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是最幸福的事全文免费阅读_司徒辰米爱章节目录

admin 2018-09-16 阅读


爱你是最幸福的事全文免费阅读,司徒辰米爱章节目录,“静怡,她确实是木汐的女儿,可是我和她的事早就已经过去了。我从始至终都是把小爱当做女儿来看待的呀,难道你还不了解我么!”司徒黎川最终还是开了口。

爱你是最幸福的事第3章:

“了解你?”林静怡突然面疯了一般朝他吼去:“司徒黎川,我就是因为太了解你,才知道你龌龊的心思,你就是情感转移,将对那个贱人的感情转移到这个小贱人身上了吧。”

司徒黎川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妻子。

然而他的震惊并没有使林静怡恢复半点理智,她挣扎着从沙发上爬起来,暴躁的开始推搡他:“你给我走,我不想再看见你,你给我滚!”

司徒黎川还想说什么,被旁边司徒辰抢先开了口:“收起你无谓的狡辩,没听见我妈让你滚么!”

司徒黎川没想到聪慧的儿子也误会了自己,还以仇人的态度对自己,当即眼神就黯淡了下来。

“辰哥哥,你不能这样污蔑司徒叔叔,我们之间是清白的。”眼见和睦的一家三口为了自己反目成仇,米爱终于忍不住开了口。

可是,她却不知道,此刻自己尴尬的境况开口维护司徒黎川完全是火上浇油!刺激了林静怡,也更加刺激了司徒辰!

林静怡猛然停止了推搡司徒黎川的动作,被怒火烧红了的双眼猛然转向始作俑者米爱,当即疯狂的便超她扑了过去:“你个小贱人,和你那个狐狸精的妈是一路货色,好心收养你,却没想到养了头白眼儿狼,你个贱人,让你勾引他,我让你勾引他!”林静怡一边诅咒着,雨点般的拳打脚踢尽数落在了米爱身上。

米爱抱着头哀叫躲避,林静怡尖长的指甲在她身上划过一道又一道血淋淋的伤口。米爱念着林静怡的养育之恩咬牙默默承受着。然而,司徒黎川却看不下去了,起身就要阻止。

司徒辰抬脚一步阻挡在了他面前,嘲讽道:“怎么,心疼了?还说你和她之间没有龌龊!呵,我司徒辰从小敬重的父亲,原来是如此为人所不齿的人!”

话落,一把揪起被林静怡打得奄奄一息的米爱,眼神如恶狼般在她和司徒黎川之间打转,放下狠话:“你不就是图他的钱么,我倒要看看,司徒黎川一无所有之后,你还会不会爱他!”

米爱和司徒黎川是被司徒辰扔垃圾一样扔出司徒家的。

看着步伐蹒跚的米爱,司徒黎川上前就要搀扶,可是却被米爱惊慌的躲开:“司徒叔叔,为了不让辰哥哥和林阿姨继续误会,我们...”

司徒黎川心下了然,满脸苦涩,却不得不看着米爱瘦弱的身影一瘸一拐的消失在马路的尽头。

一个星期后。

SR集团,H市数一数二的房地产开发公司,执行总裁司徒辰以雷霆万钧的手段收购大批股东手头的股票,于星期一的股东大会上出其不意的取代了司徒黎川的位置。

看着震惊的坐在会议桌首端的司徒黎川,司徒辰阴测测的朝他说道:“你现在这样,我倒要看看那贱人还能图你什么!”

司徒家别墅,林静怡接了一个电话后,脸上的露出胜利者骄傲的笑容。

雪千羽见状,立马上来挽住林静怡的手臂,热络的道:“伯母,辰哥哥那边是不是成功了。”

“那是当然,凭我儿子的才能和手段,怎么可能会有差错。”说到这里她仿佛已经看到那对狗男女不得善终的落魄下场,心情大好。

“那真是太好了!”雪千羽也止不住的欢喜雀跃,好似也看到了自己成为为司徒夫人后风光无限的豪门生活。

只是,一想到米爱那个小妖精...这个祸患,必须得除掉。

雪千羽眼珠子一转,就在林静怡面前挑拨了起来:“哎,以前听同校同校的同学议论起米爱不知检点,水性杨花四处勾引有点儿家室的豪门少爷,我原本还不信...”

“什么!那贱人从小便是个交际花胚子!”林静怡咬牙切齿的谩骂。

“可不是么,伯母,我们眼下不能松懈将她放任了,得控制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盯着才行。不然,她那样一个心计深沉的女人,一边勾搭着司徒叔叔,一边儿还吊着辰哥哥。”

雪千羽的话无疑是给林静怡打了预防针,她当即欣慰的拍了拍雪千羽的手,直夸她想的周全。又问她有什么好办法没有,对雪千羽可谓是相当的信任。

雪千羽脸上露出得逞的笑容,虚伪的替林静怡出谋划策道:“不然...我们把她安排到辰哥哥的公司工作,这样既能让她远离司徒叔叔,也能让辰哥哥看清她究竟是个怎样唯利是图的女人。”

林静怡听言眼前一亮,当即拿起手机迫不及待的就给司徒辰拨去了电话。

SR集团

米爱抬头看着恢弘大气的一眼望不到顶的大厦,心却苦涩的厉害。

三天前,她被一纸调任书,不容拒绝的被调到了SR集团总部工作。她的辰哥哥,上班第一天便将她当着众人的面,唤到了99楼的总裁办公室,并且又再次粗鲁的强暴了她。

当她衣衫不整的从总裁办公室出来的时候,迎面就是那些人意味不明,或鄙视、或嘲讽、或轻佻的目光,一寸寸,一刀刀,似剐刑一样把她凌迟。

她是有想过就算是被整个行业排挤,她也不愿再来SR集团工作,哪怕当一个逃兵!

可是,一想到如果一走了之,就等于扎扎实实的坐实了那些无须有的误会,所以,她还是来了。

“啪!”半人高的一沓资料被秘书长林遥毫不客气的扔在她的办公桌前。

“下班前,将分析结果给我,不弄完,不许下班。”林瑶语气不带丝毫商量的命令道,然而比语气更伤人的是她那看妓女一样下贱的眼神。

米爱唯唯诺诺的应了声:“好。”因为毕竟,她和司徒辰确实是发生了那种关系,而且还是当着全公司的面,她不能阻止别人怎么想,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行。

半夜十二点,所以人都走完了,就米爱的办公桌前还亮着灯。

司徒辰下班离开的时候,看到孤零零被留下的米爱,眼神深了深。然而,他脚步停顿了不过三秒,便毫不留恋的离开了。他知道公司的人是故意为难米爱的,可是,哪又怎样?

对待一个唯利是图水性杨花的女人,这不过是一点儿小惩罚罢了,她活该受着!

爱你是最幸福的事第4章:

第二天,米爱彻夜加班赶出来的房地产分析结果书,被林瑶愤怒的一把摔在了她的桌子上,“瞧瞧你做的都是些什么鬼东西!”她的声音尖利又恶毒:“从床上爬上来的女人就是床上爬上来的女人,你也就伺候男人的功夫了得吧!让你做个分析报告,你就是这样敷衍了事的!”

米爱默默的忍受着林瑶的痛骂,知道她真是有意的刁难。那么一大叠资料,正常是半个月的工作量,她让自己一天内做出来....可是,知道又能如何呢?

“总裁叫你去他办公室一趟。”在米爱沉默的空档,林瑶又说:“呵,好好伺候吧,毕竟工作能力不行,你别的本事可是高杆的厉害,有什么事儿不是睡一觉就能解决的呢。”不知为什么,米爱从林瑶赤裸的讽刺里听出了点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嫉妒。

没时间踌躇和害怕,米爱在林瑶的监视了催促下又再次顶着一众人的注目礼敲响了司徒辰的办公室大门。

“进来!”男人清冷刻板的声音。

米爱进了门,随着“嘭”的关门声,米爱的心和这门一同沉入了谷底。

对面司徒辰脸色比他第一天入职时见到的还阴沉可怕的厉害。

“过来!”男人不容置屑的命令道。

司徒辰的话,使米爱紧张的掌心都出了细密的一层薄汗,她看了看男人的脸,又看了看那张诺大的办公桌,脑子里蓦然就浮现出了上回司徒辰就是在那张桌子上强要了她的,脸色刹时爆红的厉害。使得司徒辰叫她过去,她不前进,反而往后退!

“你骨头就这么硬,次次都要和我反正来么!”男人冰冷的声音近在咫尺。

“啊!”米爱一声惊呼,抬头时,司徒辰已扼住了她的手腕,将她往他的办公桌方向拖去。

“辰哥哥,你弄疼我了。”被男人捏在大掌里的手腕疼的厉害,米爱忍不住出声提醒。

“疼?”司徒辰冷嗤一声:“有我遭受你背叛的时候的心疼么!”

一听这话,米爱知道司徒辰又掉进误会这个死胡同里去了,心针扎的疼的厉害,她没有,她真的没有!

可是,她十分了解司徒辰的性格,只要没有实质的证据,司徒辰是不会轻易改变他的想法的!

对,他就是这样一个固执又死心眼儿的人!

只要是他认定一件事后,对你所说的话,所作的事都是十分极端乃至残忍的!

然而,米爱还是爱他,无可救药、死心塌地的爱他!

因为,至始至终她都记得,眼前的男人对她许下的诺言。那是小时候,她一直被同班的一个男同学欺负,说她是一个没有爹妈的孩子,她所在的家庭不过是养父养母罢了。

司徒辰听闻此事后,将那个欺负她的男孩暴打了一顿,护着她霸道的说:“谁说她没有爸妈,我司徒辰的爸妈就是她的爸妈,我将来会给她一个完整美满的家庭。”

“辰哥哥...”米爱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辩解了,眼看着她们马上就要结婚了。马上就可以实现他许给她的那个诺言了,她以为她们可以幸福美满的永远在一起。

“哭!你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哭!”看着泪流满面的米爱,司徒辰锐利的眼危险的眯了起来,这个女人凭什么在他面前这么坦然的哭,明明被背叛被伤害的是他才对!

就着手中的资料无情的拍在米爱梨花带雨的脸上,“还有脸哭,做个市场分析都做的一塌糊涂,你脑子里一天到晚都在想些什么?!”司徒辰语气陡然一转,森冷的厉害:“是在想司徒黎川还有没有机会重掌大权么!”

“我,我没有!”米爱被司徒辰的话吓了一跳。

“没有,哼,我凭什么相信你!”司徒辰冷笑,一步步将米爱逼到了办公桌的死角,直到她退无可退,才恶毒的讥嘲道,“一个勾搭了老子还惦记着儿子的水性杨花的女人,说什么都没有信服力!”

“辰哥哥,那...你究竟要怎样才肯相信我。”看着夜煞般逼近的男人,米爱觉得她都有些不认识现在的司徒辰了。

“怎样才能相信你?”司徒辰好像听到了个好笑的笑话,不可抑止的哈哈大笑了起来。片刻后,笑停止。抬手轻佻的抚上了她的脸,顺着脖颈优美的弧度蜿蜒滑动着...蝶状的锁骨、饱满的胸脯。

“啊!”米爱备受屈辱的躲避着。

司徒辰突然一把将米爱扑倒在办公桌上,俯身压了上去,语气危险:“躲什么躲!刚刚不是还说要怎样我才肯相信你么?很简单...”说着,司徒辰一只手猛然罩上了她的胸,发狂的揉搓了起来。“从今天起,离开司徒黎川,做我司徒辰一个人的性爱奴隶!”

“不,不要!”米爱看着眼睛都通红了的男人,下意识的抗拒。

然而,她的抗拒彻底的激怒了一个情欲勃发的男人,司徒辰当即抬手一耳光就将她的脸打的偏到了一边,痛斥到:“不要?你是说不要我,要司徒黎川么!”

“不,不是的,不是那样的辰哥哥。”米爱开口解释。

司徒辰懒得再听她无谓的解释,现在他只要一看到这个女人,满心叫嚣着呐喊的都是、折磨她、占有她、弄伤她,他要让这个背叛她的女人得到应有的惩罚!

“撕拉!”司徒辰狂猛的撕碎了米爱的衣服。一直手按住她不断往后挪的屁股,撩起她的短裙,拔下她的内裤,手指近乎粗暴的契入了她的身体。

“唔!”米爱一声闷哼,眼神惊恐,想起了上次司徒辰是如何欺凌她的,当即疯狂的挣扎了起来,“辰哥哥,不要,不要这样对我。”

“不要这样对你?”司徒辰一声冷哼,“你难道不觉得你现在拒绝太迟了么?明明前几天我才把你里里外外上了个彻彻底底。对了,还有司徒黎川。你都快是个被人上烂了的婊子了,还在这里欲拒还迎,装清纯给谁看!”

米爱印着五个指印的脸上满脸泪痕,眼神绝望。

司徒辰鹰眼一凝,被她梨花带雨的楚楚模样刺激到了:“贱人,你就是这样勾引司徒黎川的吧!”

男人说罢,一把抽出了米爱身体里的手指。急不可耐的跻入她的腿间,解开皮带,释放出让人咋舌的欲望。在米爱瞪如铜铃的恐惧双眼里,残忍的一冲而入。

“啊!”米爱一声惨叫,她完全干涩的私处容纳他已是太过艰难,何况是现在这样的情况!

米爱的叫声刺激的司徒辰一个哆嗦,当即屏住呼吸凶狠的冲撞十数下,凑近米爱的耳朵恶毒的问:“怎么样,你现在是不是悄悄的在拿我和司徒黎川做对比?究竟是司徒黎川让你更快乐,还是我干的你比较爽!”

满脸痛苦的米爱发了疯似的挣扎逃跑,她虽然爱他,可是却不允许他在占有她的时候拿其他男人来侮辱她,她没有,没有!她以前那个温柔似水的辰哥哥哪里去了?

她要去找之前那个辰哥哥!

然,男人和女人天生的力量悬殊,她又如何跑得掉,只换得司徒辰一下比一下更狠戾的撞击,一次比一次更深入的冲刺!

一个小时过去,米爱已毫无挣扎的力气。看着在身上还不知疲惫上下起伏的男人,她的私处早已被他蹂躏到麻木。可是这个男人为了故意折腾她,每次到了极致处便故意停止不动,将时间一而在再而三的延迟,再延迟...

最后的最后,米爱实在受不住,白眼一翻,晕了过去。

司徒辰粗长的大手狠狠的掐住她私处的敏感,硬生生又将她掐醒过来。在米爱讨饶的眼神里,司徒辰极尽残忍的说:“看清楚,现在是谁在上你!我要你,从今以后都成为我性爱的奴隶,我倒要看看一个被我玩儿烂了的货,司徒黎川究竟还会不会再要你!”

爱你是最幸福的事

来源:未知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