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信人间有白头林念之北萧寒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及全文精彩章节|不信人间有白

金子miss 2018-11-10 阅读


《不信人间有白头》
 
主角:林念之,北萧寒
 
讲述了:
一执爱意,使得林念之遍体鳞伤。一朝醒悟,她含恨归来。虐极品,斗小妾,她定要将后院翻了个天。“北王爷,麻利点,休书拿来。”拿着休书,林念之潇洒离开。某人却追了上来,“念之,我错了……”“晚了!”
 
《不信人间有白头》精彩试读
 
北冥辰立马就想起了北萧寒六年前败北的那场战争,怪不得当初准备得那么齐全,到最后还是输了,原来是奸细作祟!
 
    “除此之外,还有呢?”北冥辰忍着愤怒,问。
 
    沈嫣儿喘不过气来,脸色涨红,“就这两次没有了”后面这次,她做了什么,北萧寒他们一清二楚。
 
    北冥辰嫌脏似的松开手,让人将沈嫣儿压下去。
 
    这个女人暂时还不能死。
 
    “将军,我们在山谷外面找到北王爷的贴身匕首。”
 
    一个副官跑过来,将一把匕首呈给北冥辰。
 
    北冥辰仔细看了看,的确是北萧寒的东西,便说:“立马派人进山!”
 
    想到什么,北冥辰站起身,说:“我亲自领兵前往!”
 
    如果他没记错,那座山正是林念之的藏身之处。
 
    如今北萧寒在那里下落不明,两人该不会遇上了吧?
 
    如果真是这样,那他们之间的孽缘真是斩不断。
 
    山谷里。
 
    林念之采完药,刚准备回去,就发现山谷里多了不少凌乱的脚步,显然是有不少人马进了山。
 
    想到还在山洞里的北萧寒,林念之快步赶回去。
 
    直到她看到北萧寒安然地躺在那里,心里才大大地松了口气。
 
    坐在床边,看着北萧寒越发凛然霸气的脸,林念之伸手很轻很轻地摸了摸,跟两年前相比,北萧寒的变化真是用肉眼可见。
 
    北萧寒睡觉很浅,林念之一回来,他就察觉到了,装着不醒,就是想看看林念之会做些什么,没想到女人竟然摸他的脸。
 
    这是不是说明,这两年林念之也没有忘记过他?
 
    北萧寒紧绷着的脸有点维持不住了,便佯装刚刚醒来。
 
    林念之急忙站起来,一副她刚回来的模样,“你醒来?身体还有哪里不舒服的吗?”
 
    北萧寒一副病重的模样,说:“我浑身都痛。”
 
    “怎么会这样?我已经给你上药了,是不是伤到内脏了?”林念之一脸紧张地检查了起来。
 
    林念之靠得很近,北萧寒甚至能闻到她身上的馨香。
 
    “我这里好痛”
 
    北萧寒摸着自己心脏的位置,一脸难受。
 
    林念之伸手过去,轻轻地按了按,北萧寒顿时眉头都皱了起来。
不信人间有白头
    “很痛吗?”林念之的力度又放轻些,几乎是贴在上面而已。
 
    明明被按得很舒服,但北萧寒却满脸的不舒服,“还行。”
 
    林念之急了,说:“把衣服给脱了,我要检查一下你身体的其他部位。”昨晚上药的时候,她没有全部检查一遍,此时见北萧寒痛成这样,她也顾不上男女有别,直接让他把衣服脱了。
 
    北萧寒立马躺下,一副我很衰弱,动不了的模样。
 
    有那么一瞬间,林念之感觉自己好像被骗了,但想到北萧寒已经失去了记忆,又身受重伤,林念之只好把北萧寒这个反应当成是反常。
 
    脱光衣服,检查完,林念之松口气,说:“幸好没伤到其他部位。”
 
    北萧寒躺在床上,大方地展示着他壮健的身材跟完美的腹肌,紧张感一消失,尴尬立马就充斥大脑,林念之转过身,说:“你自己穿上衣服。”
 
    “我痛”
 
    曾经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北王爷彻底把不要脸发挥到了极致。
 
    林念之愤愤地转过身,帮人将衣服穿好,然后恭敬地扶着放到床上。
 
    “我饿”
 
    林念之咬牙,这人是不是专门跟她作对的?
 
    “给我忍着!”
 
    “我好饿”
 
    林念之忍无可忍,怒瞪北萧寒,问:“你不是刚刚吃完吗?”
 
    北萧寒一脸的可怜,“受伤了,还不让吃饭”
 
    林念之感觉自己就是上辈子欠了北萧寒的,没失忆前,他处处压着她,失忆了,他还是处处压着她!
 
    该死的,等北萧寒好了,她一定要好好使唤他!
 
    等北萧寒饱吃一顿后,林念之说:“对了,山谷里突然来了不少人,没什么事,你最好不要出去。”
 
    北萧寒微眯了眯眼睛,点点头,说:“我知道了,你叫什么名字?”
 
    “林念之。”
 
    “我叫北萧寒,是一个将军。”
 
    林念之蹙眉,看北萧寒这个情况,好像只是把她给忘记了。
 
    “等伤好了,你就离开吧。”
 
    林念之来了脾气,男人竟然就忘记她一个人,实在是太可气了。
 
    “念之,你可以扶我出去走走吗?”
 
    林念之瞟一眼过去,“请叫我林姑娘,我跟你不是很熟。”哼,气死她了,在他的记忆里,就她不值得留念吗?
 
    北萧寒不明白林念之为什么突然发脾气,但他学聪明了,林念之一生气,他就装可怜。
 
    “我想叫你念之,不可以吗?”
 
    那哀怨的小眼神,加上可怜巴巴的神情,林念之瞬间就被俘虏了,“随便你怎么叫吧。”
 
    北萧寒这才眉开眼笑,“念之,你的名字真好听。”
 
    话音刚落,林念之突然扑过去,紧紧地捂住北萧寒的嘴,低声道:“别说话,我出去看看。”
 
     北萧寒装作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点点头,其实早在刚才,他就听到远处有脚步声。
 
    虽然山洞的外面被一层树藤包围着,一般人不容易找到里面,但林念之放心不下,结果刚出来,就看到有人走了过来,她急忙隐藏好。
 
    “那个北萧寒真的没死吗?将军可是带了几万兵马围攻他。”
 
    “不清楚,但宁杀过,不能错过,而且风国的人很快就会找来,我们一定要赶在他们之前将北萧寒找到!”
 
    显然这些都是敌国的人。
 
    那些人找了一会,发现山洞前有不少脚步,便停下来,说:“仔细巡查这边的踪迹。”
 
    林念之怕他们真的找到洞口,一下子急了,气息不稳,立马就被武功高强的人捕抓到。
 
    “那边有人!”
 
    林念之咽了咽口水,站起来,转身就逃。
 
    那些人急忙追过去,林念之回头看了一眼,起码有二十个人,如果只有几个人,那她还能抵挡一下,这么多人,她停下来,简直就是找死。
 
    “啊!”
 
    林念之刚跑不远,一枚飞镖就从后面射过来,射中了她的肩膀,鲜血瞬间就渗透了她的衣裳。
 
    那些人跑过来,见是一个女人,眼里顿时起了杀意,“谁派你来的?”
 
    林念之装傻,“我是这里的村民。”
 
    “那你见到我们跑什么?”
 
    “你们都拿着刀,我以为你们是山匪。”
 
    林念之故意连说话都是颤抖的,但领头的那个人明显不信,林念之的谈吐告诉他,这个女人绝对不是村民。
 
    “不说实话,那就别怪我们了!”说完,那人一刀砍下来。
不信人间有白头
    林念之侧身避开,手里飞出几枚银针,瞬间就有几个人倒了下来。
 
    领头的一看这里,怒道:“赶紧把这个女人给我抓起来。”
 
    林念之捂着肩膀,转身逃离,但很快就再次被围了起来。
 
    眼见自己就要死于那些人的刀下时,一个飞快的身影闪进人群,不过数十秒,那些人全部倒在地上,哀嚎了起来。
 
    看着那个高大的身影,林念之心里是满满的安全感。
 
    北萧寒刚想询问林念之有没有事,就看到了她肩膀上的血,充满柔情的眸子一下子变得冷血起来,他转过身,在那个领头的肩膀上狠狠扎了一刀。
 
    “北萧寒”
 
    林念之轻呼了北萧寒一声,才把他的暴怒压下去。
 
    北萧寒忍下心头的怒火,转身走到林念之身边,给林念之做了简单的包扎。
 
    那些人趁机想走,但北萧寒一个冰冷的眼睛将他们定在了原地。
 
    最后,在北萧寒的审问下,他得知北冥辰打了胜仗,但北冥辰没有继续留在敌国皇城镇守,而是领兵跑来找他。
 
    “都给我滚!”
 
    这些人来抓他,无非是想用他来当人质,但他不想在林念之面前动手杀人。
 
    他不想脏了林念之的眼。
 
    但他也留了一手,在出来的时候,他拿了林念之的毒药,早在刚才,他就在那些人身上下了毒。
 
    这些人活不到回去搬救兵。
 
    等人走后,林念之因为流血过多,昏迷了过去。
 
    北萧寒急忙将林念之抱回山洞,还把她的衣服脱了,重新上药包扎。
 
    傍晚。
 
    林念之醒来,发现自己靠在北萧寒怀里,受伤的肩膀朝外,而北萧寒还抱住她,两人的姿势很是亲密。
 
    林念之一下子惊醒,她猛地推开北萧寒,却不小心碰到了北萧寒的伤口。
 
    北萧寒深吸一口气,在梦里被硬生生地痛醒。
 
    “你没事吧?”见北萧寒好像真的很痛,林念之反倒深感歉意。
 
    “痛”
 
    北萧寒学精了,这个时候不叫痛,什么时候叫痛。
 
    林念之急忙伸手去抚摸,“抱歉,我刚才反应太大了。”
 
    北萧寒摇头,“没事。”
 
    北萧寒越是大度,就越显得林念之刚才很无礼。
 
    有那么一瞬间,林念之觉得眼前的北萧寒有点像过去的自己。
 
    可一想到北萧寒是个病人,她又觉得不可能。
 
    等林念之安抚到一半的时候,她发现自己还窝在人家怀里,而北萧寒的手还搭在她的腰上,两人还丝毫没感觉有什么问题。
 
    林念之挪了挪身子,退出来,就在这时,她发现自己的上衣被脱开一半,想到这洞里就他们两人,林念之的脸瞬间爆红。
 
    可让林念之感到奇怪的是,在北萧寒的印象里,她应该是个陌生人才对,北萧寒怎么对一个陌生女人都能下得去手。
 
    北萧寒淡定地帮林念之拉了拉胸口的领子,说:“刚才你流血过多,我只好帮你重新上药包扎,我的行为逾越了,但我不后悔,如果你想让我负责,我一定负责到底。”
 
    林念之用一副见鬼的表情看着北萧寒,这男人到底是失忆了,还是摔傻了脑袋?
 
    “不用你负责!”林念之嫌弃的话脱口而出。
 
    北萧寒危险的目光扫过来,林念之急忙改口,“我的意思是,你刚才的举动在一个大夫看来,并没有不妥之处。”
 
《不信人间有白头》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