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深渊而你在笑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_我在深渊而你在笑最新章节

安冉 2018-11-07 阅读





我叫妞妞,本来是和妈妈与2个哥哥生活在大山里头。
    虽然日子过得很是艰辛,但我是家里的老么,妈妈事事都顺着我,连哥哥们都没辙。
    我原本以为我的生活就会是如此清贫,却时不时透着温馨中渡过。
    直到有一天,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巨变!
    我趁着家中无人,跑下了山。
    路上遇到了一个人,他拿出了一个五彩缤纷的棒棒糖。
    我当时几乎是盯着眼睛都直了,从未见过这么漂亮又大的糖果。
    男人怂恿道:“小丫头,我车上还有更多的糖果,你要不要上来挑?”
    我想当然点头跟了过去,最主要的是我想把这么漂亮的糖果,也带给妈妈与哥哥。
    再后来,我被他一把抱上了车里,他把糖果丢我身上,“嘭”一声甩上了车门。
    那一刻,我预感到不妙,可早已无力回天了。
    车子很快启动,我在后座上哭闹哽咽不止,到最后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我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简陋的屋子里。
    我拼命揉了揉眼睛,发现这儿除了我,竟然还有别的小孩子。
    他们个个蜷缩在角落里,惶恐不安地打量着我。
    从他们每个蜡黄的小脸上,我隐约看到了自己今后的影子。
    第一次亲身感受到——离开家,离开大山,妈妈与哥哥不在身边,那种无边无际的恐惧。
    我控制不住地哇哇大哭起来,叫喊开来:“我要妈妈,我要哥哥!”
    周围的小孩子听到我哭闹,各个越发不安。
    突然,木门“嘭”一声被撞开,冲进来了一位肥膘的壮汉,他手里执着鞭子哗哗甩了几下。
    冲着我们里头,凶神恶煞地叫嚣:“小杂种们,我看你们谁还敢闹,大半夜不睡觉是不是皮痒了!”
    我被他这个体态吓到了,瑟缩在那再也不敢吱声,空留眼泪汩汩地直掉。
    没有想到的是下一秒,那群畏头畏尾的小孩子一致将手指对准了我。
    我惊愕在那,眼睁睁看着那壮汉朝我逼近。
    他象征性挥舞了几下鞭子,我吓得立马抱住头缩在那。
    惹得他哈哈大笑:“都给我乖乖的,要不然老子抽死你们!”
    那凛冽的风呼啸而过,我被吓得一愣一愣,大气都不敢喘。
    直至他那肥厚的爪子,捏上了我的脸蛋:“看在你小模样不错的份上,爷今天心情好就饶了你!”
    我当时看不懂他眼底的欲念,只知道这人很可怕,似乎就是大山里那些凶猛的野兽给附身了。
    经此一事,我缩在角落里再也不敢发出声来,唯独眼角的泪水一直未干。
    满怀着深深的恐惧,与对妈妈和哥哥的思念中睡了过去。
    第二天,我是在被一阵动静下惊醒的,我睡眼惺忪间是一群孩子宛如饿狼般各个飞扑到地上去。
    他们抢的动静极大,互相推搡争夺着,只见手中但凡抓到了一个,便拼命往嘴巴里塞去。
    我捂着饿得咕噜直叫的肚子,这画面真像是妈妈让我去喂那些小鸡。
    小鸡们会抢食,我偶尔还会看得“咯咯咯”直笑。
    可眼前,我却无论如何都笑不出来了。



我怆然泪下抱着他浑身是伤的身体。
    这一夜对于我来说是一场浩劫,让我清醒的意识到他在拼尽一切保护着我。
    而我想做些什么,终究心有余而力不足。
    席哥哥的伤一直卧床养了一个多星期,而我恳求他在晚些时间去上学,他却极力不肯了。
    那瞬间,我恍惚在他脸上看到了一抹异样的光彩。
    我不知道那眼神意味着什么,但我总感觉是与我分不开的。
    这一年,席哥哥念上了本市的一所大学,我之前还为此事忧虑过,是否会与他分开,这一下我彻底放心了。
    但我不知道的是他因此放弃了,另外一所外省更好的学校!
    而我对小时候的记忆也越发模糊,我不再说要找妈妈,要回家了。
    因为现在的席哥哥就是我生活的全部!
    每每他可能会有一两天不在家的时候,都会把我带在身边,不会让我留在家中。
    我知道他在防备着什么,同样那晚在我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
    直到这天,刘婶说席国军要帮席哥哥办一场隆重的升学宴。
    地点设在本市一处豪华的酒店,席哥哥认定了要带我一起去,我想了想终是没有拒绝。
    看得出来席国军对于他上大学还是重视的,酒宴派头十足,来了形形色.色的人。
    他嘱咐我跟着他身后,我有留意到别人投射到我身上的眼光有些异样。
    席国军威严十足地坐在主场台上,这是我自那一年后第一次正眼看到他。
    我本能地瑟缩到席君赫的身后,而他主动挡掉了席国军的视线。
    “感谢大家来赴宴,我敬在场的各位一杯!”
    只听底下人笑嚷开来:“军哥,令郎长大成人有出息了。不过他身后那位好眼生,是不是您给他选的小媳妇呀?”
    话音刚落,随即席国军就板起了脸来,我能感受到一股不寒而栗的气息笼罩而来。
    大家似乎感受到气氛不同,兀自岔开话题:“世侄一杯哪行啊,起码得走一圈!”
    我看着他一杯接一杯地敬酒,有点担心,想跟上去。
    却被席国军出声遏止:“你站住,今天是君赫大喜的日子,你是不是也应该替他敬敬大家!”
    我的心头倏地一紧,他已经命人提着酒壶与杯子过来。
    正在周旋的席君赫,想都没想替我解围:“爸,小月亮不会喝酒,还是让我来!”
    席国军依旧笑眯眯的:“怎么,就一杯,你还以为爸真的会为难你的心头好!”
    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不想让席哥哥为难。
    一下接过那杯子,象征性与台上的众人打了招呼一饮而尽。
    也不知道我是不是真的不胜酒力,还是怎么的,我感觉头有点发昏,周围的一切异常聒噪。
    看着被人群包围住的席哥哥,我不自觉地往门外走去。
    我勉强刚走出,只感到头重脚轻,整个人摇摇欲坠倒了下去。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