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上诸天小说(主角林山胡笑笑)作者鬼皇烟全文完整资源抖音推荐书免费阅读

鬼皇烟 2018-08-09 阅读


踏上诸天
小说简介
主角林山胡笑笑小说,踏上诸天抖音by鬼皇烟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主角主要包括:林山,胡笑笑等,本文主要讲述了,他是一个专门抓妖魔的修真者,可是因为他太过善良,心肠特软所以总是抓不到,那天他要和小狐狸结婚了,于是众妖决定替他们挡一挡那雷劫,可谁知他们结婚那天,晴空万里,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
小说试读
第一章 天门激战 天降血雨
  青云宗有个从来抓不到妖魔鬼怪的修真者林山结婚了,大婚这一天,师兄弟没有一个到场的,一群妖魔鬼怪却都聚在了婚礼的上空,想替这个总是心肠很软、碎碎念很唠叨、最后却娶了个小狐狸的小家伙挡一道雷劫,毕竟啊,人妖殊途是有违天规的,可是那天啊,晴空万里,什么都没有发生!
  九天之上,南天门!雷云密布。一个身穿金甲,手中持锤,浑身散发着丝丝雷电的男子,正带着数以万计的天兵天将与数千青衣修真者对峙,他便是执掌凡界雷罚之神雷震子!
  修真者们清一色一身青袍,手持长剑,领头的是一个老者,头发梳得十分认真,没有一丝凌乱。可那一根根银丝一般的白发还是在黑发中清晰可见。微微下陷的眼窝里,一双深褐色的眼眸,悄悄地诉说着岁月的沧桑。他便是青云宗第一百七十任掌门李云山。老者左右两边各站着两名中年男子,是青云宗四大长老。身后站着近千名青云宗弟子,他们是林山的师傅,师兄。
  “李云山,你为这一人一妖,倾青云宗万年基业与本神对抗值否?”老者闻言一笑道:“吾辈修炼者,只求问心无愧,劣徒修行以来,悲怜世间,从未斩妖除魔,但使方圆千里妖魔从善,不再危害人世间!今日只为娶一小狐妖,怎奈人妖之恋,令你天庭所不满,要降下雷劫诛杀劣徒。”
  雷神闻言道:“嗯!人妖之恋本是有违天规,你却要助纣为虐。不怕身死道消吗?”李云山闻言却一笑道:“天道不公!如果我连我自己的徒儿都保护不了,那还修什么道。”
  雷神闻言,双手一挥说道:“顽固不灵,天兵天将听令,挡者杀无赦。”说摆,祭起手中雷神之锤。“杀!”天兵天将紧随其后,向青云宗修真者发起冲锋。
  李云山见状,对着四为长老说道:“雷神交给我,其余的就靠你们了。”说完祭起手中的长剑朝雷神冲去。
  霎那间,电闪雷鸣,剑影交错。天兵天将与青云宗修真者交战在一起。
  青山镇,婚礼照常进行。红锦的地毯早已经铺好,站在两旁的仕女,在队伍经过的地方,撒开漫天的花瓣。花香浸润在空气中,挥发出迷人的香味。在这春意盎然,明媚清光的日子里,这红的让人心醉的颜色,让青山镇多少闺秀眼底映上了难以忘怀的一幕。白色骏马,翩翩公子,十里红妆,满城皆庆。
  在大堂之下站着一对男女,男的一身大红的直襟长袍,衣服的垂感极好,腰束月金色祥云纹的宽腰带,其上只挂了一块玉质极佳的墨玉,形状看似粗糙却古朴沉郁。乌发用一根银丝带随意绑着,没有束冠也没有插簪,额前有几缕发丝被风吹散,和那银丝带交织在一起飞舞着,显得颇为轻盈。
  女的浓如墨深的乌发全部梳到了头顶,乌云堆雪一般盘成了扬凤发髻,两边插着长长的凤凰六珠长步摇,红色的宝石细密的镶嵌在金丝之上,轻轻地摇摆,碰到少女娇嫩的脸颊,似不忍碰触又快速的移开。不是平日不施粉黛的模样,黛眉轻染,朱唇微点,两颊胭脂淡淡扫开,白里透红的肤色,更多了一层妩媚的嫣红,眼角贴了金色的花钿,平日的娇美变成了让人失魂的娇媚。他紧紧抿住唇角,视线落到大红的喜袍上,繁复的款式层层叠叠,却不见任何累赘之感,仿若盛开的牡丹花瓣,落在女子的脚边,捧得她像是站在花蕊中的仙子。他们便是新郎林山与新娘胡笑笑!
  新郎眼睛时不时的往门外看去,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都快要拜堂了,师傅师兄他们怎么还不来啊,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林山心里越想越不对劲。这时,旁边的胡笑笑似乎看出了林山的心事,对着他说道:“放心吧,你师傅他们一定会来的。”
  正在这时,主持婚礼的主婚人对他们说道:“两位,时辰已到,可以拜堂了。”林山看了一眼门外说道:“嗯,开始吧。”
  九天之上!林山的师兄们使尽浑身解数,大师兄被五雷轰顶,四大长老战死,,师尊独战雷神重伤,青云宗弟子所剩无几,仍死守天门。
  突然雷光一闪。大师兄轰然倒地,但又挣扎着站起来,祭起手中的长剑大声道:“众位师兄弟们,小家伙的喜酒我们是喝不上了,但是礼必须送到。今天就算死也要挡住雷神,元神祭天,一剑封天,起。”
  雷神看着疯狂的大师兄,神色有些激动,道:“你会死的,这样做,真的值得吗?”
  “哼,值不值得我自己知道,我叫你退兵,你会退吗?”大师兄闻言,手中长剑停了下来,看着雷神道。
  雷神闻言,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不能!人妖相恋,有违天规,我必须要抓他们回去。”
  “那就是没得选咯。要抓他们就踏着我的尸体过去!元神祭天,一剑封天,起!”大师兄再次祭起手中的剑,向天兵天将斩去。顿时,数百名天兵天将飞灰洇灭。大师兄也随之瘫软倒下去。“小师弟,师兄只能做这么多了,剩下的就靠你自己。”大师兄说完缓缓闭上了眼睛。
  “大师兄!啊!师兄弟们跟他们拼了。”青云宗所剩无几的弟子看到大师兄陨落,纷纷冲上去自爆。
  “轰!轰!轰!”
  九天之上传出一阵阵爆炸声。
  李云山看着自己的门人一个个陨落,看着雷神怒吼道:“天道为何如此不公,吾修真3000年,回望同辈已不在。宗门尽毁,同门尽灭。如今连我那痴儿也护不住。我还修什么道?”转身看了一眼自己的断剑道:“老伙计,我愧对于你。”又看了看九天之下道:“痴儿,为师也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以后就看你的造化了。”说完抬起头冲向雷神。
  “轰!”
  一声巨响,青云宗再无一人。雷神看着这一片狼藉的战场喃喃道:“我这么做是对是错?”又看了看九天之下道:“罢了罢了,看在你师傅为了你,葬送几万年的基业,就成全你们。”说罢转身朝南天门飞去。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青山镇一如既往的,举行婚礼。
  忽然之间乌云密布,阴风阵阵而起!
  “呜呼..呜呼…”
  乌云将整个天空取代,阴暗瞬间笼罩大地,天地变色,这是要下雨的前奏啊!
  “轰隆!”
  果不其然,天空中一道闪电划过,将昏暗的空间照亮,同时开始下起了雨点!只是,这雨点的颜色让人惊骇,居然如血一般鲜红!
  血雨,居然出现了血雨,这……。
第二章 修仙不成 我便成魔
  一年后。青山镇。一座宅院的房间里传出一阵阵女人痛苦的声音,林山在门口走来走去,眉头紧皱,神色显得有些不安。原来今天是胡笑笑临产的日子!这时上空中突然出现七彩光芒,呈现出龙飞凤舞。“哇,哇,哇。”也就在这时,房间里传出了婴儿的哭声。林山听到哭声,那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推开门快速走到床边。
  “恭喜公子,是个男孩。”接生婆的声音传了过来。“嗯知道了,你先出去吧,等会给你们发奖金。”林山微笑着说道。“好勒。”接生婆听到有奖金,笑得嘴巴都合不拢了。
  林山心疼看了看躺在床上的胡笑笑,因为过度劳累,原本美丽的脸庞,现在显得有些苍白。她已经睡着了。她旁边躺着刚刚出生的孩子,一张胖乎乎的脸蛋,两串弯弯的眉毛,一个小巧的鼻子,一对菩萨耳,一个肉嘟嘟的小嘴巴,在嘴巴下面还有一个圆鼓鼓的双下巴。双手胖乎乎的,十指有短又粗,真可爱。“这就是我儿子么,呵呵呵。我有儿子啦,哈哈哈。”林山报起婴儿,像个孩子般一个劲的在那里傻笑。
  “夫君。”过了一会,胡笑笑虚弱的声音传来,林山才从傻笑中回过神来。“笑笑,你怎么样了,来我给你输点灵气。”说完,把手中的婴儿放在了床上,握住胡笑笑的手,开始输灵气。
  过了许久,胡笑笑的脸色开始慢慢的红润起来,林山也停止了输灵气。“夫君,快让我看看我们的孩子。”胡笑笑坐起身来迫不及待的对着林山说道。“好好好,让你看个够。”林山笑着从床上抱起孩子递给胡笑笑。
  “夫君,你看我们的孩子,肥嘟嘟的小脸,好可爱啊。唔啊,唔啊。”说完还在婴儿脸上亲了几口。“对了夫君,我们给儿子取什么名字好呢?”胡笑笑突然问道。“呵呵,笑笑,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林山微笑着对胡笑笑说道,仿佛又回到了当初第一次小狐狸。
  林山小时候有一次上山玩耍,满山的枫树,满地都是枫叶,突然看到一只小狐狸,心血来潮的对着小狐狸大喊道:“妖怪,还不快快现出原形。”小狐狸愣了一下,说道:“这就是我的原型啊。”
  “妈呀,有妖怪啊!!!”林山大叫一声拔腿就跑。小狐狸嗷叫一声也跟在林山后面跑,边跑边叫,“哪有妖怪,别丢下我啊,呜呜,吓死我了。”
  回到现实。林山说道:“既然我们相遇在枫树林,那么就叫他林枫吧!”“林枫,林枫,好,就叫林枫!”胡笑笑喃喃说道。
  五年后。青山镇,一座宅院中,林山和胡笑笑正在房间里收拾行李。距离林山大婚已经过去五年了,他还是没有等到他师傅师兄们,本来新婚一个月后他打算回师门去看看。没想到胡笑笑已经怀了他的孩子。如今林山的孩子林枫已经五岁了,他迫不及待的想回宗门看看。
  “笑笑,收拾好了吗?”林山对着胡笑笑说道。“嗯,收拾好了,你呀,怎么这么心急,”胡笑笑笑骂道。“我这不是好几年没见师傅和师兄他们了嘛。”林山尴尬的说道。“父亲,娘亲,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啊。”这时一个小小的身影跑了过来对林山和胡笑笑问道。也不过是四五岁的年纪,头顶绾了个伶伶俐俐的髽儿,露出香杏般微微透红的脸容来,这童子虽然年幼,但生得唇红齿白,秀丽非凡。他正是林山和胡笑笑的孩子林枫!
  “我们要去青云山看你师公师伯他们呢,见到你师公师伯要问好,可不许无礼哦。”胡笑笑温柔的摸了摸林枫的头说道。“知道了娘亲。”林枫点了点小脑袋说道。“好了,我们走吧。”林山微笑的看着母子俩说道。
  不多时,他们便坐上马车,踏上了回宗门的路。一路上父子三人谁也没有说话,林山和胡笑笑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林枫心里想着见到师尊该怎么办,会不会不让他进宗门,会不会把他从宗门赶出来,还有师兄们会不会嘲笑他,讽刺他。
  胡笑笑则想着,青云宗众人会不会接纳他,会不会因为她是妖而嫌弃她。林枫也很懂事的没有讲话,而是安静的坐在一旁。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转眼林山他们便来到青云山脚下。下了马车看着熟悉而又有点陌生的云梯,林山心里万分感慨。
  这青云宗脚下不知何时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摊位,有卖水果的,有卖各种各样的小玩意的。“我记得以前青云宗定下规矩,不得在山脚下摆摊啊,为何现在却摆满了大大小小的摊位?”林山有些疑惑道。“是啊,可能是最近几年改的规矩吧!”胡笑笑也有些疑惑的说道。“算了,等到了宗门就清楚了,走吧。”林山说罢,带着妻儿往云梯上走去。
  走了差不多半个时辰,隐隐约约可以看到青云宗那宏伟的建筑,林山心里却越来越疑惑。师兄们一个没遇到,从青云宗上香回来的名众却遇到了不少。
  很快,他们便来到青云宗门前,宗门大开,却发现空无一人。林山的心顿时沉到了谷底。一种不祥的预感,从心头袭来。
  他默默的走向大厅,却见大厅两侧整整齐齐的一排排椅子,那里是宗门平时议事的地方,如今却空无一人。
  这时突然从大厅左侧走出一名灰袍老者。老者看到林山后问道:“小伙子,你也是来为李尊者上香的吗?”“李尊者?他是谁?对了,老人家,您知道青云宗的掌门和弟子去了哪里吗?为何整座青云宗空无一人?”林山看着老者激动的道。老者闻言,看了看林山和胡笑笑,说道:“小伙子,你们是从外地来的吧?”“嗯是啊,我们刚刚从青山镇过来。怎么了?”林山疑惑道。老者叹了一口气道:“唉!青山镇属于隐世小镇,难怪你们不知道,来,先到那边去坐吧,我来慢慢告诉你。”说完走到大厅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林山听了老者的话,顿时心乱如麻。随即跟着坐了下去。
  老者看到林山坐了下来,缓缓说道:“唉!冤孽呀!五年前青云宗一名弟子名为林山。”林山听到这里浑身一震。只听老者继续道:“与一名狐妖成亲,怎奈触犯了天条,仙界派雷罚之神雷震子下界将其擒拿。青云宗听到消息举宗前去南天门阻拦。谁知一去不回。谁也不知道那天在南天门发生了什么,据说青云宗已全部陨落南天门之下。后来有小门派想打青云宗的主意,九天之上突然落下神雷将其门派抹杀,后东州所有大小门派都收到一封布满雷电的信,上面的内容都只有一句话,“青云宗李云山为凡界尊者,所有门派不得进入青云宗半步,违者杀无赦!”后青云宗灵堂便出现了那日陨落的青云宗弟子灵位。”林山听完后脸色无比平静,静静的坐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然而胡笑笑却已泣不成声,她终于明白为什么成亲那天林山的师门没有出现,为什么这么多年都没有联系他们,因为……他们在也联系不到他们了!
  忽然,林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平静的对老者说道:“老人家,谢谢你告诉我这么多。这里不适合你待了,你走吧!”他的声音似乎没有一点感情。老者叹了一口气道:“唉!好吧。”说完便往山下走去。
 
 
 林山又对着胡笑笑和林枫道:“你们两个跟我来。”说完便往灵堂走去。
  到了灵堂,看着密密麻麻的灵位,喃喃道:“师傅,师伯,师兄,小山来看你们了。”说完,跪了下来。转过身对林枫说道:“小枫,过来给你师公师伯磕头。”
  林枫闻言跪了下来,对着灵位说道:“师公师伯,小枫来看你们了。”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胡笑笑也对着灵位磕了三个响头。
  林山对胡笑笑说道:“笑笑,你即刻带着枫儿前往中州,去找天道学院副院长陆长峰。让枫儿在那里修炼。”
  然后又对林枫说道:“枫儿,你要记住你身负血仇,而你的仇人是九天之上那强大的仙人,你到了天道学院要好好修炼,将来给你师公师伯报仇,知道吗。”“是孩儿明白。”林枫点点头说道。
  “好了,去吧。”说完转身跪在灵位之前。
  胡笑笑似乎知道林山要做什么,也没说什么,只是默默的带着林枫离开了。
  这两天,青云宗附近的居民都谈论着一件事情,那便是青云宗来了一个疯子。整天跪在青云宗灵堂之前,似哭似笑的说着:“师傅,不是说好要来喝我的喜酒吗?您为什么就走了呢,师兄,您们不是说好要给我闹洞房的么?你们怎么也走了?啊!哈!哈!哈!呜!呜!呜!您们回来好不好,我一定好好听您们的话,好好修炼。呜!呜!呜!回来好不好。”撕心裂肺的声音源源不断的从青云宗传出来。
  一个月后。
  这天,天空阴云密布。青云宗也没有在传出一丝声响,青云宗附近静悄悄的,仿佛时间静止般,只是空气中仿佛有着什么让人压抑的东西。
  忽然,天空中雷云密布,一阵阵闪电从天空中轰向青云宗。忽地,从青云宗冒出一阵阵黑烟,紧接着从青云宗飞出一道黑色身影,那人浑身黑气缠绕。一双赤红的双眼看着天空大声吼道:“修仙不成,我便入魔,天道不公,我便踏破你这天。从此这世间再无修真者林山,只有魔尊林山!”说罢就要飞身而去。这时从一道白色身影向他飞来。“夫君,”正是胡笑笑。
  “你怎么来了,不是叫你带枫儿去中州的么。你怎么跑回来了。别闹,快回去。”林山对着胡笑笑说道。“夫君,枫儿我已经送到中州天道学院,你就让我跟你一起去吧!”胡笑笑说道。“胡闹,你知道我这次去有多危险吗,赶紧给我回去。”林山有些生气的道。“我不,只要能和你在一起,生又如何,死亦何哀。”胡笑笑看着林山坚定的说道。林山爱怜的摸了摸胡笑笑的脑袋大笑道:“哈哈,就让我们夫妻二人闯一闯这诸天。”说罢,两人齐齐朝九天分去。
 

来源:本站原创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