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深渊,而你在笑热门小说阅读|我在深渊,而你在笑全章节目录阅读

我在深渊,而你在 2018-11-07 阅读


   他拉着我的手,我与他肩并肩穿过人来人往的医院,坐上了那日我曾奢望中的车子。
    我时不时会瞄上几眼身旁的他,生怕这又会是一场梦。
    他似是觉察到我的异状,清透黑亮的眼眸落了过来:“你怎么了?”
    我抿了抿小嘴,怯生生地开口:“哥哥,我可不可以一直拉着你的手?”
    转而他笑了,笑得极为晃眼,宛若那天上的星星一般闪亮,大方地伸出了白净的手。
    我窘迫地连忙将自己的手,往上衣擦了擦,才敢将手真的递过去。
    他的手一如我哥哥的手那般温暖,我心满意足地弯起了嘴角。
    “哥哥,你真好。有你在,小月亮以后都不会怕了!”
    这时我握着他的手微微僵了下,不过那时的我丝毫觉察不到,只一心沉浸在幸福的喜悦之中。
    坚信着他会带我回家,会帮我找到妈妈与哥哥!
    就这样我被带到他家住了下来,在这栋大宅子里,每天都过得衣食无忧,不再会遭受冷眼与虐打。
    在这儿还有一位负责生活起居的刘婶,她待我极好。
    哥哥每天固定会有好长一段时间不在家里,我好奇地追问过刘婶,她告诉我他是去上学了。
    “上学”并不是我第一次听到,以往妈妈也在家里说要让两个哥哥们都去上学,然后可以回来教我。
    但我其实一点都不懂上学是什么概念。
    一天晚上,我摸着爬上了二楼,我知道他在楼上某个房间。
    我蹑手蹑脚地走着,直到看到某扇门有光源传出来。
    我小心翼翼地旋开了门把,瞧见他正埋首在书桌子前,不知道在干什么。
我在深渊,而你在笑
    我犹豫着该不该进去,直到我自己不小心绊倒了自个儿。
    我横趴着摔在了地上,却眼巴巴地瞅着他的方向。
    这番动静下,惊动了他。
    他霍地调转过身,看着狼狈的我。
    “小月亮,你以后要看就大大方方地进来!”
    我有些难过地回看着他,皱着眉头央求着:“哥哥,我疼。”
    其实这段日子,我与王婶一直住在楼下,我帮着她打下手,她叮嘱我不要打扰他。
    我见他俊俏的脸上似有犹豫,但终究是没有过来。
    转而,他的语气变得有些沉重:“你必须自食其力,我不能永远帮你!”
    我无奈只能自己爬起来,慢腾腾走到他身边。
    瞧见他书桌上摊了很多东西,我指了指问:“哥哥,你这就是在上学吗?”
    他扬了扬唇角,若有所思地看着我:“小月亮,你想学这些吗,比方说学写字?”
    我心升一念,立马小鸡啄米般直点头。
    他迅速拿起笔在纸上一笔一划地写了起来,他总共写了两行。
    我好奇地凑过去看,看了半天不知道是什么。
    他目光湛湛地看了我下,耐心地教读起来:“这3个字,是你的名字。而这3个字是我的名字。”
    我想当然地回:“哥哥你叫什么?我要学!”
    他重新抬起头来,定定地看着我:“我叫席君赫,记住了没?”
    我从来没有过如此坚定的决心,一定要学会,重复念了好几遍。
    直到被他打断,他无可奈何地笑了笑:“好了,别念我了,咱们现在来学写出来。”
  后来的每一晚,他都会腾出时间来教我写字,识字。
    有时写累了,我还趁机会将小脑袋靠在他的肩头上。
    不过往往靠不到几秒钟,就会被他训斥说我偷懒。
    他肯定不明白,我真的很享受与他如此互动的每一分每一秒。
    一天晚上,我在门口翘首企盼都没看到他回来。
    王婶见我这样,让我先回来坐下等。
    我回来坐了一会儿,就听到外面有声音。
    立马跑了出去,可我满脸的喜悦在看到对方时,立马被打得烟消云散。
    这是一个我住在这儿,从未见过的大人,莫名让我有种望而生畏感。
    我盯了他几秒,立马掉头往里跑,向着在厨房忙碌的王婶那去。
    整个人缩在她的大腿后面,王婶似是意识到了什么,停掉了手里的活。
    带着我走出去,我听到她很尊敬的称呼那人:“老爷,你回来了!”
我在深渊,而你在笑
    还对我使眼色,让我跟着唤坐在那沙发上,正一脸威严打量着我的人。
    这种让我毛骨悚然的感觉又复发了,我舌头开始打结:“老……爷,你好!”
    对方似是不买账,脸一横,怒气冲冲地叫嚣道:“这个野丫头,是从哪里找来的,王婶?”
    我能感受到刘婶也害怕他,她强忍镇定回:“回老爷,是小少爷前阵领回来的,这小丫头还挺机灵。”
    对方眯了眯眼眸,目光锐利地一扫过来:“他倒是本事大了,不经过我的允许,把阿猫阿狗都领回来。你给我打电话给他,让他立马回来!”
    我被他这个凶恶的样子,吓得心都一颤一颤的。
    苦着小脸拼命往后缩,惊魂未定地攀着刘婶。
    刘婶转手拍了拍我的肩头,示意要去打电话。
    我害怕地垂着头,杵在原地,那道芒刺在背的目光如影随形。
    刘婶的电话刚拨通,大门口就出现了一抹身影,正是席君赫回来。
    我庆幸万分刚想唤他,却发现他一脸凝重,怯怯地唤了一声那男人:“爸,你回来了!”
    我一下子惊愕呆在那,虽然我从未见过我爸爸,也从未唤过这个称呼,但也知道爸爸意味着什么。
    下一秒,那沙发上的男人陡然起身,大步冲到他面前,一把倒扣拖着他横走,将他甩在了沙发上。
    耳边乍现着刘婶的呼声:“老爷,小少爷还小,你好好说!”
    我的喉咙口开始哽咽,担忧地唤着:“哥哥……”
    只听到他异常平静地回:“刘婶,你只管将小月亮带进去!”
    我最终被刘婶拉着离开,只听到大厅的上空响起了异常刺耳的“啪啪啪”声。
    我偷偷回头看了一眼,只看到那老爷手执一个长条,在抽打着哥哥。
    被刘婶拖到里面,我已经泪流满面,苦苦追问着:“刘婶,那人不是哥哥的爸爸,为什么他要打哥哥呀?”
    刘婶长叹了一口气,一把将我抱进去,最终什么都没说。
本文标签: 我在深渊,而你在笑小月亮席君赫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