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海小说主角吴邪黎簇小说全文最新章节观看

学无止境 2018-08-10 阅读



小说简介
 
一组离奇照片让吴邪决定深入沙漠,派出探查的伙计却精神失常离奇失踪。寻找下发现失踪的伙计在少年黎簇的背上刻下了诡异的图案。吴邪执意邀请黎簇一同前往沙漠腹地古潼京。一行人在沙漠中竟被传说中会移动的海子带到了荒无人烟的白沙区,发现那片区域就是他们要寻找的死亡禁地,同时也是一个机密工程的遗址。卡车围住的海子,白沙下游走的神秘生物,在吴邪、王盟、黎簇陷入绝境之时,黑眼镜突然现身。他能否解救吴邪?解雨臣给了黎簇怎样的信息?闷油瓶留下的线索会是关键吗?这一切黎簇又会如何面对?
 
在线观看
 
 这种场面我已经经历过很多次了,黑瞎子针对这些状况教了我不少小招数,在丛林或者对付比自己小的东西,首先要防范两个脖子,一个是脚脖子,一个是真正的脖子。 特别是人的颈脖,对着这个地方攻击的,一定是攻击性的动物。
 
    因为这些东西的体积很小,而且往往会比人灵活很多倍,攻击的方式又比较隐蔽。所以它们的第一击往往是无法躲避的,对付这种东西和眼睫毛打法不同,眼睫毛打法是消除条件反射,而对付这个则是需要养成保护脖子的一系列复杂的条件反射动作。
 
    人的脖子两边是动脉血管,前面是喉部,后面是脑干,可以说是人身上最不好防守的部分。我没有胖子天生的豹脖,瞎子说我颈部的曲线比女人还女人,他的腿力,一脚能直接踢断,要是闷油瓶踢能直接一跳把我的头踢飞。
 
    我从小到大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挺壮的人,不知道他们的判断是从哪儿来的,总之我靠脖子本身的力量是没法防御的,胖子用下巴都能压碎核桃,我要是压,核桃会卡进去。
 
    如果力量不够只能靠全身的动作。那东西盘到我肩膀上的同时,我双手抓起自己的领子,用力往前拉紧,后领子紧贴我的后脖子,瞬间把自己的领口拉起来,蒙到了自己的头上。
 
    这个动作的要领是快准狠,不能把攻击你的东西也一同套进去,否则你就死定了。
 
    一定抓住自己的领子,不能抓住自己的胸口的衣服,否则衣服的纹路会挂在自己的耳朵上。
 
    把头套进去之后,我立即缩紧脖子,把衣服往前拉,这样我就很难再把头穿回去,接着我双手交叉从下方把衣服翻上来脱掉。
 
    这个动作如果速度够快,就能瞬间把攻击你脖子的东西困在衣服里。
 
    我其他不行,脱衣服这种可以通过反复练习的事情,我还是很努力的,也有一定的段位,所以这东西算是倒霉了。
 
    它落到我脖子上的一刹那,我一扯领子,身子往后直接把衣服一反套,就把它套在衣服里。
 
    但是我忘记了我穿的是衬衫,二逼的我讨厌廉价衬衫袖扣走路的时候老是晃动的感觉,把袖口给系上了。所以我套完之后发现我的手反套在袖口里扯不出来了。
 
    把衣服甩了几下,卷了起来,我倒是不怕它能找到我的手咬我,但是这东西力气很大,在里面不停的扭动,感觉衬衫都不够结实。
 
    我把两个袖子转在一起,把这东西当流星锤,对着石头就砸。砸到第三下的时候,袖口终于被我砸掉了。流星锤脱手,我捡起一块石头,上去对着那衣服就狂砸。
 
    砸了十几下,忽然发现手感不对,停了下来,我发现衣服瘪掉了。
 
    我又砸了两下,确定里面没有东西,用手把衣服提了起来,就发现确实空了。在我砸的地下的碎石的缝隙里,有一道血迹。看样子是逃进石头缝隙里去了。
 
    那东西颇大,难为它钻入了这样小的石头缝里。
 
    我闻了闻我的衬衫,一股腥味,我是不愿意再穿了,不过不知道这边的晚上会多冷,我把衬衫围在了自己的腰间。
 
    白狗腿入鞘,我对着这些碎石头跳了几圈,想挤压石头,把这东西逼出来,只跳的腿疼,石头不见松动。
 
    爷挑的石头坡太好,看样子内部结构很稳定。
 
    不过那东西那么大,是不太可能在石头的缝隙内移动的,除非它是软体的动物。它一定就在石头底下藏着。
 
    我回去看了看那只狐狸,已经快烧成灰了,我身上伤了三处,还算有进步。
 
    我搬起一些石头,在那奇怪的狈一样的生物钻入石头缝隙的地方,垒了几个小灶台那样的东西,然后把火炭,干草全部都搬过来,在这儿烧起来,烧了片刻,下面的石头都烫得可以煎蛋了。我对着火堆小便加跺脚,把火瞬间扑灭,然后再火堆上加上一层干草。
 
    所有的烟全部被逼到石头的缝隙里,就看到这里好像温泉地带一样,地下的石头缝隙里大量的烟冒了出来。
 
    赶尽杀绝不是我的风格和愿望,但是我之前留祸根留的多了,这种邪不拉吉的东西,大多有人性,我弄死了它的狐狸,它有可能一路都会跟着我。我不喜欢有东西在暗处图谋我的感觉。
 
    闪到一边,我之前的烟抽了几口就掉了,再点起一根来,刚想抽,我就看到我面前左边的一处石头开始鼓起。看样子似乎要被逼出来了。
 
    我没动,继续抽烟,这可能是内心最后的恻隐之心,我不在那个地方暗算你,给你两米的距离和四五秒的时间,如果你能跑你就跑吧。如果你跑不了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没想到,那边鼓起来一块,还在抖动的时候,就看到远处另外一个地方,也有几块石头开始鼓起。
 
    我皱起眉头,那东西只可能有一只,怎么会有两个地方开始动。
 
    接着,在另外一边的又连续三个地方,都有碎石头开始鼓起。
 
    啊偶,有五个。
 
    看样子这石头下面不光有那只狈,好像还有很多其他的东西。
 
    不管对方是什么,我都没有1V5的能力,这个时候绝对要放弃自己的好奇心,我转头就跑,一路跑进之前草木灰的烟雾中,那边的雾霭已经散的差不多了,我捂住了鼻子冲了过去。
 
    离开了火场,四周的温度开始向我逼过来,我跑到山坳的底部的草丛里,找了一个地方躲了起来,往火场那边望去,已经看不见了。
 
    无所谓了,先放弃好奇心,把自己搞定再说,这个地方确实非常蹊跷,没有那么简单,我得带人过来,到时候装备带齐,把这里炸个底朝天都行。
 
    我躲在草从中,最后检查了一下伤口,判断了一下方向。我得原路返回,但是晚上能找到路回去的可能性为零,这里呆着不安全,这林子很诡异,回去的路上也不一定安全,我没有照明设备,那林子里可是一片漆黑。我练了身手没练胆子,摸黑走林子,我是打死也不干的。
 
    这局面倒是麻烦,我得找一个安全的地方,我转头,四处琢磨,没有看到那种地方,却看到了一边我蹲的地方四五米之外,出现了一个白天没有的东西。
 
    那是一个石头的大型圆盘,有着古老的光泽。
白天从山坡上望山坳的时候,山坳里的状况很单纯,没有这么大的物件。 我连对面的人形怪物都看见了,这东西我看不见真的可以把眼睛抠出来了。
 
    我看了看天,这东西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否则绝对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还是说,我跑错地方了,山坳很狭长,我是不是跑到了另外一段了?
 
    看了看燃烧的大树,我就知道自己绝对没有跑错,大树烧的通红,我能凭借这个光源和我的记忆对比。
 
    突然消失的路,突然出现的石头圆盘。
 
    两者会不会有什么关系,难道这个地方本身就有着这种异常的现象吗?
 
    我拔出狗腿,听了听四周的动静,确定没有什么东西在草丛里埋伏我,就小心翼翼地爬到了石盘的边上。
 
    这石盘有半人高,高出杂草丛很多,只凭借月光和从那边来的火光,我只能看一个大概。能确定的是,这个石盘上没有任何的花纹,就是一个打磨的很粗糙的类似于磨盘的东西。五人环抱勉强能形容大小。
 
    我摸了摸,冰凉冰凉的,比四周的温度要低,而且低很多,感觉金属的成分会很多。石盘上有大量的土沙,感觉上是从哪儿刚挖出来的一样。
 
    我翻身上去,就意识到了这是什么东西。
 
    我看到了石盘的上头,有着更多的土沙堆积,还长有无数的杂草,如果石盘是埋入土中的,这样的表面我走过一定不会发现。但是现在,就像一个圆形的大花坛一样。
 
    我看了看四周,就感觉好像是地面忽然一下子整体往下降了半人高一样,结果石盘就被突了起来。
 
    从石盘的边缘发现了一些东西,我开始动手拔掉石盘表面的草,我就发现。竟然有无数非常深的小孔在这个圆盘的表面,那个密集啊,就算我没有密集恐惧症,看到成千上万的大小不一的小孔密密麻麻的堆在石盘的表面,那种感觉让我极度的鸡皮疙瘩。
 
    这些孔的边缘都是灰白色的,好像是被什么东西蛀过一样,能看到孔的外沿有一些突起,感觉像是梧桐树上那种毛虫的硬茧或者藤壶的感觉。我对那种数量级的东西没概念,只感觉说不定有十万个那么多,那种密集感,占据你的整个视野。我很想去抠,但是都不知道能抠哪一个。
 
    我无法对视,只能立即跳下来,忍住心中强烈的呕吐感。
 
    这是一个虫盘,用来养虫子的。
 
    养的虫子叫做石胆,这是一种非常非常罕见的虫子,可以用来治疗一种特殊的眼疾,这种虫子非常非常的昂贵。
 
    我只是听说过,在本草上也有过记载,在山东有人叫这种虫子“石虾子”,但是捕获的人也非常非常少。
 
    因为这种虫子是生活在密封的石头里的,对于它们的繁殖生态和食物结构完全成谜。大部分的发现都是因为采石工人或者雕刻工人在雕刻整块石头的时候忽然发现石头中有中空,然后发现有虫子在里面。
 
    最离奇的是,发现这种虫子的石头,往往是最坚硬的石头。或者在石头上最坚硬的部分。
 
    我还是先知道了这种养虫子的虫盘,然后才知道这种虫子的存在,虫盘是王盟在重庆一户人家家里收来的,当时不是以古董,而是以奇石的名义。花了六百块钱,那户人家说这是蜂巢的化石。后来拿到我二叔手里,我二叔用六千块买了过去,买了才告诉我,这东西是虫盘,是古代得道的道士用来养石胆的东西。
 
    当时我收来的虫盘只有巴掌大小,上面有十几个孔,二叔说,这十几个孔里,是取虫的时候打出来的,石胆出了石头就很难活,所以他们一般会用小石钻子慢慢地打洞,发现有石胆的痕迹了,不会打破,会流一层石膜,石膜不破,石胆就绝对不会死,多少年都不会。他们用灯光照射,像看翡翠一样看里面的虫影,判断大小,估价,要用的时候才会戳破石膜,把虫子弄出来,醉死之后活吃。
 
    必须活吃,但是必须醉死,因为石胆非常凶悍,两只石胆在一起,必然会咬死一只。
 
    养石胆是用一种特殊的水泡石头,这个都是当时的秘法,除了养虫的人谁也不知道,石头泡到什么程度,里面可能就出了胆了。这个都是学问。
 
    这个石盘的状态和我收来的一模一样,但是这个太大了,小孔的数量太多了,这样看来,应该这块石头里不止一只石胆,他们把整个虫盘都打成蜂窝,是一只都不想错过。
 
    插一句,虫盘本身也有药用价值,很多人买不起石胆那个世界上真没多少人买的起就会买这种虫盘来熬汤喝。石胆终日生活在黑暗里,但是它的药用价值却是一种特殊的眼疾。
 
    这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这儿,我觉得非常奇怪,这是突然出现的,而且看虫盘的光泽,年代已经很久远了。这东西总不会是我刚才砍狐狸的时候,别人运过来的?
 
    看了看四周,这个时候,我又看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在我远处四五十米的地方,我看到那边的地面正在缓慢的波动,就像波浪一样。
 
    感觉上似乎是地底有什么支撑的东西挖塌了,这里的地面,正非常缓慢的,整体塌陷下去,我看到那些地面波动着下降。接着,我看到在塌陷的地方,出现了更多东西。
 
    那是一个巨大的水缸,不,不是一个,有几百个水缸。密密麻麻的排列在土里。
 
    我走过去,发现每一只水缸里都盖着木头的盖子。上面是沙土和杂草。使得每个水缸都像一个大花盆。
 
    看着壮观的水缸群,我就呆了。
 
    幻觉,我忽然意识到,难道又是幻觉?
 
    烟头被我转入我的舌头下面,我烫了一下我的舌根。
 
    疼,眼前的所有的景象,没有任何的波动和恍惚的感觉。不是幻觉。
 
    我吐掉烟,爬到水缸上,水缸的高度都快到我的脖子了,我沿着水缸沿前进,走到了水缸群的中间。看了看四周,这个场面十分的梦幻。
 
    踢开其中一只水缸的盖子,我只看到一潭黑油一样的东西,已经基本上凝结成固体了,用匕首一挑,我发现黑油中有人的头发。
 
    不妙,这油里估计有尸体。我心说。立即把盖子盖了回去,然后快速跑到水缸的边上,跳了下去。
 
    坍塌已经停止了,我呆的地方被塌成了一个巨大的盆地,整个山坳里之前被掩埋的东西,全部都露了出来。这里的地面被人为的垫高了半人多,而且似乎是架空的。
 
    我意识到林其中看到的土路为什么会消失了。
 
    如果我没有猜错,这座山是假的。
 
 ...  
 
当然不会整座山都是假的,但是山体有一部分应该是整个架空建出来的。
 
    这里地面的塌陷情况,证明整个山坳被人架高了半人高,然后覆盖了土和杂草。在山坳之下的结构因为塌陷我还不清楚,但是我相信是支架加固定板结构的,这个学建筑的太熟悉了。
 
    由此才导致这里没有什么大树,因为土层不够厚,这一层加高的地面,应该犹如一个壳一样。
 
    这种工程如果让工兵部队来架设的话,人多确实一天就能完成,不过我相信不太可能,因为人太多目标反而更大,我相信这个地方的工程是在很隐蔽的情况下,一点一点的修建起来的。这种隐蔽工程一般和军队有关系。
 
    这种工程不仅隐蔽,而且十分坚固,我估计用炮打才可能在山体上打出洞来。人脚踩上去,和挖掘都挖不出什么花头来,挖下去一点点就应该全是石头。
 
    而且我知道入口在哪儿,应该就在那棵最大的树那儿,那棵树是一个标志,长那么高应该根系是直接入土的。
 
    我点火烧的地方,应该就是入口的附近,下面应该是中空的。
 
    我现在黑灯瞎火的当然不可能回去,不过想到我把烟往石头下面逼,又点了那么大通火,不知道会不会有问题。这里的塌陷不知道会不会是因为山坡上的大火导致的。
 
    我在草丛里小心翼翼地跑着,一路就来到了塌陷出来的盆地边缘,这里就是塌陷的断口。
 
    我看到了大概有我手臂长的厚度的伪装层,底下一层是水泥钢筋,中间是一层巨大的岩层,是浇死在水泥上的,看上去和山岩没有任何的区别,这些石头上面是无数的中性的石头,在上面是泥土、碎石头和杂草。
 
    如果有人在这里挖掘,挖到岩层,就挖不下去了。不会发现下面的水逆。
 
    因为两边地层错位,断层侧面处。我看到了塌出了无数个口子,断口全是草根,扒开就看到下面果然是空的。
 
    我往里看看,原来以为里面的空间会很局促,这一层是架设在真正山坳底部半人高的距离,但是等我爬进去半个身子,我发现我摸不到底部,整了点干草点起来,往里一丢,我就发现那干草竟然燃烧着像流星一样落了下去。
 
    下面惊人的深,我感觉了一下,发现里面不仅冰凉,温度极低,而且有一丝奇怪气流。
 
    大喊了一声,回音非常空旷,我的冷汗就下来了,我意识到,在我脚下,是一个巨大的空间。我摸了摸我所在的边缘,从侧面往下摸,就摸到了粗糙的水泥墙壁。
 
    我在一座深渊之下修建起来的高大的水泥建筑的顶端,我不知道这个建筑是一幢大厦,还是一个巨大的水泥塔。
 
    这山坳下有多深?我深吸一口气,站起来,自从我的建筑学学士学位救了我好几次命之后,我在闲暇的时候把大学课程全部重新看过了,现在我感觉重新去考研究生都没什么大问题。我用我建筑学的眼光看是重新看这个山坳,回忆之前来时候的路况,我就意识到这里发生了什么。
 
    这个块“地面”并不是修建在离山坳底部半人高的地方,而是架空在整个山坳的半空中的。我按一般推断,“地面”离真正的地面最起码有100多米,下面是个巨大的中空。
 
    有人在“地面”之下的被覆盖的山坳架空中,修了一个高层的水泥建筑,这个水泥建筑的顶部,就在我的脚下,离之前我认为的“地面”有半人高。水缸和那个石盘,全部都在这个水泥建筑的顶部。
 
    这是一个巨大的隐蔽工程了,我的记忆里,只有一种工程可以和他相提并论,就是洲际导弹的发射井。但是之前的经历中我也有过这样判断,这是不可能的。
 
    我不敢进入,因为没有照明工具,只能等到明天早上。有太阳的时候才能看看。这样的建筑一定有从顶部进入的入口,否则不会是这样的设计。因为这个伪装层没有覆盖这个建筑的顶端。(后来证实我这个说法是错误的。)
 
    但是我内心的震惊一下子平静不下来,如果我猜测的没错的话,说不定这块地面还装着滑轨。消失的那条路就在这块地面下的山坡上,整个“地面”在滑轨的导向下,向下倾斜,就会露出土路,向上就把土路全部都遮盖起来。
 
    山坳并不宽,这点机械设计都不如一个篮球馆顶部的机械复杂。
 
    可这里是什么地方?煤矿,解放卡车,人形的怪物。我有很多构想,这些煤矿会不会是他们工程的时候挖出来的,并不是真的产煤,所以林其中最后才没有找到任何的煤矿的痕迹。不过必须得明天进去看到痕迹才能了解。
 
    我这天晚上就基本上没睡着了,一方面害怕之前遇到的东西,一方面想着这事情,但是我强迫自己必须休息,这里睡觉是不安全的,而且我要是睡死了,说不定会打呼噜。我索性就不睡了,一边用干草和树枝做火把,一边等天亮。
 
    天蒙蒙亮的时候,四周的景色越来越亮堂起来,我找了一块平坦的地方做床,四周做了几个牵动我手指的陷阱,小小的眯瞪了一会儿。
 
    我是真的非常疲倦,但是说实在的,我的身体比以前好了很多,特别是来银川的这段时间,每天睡的特别好,所以眯了一会,精神倒恢复的差不多了。
 
    没有任何东西来加害我,该不是也被我弄死了?心里觉摸着,我再次来到断层,往下看去。
 
    有了光线我的判断就确实了,完全看不到底部,我绕着断层走了一圈,也没有找到往下的外沿楼梯。
 
    看来这个入口应该是在这个房顶上。
 
    嗯。
 
    我眼珠一转,看了看那个虫盘和那些水缸。
 
    这些东西在这里本身就很突兀,但是如果是一块荒郊野地,出现这些东西,最多别人觉得这里有块奇怪的石头和一些老水缸。
 
    这些东西,其中会不会就有隐藏的入口?
 
 ...  
点击《沙海2》免费下载txt阅读全本内容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