凰宫:滟歌行免费阅读分享|凰宫:滟歌行小说全文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莲赋妩 2018-11-07 阅读


“你有那么好心吗?”她冷笑,头也不回。
  
  我在她身后苦苦劝道:“婉儿,伤害我们母女对你没有任何好处,就算我答应你的要求,但是君宝是我的儿子,迟早会回来的。”
  
  “你要说服我就找好点的介口,君宝现在是什么样你清楚吗?他可是口口声声叫我娘的人。”她不屑的看她一眼,继续赶路。
  
  听到这一句,我承认自己心痛了,苦苦养育过的孩子,到如今认贼作父,我长叹一口气,缓和了下情绪,“小孩子不懂事,这么做……”
  
  “这么做是因为他以为你已经死了。”婉儿打断我道,突然笑起来,仰天哈哈大笔,无比得意。
  
  她看着山下就快要赶上来的人马,若有所思,我冷冷的看着她,劝自己冷静冷静,可是一想到刚才她说过的话我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我冲过去用尽全身力气给了她一巴掌,“你太卑鄙了。”
  
  婉儿挨了打,只是若无其事的看着我,“卑鄙又怎么样?这也全是你教的,我怎么能及得上你呢?装死骗易子昭为你殉情。”
  
  旧事重提,我已无话可说。
  
  婉儿冷笑,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拉着我,“过来这边,他们就要上来了,如果你敢发生一点声响,长公主的命就危险了。”
  
  她冷冷的威胁,此刻也不知道从哪里来了那么大力气,扯着我拐到一条叉路上,走了一段时间后,她指指旁边一个黑呼呼的洞口,“进去罢。”
  
  我有些迟疑,“那你呢?孩子呢,如果你们不进来我是不会进去的,我不跟我的孩子分开。”
  
  她冷笑,转头看着我道:“你觉得你现在有讨价还价的资格吗?”
  
  说完,就一把将我推了进去,吩咐那位宫人,“你看着她,如果天亮之前我不回来,你就杀了她,然后就按照我跟你说过的做。”
  
  那人似乎有些担忧,迟疑的看着她,“娘娘……”
  
  “还不进去在干什么?”婉儿失控的低吼,抱着孩子转身走了,我想要追上去,被那宫人强行拉进洞里,“别自讨苦吃,只要你乖乖听话,我是不会为难你的。”
  
  他从怀里掏出刀架到我脖子上。
  
  我没有办法,只得跟着他进去,阴暗潮湿的洞里没有任何光线,后边不远处还有滴水的声音,无法想像这是个什么地方,人的恐惧很容易被激发,我觉得身后随时都会有毒蛇毒蜘蛛一类爬过来。
  
  那个宫人似乎也有些害怕,安静的蹲在那里,身子不敢接近地面。
  
  过了一会,我听到有人经过的声音,他脚步很轻,很快就从洞口经过了,宫人小声警告我道:“最好别出声。”
  
  过了一会,就有大队人马上来了,我听到了夏侯君悦的声音,“你确定太后娘娘是被人带走的吗?”
  
  “奴婢确定,因为当时那位女子对太后娘娘说话很不客气,一般人是不敢这样的。”
  
  夏侯君悦停顿了一会,问身边的部下,“有没有看见兰陵新君?”
  
  部下摇摇头,“一上山他就不见了踪影,不过王爷放心罢,他身边带着十位武功高强的侍卫,不会有事的。”
  
  “太后娘娘身子凌弱,应该走不远,你们在附近仔细搜搜。”
  
  “属下遵命。”
  
  “你们几个跟我来。”
  
  随后,人马兵分几路去了,夏侯君悦坐在马上,朝这边看了一眼,然后带着一小队人马朝前方去了。
  
  我有些失落的叹了口气,真想冲口而出,我在这里,快来救我。
  
  可是他已经走远了。
  
  宫人将刀子离开我的脖子少许,小声的道:“难道真像我们娘娘说的,那个孩子是你跟我们皇上生的吗?”
  
  我怒目瞪他一眼,“这话似乎不该由你来问。”
  
  他低下头苦笑一声,“看他这么紧张过来救你的份上,应该是真的罢?”
  
  我沉默了一会,笑着问道:“那你呢?你肯这么不要命的为婉儿做事?你跟她是什么关系?单单只是主仆关系吗?“
  
  那人冷冷一笑,没有回答我,只是说:“这话也不该由你来问,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一句话,她是霍出去所有的一切过来的,你最好小心配合,到时候若一不小心酿成不可挽回悲剧,那时就为时已晚了。”
  
  我冷哼一声,没有接话,过了一会,听外头声音渐渐平静下来,似科他们已经走远了。
  
  我实在没有力气了,也不管地上到底有没有毒蛇,疲惫的将身子上靠在墙上,易子昭也过来了,孩子的事藏不住了。
  
  想想接下来面对他的尴尬场面,我觉得头疼欲裂。
  凰宫:滟歌行
  而当我在山洞里想着对策的进候,婉儿已经跑到了山的另一边。
  
  ……
  
  偌大漆黑的树林里,听不见她的一点声息,我紧紧攥着剑柄,手背上青筋爆出,这个该死的女人,她宁愿自己一个人承担一切后果,也不愿意告诉他有孩子的事实,如果不是没有办法的话,他想,她一辈子都不会跟他说出实情的罢,他的儿子,他和她的儿子。
  
  想到这些,我狠狠的砸住树杆,枯叶应声落了下来。
  
  一个侍卫举着火把过来禀道:“皇上,前边似乎听到有婴儿的哭声。”
  
  “在哪里?”我紧张的看过去,黑暗的树林尽头,确实传来极为微弱的婴儿哭泣声。
  
  我的心焉地揪紧,慢慢走过去,随着我的靠近,婴儿的哭声也愈渐大了起来。
  
  “清尘……”
  
  我试探着叫了一声。
  
  回应我的是熟悉的冷笑声。
  
  “婉儿?”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此时她不是应该待在兰陵后宫的吗?
  
  婉儿从一棵树背后慢慢走出来,借着火把光,我看到她手里抱着的孩子,还有那把直逼孩子要害的匕首。
  
  “你想干什么?这孩子是朕的儿子吗?”我紧张的看着他,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这么紧张过,此时看她的笑意,竟然觉得是这么狰狞。
  
  婉儿缓缓微笑,低头看了孩子一眼,似乎怜爱,“皇上,奴婢在这里帮皇上搞清楚一些事情,您要不要先听听?”
  
  我狐疑的看着她,“什么事?先告诉朕你怀里的孩子是不是朕的?他是不是在你这里?”
  
  我有太多的疑问,从前我只觉得不了解婉儿这个女人,现在我觉得,我简直不认识她,她穿一身洁白的狐裘,漠然冷笑的样子那么陌生。简直就是一个陌生人——我从来没有见过的。
  
  她缓缓走过来,脸上笑意高深漠测,带一丝暧昧的嘲讽,“这个孩子是你的不错,但是不是儿子,而是女儿,也不是半个月前出生的,而是刚刚三天前出生的,郁清尘骗了你,易子昭。”
  
  头一次,听她直呼我的名讳,那样冷冽。
  
  婉儿看到我脸上的惊怔,笑得更加深浓,“怎么,意外吗?你不该意外才对,因为对方是郁清尘,她有什么事情干不出来?当初不惜利用你对她的爱诈死而骗你殉情,现在你还要原谅她吗?”
  
  我足愣了有三秒钟,才反应过来,冷笑道:“你说的话,我要怎么相信你?”
  
  闻言,婉儿讽刺的大笑,“我就知道你不会相信我,你宁愿信一个欺骗你利用你的女人,也不愿意相信我,我真是想不明白,我为什么要爱上你,为什么要让自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她四周看看,显得有些凄凉。
  
  抱着孩子的手紧了紧,她可能抱得太久了,也累了。
  
  我刚有想要过去抢下孩子的意外便被她察觉了,她的匕首稳稳的抵在孩子脸上,快而迅猛,“别轻举妄动啊子昭,划花孩子的小脸就不好了。”
  凰宫:滟歌行
  她笑得冷意冰凉。孩子哇得哭起来。我的心着揪痛。
  
  我站在那里,有些尴尬的垂下手,“好,我不过去,你把刀放开,孩子还太小。”
  
  “是啊,孩子还太小,是个女孩,哈哈哈,天朝的长公主。”婉儿肆意讽刺的大笑,过了一会,等她笑够了,定定的盯着我的脸,用一种哀伤的眼神,“我知道一切回不去了,我知道我活不了了。”
  
  她说着,眼泪就流了下来,身后侍卫摆成方阵将她团团围住,婉儿伤心之余不忘自己的处境,后退两步道:“让你的人退下,否则我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她脸上表情决绝,我叫住手下,“你们退下。”
  
  侍卫们顺从的退到一旁,我尽量稳定婉儿的情绪,“你先把刀放下,一切都好说,朕不会怪你的婉儿,你这样做都是为了朕好,我知道。”
  
  “你知道为什么还要一次次的伤害我?”她痛苦的厮吼出声,怀里的孩子吓得哇哇大叫。
  
  我看着她,觉得心意薄凉,爱是可以让人疯狂的,我知道,最清楚不过,当初我的疯狂又何亚于她呢?
  
  我苦笑一声,出于过来人的立场告诉她,“等一切过去了,你会后悔的,这样做不值得,婉儿,你有自己的人生,跟朕回兰陵去好吗?你还是朕的嫔妃,还是你的婉贵人。”
  
  “可是你永远都不会碰我的。”她哭着道,痛苦无比,“我甚至连贵妃那个贱人都不如,你至少还把她当成自己的女人。”
  
  “婉儿……”
  
  “别骗我易子昭,到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我自己清楚。”
  
  “那你想怎么样?”我彻底没了办法,面对她的歇斯底里,一筹莫展,回想她刚才说过的话,我深深闭上眼,在心长叹。
本文标签: 凰宫:滟歌行郁清尘郁诚越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