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胎俩宝老婆大人别想逃沈蔓歌叶南弦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微澜子墨 2018-12-06 阅读


主角:沈蔓歌,叶南弦。讲述了:一场大火烧掉了沈蔓歌对叶南弦所有的爱。
 
精彩试读
 
 叶南弦这些话说的毫不留情,就像是一把尖锐的刀子,深深地刺进了张妈的胸口。
 
    她有些惊讶的看着叶南弦,似乎不相信叶南弦会说出这样的话来,随机更是委屈的不要不要的。
 
    “先生,你说我是佣人不假,可是这二十多年来,我早就把叶家当成自己的家了。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先生,为了这个家好!”
 
    “是吗?不经我允许,就向我母亲随便胡说八道,也叫为我好?明知道我喜欢凯瑟琳,明知道我说梓安是我的儿子,你却依然可以一口一个野小子的叫着他。他还只是一个四岁的孩子!你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人,怎么能够如此无礼?还有这个花瓶,你说是梓安撞碎的,我倒是想问一下,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是他?先别说你别调出任何的监控来调查事情的真相,就算真的是梓安撞碎的又怎么样?整个叶家我都打算留给他的,他砸碎一个花瓶还轮得到你一个佣人来说三道四的教训?你还真以为你是叶家的女主人了吗?是不是我也要把恒宇集团的总裁位子也让给你坐坐?”
 
    这话说得愈发冷冽了。
 
    张妈简直应付不过来了。
 
    她想过叶南弦会动怒,也想过叶南弦会不高兴,但是却绝对没想到叶南弦说话这么不留情面。
 
    家里还有很多佣人在,本来为了羞辱沈梓安的,她没让佣人离开客厅,没想到如今被叶南弦教训的画面完全的被所有用人看到了。
 
    张妈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这些话简直比叶南弦当众打了她巴掌都让她难以接受。
 
    “先生,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我只是……”
 
    “只是什么?我让你离开叶家老宅,让宋涛安排你住在了郊区的别墅,并且让人伺候你,甚至把你当成长辈一样的伺候着,对你来说,这已经是最大的恩赐了。如今我同意你回来了吗?谁给你的权利可以随便的进出叶家老宅?”
 
    叶南弦咄咄相逼。
 
    张妈有些挂不住了。
 
    “是老夫人让我回来的,她说……”
 
    “这里是我当家,不是我妈!你那么喜欢听我妈的,怎么不去国外伺候我妈去?”
 
    叶南弦猛然打断了她的话。
 
    张妈睁大了眼睛,直直的看着叶南弦,从他的眼神里,她深深地看到了叶南弦的嫌弃和愤怒。
 
    他居然嫌弃她了!
 
    张妈突然心酸不已,老泪不由得流的更凶了。
 
    “先生,我养育了你二十多年啊,你就这样对我?为了一个女人,一个野孩子……”
 
    “够了!我再说一遍,沈梓安是我和沈蔓歌的亲生儿子!是五年前那场大火中侥幸活下来的叶家子孙。以你的地位,还不足以让我拿出亲子鉴定给你看,但是你给我听清楚了,沈梓安是我叶南弦的种!这件事儿走到天边我都不怕任何人来查。他是叶家堂堂正正的少爷!以后谁再敢欺负我儿子,别怪我叶南弦不留情面!”
 
    叶南弦说完,直接抱着沈梓安上了楼。
 
    张妈完全蒙掉了。
 
    叶南弦刚才说了什么?
 
    沈梓安居然是太太和先生的儿子?
 
    怎么可能呢?
 
    太太不是在五年前已经死于那场大火了吗?
 
    可是沈梓安姓沈,沈蔓歌也姓沈,那个凯瑟琳也姓沈,这难道都是巧合?
 
    难道那个凯瑟琳是太太的姐妹什么的?
 
    可是也没听说太太有什么姐妹啊。
 
    张妈完全的愣住了,甚至忘记了腰上的疼痛,她被叶南弦这则消息砸的晕头转向的。
 
    叶南弦却不搭理她,抱着沈梓安进了卧室,看着沈梓安头上的淤青,心疼的不得了。
 
    “疼不疼?我给你吹吹?”
 
    叶南弦不会哄孩子。
 
    叶睿从小就是楚梦溪带着的,他只是偶尔逗一逗叶睿,如今看到沈梓安这么娇弱的肌肤,他居然有些心慌。
 
    沈梓安刚才还是很委屈的,但是见到叶南弦这么霸气的为他出气,沈梓安摇了摇头说:“不疼了,真的不疼了。我是男子汉,一点伤不算什么的。”
 
    “臭小子!”
 
    叶南弦虽然这么说着,但是眼眶却红了。
 
    他一把将沈梓安抱紧了怀里,低声说:“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
 
    叶南弦是个不会轻易对任何人说对不起的人,偏偏对自己的老婆孩子他没有任何的免疫力。
 
    见到沈梓安受伤,比他自己受伤都让人难受。而沈梓安越是说不疼,他越是心疼。
 
    沈梓安觉得自己快要被叶南弦勒的喘不过气来了,可是他能感觉到这个男人对他的心疼和爱护。
 
    他伸出小胳膊,轻轻地拍打着叶南弦的后背说:“好了好了,没事儿了,都过去了。”
 
    明明该是躲在他怀里委屈的小屁孩,现在居然反过来安慰他这么一个大人,叶南弦的心怎么都受不了了。
 
    这孩子到底从小经历了什么,居然能让他如此的懂事和体贴?
 
    叶南弦咬着下唇,尽可能的忍着眼底的酸涩,却忍不了心底的心疼,犹如燎原之火一般,快速的扩散到四肢百骸。
 
    见叶南弦完全没有放开自己的意思,沈梓安叹了一口气说:“其实我知道花瓶是谁打碎的,只是我不想说,那个张妈是不是对你很重要啊?如果你真的很喜欢她的话,我可以不和她一般计较的。其实她也没说什么话,野孩子这三个字我在美国的时候也有小孩子说过我,不过被我打趴下了。这个张妈是你很重要的人,我不能对她动手,你放心好了,以后我尽可能躲着她,我乖乖地,让她抓不到我的把柄,你就不会这么为难了。”
 
    叶南弦的心再次揪了起来、
 
    这是他的儿子!
 
    本应该是含着金汤匙出生,在整个海城横着走都没人敢管的太子爷,如今居然为了叶家的一个佣人如此的委曲求全。而他说被人骂做野孩子也不是第一次了,说的很是平静,却让叶南弦听得更加心酸。
 
    “不!你不用对她避讳,你是我叶南弦的儿子,是我和你妈咪的骄傲,你是叶家名正言顺的太子爷,你没有必要对任何人弯下你的脊梁。梓安,从现在开始,你有爹地护着。你不是野孩子!不管谁对你做了什么,冤枉了你,或者诬陷了你,狠狠地反击回去,不要管对方是什么人。就算你把天捅出一个窟窿来,爹地帮你顶着。不要委屈自己,爹地心理难受。”
 
    叶南弦的眼泪终究是没能忍住。
 
    他不是一个轻易落泪的人,可是眼前的儿子却让他负罪感沉重,更是心疼的快要窒息了。
 
    如果孩子大哭大闹也就罢了,偏偏他这么的懂事,这么的体贴,甚至能够察觉到他的为难。
 
    可是他作为沈梓安的父亲,他又为孩子做了什么?
 
    沈梓安有些震惊的看着叶南弦,仿佛不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唐子渊对他很好,好的让他觉得这个世界上再也不会有哪个男人对他那样纵容和宠爱了,但是就算这样,唐子渊也从来没有说过,就断他把天捅出一个窟窿来,还有人给他顶着。
 
    而现在说这个话的人,是他的亲生父亲!
 
    沈梓安突然觉得有一种难以诉说的情感在心底流动起来,满满的扩散着,让他整个人都觉得温暖如春了一般。
 
    “老叶,谢谢你!”
 
    沈梓安开心的笑着,刚才的委屈好像突然间消散的无影无踪了。
 
    叶南弦揉了揉沈梓安的头说:“走,咱们下去把这件事儿给解决了,爹地不能让你蒙受不白之冤。”
 
    “其实那个张妈在诬陷我之前把视频给关掉了,我利用网络又给打开了,你现在去看视频的话,有所有画面的。”
 
    沈梓安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着。
 
    他本来没打算说的,如果叶南弦听了张妈的话,信了张妈的话,他就权当那段视频不存在,但是对叶南弦会很失望的。
 
    但是叶南弦不但信了他,还这么维护他,沈梓安就觉得自己的那点小心思不该存在着。
 
    听沈梓安这么一说,叶南弦就知道了这臭小子的心思,暗自赞叹这孩子很有心机,将来如果引导得当,会是一块好玉。
 
    他刮了刮沈梓安的鼻子,抱着他起身朝楼下走去,不过眼神却冷了几分。
 
    张妈连忙起身,却引发了腰上的伤,哎呦哎呦的叫了两声,发现叶南弦完全没有在乎她的时候,她的眼神黯淡了几分,带着一丝痛苦和难过。
 
    叶南弦完全的忽视掉她的小动作,对他来说,张妈这次做的太过分了。
 
    “刘嫂,去吧监控室的监控拿过来,我需要看看这花瓶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南弦冷冷的说着。
 
    一旁的刘嫂连忙跑去了监控室。
 
    张妈一点都没觉得紧张,在她看来,监控室的视频已经被她关上了,到时候没有画面,还不是任由着她怎么说都成。
 
    虽然叶南弦说沈梓安是他和沈蔓歌的儿子,是叶家的孩子,可是她没有看到鉴定报告之前是不会相信的。
 
    谁知道是不是凯瑟琳那个女人故意这么说出来迷惑先生的呢?
 
    当年那场大火那么的强烈,什么都被烧成灰烬了,她不相信太太还能从火海中逃生,甚至生下沈梓安这个孩子。
 
    沈梓安一直安安静静的坐在叶南弦的怀里,他发现叶南弦的怀抱和沈蔓歌的不一样,特别的有力,特别的有安全感。
 
    他在叶南弦的怀里找个了舒服的姿势靠着,闭着眼睛休息,压根不去看张妈瞪过来的怨恨眼神。
 
    叶南弦见他像个小猫儿似的靠在自己怀里,胸口突然被涨的满满的。
 
    这或许就是父子亲情的感觉了吧?
 
    那么的满足,那么的幸福,这一刻他恨不得将天底下所有最好的东西都拿来送给沈梓安。
一胎俩宝老婆大人别想逃沈蔓歌叶南弦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看到叶南弦眼底的柔情和宠溺,张妈的脸色有些难看,她想要说什么,不过还是忍住了。
 
    刘嫂很快的将监控视频拿了过来。
 
    叶南弦不敢动,生怕自己动了沈梓安就动了。他很享受这样的时刻,被自己的儿子需要者,依靠着,这感觉真的很不赖。
 
    “放到电脑上,让大家都看看是怎么回事。”
 
    叶南弦的声音多少有些放柔,好像怕惊到了怀里的沈梓安一般。
 
    刘嫂自然看出了叶南弦对沈梓安的爱护,她连忙将视频插进了电脑里。
 
    视频开始播放,从今天早晨开始,一件一件的播放开来。
 
    当张妈的身影出现在监控室的时候,所有人都楞了一下,包括张妈在内,她自己也愣住了。
 
    “这怎么回事?”
 
    张妈觉得自己见鬼了。
 
    她明明是切断了电源之后才去的监控室,怎么会被拍上去呢?
 
    难道叶家除了她知道的监控室,还有其他的监控不成?
 
    那也不对啊,所有的监控系统都是被监控室给操纵的,没有电的情况下怎么可能把她给拍上去呢?
 
    张妈百思不得其解,沈梓安却微微的扬起了唇角。
 
    这个老女人真傻!
 
    虽然断电了,但是还有手机啊!
 
    手机一样有拍照功能的。
 
    而且利用电脑技术把手机的监控转移到原本的视频上,这本来就不是什么难事儿。
 
    张妈想不明白的问题,叶南弦是明白的。
 
    他淡笑着看了一眼假寐的沈梓安,突然觉得这个时候的沈梓安像极了沈蔓歌偷摸做坏事的样子。
 
    他的眼神变得更加柔和了。
 
    周围的人大气不敢出一下,静悄悄的看着视频上张妈切断了电源,然后又关闭了监控系统,这才快步走出了监控室。
 
    她回到客厅的时候,正好看到沈梓安去了卫生间。
 
    张妈的脸上划过一丝奸诈的笑容,她猛地将一旁的花瓶推到在地上,然后躲了起来。
 
    沈梓安听到声音连忙从卫生间出来查看,正好被躲在一旁的张妈看到,顿时喊住了他。
 
    “站住!你把花瓶打碎了就想跑吗?”
 
    “我没有!不是我干的!”
 
    沈梓安冷冷的说着,可是张妈却不停他的,一时间把所有的佣人都叫了出来,然后当着所有人的面在教训沈梓安。
 
    所有的事情已经大白于天下。
 
    叶南弦的脸色很不好看。
 
    他笑着说:“哎呀,你赶紧去吧,那个女人也不知道怎么样了,流了那么多的血呢。”
 
    被沈梓安这么一提醒,叶南弦的好心情顿时被破坏了。
 
    “等闫震回来我再走,你一个人在家里我不放心。”
 
    叶南弦说的这是实话。
 
    现在小紫还不知道在哪里,闫震不会来,身边的一切人他都不放心,绝对不可能把沈梓安一个人放在家里的。
 
    好在这句话刚说完,闫震已经带着叶睿进来了。
 
    “老大,我回来了。”
 
    叶睿朝着沈梓安跑来,这才发现叶南弦也在,连忙笑着说:“爹地,你也回来了呀?闫教官说你最近很忙,我都好几天没看到你了。”
 
    关于沈梓安被绑架的时候,水也没有和叶睿说,正好这几天叶睿被闫震训练的极度疲惫,没有沈梓安在,他一个人无聊,每天除了睡觉还是睡觉。
 
    如今沈梓安不但陪在他的身边,叶南弦也回来了,叶睿多少有些兴奋。
 
    叶南弦看着叶睿,笑着说:“爹地一会还得出去,让梓安留下来陪你吧。”
 
    “好耶!”
 
    叶睿开心的抱住了沈梓安说:“老大,我和你说,医院这个地方简直太坑了,我只不过肚子不舒服,医生非要让我抽血检查,你都不知道,抽手指头上的血好疼的!我当时差点哭了!”
 
    “出息!”
 
    沈梓安的脑子里立马浮现出沈落落的影子。
 
    从小到大,沈落落不知道被抽了多少血,他都害怕落落身上的血不够用了,所以他努力的让自己长得强壮一些,如果落落需要血库了,他就把自己的血给她。
 
    如今叶睿因为一次抽血就哇哇乱叫,着实让沈梓安有些瞧不起。
 
    叶睿知道自己被沈梓安给鄙视了,不过却无所谓的说:“我就是出息啊,不过我没有哭哦!是不是奖励我一下?”
 
    “我奖励你一脚?”
 
    沈梓安觉得这世界上怎么会有叶睿这么没脸没皮的人呢?
 
    偏偏他还是自己的兄弟!
 
    叶南弦看到他们之间互相逗着嘴,这才对一旁的闫震说:“以后不管发生任何事情都不要把梓安一个人留在家里。”
 
    闫震微微一愣,仿佛明白自己离开的时候可能发生了什么事情,连忙担心的问道:“梓安没事儿吧?”
 
    “已经没事儿了,不过以后关于张妈,你多注意点。”
 
    叶南弦语气带着一丝无奈,又交代了闫震几句,这才去了医院。
 
    张妈没有被送到军区医院,而是直接送去了市中心医院,这是叶南弦的意思,故意把她和沈蔓歌错开,免得张妈再出什么幺蛾子。
 
    叶南弦赶到的时候,医生已经开始抢救了。
 
    他的电话却在这个时候响了。
 
    叶南弦看也没看的就接了起来。
 
    “我是叶南弦,有事儿快说。”
 
    他的心情很不好,所以口气也不是很和善。
 
    对方听了之后,冷冷的说:“你现在是翅膀硬了,对我说话也这么不耐烦了是吗?”
 
    叶南弦微微一愣,这才快速的看了一眼手机的来电显示,居然是叶老太太打过来的。
 
    他直觉不是什么好事,连忙低声说:“妈,怎么是你啊?我刚才没看来电显示。”
 
    “恐怕你看了就不会接我的电话了吧?”
 
    叶老太太语气有些尖锐,让叶南弦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了。
 
    气氛一时间有些僵硬。
 
    最后还是叶老太太率先开了口。、
 
    “我听说你要把张妈赶出海城?还因此让张妈撞死在家里?叶南弦,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叶老太太前面还能压住火气,后面直接压不住了,声音也有些高昂起来。
 
    叶南弦的眉头微微皱起。
 
    张妈才进了手术室,国外的母亲就知道了这件事儿,显然是叶家还有老太太的耳目啊!
 
    或者说是张妈给老太太打的电话?
 
    可是她不是晕了吗?
 
    难道只是装的?
 
    叶南弦的眸子有些发冷了。
 
    “妈,张妈虽然在叶家呆了二十多年,对我也不错,但是她毕竟只是个佣人,如今我要怎么发配她,妈也值得为了这个给我打个电话?”
 
    “别人我不管,张妈不可以赶走!南弦,你给我听清楚了,这辈子哪怕是死,张妈也得死在我们叶家!听到了吗?还有,以后你对张妈客气点,小时候你和你弟弟没有奶水,要不是张妈,你们俩能长大成人?”
 
    叶老太太一直拿着这件事儿来说,叶南弦有些烦躁了。
 
    “妈,就算没有张妈,以我们叶家的能力,就算是买奶粉,我和南方也不会有事儿的。一个奶妈而已,你是不是看的太重了?”
 
    “够了!现在为了外面的女人和一个野孩子,你是不是真的什么都不管不顾了?我告诉你,如果你要把张妈赶走,顺便把我这个老太太也赶出叶家好了!今天我把话撂这儿了,如果张妈有什么事儿,我和你没完!”
 
    叶老太太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