地,这是她自己拿出了所有的积蓄买的。
为了能把那一亿交到残疾人基金会,她比所有人都更努力。
虽然这件裙子远没有那天工作人员送给她的那一条漂亮,可她相信她参与比赛的是舞蹈,而不是衣着。
虽然衣着能为舞蹈加分,但是,她更相信自己。
这几天也许是练多了,断腿与假肢相连的部位有些感染,动一下就能感觉到疼了,可她还是强忍着,看到台下第一排坐着的小锦,虽然孟子航没有来给她打气,她还是很满足,有儿子在,就好。
小锦在,就是一切。
比赛开始了。
一共三场舞,骆菲每一支舞都很完美的表演了下来。
终于,一切结束了,名次也出来了,当骆菲看到大屏幕上自己真的成为了第一名的时候,那一刻,她是兴奋的,也是感恩的。
一亿到手了。
她终于可以为与她一样的残疾人做一点事情了。
“骆小姐,突然间有了这么大一笔财富,有没有想过要怎么花呢?”主持人调皮的问了过来。
骆菲微微一笑,“想过了,这些天我一直在期待着这一个名次,拿到这一亿元的奖金。”
她这一句话卜一出口,台下原本支持她的人的脸色立刻就变了,有的人甚至开始低声的议论她是败金女了。
骆菲不受任何影响,紧接着又道:“我是残疾人,五年前我失去了双腿,从那之后,我深深的理解了作为残疾人在这个社会上的种种不易和艰辛,这世上,有很多残疾人需要关爱和帮助,我之所以努力要赢得这一亿元的奖金,就是想把它全部赠给残疾人基金会,也算是为与我同类的人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情吧。”
她这一句说完,台上台下,掌声雷动,那些刚刚还说她是败金女的人立码闭嘴了,谁也不说了。
“接下来,现场休息片刻,马上带来最后的颁奖仪式。”
骆菲还以为马上就有颁奖仪式,没想到还要延后,她小声的问主持人,“怎么回事?”
“哦,前来颁奖的一位赞助商正在路上,等他到了,立刻颁奖。”
“好的,那我去后台休息一下。”她的腿感染了,站久了很疼,练了这么久,比了这么久,再是铁打的人也受不了,更何况她这个戴着两个假肢参加比寒的人呢。
骆菲到了后台,一会还要颁奖,所以,她还不能卸妆,但是可以坐一下休息一下。
推门而入,小锦立刻冲过来,“妈咪最最棒。”
骆菲实在是太累了,否则一定抱起儿子好好的转一圈。
“骆菲,恭喜你。”就在这时,不知道在角落里坐了多久的孟子航站了起来,也朝她走了过来,一杯庆功酒递到她的面前,“最近太忙了,不过好在终于能赶在你比赛的最后一刻出现,不然,我以后一定后悔死了。”
骆菲接过酒杯,是红酒,她一仰而尽,“真好喝。”好久没有喝酒了,只有孟子航知道,她最爱喝红酒了。
不过红酒这玩意真的是奢侈的消费品,她喝不起。
但是今天高兴,就畅快的喝一杯。
“骆菲,晚点等你颁完了奖,我们再庆祝一下。”孟子航人站到了她的身边,说着话的同时,大掌就拥住了她的腰。
“你……”感受到一只手搂住了她的腰,骆菲微微一震,这五年,孟子航虽然向她表白过,不过从来没有越雷池一步,这突然间的拥住她的腰,她有些不习惯。
可,骆菲只一字出口,瞬间就觉得不对了,身子一软,便靠在了孟子航的身上,“我……”
“妈咪……”小锦也觉察到了不对,可当小家伙才要冲到骆菲身边,一道人影闪了出来,一把捂住小锦的小嘴,“走。”
孟子航与那个人,一个抱着骆菲,一个抱着小锦,人不知鬼不觉的从后台消失了。
消失在了颁奖典礼前。
龙沐臣下了飞机赶到的时候,得到的就是这个消息。
骆菲一亿的奖金全都捐给了残疾人基金会,除了龙沐臣,没有人知道骆菲和小锦失踪了,全都以为她是累了她去休息了才悄悄离开的。
龙沐臣颁了一个没有人领取的奖项后,随即,也消失在了工人体育场。
“龙少,孟子航逃了。”
“龙少,骆语也不见了。”
听到这两个消息,龙沐臣抚了抚额,是他大意了。
妈妈病危,他最近一直在兴城的医院里守着妈妈。
五年来他一直把自己关在监狱里,这几年每年只抽空去看妈妈一次,可以说是从来都没有陪过妈妈,所以,在妈妈弥留之际,他放弃了与骆菲和小锦相聚的时间,全都陪在了妈妈的病床前。
总以为妈妈的日子就要走到尽头,总以为骆菲和小锦的人生还有很长很长的路可以走,那段路,他往后都会陪着他们一起走。
对孟子航的反侦察能力,龙沐臣是佩服的。
如果五年前不是孟子航,骆菲不会一藏就藏了五年。
甚至于连他找起她都有些麻烦。
但是这一次,不会了。
孟子航绝对不是他的对手。
龙沐臣拿出了手机,点开,快速的点开了一个软件,随即指着一个方位道:“她在这,所有人准备出发,跟我一起去。”
孟子航。
骆语。
时隔五年还能勾结到一起。
都怪他。
就因为查到了孟子航这几年照顾了骆菲和小锦,他才没有对孟子航动手,只是软禁了他,没想到让他找到逃出的机会,最后伙同骆语劫走了骆菲和小锦。
五年前的一幕,又一次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上演了。
五年没有开悍马了,龙沐臣面色冷沉的转着方向盘,五年前骆菲为了孟子航而被他压断了双腿,那时的她一定没想到她所为了的人根本不值得吧。
她完全不知道孟子航根本是骆语手上的一枚棋子,也是用来激怒他的棋子。
当年的他被骆语蒙蔽了眼睛,那么骆菲又何尝不是被孟子航蒙蔽了眼睛呢。
她一直以为孟子航是对她最好的那个谦谦君子。
一行车队悄然停在了B市郊区的一个废弃仓库前。
也许是怕他追踪到骆菲的消息,孟子航和骆语并没有连夜赶路,而是选择躲藏在这里。
倘若不是他在给小锦送汽车模型的同时也送了小锦一款儿童手表,而手表上有小锦的定位装置,他也不会找到这里。
按照常人的思维,此时是能逃多远就多远,没想到孟子航就把骆菲藏在这B市。
而且,距离骆菲的住处还不远。
都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孟子航果然是胆大心细,算计过人。
龙沐臣停下了车,悄然潜向那个废旧的仓库。
越近仓库,手机上的提示灯闪烁的频率越快。
那是在提示他距离小锦越来越近了。
不能再几十个人一同前行了,否则,倘若被孟子航发现,他担心骆菲会狗急跳墙的撕了骆菲和小锦。
一想到这个,龙沐臣眼皮一跳。
不,他绝不允许骆菲和小锦出事。
一挥手一个手势,带来的几十人他只带了两个悄悄潜向仓库大门,其它的全都原地待命,等着他的指令再行动。
反正每个人的身上都佩戴了对讲机,只要他冲着手机给了指令,众人就会行动了。
他现在要的不止是要救出骆菲和小锦,还要保证骆菲和小锦的安全。
近了。
龙沐臣带着两个手下绕到了仓库的后面,可绕了一圈也没有发现可以进去的通道。
所有的窗子全都是堵死的。
不得不说,孟子航很会选地方。
看来,要进去仓库除了走门,再也没有其它的入口了。
重新绕过去,轻轻推门。
透过狭窄的缝隙看过去,很快,龙沐臣的眼睛就红了。
骆菲和小锦分别被绑在两根水泥柱子上,他们的面前,骆语和孟子航各坐了一把椅子,正吃着一只烤鸭。
骆语,他早该弄死她的,要不是妈妈……
他答应过妈妈不对骆语动手。
那时他就决定等妈妈离开这个世界了再收拾这个女人,没想到,孟子航居然救走了她。
还是为了钱吗?
未曾爱我多一点骆菲龙沐臣完本小说大结局免费阅读
可他分明冻结了骆语所有的银行卡。
更何况,骆语连与外界联系都不能够。
可孟子航居然就找到了骆语,而且又被骆语利用了。
不得不说,骆语是个很会演戏的戏精。
骆语愉悦的啃着一个鸭腿,啃完了,就把骨头甩向小锦,不偏不倚的正好打在小锦的小脸上,“小杂种,饿了吧?小姨赏你的骨头,吃呀,快吃呀。”
“骆语,你不许欺负小锦,否则,你会有报应的。”骆菲眼看着小锦被打,心疼了。
“哈哈哈,既然我会有报应,为什么不在报应来临之前好好的折磨折磨你们母子两个呢,这样就算是死了都够本,对不对?”龙沐臣说过,他暂时不动她,可只要他母亲不在了,他绝对不会放过她,他会让她生不如死。
如今,龙妈妈就只剩下一口气了,她再不逃出来,难道等着龙沐臣对她动手折磨死她吗?
想到失去的那根手指,不,她才不要被折磨,相反的,她要折磨骆菲和小锦。
“你……你……”骆菲气坏了,可被绑着的她什么也做不了。
“你怎么不喊了?我告诉你,这里的隔音很不错的,再说了,离这里最近的住户少说也有两公里,就算你喊破了喉咙也没用,哈哈哈,狗杂种,你不是属狗的吗?快给我啃骨头。”骆语站了起来,弯身捡起了她才丢过去掉在地上的骨头,直接恶狠狠的捅到小锦的小嘴上,“你是狗,给我啃,快给我啃。”
蓦然,一只手握住了骆语的手,“骆语,你答应我不欺负骆菲和小锦的,说话要算话。”
骆语抬手一拨,就拨开了孟子航的手,“孟子航,别忘了我才是你的救世祖,只要我一分钟不给你钱,你妈妈就一分钟躺在医院里活受罪,哈哈哈,你给我让开,我骆语这五年受了多少的罪,我一定要在这小杂种和骆菲这贱女人身上讨回来。”
“骆语,不可。”孟子航看着小锦咬牙瞪着他的模样,不由得心疼了,好歹是他照顾了五年的小东西,怎么也有感情了。
“哼,龙沐臣早就知道当年你不过是我的狗腿子了,他没告诉骆菲是不想让骆菲知道这个世界更阴暗的一面吧,可是孟子航,现在骆菲已经知道了,你又何必在她面前装什么君子呢?当初要不是你的出现让龙沐臣误会你与骆菲的关系,你觉得龙沐臣会暴怒的一时失控的压断骆菲的腿吗?孟子航,都怪你,都怪你,哈哈哈……”
孟子航慌乱的看向骆菲,“不是这样的,真的不是这样的,我当时虽然收了钱,可只是想要救你,骆菲,你信我。’
“啪”,骆语一巴掌打了过去,“到了这个份上了,你还对这个女人执迷不悟,还喜欢她是不是?你傻不傻呀,她有什么值得你喜欢的?不过是一个没了两条腿的女人罢了。”
“那是我的事,总之,你不能动骆菲和小锦,你答应过我不对他们动手的。”
“孟子航,你真天真,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活到今天的,我知道你厉害,你有躲避追查的本事,可那又怎么样,我们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再者,带上这两个人根本就是累赘,所以呢,最好的办法就是……”骆语说着,就抬手用手刀在自己的脖子上做了一个抹的姿势。
“骆语,你放过小锦,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骆菲听到这里顿时慌了,一如当年骆语让她下跪才把小锦还给她一样。
“真的让你做什么你都愿意?”骆语走进了骆菲,手一抬,就抬起了骆菲的下颌,恨恨的瞪着骆菲,要不是骆菲,龙沐臣早就娶她了,是骆菲让她失去了最爱的男人,是骆菲让她失去了幸福,所以,骆菲该死,也必须死。
“妈咪,你不要管我,我不怕,你别听她的话。”一旁,小锦急了,小家伙才不许骆语欺负妈咪。
“咦,你这个小东西倒是个孝顺的,很知道孝顺你妈妈呢,不过,要是小姨问你现在马上要开枪打你和你妈妈两个人中的其中一个人,你说我是先打死谁呢?”骆语说着,突然间就从身上掏出了一把枪。
门外的龙沐臣身子一颤,这样的时候,他更不能贸然行动了,冲着身旁的两个人点了点头,“你们两个守在这里,有什么情况及时保护太太和小锦。”
“龙少你……”
龙沐臣已经离开了,两个人想追,可是龙沐臣的指令就在耳中,他们不能乱动。
仓库里,骆语拿着枪紧抵着骆菲,随即一个反转,又抵到了小锦的额头上,“小家伙,别怕,来,现在就让你选,是先一枪毙了你妈妈,还是先毙了你呢?”
“我,我,你不要动我妈妈,我妈妈没了腿,已经很难过了。”小家伙小身子颤了颤,五岁的孩子,说不害怕那是假的,可他是小男子汉,他要保护妈妈。
“骆语,你冲我来,你冲个孩子你还算是人吗?”骆菲忍无可忍了,可不管她怎么挣扎,都挣不开身上的绳索。
“行,那就先一枪打死你,这可是你自己要求的,哈哈哈。”骆语又猖狂的笑了起来,枪口又对准了骆菲。
骆菲定定的看着面前这个妹妹,明明是她的亲妹妹,却是比恶狼还恶毒,“骆语,到了这个份上,我死不足惜,可我也想死个明白,有一件事,你告诉我。”
“什么事呀?你都要死了,我一定告诉你。”骆语冷冷的笑道。
“当初,龙沐臣妈妈的肝,到底是你捐的,还是我捐的?”
她的腹部也有刀口,不过医生说只切开了一点点,后来就缝合了,所以,她的肝并没有切掉,可是她后来醒来,就觉得身体一直不舒服,许久才好些。
“骆菲呀,你终于聪明了些,呵呵呵,这事憋在我心里八年了,还真想找个人一吐为快,其实吧,那天的确是你捐的肝,你肚子上的刀口可是真切开了见到肝脏的,不过我的呢,只划了个口子罢了,哈哈哈,你现在听了是不是很不甘心呀?可不甘心也没用,谁让龙沐臣那个瞎了眼的男人他就是不肯多看我一眼,就是要娶你呢,哼,我偏不让你们如愿,偏不让你们快活,你妈妈阻碍了我妈妈的幸福,你和你妈妈一样都该死。”
骆菲摇了摇头,“骆语,我妈妈是爸爸法律上的妻子,你妈妈才是真正的小三。”
“你给我闭嘴,我妈不是小三,不是……”被激怒了,骆语手指一勾,手里的枪直接的指向了骆菲,扳机扣动了。
“嘭”的一声枪响。
紧接着又是一声枪响。
骆菲已经闭上了眼睛,死就死吧。
她唇角勾着笑意,这一刻知道了真相,哪怕是死她也无所谓了。
“孟子航,你救小锦。”她此时,也只能期待孟子航的良心还在,希望孟子航能救小锦。
她喊完了。
没有人回应她。
可是,为什么连听到了两声枪响了,她居然一点也感觉不到疼呢?
至少,在麻木之前也会有一点的疼吧。
当初她的腿被压断的时候,就是先疼了一下,随后才麻木的,然后又剧烈疼痛的。
“孟子航,你答应我。”骆菲又喊了一嗓。
耳中突然间传来脚步声,而且是一串的脚步声,仿佛许多人冲了过来。
她倏的睁开了眼睛,一眼看过去,整个人都惊呆了。
与她一样惊呆的还有小锦,还有孟子航。
她以为自己中枪了。
结果,中枪的根本不是她,而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落在她身前的龙沐臣,还有已经倒在地上的骆语,此时也是吃惊的看着龙沐臣。
忽而就想到刚刚骆语开枪的时候,她头顶好象有一阵风急速落下。
抬头,正好是龙沐臣跳下来的那个位置,“龙沐臣……”原来是他替她挡了骆语射过来的那枚子弹,“龙沐臣……”骆菲惊惧的大喊。
“阿菲,别慌,别怕,好好待小锦,这是我的报……报应……”最后一个字,若不是被龙沐臣的手下解绑了她,她的耳朵凑近了龙沐臣的嘴唇,她根本听不清了。
“龙沐臣,你醒醒,快醒醒……”她怎么可以不慌,要不是龙沐臣,此时躺在血泊中的就是她了。
是龙沐臣救了她一命……
“妈咪,爹地不会死的,你别慌。”一家三口上了救护车,骆菲呆呆的守着龙沐臣,她此刻能做的只是对他的相守了。
错过了五年,总以为此生再也不会对他动情,可当他真的受伤了,那一刻,她才知道,原来所有的深恨,不过是因为爱的太深罢了。
她还是深爱他,从来也没有变过。
“龙先生动了,快来看,他动了……”
一个星期后。
夜。
龙沐臣悄然下了病床,转头看了一眼熟睡的骆菲和小锦,心头一阵满足,虽然自己差点丢了命,但至少他又可以重新拥有骆菲了。
悄悄的潜出病房,下了楼,上了车,车子便驶离了医院。
兴城城外的一处池塘前,骆语被摁着趴在地上,此时的她全身上下已经没有一块完全的皮肤了。
能活着,不过是龙沐臣命令给她留一口气罢了。
原来,从头到尾她从来都没有给妈妈捐过肝,可妈妈却一直护着她。
“龙沐臣,我求求你,求你一枪毙了我,给我一个痛快吧。”骆语哀求着,她一头从来都引以为傲的长发,是被人连着头皮一起剥下的。
血肉模糊的头看起来就象是一个怪物。
还有混身的脏臭,那是在下水道里被脏水浸泡了一天一夜的结果。
还有她的腿,早就没了。
齐着大腿根被切掉了。
她比骆菲还要惨,两条手臂也被切了。
这些,都是骆语该有的报应,她活该。
冷冷的一笑,龙沐臣随手拿过手下端来的盘子上的一块肉抛向了面前的池塘里。
顿时,探照灯的光线就照到了水中,几只鳄鱼抢食着那块肉,转眼那一大块肉就不见了踪影,“好看吗?”龙沐臣漫不经心的问被强行观看的骆语。
“不要……不要……”骆语终于明白龙沐臣是绝对不会给她一个痛快了,看到那块转眼间就不见了的肉,她就知道她自己的下场了。
龙沐臣冷冷的转身,“把她丢进去。”
那一晚,重新又回到医院,重新把小妻子和儿子搂入怀中,想到骆语终于从这个世上消失了,他才踏实了。
骆菲,从此后,就安安心心的做他龙沐臣的小妻子,安安心心的做她的龙家少奶奶。
 
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