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从来不温暖(林宛白顾左司)免费阅读全文_爱情从来不温暖夏小霜在线阅读

夏小霜 2018-11-09 阅读





“顾太太,你怀孕七个月,已经出现多次出血征兆了,为了肚子里的孩子,您和先生在房事上面,还是请节制一些。”
 
    喝安胎药时,林宛白脑子里刚闪过医生的嘱咐,下一刻,就听见了楼下的车鸣声。
 
    是顾左司回来了。
 
    林宛白心口扯了扯,连忙扶着已经高高隆起的大肚子,走出去迎。
 
    “左司,你回来了,吃过晚饭了吗,要不要啊!”
 
    林宛白话还没有说完,就直接被迎面而来男人,狠狠压在了墙壁上。
 
    她挺起的大肚子撞到了墙壁,一阵剧痛,随即感觉到自己宽松的睡裙,被他给掀开了。
 
    就在灯光明亮的走廊在,在林宛白怀孕七个月的时候!
 
    “不要,左司”林宛白连忙求情,“我肚子已经很大了,现在不能啊,疼!”
 
    像是以前的每一次那样,这个男人,毫不留情的,贯穿了她。
 
    动作粗暴狠戾,毫无恩情,只有发泄。
 
    林宛白太疼了,连着肚子,一起绞痛,让她浑身发抖,额头上密密麻麻的冒出冷汗
 
    “你出去,顾左司!”林宛白又疼又急,连名带姓的喊起了男人的名字,“不要弄伤我的孩子”
 
    “放心,林宛白,你命贱,你孩子的孩子,命肯定一样贱!怎么会就这样出事?”顾左司贴在她耳边,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带着冰冷的寒意。
 
    “当初你下药勾引我的时候,不是说很喜欢我这样对你吗?现在才过了多久,又说不要了?林宛白,你的爱还真是跟你这个人一样,让我恶心!”
 
    那件所谓勾引的事情,根本就是陆梦雪的阴谋和算计,她根本没有过那种肮脏的想法!
 
    “顾左司,孩子也是你的亲生骨肉啊”林宛白没力气再解释过去的事情,只想停下这场惩罚,“真的好疼,求你停下,别伤到孩子”
 
    “伤到就算了!”顾左司却用力的摁在了林宛白挣扎的后颈,力道一点也没有减轻,好似真的要就这么弄死她跟腹中的胎儿。
 
    “反正,我早就恨不得你们去死了!要不是你,梦雪早已经是我的顾太太了!林宛白,要不是看在爷爷的面子上,早在结婚的那天,我就掐死你了!”
 
    林宛白泪如雨下的哭起来,她知道他恨她,却没想到,已经到了恨不得让她去死的地步!
 
    “别让我听见你哭泣的声音!扫兴!”顾左司加大的动作,疼得林宛白几乎晕死过去,哭都再没力气哭。
 
    小腹一阵一阵的剧烈绞痛起来,在林宛白快要站不住倒地的时候,顾左司终于放开了她的身体。
 
    林宛白脚下一软,噗通摔倒。
 
    腿间,有温热的液体紧跟着徐徐流出
 
    林宛白费力的看了一眼,是血
 
    前面,半米处,正是在淡定的整理服装的顾左司,他衣着光鲜优雅,完全没有刚刚折磨林宛白时的残忍模样。
 
    “左司,我出血了”林宛白爬行着身体,抓住了顾左司的腿,凄惨的哀求道,“送我去医院,我的孩子,要没了”
 
    顾左司垂眸,冰冷无比的看了一眼林宛白,随即,毫不留情的拔出了脚。
 
    往后退了几步,森冷的看着林宛白:“没了也是你活该!”
 
    林宛白心脏狠狠一疼,抓紧了地毯。
 
    “顾左司,这是你的孩子,你亲生的骨肉啊!你就真的要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吗?”
 
    顾左司垂眼,居高临下,毫无感情的看着林宛白。
 
    “那是你怀的贱种!只有梦雪的孩子,才是我的孩子!”
 
    他说完,长腿一迈,直接跨过了趴在地上的林宛白,闲庭信步一般,下楼,摔门,离开。
 
    留下林宛白一个人,带着出血不止的七月孕肚,趴在地摊上,无助的哭泣。



顾老爷子八十岁的高龄,就这么直挺挺地朝她跪下了。
 
    他一跪下,身后呼啦啦一大群随从也跟着跪下,顿时门口呼啦啦跪了十来个人。
 
    林宛白侧过身体,于情于理都不想受他这一跪。
 
    “宛白啊,是我们顾家对不住你,但那也是你的孩子啊,你怎么忍心看着他被陆梦雪抓走,陆梦雪那就是个恶毒的女人啊!”
 
    林宛白眉梢一动,威廉立刻怼了回去:“需要她去救人的时候就对不住了,不需要的时候就把她往海里一扔,顾老爷子你这未免也太现实了些吧。”
 
    “你说孩子怎么了?”林宛白拦住威廉还要赶人的手,疑惑地说道。
 
    她从顾左司家里出来之前,蹦蹦跳跳还好好的,出了什么事?
 
    顾老爷子一生纵横商场,哪里受过这样的气,来这里求林宛白也只不过是陆梦雪放了话,要林宛白才能放了自己孙子。
 
    否则他愧疚归愧疚,是万万不会拉下脸来求一个女人的。
 
    何况他口口声声一个“我的孙子”,竟是半点也不把蹦蹦放在眼里。
 
    在顾老爷子的叙述明白了事情的始末后,林宛白蹙了蹙眉。
 
    昨天她从顾左司家出去以后,顾左司便开着车去追她一夜未归,孩子就被暗中窥伺的陆梦雪掳走了。
 
    并且放话下来,只能拿林宛白来换,不然逼急了她狗急跳墙,绑着炸药和孩子同归于尽。
 
    这时,家门口又是一阵响动,顾左司带着人来了。
 
    看到顾老爷子跪在林宛白的面前,他的眉头皱了皱,上前把顾老爷子扶起来。
 
    林宛白冷眼看着这一切,带上了讥诮的神情。
 
    呵呵,又要将她问罪吗?
 
    出乎意料地是顾左司只是扶起了顾老爷子,并没有多说话。
 
    看着转身即将离开的顾左司,林宛白不由得叫住了他。
 
    “你为什么不骂我?”
 
    顾左司转身,眼中的神情几分痛苦几分执着,定定地望着她说道:“是我们顾家一家子人对不住你,现在也没有脸皮求你管顾家的一大摊子事,当年犯过的错我也不想再犯一次,这件事你不用插手——”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也不需要有负罪感,原是我顾家欠你的。”
 
    话音未落,他的脸上便挨了一耳光。
 
    “你这逆子!”顾老爷子气得浑身发抖,指着顾左司的鼻子大骂:“我顾家造了什么孽生下你,连自己亲生孩子都不要,你是要绝我们顾家的后啊!”
 
    顾老爷子一生都活得霸道而专制,顾左司的性格也随了他,自己喜欢的便当做心肝宝贝儿疼着,不喜欢的便是死他千万也与他并不相干。
 
    而如今,在孙媳妇和亲孙子之间,顾老爷子自然选择了后者。
 
    顾左司被这一巴掌打得脸都偏了过去,却仍旧面无表情地说道:“孩子的事我会想办法,你保护好自己。”
 
    说完带着顾老爷子离开了。
 
    林宛白望着那人离开的背影久久没有说话。
 
    “宛白——”等他们都走了后,威廉才磨磨唧唧地蹭上来,一脸的欲语还休。
 
    林宛白抬了抬眼皮:“叫姐。”
 
    威廉却仿佛没有听到她的话一般,只是挨着沙发坐上,甚至抓住了她的手,眼中闪着急切而热烈的光:“你真的什么都想起来了吗?”
 
    林宛白不动声色地抽开了自己的手,低头回答:“嗯。”
 
    “那——”威廉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有些焦躁地说道:“你要答应他们吗?”
 
    毕竟那是她亲生的骨肉。
 
    林宛白却只是定定地望着虚空中的某一点,很久之后才问威廉:“你是不是觉得我不应该去?”
 
    被说中心事,威廉支支吾吾地说道:“那是你的孩子,决定权在你。”
 
    看着威廉笨拙的模样,林宛白却笑了,她摸了摸威廉的头发,带着些歉意地说道:“对不起啊,原本是跟着你过来玩的,没想到最后却让你扫了兴。”
 
    威廉连忙摇头,他抓住林宛白的手,却被她抽开了。
 
    他的心也跟着沉入了谷底。
 
    连一点点机会都不肯给他吗?
 
    林宛白似乎是看出了威廉的心思,她微微上前,给了威廉一个拥抱,在他耳边轻轻地说道:“你才十七岁,不要局限于眼前的一点小情绪,未来的人生还很长。”
 
    威廉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林宛白,林宛白却不为所动,把最后半管麻醉剂推进了他的静脉中。
 
    看着对自己毫不设防的男孩直挺挺倒地,林宛白轻叹一声,把他半扶半抱在沙发上。
 
    然后似乎有点恨铁不成钢地说道:“我说了你还太小吧,有时候你喜欢的人并不喜欢你,还会伤害你啊。”
 
    她弯下腰,点了点他的鼻尖,笑得仿佛永别:“记住了吗,我的傻弟弟。”
 
    林宛白做了一些准备,急匆匆地出了门。
 
    此时正是正午,她左拐右拐出了小区,走到了一片茂密的树林子里。
 
    这里是一个公园,人来人往非常繁杂,这是片樱花树林,只是现在季节不对,只有茂盛的枝叶而不见满树繁花。
 
    林宛白站在树林子中间,对着空气大喊道:“我知道你在监视我,现在我出来了,你可以把我的孩子放了。”
 
    空气中突然传来冷笑声,林宛白顺着声音来源望过去,正好看到陆梦雪从一处假山处走出来。
 
    开口第一句话就是:“林宛白你怎么还没死!”
 
    林宛白冷眼看着她,此时的陆梦雪哪有一年前光鲜亮丽的样子,她穿着灰扑扑毫不起眼的衣服,原本精致的面容也灰败下去,整个人瘦骨嶙峋,脸上的神情可以用可怕来形容。
 
    她皱了皱眉,心想这个女人是不是吸.毒了。
 
    “孩子在哪里?”她问道。
 
    陆梦雪笑了笑,从假山那边拎出两个孩子,正是被绑住手脚,塞住嘴巴的蹦蹦和跳跳。
 
    林宛白眼睛一红,正想上前看看两个孩子的情况。
 
    陆梦雪猛地扔过来一截粗糙的麻绳。
 
    “你不是拿自己来换他们的么,先把自己的手脚绑住再说!”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