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对你爱入膏盲全章节小说我曾对你爱入膏盲在线阅读

茹安 2018-11-10 阅读


《我曾对你爱入膏盲》
 
主角:唐知夏,莫云霆
 
讲述了:
最爱的男人将我推上了手术台,用冰冷的器械夺走了我的第一次。“自己生?你还真是不知道,碰你我会有多恶心。”因为他的一句话,我几乎丢掉了半条命。而这个男人,和我同父异母的妹妹搞在一起,合谋着想要我剩下的半条命。莫云霆,我曾对你爱入膏肓,到最后,不过落得余生荒凉。
 
《我曾对你爱入膏盲》精彩试读
 
男人吃痛,捂着下身放开了对我的桎梏,我逃也似的离开了房间,跑出了酒店。
 
    我这是在做什么?差一点,我就要酿成大错了!明知会万劫不复,可我的心跳,在他靠近的时候,为什么会如此剧烈?
 
    “唐知夏你还没清醒吗?再和这个男人沾上关系,你会死的。”
 
    莫云霆,我已经不爱你了。早在三年前,就已经不爱了。
 
    我苦笑一声,逃离了酒店。
 
    回到家的时候,方逸迟正陪着夕玥一起看动漫。在外,方逸迟是个雷厉风行的商人,可在我和夕玥面前,他永远都是柔情似水的。
 
    他喜欢我。这件事,我在三年前就知道。他小心翼翼地陪在我身边,从未有过任何越矩的行为。可正是这样沉重的爱,让我每次看见他的时候,心都像针扎般的疼。
 
    我的心,早就死在了莫云霆那里,这辈子都无法再爱任何人了。
 
    “你回来了。”方逸迟转过头来,对着我温柔地笑着。
 
    随即,推着轮椅朝着我靠近。这三年来,他一直都有配合国内外的医生进行治疗,可双腿却一直没有好转。
 
    他的目光,轻轻落在我有些破烂的衣衫上,眼中闪过一抹受伤的情绪,却一句话都没多问,转头对着夕玥道:“夕玥,妈妈回来了,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好,夕玥最喜欢和爸爸妈妈一起吃饭了。”
 
    爸爸。
 
    夕玥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我和方逸迟也从来都懒得去纠正。我会选择和方逸迟结婚,也正是为了让夕玥活在这样幸福的假象中。
 
    方逸迟第二天一早就回美国去开个紧急会议,我早早地送走了他。在给夕玥做早饭的时候,依稀听到外面似乎有什么动静。
 
    透过猫眼,看见对面的门打开着,搬家公司的人正往里面搬着东西。随意一扫那些家具,似乎很名贵。对面要搬来的,会是个什么人?
 
    虽然是新邻居,但也没好奇到要过去打招呼的地步。我答应过逸迟,半个月一过,不管拿没拿到项链,都会回美国。所以和新邻居打好关系,完全没有必要。
 
    做好早饭,我把夕玥叫了起来。刚坐到饭桌上,门口就响起了有节奏的敲门声。
 
    会是谁?
 
    “妈妈我去开门吧。”夕玥自告奋勇地说道。
 
    “不用了,你乖乖吃饭,妈妈去就可以了。”我站起身,朝着门口走去。
我曾对你爱入膏盲
    打开门,对上的是莫云霆那熟悉阴沉的脸。
 
    砰!
 
    我迅速将门关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怎么会是莫云霆?!他怎么会来这里?他有没有看到夕玥?他一定和莫林纾一样认为我早就将孩子打掉了,所以无论如何,我都不能让她发现夕玥的存在。我没有保护好爸妈,才会让他们遭遇了那样可怕的事情,但夕玥我无论如何也要守护住。
 
    “唐知夏,开门。”
 
    男人低沉的嗓音,透过门板传了过来。即使隔着门板,我也能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怒气。莫云霆是什么人,我居然让他吃了闭门羹,他不生气才怪!更何况,昨天我那一脚,踢得可不轻。
 
    “不开,你走吧!”我背靠着门坚决地说道,顺势对着夕玥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怎么,不想要项链了?”
 
    莫云霆总是能那么准确地抓住我的死穴,就算是气得牙痒痒,我也只能是将门打开,然后,再次迅速地将门关上。
 
    门外,我冷冷地看着莫云霆,朝着他伸出了手。
 
    “项链呢?”
 
    “你不让我进去,莫非是里面藏着什么野男人?是方逸迟?”男人冷笑着,幽深如墨的双眸,几乎要让我陷进去。
 
    清醒!唐知夏你必须清醒!
 
    狠狠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对着莫云霆冷声道:“什么野男人?逸迟他不是什么野男人,他是我丈夫。”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说,或许,是不希望莫云霆说方逸迟一句不好。又或许,是极力想向他证明,没有他我也过得很好。
 
    莫云霆的脸色阴沉了下来,右手死死地卡在了我的脖子上。眸中的怒火,随时都可能将我吞噬殆尽。
 
    “唐知夏,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咳咳咳咳”我剧烈地咳嗽了起来,连呼吸都是困难的。口中的话,却依旧倔强。
 
    “我说,我和方逸迟已经结婚了。刚和你离婚,我就迫不及待投进了别人的怀抱!”
 
    心脏的地方,那密密麻麻的疼痛又开始传来。
 
    我恨,我好恨。
 
    说好不要再因为这个男人乱了心神,可为什么他一站在我的面前,我的心还会如此疼痛。
 
    莫云霆就这么看着我,即使他一言不发,周围的气压,依旧是越来越低。
 
    脖子被他这么卡住,我感觉肺中的空气越来越少,眼前也开始模糊起来。
 
    莫云霆是有多恨我,才会对我下这么重的手?只是,明明互相憎恨着的两人,为什么还要再次纠缠在一起?!
我曾对你爱入膏盲
    忽的,莫云霆松开了对我的桎梏。随即,重重的一拳,打在我身后的门板上。
 
    门板摇晃了好几下,最终归于平静。
 
    莫云霆转身,大步走到对面,重重将门关上!
 
    我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看着对面紧闭的房门,久久回不过神。搬到我对面的人,是莫云霆?他究竟想做什么?!
 
    “妈妈,不是说今天要去看外公外婆吗?怎么还不出门?”
 
    我几乎是趴在门上,看着对面依旧紧闭的房门,内心几近崩溃。
 
    从早上七点到现在,两个小时了,我一直在等莫云霆出门。要是我刚打开门就碰到他,那夕玥的存在就暴露了,这绝对不可以!
 
    可是都九点了,他为什么还不出门,总不会他七点之前就已经走了吧?那我是该出门呢?还是该出门呢?
 
    犹疑不决之际,对面的门忽的打开。透过猫眼,我看到莫云霆从里面走了出来。他的脸色有些苍白,不知道是不是生病了。
 
    “我关心他生病没有做什么,他就算是死了也不关我的事!”我压低声音,闷声说了句。
 
    “妈妈,你在自言自语些什么啊?我们到底什么时候出门?”夕玥走到我身后,有些无奈地拉了拉我的裙摆。
 
    “快了快了,你收拾一下,我们稍后就走。”
 
    听到楼下汽车发动的声音,我才带着夕玥出了门。大雾天气,到达目的地的时间,比预计的晚了半小时。
 
    站在爸妈的墓前,见到他们那熟悉的脸,我的心又是狠狠一悸。已经三年了,可失去至亲的疼痛一直伴随在我左右,从未消散过。
 
    明知道是莫林纾害死他们的,可因为没有证据,我什么都不能做。我恨,恨莫林纾,更恨自己的无能为力。
 
    “妈妈,你怎么哭了?你不开心吗?”夕玥踮起脚,伸手想擦去我眼角的泪水。
 
    暖心的动作,让我的心也跟着温暖起来。
 
    “夕玥,有你,妈妈很开心。”摸了摸夕玥可爱的小脑袋,我将头别向一边,擦拭掉眼角的泪水,却是不经意看到不远处的松树背后,似乎有两个熟悉的身影。
 
    隔着大雾,我有些看不真切,可怎么看,都觉得像是爸妈!
 
《我曾对你爱入膏盲》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