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对你爱入膏盲唐知夏莫云霆免费阅读_我曾对你爱入膏盲小说最新全文章节

茹安 2018-11-09 阅读





莫云霆站起身来,冷冽的视线,就这么看向我。嘴角的冷笑,让我不寒而栗。
 
    “离婚?别以为我不知道方逸迟来找了你?怎么,不是要死要活地想要嫁给我吗?这么快就忍不住,又想重投方逸迟的怀抱了?唐知夏我告诉你,你就算是死,也要死在我身边!”
 
    男人覆身上来,伟岸的身躯将我压在了沙发上。
 
    霸道而狂野的吻席卷而来,将我紧紧包裹住。
 
    这是他第一次吻我。
 
    盛怒之下的吻,不带一丝感情。他发狠地咬着我的唇瓣,,直至,有鲜红的血液从嘴角流了下来。
 
    这个疯子!
 
    我拼命将压在身上的人推开,摸了摸火辣红肿的唇瓣,心中满是懊恼。
 
    就算这个男人这么粗暴的吻我,可我的心,依旧乱了。
 
    这样的爱不仅痛苦,还绝望。我真的,撑不住了。
 
    “莫云霆,求求你放过我吧。反正这样的日子你难受,我也难受。这里,痛到不能呼吸了。”
 
    指了指心脏的地方,我蹲下身子蜷缩成一团。这痛苦,却未减少分毫。
 
    “痛吗?”男人蹲下身,幽深如墨的眸子,像是要在我心上看出一个洞来。“不是说过不会后悔吗?这么快就撑不住了?是因为见了方逸迟,所以改变主意了?”
 
    关逸迟什么事?!
 
    我之所以想放弃,是因为莫林纾!
 
    “你不要扯到逸迟身上,跟他没有关系。我想离婚是因为你!我没有办法当你的挡箭牌,掩饰你和莫林纾那见不得人的关系!”
 
    “唐知夏你闹够了没有?!我不想在这里跟你浪费时间。我让你住在这里是为了保护你!至于离婚,你想都别想!”
 
    男人冷声说完,起身便朝着外面走去。
 
    好不容易才让他过来,他这要回去陪莫林纾了吗?他不肯离婚,却又要去莫林纾身边,这怎么可以!
 
    “莫云霆,你回来!你给我回来!”
 
    不管我怎么呼喊,男人都像是没听到一般,径直打了开了门。
 
    不可以,不能让他走!
 
    我什么都顾不上了,索性是拿起茶几上的水果刀,对着莫云霆大声吼道:“莫云霆,你要是敢走出这个门,我马上和这个孩子一起去死!”
 
    终于,男人的脚步停了下来,转头看向了我。
 
    即使隔着这么远,他身上的怒气,也让我不寒而栗。
 
    “唐知夏,你敢!”男人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这几个字,眼中的怒火,几乎要将我给生吞活剥了。
 
    我自然不敢,也不会伤害这个孩子。可为了留下他,我只有拿肚子里的孩子来赌。
 
    紧张地咽了咽口水,我将手里紧握的刀子,轻轻地抵在了平坦的小腹上。
 
    “你可以试试。”
 
    我淡笑着,身上,却早已被汗水湿透。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莫云霆和我就这么对峙着。
 
    终于,他淡淡开了口。
 
    “说吧,你到底想怎样?除了离婚,我都可以考虑。”
 
    他这么松了口让我有些意外,一时之间,倒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我想让他爱我,可是,这可能吗?但就算他不爱我,也不能爱莫林纾,更不能在我看不到的地方,和莫林纾做着那些见不得光的事情。那样的画面,光是想想,都足够让我心痛至死。
 
    沉吟片刻之后,我缓缓开了口。
 
    “要么你让我回莫家,要么,你就和我一起住在这里。”
 
    “好。”
 
    原本我只是试一试,却没想到,莫云霆真的答应了。
 
    第二天,他就将东西搬了过来,住进了另一个房间。
 
    他几乎不和我说话,吃饭,工作的时候都是沉默的。可这样对我来说,也已经足够了。
 
    只要他在我身边,就够了。也许日久生情,慢慢的,他心里就会有我的位置呢?
 
    不知不觉过了三个月,我的肚子,也一天天大了起来。
 
    这天刚好是周末,莫云霆坐在沙发上,全神贯注地看着一份报表。
 
    我肚子里的小宝宝,突然轻轻动了动。
 
    就像是羽毛轻轻拂过肚子,既舒服又让我惊喜。这是我第一次感觉到胎动,刚开始我还不太敢确定,直到,它连着又动了两下。
 
    “云霆!莫云霆!”
 
    我欣喜地叫了一声,因为激动,连嗓音都是颤抖的。
 
    是胎动啊!就算莫云霆对我再冷淡,我也忍不住想和他分享这其中的喜悦。
 
    “怎么了?”
 
    男人抬起头来,幽深如墨的眼眸,让我深陷其中。
 
    几秒之后,我才回过神来,对着他兴奋地说道:“宝宝,宝宝在动!”
 
    说着,我朝着他走了过去,也不管他愿不愿意,将他的手轻轻地放在我的肚子上。
 
    等了好一会儿,小家伙都没再动了。
 
    我只能是悻悻地放开莫云霆的手,有些失落地说道:“他又不动了,反正日子还长,等下次吧。”
 
    “嗯。”
 
    莫云霆淡淡应了声,便继续看着报表。他的不冷不热,其实我早就习惯了。
 
    片刻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