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相思熬成毒秦晟南音全文小说阅读

青棠 2018-12-06 阅读


主角:秦晟,南音。讲述了:南音被秦晟囚禁在阁楼里面已经三年了,这三年来她过得人不人鬼不鬼,秦晟每天都会来折磨她,看着她生不如死的表情就是秦晟现在最大的乐趣了,她曾经为了爱这个男人几乎放弃了自己的所有,可是现在她竟然会落到现在这个下场.....
 
精彩试读
 
庆幸能够在一众保姆中脱颖而出,享受南家的优厚待遇,甚至一次又一次交代她,要好好尊敬南小姐,千万不能惹南小姐生气。
 
为什么南音命那么好?
 
为什么她生在那样优渥的家世中?
 
为什么所有人都围着南音转?
 
她嫉妒,拼命的嫉妒,所以在十二岁那年,她顶替了原本属于南音的功劳,她冒充南音,告诉秦晟,她就是将他从绑匪手中救出来的人。
 
从此,秦晟的视线就永远的落在了她的身上。
 
她成功的夺走南音最想要却得不到的东西。
 
可……为什么……南音不是被秦晟折磨了三年吗?
 
她还是这么骄傲?
 
她有什么可骄傲的!
 
白宛清深吸一口气,自以为温婉的弯了弯嘴角,“那真是麻烦你了,阿音,等过段时候我身体好一些,就去医院抽取卵子,到时候将我跟秦晟的受精卵放在你的肚子里,你就帮我们代劳一下……”
 
像是一巴掌,抽在脸上,南音觉得火辣辣的疼。
 
白宛清和秦晟的受精卵……呵……
 
她仰头看向秦晟,秦晟的表情没有丝毫波动,无声默许。
 
在这个男人心里,她怕是不及白宛清的一根手指头吧?
 
“举手之劳。”南音丢下四个字,强忍住心头的痛意,转身离开。
 
她的背影决绝又清冷。
 
秦晟看着看着,眉头皱起来,手指,不由自主的蜷缩。
 
*****
 
第二天,两人再见,是在秦家的餐桌上。
 
彼时,南音坐在白宛清旁边,小口喝着粥。
 
她这些几年,肠胃被糟蹋的惨不忍睹,只能用白粥慢慢养着。
 
白宛清见状,给南音夹了一块水煎包。
 
她亲昵的说:“光喝粥怎么行呢?多吃点儿,你就当在自己家,别客气。”
 
呵……
 
南音冷笑,“白小姐,还没嫁过来呢,就当起夫人了?”
 
白宛清立刻委屈的憋着嘴,眼眶缓缓蓄红。
 
秦晟看到这一幕,怒斥,“南音,宛清关心你还有错了?”
 
南音冷笑,“我可不缺她这份关心!”
 
一摔筷子!
 
这早饭她不吃了!省得吃一肚子气!
 
抬脚要走,谁知白宛清绊了她一脚,南音整个人扑在白宛清身上,连带着一碗稀饭泼在白宛清干净的白裙子上。
 
“啊!你干什么!”
 
白宛清故意尖叫出声,整个人往后倒去。
 
秦晟眼疾手快的抱住白宛清,望向南音的眼神,冰冷如刀,“南音,你就这么恨宛清吗?一刻都看不得她好?”
 
南音狼狈的站起来,心头发冷,“你是瞎子吗秦晟?摔倒的人是我!她?我还不屑对她动手!”
 
白宛清窝在秦晟的怀里,小声求情,“阿晟,你别跟音音计较,是我的错,我不该挡路……”
 
呵。
 
南音冷笑,“白宛清,当年我怎么就没看透你这张白莲花的嘴脸?怨不得你出车祸当了三年的植物人!人在做天在看,老天都看不惯你!”
 
白宛清陡然僵住,浑身冰冷,瞳孔蓦地睁大,“南音!你怎么能这么说!”
 
秦晟也怒了。
 
他松开白宛清,逼向南音,抓着她的衣领,一字一句,冷如骨髓,“我说错了,你不仅是个人尽可夫的浪妇!你还是个心如蛇蝎的毒妇!”
 
这样难堪的骂声,从爱了十几年的男人口中说出,南音的心就算是铁做的!她也会痛!
 
“是啊。我就是毒妇!”南音猩红着双眼,“可就算我是个毒妇,你秦晟也巴望着用我的肚子给你生孩子!你要记住!你的孩子……是个贱种!”
 
砰!
 
南音头一次,在秦晟面前,摔门离开。
 
她眼神迷离,哗啦将吧台上的空杯子全都推翻,接着,对酒保招手,“再给我两瓶,要度数最高的……”
 
她在这里喝了一天。
 
酒保战战兢兢,“您不能再喝了,再这么下去,会出人命的……”
 
“我有钱!”南音将自己包里所有现金都砸出来,她笑着笑着,泪流满面,“我有钱啊!我是南家大小姐!有的是钱!”
 
胃……疼的似乎要裂开。
 
咕嘟咕嘟冒着苦水。
 
南音惨笑着,跟着舞曲挤入舞池,拼命的晃动身体,拼命的发泄,跟个疯子一样,又哭又闹。
 
如果没有遇见秦晟,她该活的多畅快!
 
“够了。”
 
终于,滚烫的手攥住他的肩膀。
 
男人阴沉的眸子凝在她的身上,独属于秦晟的冰冷的气场,扑面而来。
 
穿着西装,同酒吧格格不入的秦晟,找到了南音。
 
他眼底是压不住的怒意,“你在耍什么疯!为什么偷跑出来!我不是警告过你吗?不许离开别墅!否则我会把那些视频——”
我把相思熬成毒秦晟南音全文小说阅读
“你发啊!”南音爆开了,整个要爆了。
 
她尖叫,“你把视频发出去啊!给我爸妈!让天底下所有人都看看!我南家南音亲身试验给大家拍了一部A片!都过来看啊!”
 
秦晟的脸色阴沉如墨,他俯身,将南音横抱,不顾南音的挣扎,将她扔到酒吧僻静的包间。
 
他将她压在沙发上,看着醉的意乱情迷的南音,发了怒,“你以为除了视频我就没别的办法了?你最好乖乖的……”
 
南音猛地睁开眼。
 
她嗓音是醉酒后的沙哑,“你秦晟怎么会没有办法!你是谁啊!你是秦氏集团的总裁!你是商界的领袖!你动动眉毛你就能掌控一个行业的生死!你秦晟多么了不起啊!”
 
“了不起到……只会把我南音,把这个世界上唯一爱你的人……踩到泥里!秦晟!总有一天!你会下地狱的!”
 
秦晟无父无母,血亲只有一个弟弟秦肖。
 
可因为南音,秦晟跟秦肖已经决裂。
 
听着南音的话,秦晟的眸色愈来愈深,里头汹涌着怒意。
 
南音却借着酒意,抓住他的领带,将他反压在沙发上。
 
这张让人又爱又恨的脸,这个掌控了她前半生的人……
 
南音吻住了他的唇,咬着他的舌头,在他的唇腔里厮磨,“你不是要我给你生孩子吗?来啊!你要我啊!你不要我!我怎么生!”
 
南音疯了,她撕破自己的衣服,将冰凉的身体钻进秦晟怀里。
 
她熟悉他的每一处敏感点,她用尽手段勾引这个男人,“秦晟,我恨你!”
 
虽然……曾那么爱过你!
 
可如今,我好恨你。
 
那你呢?
 
相识了这么多年,你有没有一点点,爱过我呢?
 
南音的热情,让秦晟彻底化身成野兽。
 
他眼神赤红着,将南音的胳膊压下,横冲直撞的进来,又不知餍足的在她身上索取,一次又一次……
 
他跟她,从来没这么契合过……
 
她夺过孕检报告,不可置信的说:“她怎么会怀孕!不可能!这……”
 
南音心头没有一丝喜悦,但她看见白宛清恐慌的眼神和秦晟皱着的眉头时,还是露出了笑。
 
“怀孕了啊。”她轻轻扭头,“秦晟,怎么办,我又怀上了你的孩子。”
 
白宛清本就惨白的脸色,此刻比纸还凄凉。
 
她身体轻颤,“阿晟……”
 
秦晟安慰,“宛清,我会给你一个解释。”
 
接着,将南音拖出来,将她抵在墙壁上,狭长的黑眸眯起来,“我走的时候,不是给你药了吗?你为什么不吃?”
 
南音笑的灿烂,“我吃了,可你也看了,没用啊。”
 
秦晟脸色一沉,“你耍我?”
 
南音死猪不怕开水烫,“你也听医生说了,如果这个孩子打掉,我再也不能怀了,你跟白宛清……找别人代孕?”
 
“不可能!”
 
秦晟咬牙切齿,“这个孩子,生下来,养好身体……继续怀!”
 
早知道他会说这种话,可亲耳听到,南音的心,还是会狠狠一揪。
 
她突然不甘,“能告诉我为什么吗?为什么你对白宛清视若珠宝,却对我这样漠视,白宛清……到底有多好?”
 
是,秦晟是救过她的命。
 
可她也救过他啊!
 
那年秦晟被绑架,她找到他的时候,他缺水几乎要昏迷了。
 
为了让秦晟活下去,南音咬破了自己的手指,用自己的血,帮他撑到最后一刻……
 
她还记得那个黑漆漆的屋子里,小小的秦晟流着泪,帮她吮吸着手指,抱紧她,承诺,“我以后,一定要娶你,护你一辈子,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这么多年,她鞍前马后跟狗屁膏药一样,放下她的骄傲,黏着这个男人,不要脸面,巴望着他能遵守承诺。
 
可他还是爱那个女人……还是爱那个女人!
 
“秦晟,你告诉我,白宛清为你付出过什么?为什么你就不能爱我一点?要把我伤的体无完肤?”南音几乎是吼出来的。
 
带着十多年的不甘和怨恨。
 
秦晟见南音这时候还问出这种话,冷笑,“宛清对我的恩情,你怎么可能懂?她——”
 
话未说完,秦晟眼前一白,世界开始天旋地转。
 
他站立不稳,几乎要倒在南音身上。
 
南音惊住,急忙扶住他,再看秦晟,脸色白的吓人。
 
她慌了,急忙叫来医生,看着秦晟被推进闪着红灯的病房,不知道怎么的,心头的恐慌,越来越大……
 
两个小时后,医生的脸色难看到极致。
 
“谁是病人家属?”
 
南音和白宛清对视一眼,白宛清先开口,“他要娶我的!”
 
医生皱眉,“结婚了?”
 
白宛清尴尬的摇头。
 
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