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劫全文免费阅读_七月劫慕容明月君七七小说最新章节

瞧见美人 2018-11-08 阅读





林太后嘴上说要潜心礼佛,背后也不知道要做什么,不如趁着这个机会早点寻到龙珠赶快出宫,也省得过几日真的要去给慕容明月选妃,那么麻烦的事情,想想都头大。
 
选妃,开什么玩笑,君七七慵懒的闭上双眼,享受难得的平静,怕是平静后要面对的不止是狂风暴雨。
 
打定注意,君七七心情特别好,就连脸上的笑都特别甜,以往她接任务都不会超过一个月,便会回到君子夜身边,这次已经两个多月了,她从来没有离开君子夜那么久。
 
深夜,君七七一身黑色夜行服,从窗子跳了出去,阴沉沉的天让夜显得更加漆黑,一阵阴风吹来,树枝不停的摇曳,显得格凄凉,都说月高风黑杀人夜,这样的夜对君七七来说无疑是最好的。
 
躲过侍卫潜进慈宁宫,虽然这不是君七七第一次进慈宁宫,可绝对是看的最仔细的一次,在慈宁宫的小佛堂中找到了供奉着的菩萨雕像,可却连一炷香都没有点燃,君七七冷冷一笑,这太后说什么潜心供佛果然有鬼。
 
太后寝宫,看道空荡荡的床,君七七心中已大致明白是怎么回事,这个寝宫定然有通往地宫的密道,君七七仔仔细细的翻了好几遍都没有找到密道,不由得有些纳闷,心中不由得嘀咕:“难道进地宫的暗门并不在太后的寝宫。”
 
能藏在什么地方呢?君七七秀气的眉头皱了起来,忽然看向那张床,想到自己都是把东西藏在床下的暗格中,一把掀起被褥,用手仔细摸那床榻,终于在摸第三遍的时候找到了机关。
 
原来床角上有一个暗格,暗格打开是机关,拧动机关,床板便掀了起来,露出通往地宫的入口,跳入入口,那机关又自动关闭,像是没有开启过一样。
 
昏暗的地道中,全是珍贵的夜明珠和水晶,单看这些水晶和夜明珠也是一笔价值不菲的财富,君七七沿着暗道往里面走,突然隐约听到暧昧的声音。
 
虽君七七没经历过情事,可执行任务的时候却没少见没少听,所以一听便知道是怎么回事,冷冷一笑,这声音她在熟悉不过了,这不就是那林太后的声音,从怀中掏出黑面纱围上,慢慢靠近,越走近越能听到那饱含情欲的声音。
 
透过屏风看床上交织的两个人,不就是那林太后和庞朗,看那暖玉床上一股淡淡的雾气,君七七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两个在双修,林太后抱着龙珠在胸口,借助龙珠和双修帮庞朗恢复功力,看来庞朗给慕容明月闭关定然消耗的内力不少。
 
暖玉床上的两人忘情的两人,完全没有想到会有人撞破他们的好事,君七七不屑的看着两人,心里替慕容明月悲哀,如若他看到这一幕,怕会控制不了冲进去杀了交合的二人把。
 
用内力控制着那天蚕丝,柔软的天蚕丝在君七七的控制下诱人一条灵活的蛇一般,忽然,君七七挥动天蚕丝朝林太后胸口上的龙珠射去。
 
如此天赐良机,今日她一定要拿到龙珠,此时的林太后和庞朗是血脉相通的,也是最最弱的,若强行分开,两人必遭反噬。
 
那天蚕丝猛然套在龙珠上,不待林太后和庞朗反应过来,君七七内力一拉便到了手中,不屑的看了两人一眼,冷冷一哼,连忙离去。
 
情欲中的林太后突然少了龙珠的支撑,庞朗浑身冰凉传入她的身体,瞬间变得僵硬,庞朗连忙点了林太后的穴道抓起一旁的衣衫盖道林太后深深,套上自己的黑袍朝着龙珠消失的方向追去。
 
只听后面传来林太后虚弱的声音:“鬼儿,杀了他。”
 
君七七跑的速度非常快,可庞朗追的速度更快,还未出地宫,那庞朗便追了上来,不由分说的出掌,用尽全力朝君七七打去。
 
瞬间,整个地宫中充满杀气,掌风袭人,细沙迎风而起,君七七一个闪身躲过那致命的一掌,只见庞朗,从腰间抽出软剑,迎面刺来,剑气逼人,充满绝杀。
 
一道剑光闪过君七七的眼睛,君七七抬起嘴角,冷冷一笑,从手中的天蚕丝迎向软剑,只听当的一声交织在一起,君七七闪避着那软剑,她现在紧急要做的是逃出这个地宫,并不想和庞朗纠缠。小心的护着手中那龙珠,攻守兼备。
 
庞朗似乎看出了黑衣人的意图,用尽全部功力狠狠的刺向那君七七,庞朗的剑法诡异瞬间变得诡异起来,一道道剑气如同利箭射来,让人闭闪不及。
 
忽然一道剑光划过君七七的手臂,剑气狠狠的把她逼退到墙边,后退几步,贴在墙上,手中的龙珠当的一声落下,君七七眼眸一沉,那收纳天蚕丝,从腰间取出化蛇鞭,狠狠的抽想庞朗,狠厉额的花纹蛇鞭如同四面八方攻来的毒蛇般,吞噬那一道道剑光。
 
这时那庞朗已经红了眼,招招毙命,既然能找到地宫,既然撞破了他和太后的好事,既然敢偷龙珠,这人若或者逃出去,怕是对太后和自己都是极大的威胁。
 
君七七知道,今日若不杀了这庞朗怕是很难出地宫了,避开剑锋,一个卷退扫起地上的龙珠,庞朗见龙珠收敛软剑,便要去躲那龙珠。
 
趁此君七七掏出银针,狠狠的射向庞朗,银光扎线,庞朗连忙一个转身闪到一旁,随是如此,还是被那牛毛般的银针划破了衣衫,君七七接住那龙珠,放在怀中。
 
两人冷眼相望,君七七满眼不屑的看着庞朗,心中满是嘲讽,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家伙,功夫也没有高到哪里去,庞朗双眼赤红,死死的盯着眼前的盗贼,他此刻没有了思维,只知道今日这人必须死,暗暗深处手掌在掌心聚集了一团黑气。
 
感受到庞朗的变化和内力的波动,君七七提高警惕,率先出鞭攻向庞朗,快准狠,如同闪电般,庞朗手执软剑,身上善法出浓烈的杀气,右侧轻闪躲过飞来的鞭,迎剑而上,以剑挡鞭。
 
舞动着手中的长鞭,鞭法变幻莫测,如同灵巧的毒蛇,忽然缠着庞朗的手臂,狠狠的抽掉他手中的软件,鞭尾上翘,划破庞朗苍白的脸庞,君七七冷冷一笑,银针再次出手,趁着庞朗躲避银针飞身而跑。
 
庞朗看那人要跑,伸出手掌,使尽全部功力,一掌迎像那黑影,君七七躲闪不及被那掌击中,知觉五脏要被震碎,一口鲜血涌到口中,却死死的咬着牙不肯让血流出来,射出全部银针,如同天女散花般让庞朗好一阵躲,再看地宫中已没那黑衣人的身影。
 
庞朗冷冷一哼,快步回地宫,只见躺在暖玉床上的林太后,脸色苍白,一脸憔悴,瞬间老了十岁,从怀中掏出丹药为她服下,用内力为她暖身。
 
过了好久林太后脸色红润,慢慢的恢复了知觉,庞朗伺候她穿上宫袍,林太后满眼狠绝的看着庞朗问:“鬼儿,那人呢 ?”
 
“跑了…”
 
庞朗冷冷的声音听不出任何情绪,林太后站起来抬起手朝庞朗俊朗的脸色狠狠一巴掌,只见庞朗苍白的脸色浮现五个鲜红的手指印,林太后怒目圆睁的看着他怒气冲冲的说道:“哀家是怎么交代的,你居然让他给跑了。”
 
“主子切勿生气,那人虽然跑了,可是他中了我的尸毒掌,撑不了十二个时辰必须无疑。”
 
“找,给哀家找,哀家生要见人 ,死要见尸,还有龙珠,找不到那黑衣人和龙珠,哀家就拿你开刀,鬼儿你知道哀家生气的后果是什么。”林太后一手挑着庞朗的下班,冷冷的声音让庞朗打了个寒颤。
 
“鬼儿遵命。”庞朗连忙跪下,不敢再看林太后一眼。
 
林太后垂下凤眸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道:“你若找不到,让哀家要是听到外面有什么不好的传闻鬼儿你的好日子就到头了。”说完甩这宽大的袖子出了地宫。
 
晚秋的夜总带着凉意,黑夜中,一道黑影悄无声息的穿越在皇宫的屋顶,小心翼翼融入那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中,感受者冷冷的夜风,悄然消失在未知的方向。
 
从地宫出来,君七七一路飞奔,庞朗的那一掌让她内伤严重 ,越跑越力不从心,感受体内的血液一点点在冷却,连内力也收到了影响,君七七知道那一掌肯定有问题。
 
好在龙珠带了出来,任务总算我按成了,君七七扯着嘴角笑了笑,只觉得整个腹腔疼成一团,龙珠的散发的气息可以抵挡一部分冷冷意,却不能让君七七安心下来。
 
强忍着用在嗓子里的血,一阵阵血的甘甜冲进她脑子中,却不敢吐出来,她亲眼见过庞朗喝血,而庞朗接触过自己的血,一旦吐出来,她怕庞朗顺着血味找过来,更怕他能通过血液认出自己。
 
深秋总凄凉的季节,树上的枯叶落的寥寥无几,君七七一跃翻身进入冷宫,那是皇宫最萧条的地方,也是最不引人注意的地方,打开冷宫的大门,直直进到里面,见里面无人,眼眸一沉。
 
“夏晨哥哥,夏晨哥哥,我是七七快回来。”君七七暗暗用仅剩的内力,发千里传音给夏晨,内力牵扯道内伤,再也忍不住,噗的吐血在地,晕了过去。



冰冷的风吹动着冷宫中满地的枯叶,一道黑影快速的穿梭在皇宫内,脚尖点过那枯叶未发出一丝声音,只听到呼呼的风声,落到冷宫院内,远远看到晕倒在地上的黑影,心中暗下:“不好。”
 
飞身过去,连忙抱起晕倒的君七七放在床上,伸出手掌贴在君七七肩上,把自己的内力输给她,少时,君七七缓缓醒来,夏晨连忙关系的问道:“七七,好点没有?”
 
君七七满眼苍白的笑了笑道:“夏晨哥哥我没事,快把龙珠带给子夜哥哥。”说着从怀中掏出那龙珠,交给夏晨。
 
夏晨接过龙珠道:“我看你情况不他好,我先把你送到长乐宫。”说着不由君七七拒绝,便抱起君七七消失在黑夜中。
 
守门的小太监缩卷在门口在打瞌睡,无人察觉有人进了长乐宫,夏晨把君七七放在床上,从怀中掏出一个瓷瓶递给君七七道:“七七我看你情况不妙,替你把脉,发现你中毒了,而且你体内很强的毒,想吞噬你的心脉,这是护心丹,两个时辰你便吃一颗,先保住心脉,我去通知少主,让少主来给你解毒。”
 
君七七微微点了点头,夏晨担心的看了君七七一眼,不但耽搁消失在黑夜中,君七七换上一身普通的衣衫,把沾了血的夜行衣悄悄烧点,躺在床上,感觉浑身发冷,盖着被子也忍不住的打寒颤,就像困在千年寒冰中一样。
 
一夜无眠,第二日宫中却没有任何动静,自己穿上衣衫,照着铜镜,看着面如白灰的自己,君七七苦苦一笑,无论如何,她的任务完成了,体内撕心裂肺的疼,让她脸色越发苍白,拿出一颗护心丹服下,感觉自己的生命一点点在流失,这种感觉在快死的人身上体现的尤为明显。
 
君七七突然好怕,怕自己还没有等到君子夜,便死在这皇宫中,拿起梳妆台上的胭脂在脸上轻轻刷了刷,掩盖了一脸的苍白。
 
“皇上驾到。”忽然外面一身尖锐的声音传入君七七耳中,君七七转过神来,看到一身明黄色龙袍的慕容明月走进来,脸色略微有些苍白,却看起来很精神。
 
君七七忍着痛,站起来,满脸笑意的施礼道:“参见皇上。”
 
“怜儿多礼了。”慕容明月扶着君七七坐下,看着略施粉黛的君七七如出水芙蓉般透着端庄秀丽,不似平日的活泼可爱,可越来越有皇后的样子了,笑了笑道:“怜儿你略施粉黛的样子真好看。”
 
“我平时就不好看了啊?”君七七掩饰这自己的苍白,开口便觉得心口一阵疼。
 
“都好看,朕都爱。”慕容明月宠溺的看着君七七,这个小女人是他一生的挚爱,握着她的小手,感到冰凉入骨,皱着眉问道:“手怎么这么凉?”宠溺的语气全是责备。
 
君七七笑看着,灵动的双眼转了一圈,突然有些娇羞的低下头道:“没…没事,我只是来葵水了,所以有些不舒坦。”
 
慕容明月揉着柔软的小手,用嘴巴呵呵气道:“到是朕疏忽了,朕帮你暖暖,眼下入冬了,怜儿要注意保暖才是,明日朕让人给你送几套入冬穿的衣裳来。”
 
“好”君七七停了停又问道:“今日这么早过来是不是有什么事?”
 
“也没什么事,这是今日在早朝上,国师说昨日有人闯入他的星月神殿,盗走了极其重要一颗宝珠,朕看近些日子宫中有些乱,下早朝就先来看看你,看到你平安无事,朕才安心。”
 
君七七嘴角划过不易察觉的讽刺,那庞朗真是好大胆子,居然还敢让皇上帮忙找龙珠,还真不怕他和太后的那些龌龊事情败露出来,再看眼前这个满脸宠爱自己的男子,君七七心中一片凄凉,他要是知道自己的生母那样的放浪,甚至养鬼人和鬼人双修,怕是怎么都不能接受吧。
 
“我没事,不过这几日我身子不舒服,怕是这几日不能给你操办选妃了,也不知太后知道了会不会怪我。”君七七放柔声音,全是无奈。
 
慕容明月宠溺的揉着她的小手,和气给她取暖,一脸无所谓的说道:“选妃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这几日好好养着身子,选妃的事情朕会交给其他人,而且选妃的事朕都不着急,你着急什么,你就那么想朕赶快纳妃?”
 
“没,明月我有些倦了。”君七七疲惫的看着慕容明月。
 
慕容明月抱起君七七把她放在床上盖上被子道:“休息吧。”
 
“恩。”君七七看着慕容明月,感觉眼前越来越好,越来越像君子夜,满足的闭上眼睛,沉沉的睡去。
 
君七七睡熟了,慕容明月执起她的小手,亲了亲,盖在被子中,并交代小落子弄暖炉来,等寝宫暖和起来才离去,冬天真的来了,只是这个冬天似乎真的比较冷。
 
永宁宫,慕容明月刚进去就看到林悠坐在软榻上,小毯子盖着修长的双腿,手里捧着一个小暖炉,林悠是丞相千金,从小就比较金贵,早几日便用上了暖炉相对皇后来说,她好像从来穿的就很单薄,慕容明月想道那个小女子,无奈的笑了笑。
 
“皇上哥哥。”
 
林悠见慕容明月连忙把手上的暖炉交给一旁的侍女,掀起毯子,走到慕容明月面前撒娇道:“皇上哥哥,人家好想你。”
 
慕容明月拍了拍她柔软温和的小手坐下,看着林悠道:“朕这不是来看你了吗?”
 
林悠嘟着小嘴坐到慕容明月旁边道:“肯定又是去看过长乐宫的那个女人才来看我的。”
 
“好了好了。”慕容明月哄着她道:“她是皇后,一国之母,朕怎么能不去看她。”
 
“什么一国之母,不过是个不知道哪来的乡村野妇罢了。”林悠满白了一眼满脸不屑的说。
 
“够了,悠儿,朕是不是平日太宠你了,你居然这样说皇后,若皇后是个乡村野妇,那朕是什么?你作为朕的爱妃你又是什么?”慕容明月一脸怒气的看着林悠,低沉的声音带着不满。
 
林悠看慕容明月生气,连忙拽着他的衣袖揉揉的说道:“皇上哥哥不要生气,是悠儿不懂事,悠儿错了。”
 
“这次你诋毁皇后朕就不跟你计较,朕不希望有下次,朕若在听到你这样说皇后,别怪朕不念旧情。”慕容明月的眼神带着狠辣,吓得林悠缩了缩脖子小声应道:“是,悠儿再也不敢了。”
 
慕容明月正了正神色又说道:“朕不希望每次来看你,你都做些让朕不开心的事情,那样朕就再也没有心情来你这里了。”
 
“皇上哥哥…”林悠委屈的拉着慕容明月的衣角。
 
“还有一件事朕要交代你,皇后这几日身子不舒服,朕觉得选妃的事情不适合皇后去做,而且皇后对宫中的规矩和选妃的条件动的较少,这件事以后有你负责,你从小就懂事,朕相信你选出的人定然不会差。”
 
慕容明月说完,林悠的眼中快速的闪过怨恨,好你个白怜,你居然这样挑衅我,侮辱我,你这是想让我知道皇上哥哥有多宠着你,顺着你么?白怜你这个贱女人。
 
“悠儿领命。”虽然心里一直在诅咒咒骂君七七,可林悠还是笑着答应了这件事情,既然慕容明月亲自开口了,那这件事接不接由不得她。
 
慈宁宫,林太后今日特别浮躁,少了龙珠,吃再多的清丹也保不住自己这倾城的容颜,该死的黑衣人,居然能找到地宫,抢走龙珠,越想越气愤,一把把桌子上的水果茶盅全都扫在地上,吓得伺候的侍女和太监连忙跪下。
 
“滚,都给哀家滚出去。!”林太后大声呵斥道。
 
侍女和太监从未见太后发如此大的火,吓的身子发抖,都连忙退了出去,剩下林太后一人在寝宫,林太后抚了抚额头一双凤眸中全是杀戮。
 
君七七沉睡中感受着自己撕心裂肺的疼,虽然寝宫中燃着暖炉,和还是感觉全身冰凉,感觉要僵硬了一样,秀气的眉头皱在一起,长长的睫毛上带着泪珠,想醒来却怎么都睁不开眼。
 
子夜哥哥你怎么还不来,七七好疼,子夜哥哥,七七感觉自己的心快跳动了,七七好怕见不到你最后一面,君七七把自己缩在一起,像无助的小兽一样。
 
天终于黑了下来,尚未黑透,君子夜便趁着侍卫换班的时候今日了君七七寝宫,今日天还未亮夏晨带着龙珠回来,烛光下看看那龙珠一道深深的裂痕,散发着细弱的气息,还未问怎么回事,夏晨便把七七的事情说了起来,收起龙珠赶往宫中,宫中侍卫已经增了数倍。
 
暂时进不得宫,只能回去等晚上再说,回去仔细研究那龙珠,奈何裂痕太明显,气息太弱,这龙珠出现了裂痕,功效连平日的十分之一都没有,义父看到龙珠,怕定然会怪罪,君子夜如墨的眼帘中浮上担心。
 
天渐渐暗了下来,灰黑色的夜降临笼罩着大地,轻而易举的躲过换班的侍卫进了长乐宫,看到床上那个小女子,脸色灰白,像死人的脸色般,满头虚汗,眉头紧紧皱在一起,君子夜的心好像被东西狠狠的撞了一下,满眼心疼,疼的他有些直不起来腰。
 
坐到床边,伸手轻轻的抚摸着那娇小的脸庞,轻轻的喊道:“七七,醒醒,七七…”
 
君七七感觉自己沉在海底一眼无力,却听到日思夜想的声音:艰难的张开小嘴喊道“子夜哥哥…”

本文标签: 七月劫慕容明月君七七瞧见美人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