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是最幸福的事司徒辰️米爱by苒小糖_爱你是最幸福的事免费阅读

admin 2018-09-16 阅读


爱你是最幸福的事司徒辰米爱by苒小糖,爱你是最幸福的事免费阅读,“米爱,你下贱的让我恶心”被司徒辰一巴掌抽到在地的米爱看着眼前暴怒的司徒辰,心仿佛被万剑穿过。

爱你是最幸福的事第1章:

“辰哥哥,你怎么了?我做错什么了?”毫不知情的米爱迷茫的看着对方。

司徒辰身后刚穿好衣服从床上起来的雪千羽,风情的走到司徒辰身边,面带微笑,眼神讥讽恶毒的看着米爱“小爱,你怎么能这么对辰哥哥呢?你怎么能爬上司徒伯伯的床呢?”

“你胡说,我没有!雪千羽,你冤枉我!”米爱震惊的看着司徒辰和雪千羽。

到底发生了什么?今天明明是自己的订婚宴,自己前一刻还幸福的穿着婚纱等着司徒辰,突然接到通知订婚礼取消,以为自己是幻听,不信的到处寻找司徒辰,推开更衣室的门,却看见司徒辰和雪千羽赤裸的纠缠在一起,房间里充满了淫靡欢爱的呻吟。还没有等到自己开口,就已经被司徒辰的一巴掌抽到在地。

“闭嘴!”司徒辰看着脸颊快速肿起来的米爱,心里已经没有了往日的怜爱,剩下的只有愤怒。

雪千羽还想说什么,被司徒辰阻止“千雪,你先出去,我要和她单独谈谈!”

还以为能看一场好戏的雪千羽想要撒娇留下,但是看见司徒辰的厉色的眼神,乖巧的亲了一下对方的嘴角,眼神充满挑衅的走了出去。

男人在她面前蹲下,一字一顿。

“说,为什么勾引我父亲?”

米爱一脸茫然,不懂他在说什么。妈妈去世,自己被司徒家收养这十年来,司徒黎川虽然对她很好,但都是止于父女之礼,完全没有半点僭越,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发生呢?

“不会的。你知道我爱你,我爱的人一直都是你啊……”说到最后,女人声音沙哑,已然带了哭腔。

男人一声冷笑,狠狠将手机摔在她脸上,“自己看。”

照片上男人和女人动作亲密,女人一脸开心的笑容,还有一张竟然是两人的裸照。

从照片上看来,这确实是她和伯伯。

但是她明明没做过,却又不知道怎么解释。

眼神急切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一遍又一遍地重复,“我没有,没有做过…….”

司徒辰哪里听得进去,她无力的解释在他眼里不过是东窗事发后没用的狡辩罢了。

男人盛怒,走上前一把将她提起来扔在床上,粗暴地撕扯她的裙子,“哼,你什么时候也学会撒谎了,做过的事都不敢承认了吗?是谁教你的,嗯?”

米爱渐渐恢复神智,挣扎着想要推开他,却被司徒辰紧紧压在身下动弹不得,只能低声哀求:“司徒,你干什么,不能这样,我们还没结婚......”

“住口”,男人气极,狠狠一巴掌抽在她脸上。

这个女人还真是可恶,都这时候了,还在他面前装清高。

他偏不让她得意。

三两下,米爱的裙子已经被撕碎,白皙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似在引人犯罪。

男人没有一丝犹豫,横冲直撞,粗暴地刺穿了她的身子,狠狠地冲撞起来。

米爱疼得快晕过去,指甲深深掐进他后背里,他一吃痛,抽出揉捏她胸部的手,狠狠扇了她一耳光,“敢抓我,这不是你想要的吗,已经轻车熟路了吧,还装?”

“求求你,不要,不要在这里…….”床上的女人忍痛挣扎,低声哀求。

就算真要做,她也不想在这里。

这是她的第一次,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的第一次是美好的呢?

可是,这张床上残留着其他女人的余温…….

男人不理会,越发放肆的发泄着体内的邪火,一边狠狠挺入,一边羞辱她,“不想?不要?你心里想着谁?”

想着谁?

男人自己说出的话,却给他的心脏重重一击。

他想到了她的背叛。

曾几何时,她是不是也像这样,承欢于他父亲身下?

男人狠狠撞击,用尽全力在她身上驰骋,每一下都撞的身下女人身子剧烈一晃!

他恨她,恨她的背叛!

他要惩罚她!

一个小时过去,男人猛插几下,从她身下抽出来,精疲力尽的躺在床上。

一股粘稠的液体自她双腿流出,这是混合着三个人的体液。

米爱像个死人一样躺在床上,面色惨白,眼神迷离。

司徒辰越想越心烦,翻身下床穿衣服,在看到床单上那一抹艳红时,心里的怒气更甚。

一把将她从床上托起,将早已疲软的玩意塞在她嘴里,狠狠拽着她头发,要她给他口,“贱人,看来你为了这场订婚仪式准备了不少嘛,连膜都修复了。”

米爱直觉恶心,挣扎不开,只能愣着不动,一副死人模样,司徒辰继续拽他头发,扇她耳光,满足他最原始的欲望。

又是一个小时,司徒辰走之前,拍拍她的脸,冷笑道“听话点,以后你就是我的奴隶,只有我可以上你,要是再给我看见你跟其他男人在一起,你知道后果。”

浑身青紫的米爱一动不动躺在床上,她被折磨的遍体鳞伤。这些,却都不及她万分之一的心痛。

她深爱了十年的男人,变得如此陌生。

命运,果然喜欢捉弄人。

爱你是最幸福的事第2章:

满脸泪痕,沉浸在梦魇中的米爱被楼下的敲门声惊醒,拖着疲惫满是伤痕的身体打开门,一个巴掌瞬间落在脸颊,米爱被打到在地。

“竟敢爬上司徒黎川的床?这就是你对我们司徒家的报答?”林静怡,米爱的养母,此刻眼底淬毒的站在门口冰冷的看着米爱。“米爱,你立刻给我滚出司徒家!”

“林阿姨,我没有,你听我解释,我和伯父之间是清白的!”米爱忍着右脸上火辣辣的痛感,急忙出声解释。

随林静怡一起来的雪千羽看似好心的劝说,“林阿姨,你别生气,你可能误会伯父和米爱了,虽然照片上两人的动作很暧昧~~”

听她说完,米爱心里狠狠一抽,贴在腿上的双手紧握成拳。

十年前,丈夫带她回来,说她是孤儿,自己也心疼这个可怜的孩子,也曾把她当做自己的孩子疼爱。可是,后来被她无意间发现,这个女孩竟然是丈夫初恋情人的女儿。从此,她看她的眼神,便只有憎恶,可是自己还是忍下来了,让她在接受最好的教育,让她无忧的在家里长大,因为自己爱自己的丈夫。

可是昨天的照片,狠狠的给了自己一巴掌,抽醒了自己,也抽散了自己所有的心软。

“把她给我扒了!扔出司徒家!”林静怡高贵的走到客厅,坐在沙发上,冰冷恶毒的话从嘴巴里飘出。而身后的雪千羽眼神里充斥着得意。

几个保镖从门外进来,架起米爱七手八脚的准备撕开她身上的衣物。

“阿姨,不要,不要这样!你听我解释,我真的是无辜的!”米爱绝望的看着沙发上举止高贵的林静怡,自己知道林阿姨从小就不喜欢自己,可是,自己真的是冤枉的,为什么她不给自己解释的机会?

“三分钟后,不能把她扒光扔出司徒家,你们明天就不用来上班了。”林静怡皱了一下眉头,摸了一下自己断掉的指甲。

保镖听完林静怡的话,大力的扯着米爱的衣服,米爱拼命的抵抗。保镖发狠的拧着她的胳膊,巴掌落在米爱的脸颊上,清脆的声音,在偌大的客厅中响起。

“我是冤枉的!我没做,我真的没做!”绝望的米爱,两只手顾不上阻挡不断落在脸颊上的巴掌,只是死死地抓住自己的衣领,喃喃小声的解释着。

“冤枉?冤枉你别人有什么好处?你又有什么可以让别人利用的?”

一道低沉冰冷的声音自门口传来。

是司徒辰!

“司徒辰,你又来护着她?难道你还没有看清楚她的真面目?”林静怡看见赶来的儿子,气愤的看着他,从小到大儿子一直护着米爱,这次自己绝对不允许在让儿子犯糊涂“我绝对不允许一个同时勾引我儿子和丈夫的女人待在司徒家!”

司徒辰一张盈满寒霜的脸,嘴角微扬,不置可否“不,我是来看她怎么被赶出司徒家的!”嘴角带笑,眼神却冰冷无比。

这个女人,她,该死!

雪千羽见司徒辰对米爱不再像之前那么维护,也就肆无忌惮的奚落起来“米爱,你怎么能这么做呢?林阿姨他们一家对你多好,你感受不到吗?为什么要做这些事令他们伤心呢?”心里万分得意,声音里却越发的温柔

“米爱,你这么做为了什么?你怎么能这么伤辰哥哥和林阿姨的心?”

胸口一阵剧痛,仿佛被无数把刀同时刺进了心脏,米爱无助绝望的看着司徒辰,为什么?为什么不相信自己?自己真的是被冤枉的!

啪,巴掌再次落在了米爱的脸上。米爱眼前一片眩晕,脸颊火辣辣的刺痛,让米爱浑身忍不住发颤。

往日贵妇形象的林静怡,此刻像恶鬼附身似得,双目充血的看着米爱,拿出文档摔在米爱面前。

“冤枉?儿子,这个女人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钱!”指着地上的文件档,看着司徒辰“你爸爸投资一家快倒闭的画廊,投入资金2个亿,而这家画廊就是这个女人的!”

“司徒辰,我真的是冤枉的!相信我!”米爱看见文件档,就知道自己进入了一个死局,画廊是妈妈的,直到订婚当天自己才知道自己名下有一间画廊,而司徒伯伯投资是不忍心看见妈妈的事业以破产而告终。

米爱心里委屈,泪水顺着脸颊不断的流。她很想忍住哭泣,是弱者的行为,是做错事无力的悔恨。

而她,自始自终都没做过他们口中的龌龊事,她是清白的!

“我只问一遍,你也只有这一次机会,记住,不要试图欺骗我”一直没说话的司徒辰,盯着地上的文件档,低沉冰冷的声音响起。

看到司徒辰说话,米爱好像看见了希望,仿佛司徒辰还是那个一直护着自己,爱着自己的男人。眼神充满希望的看着对方。

“爸爸投资画廊的事,是不是真的?”

“是的”米爱坦诚回答,却不知司徒辰的心在听到她的回答时逐渐变冷。

“这份投资,你有没有接受?”

“我,我接受了,可是……”米爱想要解释,自己接受是因为知道画廊是妈妈唯一留给自己的东西,自己想要守护它,不想看它倒闭而已。

“闭嘴!”司徒辰猛然站起来,眼神像看一个死人一般,轻蔑的看着米爱。“你,真让我恶心!”

米爱想要起身拉住司徒辰,被司徒辰一脚踹倒在地。

“住手!”冲忙赶来的司徒黎川,看着脸颊乌青的米爱被儿子踹倒在地,以及站在一边面容狰狞的妻子,心情复杂的说“静怡,你怎么能这么对一个孩子?”

“孩子?司徒黎川,你倒是说说她是谁的孩子?”林静怡的眼泪再也忍不住流出来“你不敢说?好,我说!在我的眼里,这个孩子是勾引我儿子的贱人,更是勾引我丈夫的小三,她,是你这辈子都忘不了的女人生的贱货!”

十年的隐忍,十年的不甘。

“司徒黎川!你要收养初恋情人的女儿,我忍了!你同意你初恋情人的女儿嫁给儿子,我也忍了!可是,我也是一个女人,你的妻子!你怎么能……你怎么能和她在一起,你想过我,想过儿子没有?”说完后,仿佛被抽空了所有的力气,林静怡倒在沙发上,哭得泪流满面。

所有人都震惊了,不敢质疑的看着司徒黎川。

司徒黎川的脸色很难看,不知是愧疚还是秘密被揭穿之后,内心的不安!他看向伤心的妻子,嘴唇哆嗦,想说些什么,却又什么都说不出口。

屋子里,另一个男人脸黑的就要结成冰。

这个女人,口口声声说爱他!这十年来,在他面前装清纯,装可怜!博取他的同情,偷去她的爱!却又背地里跟他的父亲勾勾搭搭。

为什么?为了替自己的妈妈报仇?还是为了成为司徒财团总裁的夫人?

为了钱,她就可以把自己玩弄在股掌之间?

很好,想要钱,我成全你!

司徒辰忍住胸口即将喷发的怒火,一步一步走向司徒黎川,一字一顿道:“我的好爸爸!秘密被揭穿,你就没什么话同我跟妈妈说吗?”

爱你是最幸福的事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