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洁何亮小说《牡丹花下心甘愿》在线阅读全文

冯洁何亮 2018-10-22 阅读



能成为公司秘书,刘丽的长相非常漂亮,我们俩离开公司后一言未发,最终还是我忍不住询问:“刘丽,当初你为什么不答应老板?”
 
刘丽笑道:“我为什么要答应他?”
 
“你这么年轻漂亮,要是答应了他,现在坐在经理办公室的人就会是你。”
 
“经理?”刘丽不屑说:“我才不稀罕什么经理位置呢,如果我愿意,别说什么经理位置,就是这家公司我都可以拿得下来。”
 
刘丽说话底气很足,家境应该非常殷实。但是她没有继续说,我也不好意思再去询问。
 
这家按摩院的规模很大,刘丽似乎是这里的常客,我因为是第一-次过来,显得非常胆怯。
 
前台小妹和刘丽聊得热火朝天,我坐在沙发上紧张无比,等了很长时间,一个长相帅气的青年从一扇房门走了出来。
 
男人和刘丽也非常熟悉,一口一个丽姐的喊着,但刘丽似乎并不感冒,冲着男人指了指
 
我,吩咐说:“这位是我朋友,今天你去给她按摩吧,要好好服务,不然你的小费可就没了。”
 
男人恭敬点头,看向我点头示意:“姐,我们去包厢吧。”
 
我有些手足无措,紧张的看着刘丽小声问:“刘丽,是男人给我们按摩?”
 
刘丽一副见怪不怪笑道:“肯定了,这地方本来就是这样。”
 
我还是有些放不下来,心里面有些打退堂鼓。
 
刘丽捂着嘴巴咯咯笑道:“冯经理,别担心,快点进去吧,现在你放不开身段,要是做完按摩从这里离开,保准让你流连忘返。
 
我还是有些紧张,可我毕竟是刘丽带过来的,也只有硬着头皮跟着按摩技师进入包厢。
 
按摩技师将房门关.上后,我这时忽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而且这个男人和我还
 
 
是陌生人,我心里面顿时有些没底,生怕在这里他突然对我做出什么事情。
 
我紧张无比,平躺在按摩床上,他背对着我开始准备东西,时不时的闲聊一两句,询问我的名字和身份。
 
对于这些我都一一-作答,从按摩技师口中我也知道,刘丽是这里的常客,经常一个人过来做按摩,而且还会和按摩师发生一些奇妙的事情。
 
按摩技师并没有把话题挑的那么明确,可是听到这奇妙事情的时候,我的脸顿时红了起
 
来。
按摩技师转身看着我笑问:“冯姐,我给您把衣服脱了吧?”
 
我紧张摇头:“不用了。”
 
他笑了起来:“不脱了衣服怎么按摩呢?"
 
“那我自己脱吧。
 
他轻声说:“冯姐,您是来享受按摩的,让您脱了衣服,要是让丽姐知道,肯定会说我怠慢了您,到时候会难为我的。”
 
按摩技师也有自己的难处,我没有难为他,撑起身子从按摩床上坐了起来。

按摩了很长时间后,按摩技师停止了动作,说了声‘稍等’然后走了出去。
 
半分钟以后回来,拿来一条热浴巾,铺在我身上轻轻擦去了油,让我翻身趴下。
 
我想问为什么,没好意思,我猜想,这大概是服务的一个程序。
 
我后来知道我猜对了。他们为了回头客,每次都要按够了时间,让客人感觉很值得。
匆忙穿好衣服,按摩技师紧张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也没有理会。从房间走出来,刘丽不知所踪,让前台小妹告诉刘丽我有事先离开,出了按摩院我拦车就朝医院赶了过去。
 
当我来到病房前已经晚上十点多钟,公公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我连忙就跑了过去。
 
“爸,你没事了吗?"病房里只有公公一人冷清地倚在床头_上,心里一-阵辛酸,眼泪几乎要流下来。
 
“现在已经没事了。”公公宽容地笑笑。
 
我赶紧坐在床沿.上“你喝点水吧。”我说着从桌_上端起水杯递了过去。
 
公公挣扎坐起来,想自己端起杯子,可我固执地端到他嘴边,用着疼爱的口气说“还是我来吧。”
 
公公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就接受了。由于喝得仓促,有一些洒在他身边的被单,上,就在我端着杯子为他收拾时,公公感觉到不好意思,争着拿起纸巾。
 
“爸,给我吧。
 
“我来吧。”公公固执地,我攥住了他的手臂,突然感觉到公公一阵颤抖,难道公公对我还有着那种感觉?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