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一生一次的认真小说全文免费阅读_你是我一生一次的认真(慕凉夏薄彦初

白居过隙 2018-11-09 阅读





“不配?薄彦初,不管你承认不承认,我才是你的太太,你现在指责我?你给了我作为薄太太应该拥有的尊严和尊重了吗?我怎么做都比不上那个死去的女人。”
 
“呵呵,尊严,你这种女人也配谈尊严吗?如果不是你,青儿也不会死,你这种恶毒的女人不配提她。”
 
耳边响起薄彦初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那声音落在凉夏耳朵里,时远时近。
 
近的铿锵有力的砸在她心上,鲜血直流……
 
“我这么多年的付出在你眼里都是不配对吗?薄彦初,那件事不是我……”
 
他英俊冷漠的脸冰冷的贴着她满是冷汗的脸颊,“都是因为你,当年耍手段接近我,然后逼着爷爷让我娶你,还把这个消息告诉了青儿,逼的青儿远走他乡,最后飞机失事。”
 
“左青左青,又是左青,薄彦初,你扪心自问,我对你的爱比她少吗?你为什么宁愿惦记着一个死人,也不愿意珍惜活着的人。”
 
慕凉夏胸中激荡着无数的酸楚和无奈。
 
与左青对比,她就是一文不值的蚊子血,而那个女人就是薄彦初心头永远不会变色的朱砂痣。
 
“在我和青儿的感情里,你才是那个卑劣的,不折不扣的第三者,所以,你怎么好意思把我们两个的感情跟你的相提并论,你配吗?”
 
慕凉夏捂着胸口,这颗心已然为了薄彦初,碎的无法再修复了。
 
“你若是忘不了她,当初为什么还要跟我结婚,难道就是为了报复我吗?”
 
薄彦初看着她冷哼一声,“你说对了,青儿死了,你要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两年的折磨够久了吗?既然我无论如何努力都换不来你一颗真心,那算了吧,我放弃了,不再恬不知耻的缠着你,我们离婚吧。”
 
薄彦初眸中怒意更盛,“我们之间的关系,什么时候成了你是主导?你是想从我这离了婚,得到一笔报酬,然后转头就投入陆思远的怀抱?”
 
“我找陆思远不过是向他询问一些事情,我的事但凡你有心思管,我会沦落到向一个外人求助吗?”
 
薄彦初冷哼一声,“我看你是不见棺材落泪,你的卡里下午的时候多了三百万的进账,你认是不认?项目资料泄露也是从你的邮箱里发出去的,你认是不认?”
 
“现在又想随便找个理由来糊弄我,慕凉夏,我看你是活腻了吧。”
 
“不是你想的那样……”凉夏试图解释,被薄彦初冷冷打断。
 
“你以为你做的天衣无缝,我查不到你吗?可惜,这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你跟了我两年,不知道在我这里,背叛是什么下场吗?”
 
“不,不是我,真的不是我,陆思远只是我的师兄,我们也从来没有聊过工作上的事……”
 
薄彦初抬起她的下巴,迫使她看着自己,“慕凉夏,你是真傻还是假傻?陆思远所在的公司是什么公司,你不知道??呵,你为了三百万就出卖了我,三百万包括爬上陆思远的床吗?”
 
慕凉夏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骨子里的那一点点倔强驱使她的泪没有掉下来,“我没有……你知道,我爱的人是你,从……”
 
被保镖拦在外面的医生打断了她的话,“你这是在干什么?病人现在有孕在身,你们不要乱来。”
 
不多时,薄彦初冷着一张脸从帘子后头出来。
 
女医生愣住,这个男人实在是太好看了,她还以为这样的阵势,里面是个凶神恶煞的角色。
 
尤其是那双眼睛,深色瞳孔,好似一汪泓泉,透着七分凉薄,三分淡然,往医生身上扫上一眼,竟让人有几分寒意。
 
“你刚才说什么?”
 
“我……我说病人已经有两个月的身孕。”
 
薄彦初惜字如金,“报告给我。”
 
医生不敢不回,“是六号床位的慕凉夏,车祸送进来的,好在福大命大,孩子没什么事,不过还需要做进一步的检查。”
 
薄彦初伸手接过那张单子,垂眸看了一遍,“检查不必做了,现在,就送她去做人流。”
 
听到外面的对话,慕凉夏从欣喜瞬间如坠冰窖,跌坐回病床上。
 
他说什么?



“薄总,你这样......”
 
在陆思远的眼里,外人面前这样对待凉夏,已经是极大的羞辱。
 
更何况,薄彦初的动作越来越大,谁知接下来,这个男人会在他面前做什么事。
 
“薄彦初,唔......你放开我!”
 
凉夏拼命的挣扎,想要躲开薄彦初的桎梏。
 
私底下,他要怎样就怎样,就像刚才在陌生的地方,陌生的场合做什么,她也都一一忍了,可凭什么在她尊敬的师兄面前这样羞辱她?
 
慕凉夏挣扎失败,她哪里敌得过薄彦初的力气,她开始软着嗓子求他,“彦初,求你,不要,不要在这里......”
 
看着慕凉夏这样卑微的求薄彦初。
 
陆思远再也忍不住,上前一把,将凉夏从薄彦初的怀里扯了出来。
 
随后将衣衫不整的凉夏护在了身后,紧接着薄彦初的拳头就打在了陆思远的脸上。
 
陆思远哪里经历过这样的阵仗,被薄彦初打了一个趔趄。
 
凉夏连忙挡在陆思远前面,“薄彦初,你有什么冲着我来,你打人算什么本事?”
 
慕凉夏重新回到薄彦初的怀里,“怎么?这么快就护着奸夫了?”
 
门外的保镖听到动静,闯了进来。
 
薄彦初直接将慕凉夏扛在肩膀上,“你们好好招待一下陆总。
 
“你放开我,薄彦初,放了他,混蛋!”
 
薄彦初被凉夏不安分扭动的有些不耐烦,眼睛灼灼的瞪着她,“你最好别给我乱动,想让陆思远看看我们夫妻如何恩爱吗?”
 
最后两个字他咬的特别重。
 
凉夏软下嗓子苦苦哀求,“彦初,求你放过陆思远吧,这件事跟他没有关系!”
 
“你是想说,孩子不是陆思远的?孩子的生父另有其人?”
 
薄彦初的眼睛盯着她,一眨都没有眨过。
 
那目光渐渐的由审视变的阴冷起来,“慕凉夏,以前我还真是小瞧了你了。”
 
凉夏眉心微拧,低垂着头不敢在言语。
 
薄彦初抓着她的头发,强迫她看着自己,“怎么?你是默认了吗?”
 
凉夏所有的委屈一涌而上,在薄彦初强势的询问下,她都要窒息了,哪里还有闲心想别的,这会她反应过来,“薄彦初,我再说最后一遍,孩子是你的,我没有背叛过你,为什么你就是不明白?”
 
男人心火越烧越旺,将人压制在汽车后座,力道之大让她动弹不得。
 
“不明白的是你才对,我今天就好好的告诉你,怎样才能做我薄彦初合格的妻子。”
 
凉夏声音都发着颤,目露恐惧,“薄彦初,你别这样!”
 
此刻的薄彦初像一个偏执的疯子,哪里能听得进去别人的解释。
 
在他们的这一段婚姻里,薄彦初永远强势霸道,而她都是那个默默付出了还没有回报的。
 
因为在薄彦初的眼里,她永远都是杀害他最爱女人的凶手,永远都是一个居心叵测的女人。
 
她这样的女人,不配得到他的爱。
 
都是她错了,一开始就错的离谱。
 
她以为,用真心就能换来真心。
 
可现在,这颗心被这人撕扯了个粉碎,还要在放在地上用力的踩踏。
 
半晌,薄彦初听不到她的哀求,看了她一眼。
 
她仰着头,无助的看着汽车顶棚,像一具没有生命力的玩偶。
 
心里刺痛一下,可是想到这个女人所作所为,再一次的控制不住自己,“慕凉夏,再疼你也给我受着,这都是你应得的!”

本文标签: 你是我一生一次的认真慕凉夏薄彦初白居过隙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