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吴深完整版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刺魂吴深大结局小说全章节阅读

我本无神论者 2018-11-09 阅读


《刺魂》
 
主角:刺魂,吴深
 
讲述了:
在很多人的眼里,我不学无术,游手好闲,拥有一个店,却天天关门睡大觉;有一只狗,却经常连狗粮都买不起。而实际上,我是一名刺魂师,只要有钱,我就能把亡者纹在人的身上,管他是怨灵报怨还是善灵报恩。
 
《刺魂》精彩试读
 
    虫啊!
 
    我吴深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佩服过谁,今年水土不服就服你了。
 
    三月之限就只剩9天了,你一点都不急,也不愿意去投胎了吗?
 
    难得托了一个梦,却是揭发我的秘密,而不是告诉艾婷婷你真实的身份,和你附身在她身上的目的,你是真的舍弃你唯一一次解脱的机会了吗?
 
    虫是从我店里出去的灵魂,在我店里发生过的事,“他”一清二楚,再投影到艾婷婷梦里,那就是“他”要告诉艾婷婷的事。而糟糕的是,发生在我地下室里的都不是什么美好的事,可说是非暴力不合作之血腥画面。
 
    艾婷婷梦到了,如今她看我的眼神就像是看一个变态杀人魔。
 
    我该怎么办?
 
    方案一:告诉她实话,求她别出去大肆宣扬,又或者报警;
 
    方案二:如今艾婷婷现在楼梯下面,背后就是黑暗的地下室,密门的机关就在我的手边,我大可以把人先关着,然后等她冷静下来后,再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帮她解了那个“梦”。
 
    不管我做什么选择,至少这一刻,命运是掌握在我手里的。
 
    但……
 
    “你走吧。”我叹了一口气,侧开身体,让开了道。
 
    她小心翼翼地走了上来,在经过我身边的时候,抬头看了我一眼,我的放过没有让她打消她眼里的恐惧,反而是让她加快了脚步,迅速地逃出了我的店。
 
    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浓浓的夜色中,我才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彻底垮了下来。
 
    “汪!”狗在我脚边叫了一声。
 
    我看到它,瞬间倍感亲切!
 
    我蹲下来,搂着狗,“哇”的一声就哭了:“狗子啊,万万没想到,我这才刚刚交了7个小时的女朋友就跑了!上天注定咱俩都是单身狗,看来今晚我只能搂着你睡了!呜呜呜!”
 
    “汪!”狗舔了我一脸,真爱啊~~
 
    *
 
    失恋的我在店里躺了很久的尸,到8点多的时候,手机响了,拿过来一看,竟然是范雪琦。
 
    我接了电话,失恋的我有气无力地“喂”了一声。
 
    “小师叔,你和婷婷怎么了?中午你们出去的时候明明还好好的,怎么现在婷婷回来,整个人都变得怪怪的?还问了我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范雪琦在电话里压着声音说,像是担心会被人听到的一样。”
 
    我情绪低迷地问:“她问你什么了?”
 
    “她问我……姐姐的事。”
 
    “你姐??”我开始吃惊。
 
    “嗯,婷婷她好像知道了一些事,回来问我,我姐姐以前是不是在你那里做过纹身?纹的是什么?我……”
 
    她忽然停顿下来,半天没下文,于是我问:“继续说下去。”
 
    范雪琦这才继续说下去,只是声音比之前更加低沉了:“婷婷问我,是不是烧过你展示墙上的最后一幅叫‘曹仁之墓’的画?”
 
    “哦……”真没想到,艾婷婷竟然知道这么多!
 
    范雪琦不安地问:“小师叔,婷婷……婷婷怎么知道那么多事情?是你告诉她的?”
 
    我问:“你是怎么回答她的?”
 
    范雪琦答:“我……我不知道怎么回答,趁她不注意,就跑出来打电话给你了。小师叔,我该怎么回答?”
 
    “自由发挥,随便你怎么答。”
 
    “……”
 
    “怎么?这点小事你都解决不了吗?”
 
    范雪琦回过神来,压低声音小心翼翼地问:“可是,这种事情不是尽量不要让普通人知道的好吗?”
 
    “是呀,可是换句话来说——就算让他们知道了,也不会有多大影响,不是吗?”
 
    “……”
 
    我说:“你以后总会碰上这样的人、那样的人,所以告诉他们、或者不告诉他们就是你自己的选择了。所以你总得学会自己去处理这种事吧?”
 
    “……”
 
    “自己看着办吧。”我对范雪琦说,并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历。
刺魂
    4月4日。
 
    距离契约日还有9天。
 
    心里先计算好在这9天里面会发生的各种情况,如果范雪琦告诉艾婷婷实情会怎么样,不告诉艾婷婷实情又会怎么样,我心里已经有了相对的策略。
 
    唉,新人就是会出现各种各样的状况,所以对新人就得多包容一些,我这老人得提前做好帮她擦屁股的准备,不是吗?
 
    “我知道了……”半晌,范雪琦有了主意:“小师叔你现在是追婷婷,对吗?她好像对你产生了误会,你是不是……又没解释?”
 
    又……
 
    干嘛用上这个字眼,囧!
 
    “你自己两三句话就能解释清楚的事情,又不肯开口了,对吧?所以这事就落到我头上了,是吧?”
 
    我囧:“怪我咯?”
 
    “不然呢?”范雪琦叹着气说,“算了,我会帮你在婷婷面前美言几句的,免得你的恋情泡汤了。”
 
    “哦,那真是谢谢你了……”我真特么的囧啊!
 
    电话那边的范雪琦不说话了,我听到的声音变得奇怪起来,有脚步声,还有点布料摩擦的声音?
 
    “婷婷,你还好吧?”范雪琦说。
 
    这时候我才明白,这丫头没挂电话,而是把手机装兜里了,难道这是要我听她和艾婷婷的对话?
 
    好,姑且听听她们会说什么吧。
 
    艾婷婷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六神无主了:“雪儿?你刚刚去哪儿了?我怎么一转头你就不见了?”
 
    范雪琦:“我刚刚出去接了一个电话。”
 
    艾婷婷:“谁打的?”
 
    范雪琦:“我姐姐。”
 
    艾婷婷:“你姐姐……她还好吗?”
 
    范雪琦:“她当然好啊……哦,对了,刚刚你好像问我姐姐的事?怎么了?你怎么忽然想到问我姐姐的事?你认识我姐姐?”
 
    艾婷婷:“不是……我……我不认识她。”
 
    范雪琦:“那你怎么忽然问起我姐的事了?发生什么了?你回来后,整个人都怪怪的。”
 
    艾婷婷:“我……”
 
    范雪琦柔声说道:“婷婷,发生什么了?如果遇到什么困难,你就说出来,我一定会帮你的。”
 
    艾婷婷迟疑了一会儿,才说道:“我……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范雪琦:“什么梦?”
 
    艾婷婷:
 
    “我今天到吴深的纹身店里纹身,闻了他点的香之后就睡着了。我梦见我迷迷糊糊中醒过来,在店里没有找到吴深,但是却听到一个奇怪的声音是从一个我从没想过的地方传出来。
 
    “在吴深店里的展示墙后面原来有一点暗门,平常看起来就像是是展示墙的样子,没想到后面却是个密室。而且这个密室打开了一条缝,奇怪的声音就是从密室里传出来的。
 
    “我顺着声音走进去,看见了一个地下室,里面的摆设就像是手术台一样。整间地下室都是暗暗的,没有电灯,但是点了很多白色蜡烛。我看到吴深背对着我,而手术台上绑着一个女人。
 
    “那女人赤裸着背,趴在手术台上,手脚、脖子和腰都被固定住。我走进一看,看见那个女人背上有一个很眼熟的纹身,【曹仁之墓】!那好像是我以前在吴深店里面看到过的一幅画!我记得我第一次去到吴深店里的时候,还说过这幅画的画风和其他画不一样呢!但后来,好像就没有再留意过这幅画了!
 
    “吴深拿着一把手术刀,顺着纹身割了下去。我吓了一跳,而这时候那女人也痛得醒了过来!她叫着,挣扎着,无意中扭过头来,我发现她和你长得好像,但绝对不是你!
 
    “我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明明从来没有见过那个女人,但做梦的时候,却有一种感觉在告诉我,她就是你的姐姐……
 
    “不管你姐姐怎么叫,怎么求饶,但是吴深就像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一样,根本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吴深!他面无表情,眼里看不到一丝感情,拿着手术刀在你姐姐的背上一刀刀地割下去,像是在砧板上切着一头死猪一样……
 
    “看到这些,我感到很害怕。于是转身就跑了出来。
 
    “这时候,我听到了铃铛声。那铃铛声像是在召唤我一样,我忍不住转过头看过去,看到了一扇门,那扇门是吴深平常都不会让人接近的房间。可是那时候,门却打开了!
 
    “我看见你在房间里,你的脚的旁边有一盆火,你站到椅子上,把挂在天花板下的铃铛全都摘了下来,生气地扔进火里面烧了!不仅这样,你还生气地跑到外面去,这时候,展示墙上的密门就是关着的,和平常差不多。你把展示墙上最后一幅画,就是那个【曹仁之墓】摘下来,跑回房间里,把画扔进火里烧掉了!
 
    “你看着盆子熊熊燃烧的火焰,表情里充满了仇恨,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那个样子,好像是和仇人有着杀父之仇一样!
 
    “而梦到这里,场面就开始变得诡谲起来了!
 
    “那盆里面的火越烧越旺,我好像听到很多奇怪的声音从火里面传出来!像是鬼的声音一样!我感到很害怕,就想逃出去,而这时候,身边的展示墙上挂着的那些画都变得抽象和扭曲起来,从画里面伸出很多只手出来,有些光着身子的人也从画里面钻了出来,他们的皮肤跟石灰一样白,看起来跟死人一样!”
 
    说到这里,电话那边就没了声音。
 
    后面的,我大概知道了。
 
    说到从画里钻出来的死人,应该就是梦完了。
 
    那死虫子通过托梦,几乎把我纹身店里的秘密都告诉了艾婷婷。
 
    三幕戏之一,是我当初强行给范月兰除灵时的画面,是在暗示艾婷婷,但凡在我店里做过纹身的人都会落得和范月兰一样的下场,是在警告艾婷婷远离我。
 
    之二,是范雪琦烧毁魂铃和画的场面,是在暗示艾婷婷,地下室发生的事是真的,范雪琦是知情人,纹身店的事可以去询问范雪琦。
 
    之三,是画中鬼,是在告诉艾婷婷,她曾经欣赏的画,每一幅画里都封印着一只鬼!这个第三幕戏最大的作用就是吓死艾婷婷,让她离我远点。
 
    许久,电话里才传出了范雪琦的安慰:“好精彩的梦啊,竟然把你吓成这样。”
 
    艾婷婷:“难道不是真的吗?”
 
    范雪琦笑了一声:“梦而已吔!大姐,你傻不傻?竟然把梦和现实弄混?要是这世上人做的梦都是真的话,那我们以后都不用工作了,睡觉做梦就能实现了。“
 
    艾婷婷:“可是……当我真正醒来,跟着梦的指引,真的在展示墙上找到了密门,并打开了它。我发誓我从来都不知道吴深店里有那么一道门、也没进去过!可是,我顺着楼梯走下去,看到的地下室就和梦里面的一模一样!那些蜡烛摆放的位置,桌子上放着药罐、器械,都一模一样!而且展示墙上确确实实少了那幅叫【曹仁之墓】的画!你说,这能是假的梦吗?”
 
    范雪琦:“肯定是假的呀。你想想,如果吴深真的那样对我姐姐,我现在还能和他那么好吗?还有,他是我的小叔叔,那也是我姐的叔叔,叔叔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姐姐?你说对不对?”
 
    哇!说得好有道理,就连我这个偷听者都无力反驳了!
 
    艾婷婷:“可是……”
 
    范雪琦:“再说了,如果我小叔叔和你梦到的那样,是个变态,那他在发现你知道他秘密的时候,又怎么会放过你呢?”
 
    艾婷婷:“对……”
 
    范雪琦耐心安慰她:“这世上就是有些事是解释不清楚的,有时候我也梦到一个自己从来没有去过的地方,但是在很多年后,我就真的见到了和梦里一模一样的地方。不仅是我,也有很多人会有这样奇怪的梦,而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一个科学家能够解释这种奇怪的现象呢。”
 
    艾婷婷:“……”
 
    范雪琦:“别想那么多了!我小叔叔人好着呢,你不是说他细心体贴,人很大方也很大气,简直可以满足所有少女怀春时的幻想吗?前几天你还和我把他吹得那么好,现在只是做了一个怪梦,你就讨厌他啦?那他岂不是太可怜了?“
 
    艾婷婷:“嗯,你说的对。那只是一个梦而已,就算再怎么像真的,也不能真的把它当成真的。对了,雪儿,你能告诉我,你和吴深以前发生了什么事吗?两个月前,你就喜欢不停地往他的纹身店跑,但是忽然有一天你回来以后就再也没去过了,而且你这两个月性格也变得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所以你过去和他到……”
刺魂
    ………………
 
    …………
 
    ……
 
    怎么没声音了?
 
    我拿下手机一看,手机已经是正常屏保的状态,电话早已挂断。
 
    “死丫头,到这里就不肯给我听了?”我无奈地笑了一声,不过虫子的托梦,我已经知道是什么情况了。
 
    你以为,托梦只是警告艾婷婷远离我就行了吗?
 
    不管你怎么掩饰,但只要你做过,你终究会留下蛛丝马迹。
 
    我想范雪琦暂时是不会接我电话了,所以我给她发了条简讯。
 
    【简讯】:问艾婷婷,她在风铃房里看到你烧魂铃时,有没有出现特别让她记忆深刻的“名字”?
 
    是的。
 
    当初的魂铃是每一颗上系着一根纸条,纸条上是人名。
 
    既然是托梦,总会有它不经意留下的细节,那细节之处就是它的身份证明。
 
    虽然我基本上猜出那死虫子的身份了,但是为了保证百分百不会出错,所以还是问个清楚的好。只可惜,我房间里的魂铃全都被范雪琦烧毁,不然我应该能知道那死虫子的身份的。
 
    然,
 
    半个小时后,范雪琦给我回信息:没有。
 
    灵魂一击!
 
    我倒在贵妃椅上,吐血三尺,起不来了!
 
    虫啊!
 
    俺从来没佩服过谁,现在水土不服就服你了!
 
    这一点痕迹都不留,你到底在想什么呐?你之所以会选择艾婷婷,肯定会有你的理由吧?三个月的期限即将结束,你到现在都没有向艾婷婷提出你的诉求……
 
    啊,你到底想干嘛呀?
 
    啊,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放下执念,离开艾婷婷?
 
    啊,皇帝不急太监急,我快疯了!!
 
    *
 
    倒数第八日,我胡汉三又来了!
 
    照样是香车宝马,照样是手持一大捧娇艳红玫瑰,我bulingbuling地出现在nn大学外语系的楼下,引无数路人甲羡慕嫉妒恨。
 
    哼,夸张就夸张点儿,人生难得高调一回,你管我怎么装逼!
 
    (内心:死虫子,你气死我,我也气死你!来啊,互相伤害啊!是个爷们的,不服来战啊!凸(艹皿艹))
 
    中午,学生们放学了,陆陆续续地从教学楼里走了出来。
 
    在人群中,我见到了艾婷婷和范雪琦,她们俩真是关系要好的闺蜜,经常走到一起。
 
    我捧着花走到艾婷婷的面前,范雪琦看到我,就马上会意过来,脸上闪过一丝复杂的表情,但还是强颜欢笑,在后面轻轻地推了艾婷婷一把,就低下头,跟着其他同学匆匆离开了。
 
    算她识相。
 
    我把花送到艾婷婷的面前,她看我已经没有像昨天那样害怕了,只是再次见面有点儿尴尬。
 
    “一起吃饭吧。”我笑着对她发出了邀请。
 
《刺魂》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