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瑶永久小说全文资源阅读|伴瑶永久小说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喜小悦i 2018-11-13 阅读


主角:顾安童,司振玄 讲述了:婚礼上被新郎抛弃,新娘子当场撂狠话,谁娶我,我就嫁。“我娶。”万万没想到,站起的男人,竟是原新郎的哥哥。一开始他就对她说,他们之间只有利益,她不以为然,没想到,最后陷进去的人是自己,赔了身体,又赔了心,最后才知道,与她结婚只是为了救他心目中的那点朱砂,这场闹剧般的婚姻到底该如何收场?
 
精彩试读
 
  “你在和我撒娇?”司振玄眸中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情绪,舒旬在前面不经意间笑出了声。    顾安童顿时间正色,“谁、谁撒娇了。这是你和我保证过的话!”    司振玄遂点头,单手不经意间握住她的手,“是,但这次是谢剑晨指明让你参与的项目。    “”顾安童侧头看外面风景。    司振玄握住的手紧了紧,这次他将顾安童拉到自己身侧,嘴唇紧紧贴着她的耳垂,似是在咬那晶莹如玉的部分,她微微一瑟缩,听见他低沉的密语,“这个项目需要你,我也需要你。”    顾安童白皙的面容渐渐染上淡淡的嫣红,透过后视镜她甚至能看见舒旬那似笑非笑的眼神,隔了半晌她才点点头,似是蚊虫一般的细声回应了司振玄,“好。”    单仅仅一句“我需要你”,便令这司大夫人彻底放弃原则,甘心做司二公子司岳云的下属。深知这其中干系的舒旬不得不内心感慨,这老大还真是男颜祸水。    不过能看见老大和大夫人之间感情和睦,舒旬也觉着舒心的很。    三层楼的别墅伫立在山腰花园中,这座司氏老宅在整个丰城都是金贵之地,魏玉兰正坐在大堂中央的沙发上,抱胸,手底的桌面上是一张报纸。    司岳云和江暖坐在旁边,江暖的手覆在自己的小腹上,随手捡起茶几上的一串樱桃,非常不满的和司岳云说:“他们今天要回来了,真不高兴,总是要找我们的麻烦。”    魏玉兰冷冷的瞥了眼江暖,“怎么,自己做了那种事情,还占了理了?”    江暖赶紧吐了口中的樱桃核,小心的对司岳云使了个眼色。    司岳云讪笑着接了话,“妈,这事全怪我,你别老是责怪小秋。小秋现在肚子里有我们司家的后代,不能受委屈的。”    魏玉兰恨铁不成钢的瞪了眼司岳云,如果不是司岳云非要选这女人,哪里会惹来这么多麻烦。    顾安童可比江暖顺眼的多,可顾安童却成了司振玄的妻子,以至于魏玉兰现在看顾安童,都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司岳云赶紧摘了颗提子,塞到母亲手上,“妈,消消气,你先想想大哥回来该怎么办。现在的大哥可不是以前的大哥,这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麻烦可多了。”    江暖附和。    其实江暖没有别的想法,她可不放心顾安童整天在司岳云眼皮底下出现。    她现在怀了孕,就更没底气了。    幸好司岳云耳根子软,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魏玉兰虽然不喜欢江暖,可在某件事上,和她的立场居然神奇的相似。    魏玉兰看司振玄早就不顺眼了!    一个养子,却占据了司家老大的位置,还在公司里声望那么高,自己的亲生儿子,能力不如大哥,外貌也不如,甚至司汉祥那个老家伙,也总是会偏袒司振玄。    魏玉兰伸手取过桌上的报纸,含糊不亲的回答自己的儿子,“行了,这件事你们不用管了。我来处理。”    司汉祥最近出国,去处理新的分公司项目海外上市的问题,这件事原本应该是司振玄的工作,但魏玉兰宁肯老家伙慢慢的都拿回到自己的手上,也不能全交托出去。    即便她看不顺眼江暖,可几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也算是其乐融融。    然而当门口出现两个人的身影的时候,魏玉兰下意识的就把报纸给扔了回去,面色阴沉下来——她越来越不愿意演戏了!    顾安童眼尖,报纸上正是自己和司振玄当街拥吻的照片。  
伴瑶永久
 她的脸一红。    司岳云和江暖站起身来,兄弟二人“和谐”的问着好。    江暖咯咯地笑着,“安童,你们两个蜜月度的好幸福啊,我和岳云真是羡慕。”    “我们蜜月过的怎么样,你们两个不是直接见证人么?”    顾安童冷冷横了江暖一眼。    她想起刚刚进门的时候,叶管家上前来偷偷提醒二人——司汉祥不在家,魏玉兰恐怕会找他们的麻烦。    顾安童是做好心理准备的,可见到江暖的脸她就莫名的烦躁起来。    江暖点头,“是呢,谁能想到大哥会和你在街头上演那种戏码,而且还登了报纸。大哥可真厉害,就这么一招,司氏的股票都猛涨。”    顾安童听得出她的讽刺,但她毫无和她继续纠缠的意思。    司振玄握住顾安童的手,拉着她走到魏玉兰面前,“妈,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没事的话我们想上楼去休息一下。”    魏玉兰示意二人坐下,伸手指了指站在旁侧的江暖和司岳云,“安童啊,之前岳云和江暖的确有对不住你的地方,但事情已经都过去了,你和振玄应该感情也好。”    说这话的时候,魏玉兰指了指桌子上的报纸。    顾安童见魏玉兰居然针对自己,她不明就里,默默的看着对方。    “我这个人呢,说话一向很直。”魏玉兰笑了笑,“振玄也知道。这次你们都在一块,索性我就把话说开了。”    “安童,江暖已经有了我们司家的后代,她和岳云的事情不能耽误,之前答应你考验他们,汉祥也的确扣了岳云手头的资金,让岳云现在的日子不大好过。但安童啊平心而论,我是他的母亲,我不能一直看着他们这个样子。”    “妈你的意思是,一直以来,我咄咄逼人了?”顾安童索性也说白了。    她看见江暖的笑脸,只觉格外刺眼。    在这个司家,他们只会护着司岳云,所以也会护着跟着司岳云的江暖。    她那么嚣张,顾安童觉着十分可笑。    可魏玉兰今天应该抱着的目的,就是要在司汉祥回来之前,彻底解决家里的这桩麻烦事!    “你们在蓉城的时候我们就准备好了,后天就先让岳云和江暖订婚。这结婚事宜得提上日程。”    “好。需要我们帮忙么。”司振玄淡淡的回应了句。    顾安童不甘心的看着司振玄,这就让这两个人订婚了?那她当初的损失算什么?!    感觉到顾安童的身体挺直起来,司振玄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先不要说话。    顾安童下意识的反握住司振玄的手,他的手冰凉。    或许这种动作给她带来了点信心,她振作了起来。    她愿意和他共进退。    无论前方是什么样的陷阱!所以她不做声了,任凭司振玄处理。    “不用。该准备的都已经准备差不多了。”魏玉兰摆了摆手,那边的司岳云始终陪着笑脸,一如以往。    只是时不时他那双颇有意味的眼神就扫在顾安童身上,令她分外不适。    江暖暗恨,狠狠的拧了下司岳云的手背。    江暖也越发确认,自己和魏玉兰达成的协议是正确的,否则每天都在一个屋檐下,难保司岳云不对顾安童再起什么心思。    这个男人,永远都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我们夫妻两个这么些年待你也不薄吧,振玄。”魏玉兰的话锋一转,已是将话题转向了司振玄,“你看你从小来到我们司家,吃穿用度都是大少爷的生活质量,甚至到现在,岳云也喊你哥哥,尊敬你,让着你,司氏企业的董事的位置,也让你一坐这么多年。”    “”    这话顾安童听着很不是滋味,她抬眼看看司振玄,见他面无异色,便也微微安心。    今天在这里是绝对占不到便宜的,是晚辈不说,司振玄还承了司家那么多的恩情!    说不定,魏玉兰还会让司振玄卸下司家董事这个职务?    不、不会的。    司氏企业靠的是司振玄的手腕才会发展如此壮大,司岳云根本不成事。    有个免费劳动力给他们吃苦卖力,他们坐享其成司氏的壮大,难道不是件好事?    魏玉兰除非是傻子,否则绝对不会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可她握着对方的手却又紧了几分。    魏玉兰的目的,已经非常清楚——她要用这套房子做婚房,所以要司振玄和顾安童今天就搬出去。    哪怕她接下来的话说的有多好听,顾安童都觉着非常荒谬。    就为了自己二儿子的订婚礼,便要把养子扫地出门?    什么“你毕竟已经结婚了,再和我们住在一起也不合适,而且这么些年我们没亏待过你,你应该可以独立了是不是”。    什么“后天就要订婚了,房子我们需要提前准备好,你们的行李已经派人给你们收拾了。”    太过分了!    司汉祥出国,他们去蓉城蜜月,魏玉兰和江暖二人,就开始算计他们。    可顾安童能说什么    司汉祥和魏玉兰养了司振玄近三十年,就算现在让他搬出去,司振玄也不会有任何异议的。    顾安童也没有。    说实在的,搬出去其实更好,她可以不用每天看着江暖的嘴脸。    可用这样的方式,实在是憋屈!    司振玄神情虽则沉默,却也严肃。    司岳云似乎有点害怕这样的大哥,他低声不知道与江暖在耳语着什么。    见顾安童的脸上仍旧不满,魏玉兰却也沉下脸来,“有些事情,安童你不知道内情,我作为母亲这些年也已经很不容易了。既然你已经嫁给振玄,两个人感情也好,那不如就出去住吧,这个家再待下去,迟早会引起战争的。”    魏玉兰的话令顾安童愣了下,而这个女人的脸上渐渐浮起淡淡的倦意,似乎在说,她累了,她看司振玄已经很累了。
   司振玄拉着顾安童站起身来,斩钉截铁的回应道:“不用说了,我们今天就搬出去。”    顾安童是被司振玄拉着出去的。    他走的很急,顾安童却咬着牙没有说话。    她心里也非常的生气,她是在替司振玄生气。    魏玉兰这是当着所有司家人的面,剥开了司振玄所有的脸面!    她望着司振玄的背影,心里只有心疼。    自小没有父母,所以他会被司汉祥魏玉兰收养。    在司汉祥、魏玉兰没有亲生儿子的时间里,魏玉兰也许真的把司振玄当做自己的儿子那样看待吧。    可后来呢?后来有了司岳云,所谓的长子成了一根鸡肋。    在夹缝中生存的司振玄,不得不为了自己的出路而努力,他撑起司氏企业半壁江山,到最后却被魏玉兰这样对待。    顾安童忽然间懂了司振玄的某些行为,是因为什么。    他工作近乎疯狂,他生活过于自制,他性格太过沉默,不都是因为,司家将他当做一个机器,只会赚钱的机器!    刚刚走到外面的树下,司振玄忽然间听见身后顾安童的啜泣声。    他骤然间撒手,转身,眉宇间的寒意彻骨。    没有人追出来,而倚在朱门高墙边的江暖,眸子里尽是喜意。    今天对于江暖来说,是最美好的时刻,把她厌恶的女人用这样的方式扫地出门,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拍手称快的了?    司振玄凝视着顾安童,片刻后沉声问:“你是不是后悔嫁给我?”    顾安童愣了下,几乎是立刻摇头,果决的回答:“没有,我没有后悔过。”    “为什么。”司振玄问。    为什么。因为我喜欢你啊。    顾安童憋红了脸,到底也没能把这句话说出口,而是伸手握住司振玄的手,一字一句的说:“我嫁给你,我没后悔过,你要问我原因,我没办法告诉你。”    “我知道。”司振玄忽然间捻起她头顶的一片落叶,眉尖微蹙,“在你和岳云结婚前我就调查过你,你们顾家其实并不是想象中那样好,所以你希望通过和司家的联姻,让顾家崛起。”    顾安童震惊的看着司振玄,眼底的泪水甚至都没有来得及抹去。    她张了张口,却觉着喉间骤然收紧,“你、你都知道了,那为什么还答应娶我”    难怪当时他不答应给她一年时间,难怪他一直都不喜欢她,原来他什么都知道。    司振玄皱眉,“你要问我原因,我没办法告诉你。”    “”    太狡猾了!顾安童低下头来,她嫁给他的原因他认为是为了顾家,一开始的确是这样,可是他娶她的原因呢?她不知道是什么,但是她知道的,绝不是因为喜欢她。    那现在呢?对她,他有一点点动心吗?    她抬起头来,担忧的看着他,“那今晚我们住哪里?”    现在的她,宁愿不去想司振玄到底对她有没有动心,有也好,没有也好,她已经决定了,以后都要好好的过下去,而她对司振玄的喜欢,她不知道有没有说出口的一天。    “你不用担心,我会想办法的。”他轻轻握住了她的手,他的手有点凉凉的,但是却让她感觉到莫名的安心。    “嗯。”点点头,顾安童浅笑着,被他握住的手轻轻的反握着,彼此间传来的温度,让她控制不住眼底的温柔和开心。    “走,我们先到车里去。”司振玄的声音很轻,也许是因为顾安童此刻不离不弃的状态,也许是受到了空气中涟漪温柔的气氛所影响。    他牵着她的手,渐渐隐没在江暖等人的眼里。    “还真是郎情妾意。”魏玉兰走过来,看着手牵着手离去的二人。    司岳云略有些迟疑的问:“妈,这样不大好吧,爸回来后会怎么说。”    “要怎么说?”魏玉兰横了司岳云一眼,脸色却并不好看,或许是司岳云的话令她觉着有些恨铁不成钢,魏玉兰上手就去揪他的耳朵,“你这个混小子,妈这么做不是为了你?我们司家已经对得起他了,没有我们哪里有他现在的成就?结果呢?结果现在连司氏都被他坐的稳稳的!”    江暖慢悠悠的走回到沙发边坐下,配合魏玉兰说着,“就是,司氏本来就是你的,结果现在所有人都以为是你大哥的。要动他,必须从现在开始。”    从现在开始,一步步的,把本该属于司岳云的给拿过来。    魏玉兰嗤笑了声,“本来有个顾安童,这两方联合,总能让司振玄交出手里的那些东西。结果呢,哼”    凉凉的一声笑,似是讥讽着眼下的事实。    这世间,果然都是冷暖自知。    两人上了车,司振玄才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是我,给我们在酒店订一个”    顾安童在一旁听着,嘴角扬起的浅笑怎么也隐藏不住。    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前一刻还因为江暖和魏玉兰的话愤怒,为司振玄伤心,可是这一刻,仅仅只是他的一句安慰,一个温柔的眼神,肌肤的接触,她却觉得很开心很幸福。    司振玄挂断了电话,转头看向顾安童,脸上的神情也柔和了不少,“我让舒旬在酒店订了一个房间,今晚我们就先住进去,房子的问题我会尽快解决的,你不用担心。”    顾安童微微皱起了眉心,想到刚才他的话,有些迟疑的问道,“你真的不打算回司家了吗?”    她知道他还是很看重和司家之间的关系的,除去别的不说,至少对司家对他的养育之恩,他一定是充满了感恩,要不然以他的聪明,怎么可能看不清魏玉兰和司岳云的想法呢,说不定就连司汉祥也是如此。    司振玄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就好像魏玉兰让他离开司家的时候一样,他的脸上一丝变化都没有,似乎像是没听到,似乎是对这件事没有了任何感觉,可是顾安童却感觉到了。    那一直握着没有松开的手,微微的用了力,他还是在意的。    顾安童脸上扬起了轻轻的笑意,她知道她现在什么也做不了,但是至少她能做的就是在他身边时让他多少能高兴一点,“酒店在哪里?我们走吧!”  
伴瑶永久
 “好。”司振玄点了点头,脸上流露出一抹暖意,看来他对顾安童此时的不再追究是很满意的。    车子启动,朝舒旬订好的酒店驶去。    一路上,顾安童和司振玄都没有说话,她知道,此时的司振玄需要的只是陪伴,而不是建议或是聊天,他算不上是自大的男人,但是却绝对是那种有自己主见的人,既然他说了他有办法,那她需要做的,就是不再多问。    到了酒店门口,立刻就有泊车小弟上前来接过了司振玄递过的车钥匙,顾安童和司振玄相携着走进酒店。    这是一家比较新潮的酒店,装饰也很时尚,舒旬给他们定的房间是在八楼,两人乘着电梯到了八楼,打开.房门的刹那,顾安童有些呆住了,司振玄却还是一脸平静。    她终于明白舒旬当时离开时候的猥琐笑容是为什么了!难怪他会说什么“老大你就当做是度蜜月”这种话,这房间的格局简直让她无地自容。    房间中有一张超大size的圆床,床上铺着华丽的锦缎,缎子直泄到地面,洒在绒毯上。    顶上星月辉映,碎了的淡蓝色光芒落在床上,浪漫并且优美。    而床边的浴室,是全透明的设计,在外面能看清里面,里面却也能看见外面。    顾安童羞的脸红脖子粗,这可比蓉城定的酒店要情趣的多。    侍者将行李箱送进来后,对她说:“祝先生和小姐度过一个难忘的夜晚。”    连他说的这句话,顾安童都觉着是有特别的意味!    他从容的走进房内,见顾安童还是呆呆的站在门外,眼底不仅化开一抹挪揄,“怎么了?你不喜欢这里?”    顾安童回过神来,脸一红,一急,几个大步就走进了房内,她低着头,实在是不怎么好意思看这个被布置得稍微有些浪漫过头了的房间。    “我我没有。”轻得不能再轻的声音,只怕是顾安童自己也听不清楚。    司振玄扬眸扫了扫这个房间的布置,他可以肯定,舒旬一定是故意的。    顾安童把行李靠到墙边,深深的吸了口气。    这一天可真够累的,刚下飞机,连家门都没有迈进,便被赶了出来。    忽然间,身后多了道身影。    司振玄走到顾安童身后把门关上,站在她身后问道,“你先洗澡?”    明明隔了一段距离,明明他只是站在她的身后,可是顾安童身体一颤,脸更是瞬间红得能滴出血。    她想到了他咬她耳垂时的温度和触感,她想到了他的气息喷洒在她脖颈处的灼热和酥麻。    “我我没事,你先、先洗吧。”。    “好。”司振玄没有再多说什么,走到一旁拿起酒店准备好的浴袍就朝浴室走去,只是他的脚步却在浴室门前停了下来    沙发是背对着浴室的,所以在司振玄穿着浴袍走出来的时候,她都没有发现,直到一股熟悉却又慑人的气息围绕着顾安童,她才猛地仰头。    司振玄身上的浴袍长及膝盖,仅仅只是一条带子捆绑在腰际,他的胸膛露出了大半,隐约还能看到腹部的肌肉,修长的双腿也没被浴袍盖住,直至大腿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