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你一场绝爱小说全文阅读_董梵,霍梓伦小说免费试读

万贵妃 2018-12-06 阅读


《许你一场绝爱》主角:董梵,霍梓伦。讲述了:董梵以为霍梓伦问的是董母的转变一事,便轻声嗯了下,微微点了点头。良久都没有再次收到霍梓伦的回应,但身上的重量并没有减轻,董梵将眼睛缓缓睁开。
 
《许你一场绝爱》精彩试读
 
董母正在书房中来回走动,一会儿看看书桌上的几件装饰品,一会儿摸摸书架上厚厚书籍。
见霍梓伦走进来,董母的眼珠子转了又转,似乎在为接下来的对话寻找一丝好的措辞。
“女婿啊……”董母准备先拍马屁,但霍梓伦却直接打断了她。
“董阿姨,这里没有外人,我们有话都直说。”
董母愣了愣,收敛了脸上的笑意:“先把之前说好给我的二十万拿来,然后再商量聘礼的数额,以及你们婚后每月赡养我的金额。”
霍梓伦的咬肌搐了搐,对董梵的心疼又重了几分。
“送您一句话,不要把董梵对你的孝顺,当成您放纵的资本。”霍梓伦依旧用敬语,神情却不再恭敬。
董母眼皮一跳,这样冷淡的霍梓伦,她还是头一次看见,莫名有种后脊发凉的感觉。
“你这是女婿对丈母娘该有的态度吗?”董母壮着胆子问道。
“现在是霍氏总裁对员工家属的态度。”霍梓伦在皮椅上坐下来,一副让人抗拒的尊贵气息由内而外散发出来。
董母这才意识到霍梓伦之前对自己的尊敬和礼貌都不是他的真面目,眼下自己要如何应对?
董母飞快地转动脑子寻找对策,霍梓伦却继续开了口。
“从董梵出生到现在,她用过您的每一分钱,只要有票据,我都给您按双倍报销。”
“这二十多年过去,哪有那么多票据!”董母反抗道。
“这不在我要考虑的范围,我只认票,并且会去核实它的真假性,请您杜绝造假。”霍梓伦神情依旧严肃冷峻。
“那还能报销多少呀……”董母小声嘀咕着,心底却已经陈列出一排排数据。
董梵自上初中后,学费是学校奖学金赞助,学杂费是她自己勤工俭学赚来。
与其说她养董梵长大,倒不如说是董梵自己一边长大,一边养着她……
回忆过往,董母心口升起一抹异样的感受,脸上的神情也变得有些复杂。
“北环仓库现在缺一个仓管,上班制是三班倒,五险一金和节假日福利一一具备,您觉得怎么样?”霍梓伦抬手敲打着桌子。
卧室。
坐在床头的董梵终是回过了神,无力地从床边滑坐到木地板上。
她的母亲又给她带来了多大的灾难?
董梵叹了口气,根本不敢去想象。
回忆刚才的情景,霍梓伦把自己带进房间,然后说他去解决?
董梵抓着床单的手紧了紧,心底说不出的滋味。
在霍梓伦跟前,她已经颜面尽失,在他家人面前,她也早已抬不起头。
董梵想出去看看情况,却明白只有躲在霍梓伦安顿给她的空间,局促不安。
不知过了多久,卧室的门终被轻轻推开。
董梵紧张看去,进来的是霍梓伦。
“怎么坐地上,着凉了怎么办?”霍梓伦看着去蜷缩在地上的董梵,大步走过来想将她扶起。
“我妈呢?”董梵浑身冰凉,从咽喉中溢出的话也是提不起温度。
“走了。”霍梓伦揉了揉董梵的脑袋,柔声说道。
董梵不相信,她的母亲有多难缠,自己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你给她钱了?”除非她拿到了自己想要的,否则绝不会离开。
“我给她找了一份工作,她答应我不会再去赌场了。”霍梓伦轻描淡写说道。
“她答应了?她怎么可能会答应?”董梵不相信自己的母亲,更不相信霍梓伦具有这样的说服能力。
“我说过,要你相信我。”霍梓伦屈膝蹲下,面色柔和。
董梵紧绷的弦依旧没有松懈:“她就是饕餮,永远都不知满足,你不要做那种无谓的慈善举动了。”
霍梓伦握住了董梵的手,想用自己掌心的温度将她的手焐热。
“傻瓜,我说过交给我解决,就一定会用最合适的方式,解决好这一切。”
董梵还在揣摩霍梓伦话中的可信分量,手机中已经传来董母发来的一条简讯。
许你一场绝爱小说全文阅读_董梵,霍梓伦小说免费试读
“女儿,妈以后自己挣钱养老,你照顾好自己,好好珍惜小霍,别怨妈。”
董梵无比诧异地将手机拿起来给霍梓伦看:“我妈怎么会跟我发这样的短信?”
“谁知道呢?可能我给她上了一下教育课,她一下就茅塞顿开了。”
霍梓伦的语调依旧轻松,他希望董梵可以放松下来,将心底压着的巨石挪开,不要再为这件事情伤脑筋。
“我妈没那么容易开窍。”董梵摇摇头,软的硬的教育课,她曾经尝试过无数次。
“有钱能使鬼推磨。”霍梓伦蹙了蹙眉,只能再将一个附加条件道了出来。
董梵一怔,看向霍梓伦的眼神变得无地{我爱饼}自容。
“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你不要有任何心理负担。”霍梓伦害怕看到董梵这样的神情。
“刚才在楼下,你不应该……”不应该说我们已经重归于好,这样会激起董母更多的贪婪之心。
“如果不那样说,你妈会把你所有前男友找个遍,然后继续帮你物色新男友。”霍梓伦已经清楚董梵和郭栋是为何交往的。
董梵的眼眸闪了闪,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手一直被霍梓伦包裹在掌心。
她抬手抽离出来,扶着床边准备站起身子,却因为蹲太久猛地起身,脑袋一阵眩晕,两眼直直发黑。
“怎么了?”
眼看董梵马上要摔倒,霍梓伦赶紧起身扶住她,却因为惯性被她一拉扯,两人双双摔倒在床上。
松软的大床被压得重重凹下去,董梵不敢睁开眼,因为身上压着霍梓伦,他的呼吸就落在自己的睫毛上。
“你……信我吗?”霍梓伦迟疑一下,轻声问道。
每吐露一个字,传出来的气息都让董梵的睫毛跟着轻颤。
董梵以为霍梓伦问的是董母的转变一事,便轻声嗯了下,微微点了点头。
良久都没有再次收到霍梓伦的回应,但身上的重量并没有减轻,董梵将眼睛缓缓睁开。
正想聚焦视线,唇上已经传来了一瓣温热的柔软物体,轻磨舔舐。
董梵脑子嗡的一声,条件反射再次将眼睛紧闭,让双目漆黑一片。
霍梓伦的吻很轻,带着谨慎的试探。
细数过来,这是两人重逢后的第三次亲吻。
第一次是董梵“走错房”和霍梓伦一夜激战,那晚的吻是疯狂和不羁。
第二次是董梵被绑在床上蒙住双眼,霍梓伦的吻掺杂了极端的炽热还有变态的癫狂。
第三次,便是此时此刻。
彼此身份透明,心扉敞开,吻中带着小心翼翼,还有无尽的温柔。
董梵这才意识到,霍梓伦刚才那一问“信我吗”是指这个。
她浑身僵得像木块一样,完全不知所措。
不,她应该拒绝,她应该抗拒。
自己和他已经毫无关系,不能有这种亲密举动!
董梵张嘴想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却方便了霍梓伦的趁虚而入。
瞬间,她口腔中每一个角落都被霍梓伦的气息侵占。
“唔……”
董梵忽的想起那天被束缚住手脚,唇齿上传来的那个带着羞耻的吻,也是身上这个男人带来的。
她猛地睁开眼,后知后觉地抬手推搡。
“不要……”董梵的声音充满了理性的挣扎。
霍梓伦身子一僵,敛住所有情绪松开了董梵的唇,并抬手撑起胳膊,不让整个自己都压在她身上。
“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不要一口回绝我,更不要不给你的心思考的机会……”霍梓伦终是将最想说的话道了出来。
董梵闪了闪眼眸,苦涩开口:“如果我们还在一起,霍爷爷九泉之下都不会安宁……”
“爷爷只是气愤你怎么会有那样一个母亲,并没有深究你这一路是怎么成长过来的……我们去跟爷爷说,他会理解的……”
霍梓伦不愿放弃,他怕这次不彻底把想说的话说出来,以后再也没有勇气了。
“你……都知道?”董梵有些意外。
霍梓伦点了点头,两条胳膊支撑太久有些发酸,他侧身躺在了董梵旁边的位置。
“在得知当年你离开我的原因是爷爷找过你后,我就着手调查了很多事情,这才发现以前自己太过大意,忽略了很多很重要的东西。”
董梵听着霍梓伦的话,心底说不出的滋味。
 
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