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辰米爱全文免费阅读_司徒辰米爱大结局

admin 2018-09-16 阅读


司徒辰米爱全文免费阅读,司徒辰米爱大结局,夜之莺,振聋发聩的音乐声闹的米爱脑子发蒙,连手上的酒水都有些端不稳。今天是她来夜之莺上班的第一个晚上,迫于雪千羽的逼迫,还基于那微乎其微的渺茫机会。雪千羽说了

爱你是最幸福的事第9章:

要是她在夜之莺做的不错的话,她兴许心情一好,就把画还给她。

“嘿嘿嘿,小妞儿,你长的可真漂亮。”

“有没有兴趣陪哥哥我喝一杯呀。”

“哎,别走啊!”

酒吧里形形色色的人,乌烟瘴气的气氛。米爱看着那些猥琐的下流的嘴脸恶心的反胃,可是为了妈妈的画,她却不得不咬牙强忍。忍着男人露骨的语言、邪恶的眼神、更甚是抽冷子的摸一下屁股,掐一把腿。

“米爱,说你呢!还在那磨磨蹭蹭干什么,我请的是服务员不是尊门神,203室的酒水还不赶紧麻溜的给送过去!”吧台领班不耐烦的训斥:“还想不想要你那破画了!”小雪老板可是给她特意交代过米爱的情况的,送她过来完全就是为了羞辱她,找茬的。所以领班的嘴没有半分的留情,活儿,也专挑不好做的给她分配。

米爱被点名批评,脸色涨的通红,还没待情绪反应出来就被领班的后话将心中那些屈辱感彻底浇灭,“好的,马上去。”

203室,米爱敲开门,扑鼻而来的烟酒味、香水味、汗渍味、体液味闻的人眉头打结。横陈竖躺的人,有男有女,或裸或露。更有甚者,一男一女叠坐姿势,上下起伏,那遮在黑色短裙下方交织的部位...是可想而知的糜烂。

米爱头也不敢抬,慌慌张张的把酒水放到桌上,转身就准备走。

“哟,小妞儿眼生的紧,是最近来的新货吧!”一个肥头油面的中年男子猛然拉住了米爱的手。

米爱第一反应就是惊吓,转头一看来人,忍不住挣扎起来:“先生,麻烦您放手,您误会了我不是...啊!”

然而,一个酩酊大醉的人怎么会听米爱啰嗦那么多,油腻男人只觉的身下这个女人聒噪的紧。将人粗暴的甩到沙发上,扯了自己的领带就强塞住了米爱的嘴。

“呜呜呜....”米爱惊恐的浑身都发起了抖来,看着油腻男人见她被制服露出八颗黑黢黢牙齿的恶心笑容。然后,他开始解他歪七扭八的衬衣扣子,那要掉不掉的来不及系牢的裤子,估计是刚刚才从哪个女人的身上爬起来。

不要!米爱拼死的挣扎,奈何一个魁梧肥胖的男人岂是她撼动的了的,她眼睁睁的看着男人油腻的双手摸上了她的胸。

这一刻,有眼泪划下了眼角,脑子一片空白,甚至连绝望都变的空洞起来。

“啊呀,辰哥哥,我们好像是进错房间了。”事情正要在往不可挽救的方向发展,紧要关头,冷不丁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雪千羽的说话声虽然讨厌,可此刻对米爱来说简直是天籁。

可下一秒,天堂变成地狱。

“辰哥哥...额,我们好像打扰到了熟人的好事了。”雪千羽见米爱还没被糟蹋,眼里闪过一抹时机过早的遗憾和懊恼。可这并不妨碍她接下来的行动,一句话,照样将一池清水搅混。

果然,雪千羽话落分秒。米爱就看见方才还偏偏贵公子模样的司徒辰转瞬成了届临人间的凶鬼罗刹。抬手就把压在他身上的油腻男人给扒了下来,在男人都还没反应过来什么情况的时候,雨点般的拳头暴风骤雨般落下,打得男人鲜血四溅,哀叫连连。

油腻男人的同伴被这突然起来的变故惊的酒都醒了,睁开眼见有个陌生男人快将他们的同伴揍死过去了,撩起袖子就要帮忙。

“你们他妈的给老子动一下试试!”司徒辰突然一声暴喝,估计是煞气太重,吓得一群爷们儿楞是没有一个敢出头的。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司徒辰将人给揍够了,揍的没动静了,然后,凶神恶煞的拉起沙发上的女人,一声不吭的就走了。

“辰哥哥...”雪千羽见状,想挽留,奈何暴怒下的司徒辰只留给她一个背影。望着两人离去的方向,雪千羽脸上露出得逞的恶毒微笑。

司徒辰的别墅。

“啊!辰哥哥,你听我解释。”米爱痛苦的惨叫声在空旷的房间里显得格外的渗人。

“啪!”皮鞭抽打肉体的脆响声,响声过后,紧接着又是米爱的惨叫声。司徒辰手持皮鞭,暴瞪着被她绑在床前,脱光了衣物,后背满是鞭痕的米爱:“贱人解释什么,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话落,双眼猩红残忍的又是一鞭子下去。

“啊!辰哥哥事情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个样子!”米爱忍受着痛苦,牙齿咬的嘴皮都渗出了血迹。

“不是我想象的样子,那是什么样子!”司徒辰一把甩掉手中皮鞭,凶狠的捏起米爱小巧的下颚:“你就这么喜欢钱么,司徒黎川失去了所有,你立马就背着他出去卖!”

“哈哈哈哈,米爱,司徒黎川要是知道了估计会气的心脏病都犯了的吧。”话落,厌恶的甩开米爱那张看了就让他暴躁的脸:“既然你那么喜欢钱,我可以给你呀!难道做我的情妇也无法满足你了么,你还要背着我出去卖,还是那种货色的男人!”

冷不丁的一耳光,米爱的脸肉眼可见的浮肿了起来。

“辰哥哥,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是雪千羽,是她一定要让我去那个地方工作的,为了我妈妈的画,我不得不去,不得不去呀。”终于,米爱找到空隙,一口气将事情的前因后果给说了出来。

然而,司徒辰听了这些话,空气陡然静止了两秒。片刻后,米爱没有感觉司徒辰对她的误解有所减少,反而感觉男人看她的眼神除了厌恶还多了几分不屑:“米爱,没想到你不仅下贱,还无耻。”

“千羽和这件事没有半点关系,撒谎你也要找个好点的借口和理由,竟然不惜让无辜的人给你背黑锅。”司徒辰冷笑:“我倒是小看了你了,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事情真的是这样的,辰哥哥你为什么不相信我,为什么?司徒辰的反应让米爱彻底的陷入了绝望。

她惊惧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他怎么变成这样了。以前,她不管说什么他都会相信她。他说过,只要是小爱说的话,他都无条件的相信,可是现在.....

心,撕裂般的疼。

只能彷徨无助的看着司徒辰变的疯狂的脸,看着他捡起地上的皮鞭,一鞭一鞭的在她身上凌虐,之后,还有蜡烛...

在热烫的烛蜡滴在细腻的皮肤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起一个个晶莹的水泡时。司徒辰被烛火映衬的明明灭灭的脸,似地狱的修罗对奄奄一息的米爱窃窃私语:“有一件事我忘了告诉你,你妈妈的画廊,你最在意的东西,由于司徒黎川的尾款还没来的及到位,现在...估计马上就快濒临破产了。”

爱你是最幸福的事第10章:

事情真的如司徒辰预言那样,不好的消息第二天就来了。

米爱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气喘吁吁的赶到艺之画廊。扑面而来的就是吵闹的人群,哄乱的员工,还有强势蛮横摔、砸、赶的保安。

“你们这是做什么!”米爱愤怒的嘶吼声吸引了前来的司法人员。

只见两个司法人员拿出一张法院的破产通知单,秉公执法的冷酷语调:“米爱小姐是吧,十分抱歉,艺之画廊由于后期资金补给不到位,造成与之合作的各个事业单位金额不等的损失,而艺之画廊现在实际上也就是个名存实亡的空壳公司,据多方人员投诉,该画廊已被法院鉴定破产,并允以查封。”

执法人员噼里啪啦说了些什么,反正米爱是半个字没听进去,她唯一听的确切的就是画廊破产了!

“不,这怎么可能...”米爱喃喃自语,左右不过才两天的事情,怎么就到了这样无可挽回的地步了呢。

在米爱沉思的时间,司法人员没有管她的反应,而是指挥着保安,拿着封条四处粘贴,还有将那些已经一无是处的化作进行焚烧销毁。

刺鼻的硝烟味儿将米爱的神志拉了回来,她几乎睚眦欲裂的看着那一幅幅作家辛苦创作出来的艺术品葬身火海!

“住手!你们干什么!查封就查封,凭什么随意糟践这些艺术品!”同样身为一个画家,米爱清楚的知道一副成功的作品之后,作家所付出的辛苦与血汗。而他们这群门外汉正无知的在摧毁她们的心血,米爱心如刀剐。

“抱歉米爱小姐,请您不要妨碍公务。根消费者举报,该画廊涉嫌真假作品混卖,扰乱市场,欺骗消费者的行为,我们销毁伪作也只是秉公执法罢了。”

执法者的话令米爱目瞪口呆,真假混卖:“这怎么可能,我们画廊在业界也是出了名的有口碑的,不可能做这样的事!”

然而米爱的片面之词在法律面前并不能改变什么,保安在执法人员的护持下,该烧的依旧手脚不停的往火堆里扔。

“住手!停下!你们都统统都给我住手!”米爱见自己的劝阻完全没有效益,着急的冲身就要去抢救那些作品。

可是起势太猛,心里又着急,在惯性的作用下一个不设防,轰隆隆如皮球一样滚下了楼梯。

“米爱小姐!”一众惊呼。

米爱再次转醒是在医院,看着白茫茫的一片,脑海里猛然浮现那个火光冲天的景象。

她的那些作品!

猛然起身,发觉右手腕钻心一样的疼痛。视线看向手臂,发现裹上了一层厚厚的石膏。

恰巧这个时候,医生进来了:“米爱小姐,您的手腕由于碰撞性的撞击,造成了粉碎性的骨折。听说您是个画家,实在是遗憾,这次的病情可能会对你之后的创作生涯造成一定的影响。不过,你也别气馁,医学方面不排除会有奇迹发生。”

医生什么时候走的米爱完全不清楚,她现在满脑子都是手腕骨折带来的致命打击!抬起裹着石膏的手颤却抖的厉害,米爱到现在也无法接受这个现实,她的手...她热爱的兴趣,她唯一觉得有所成就的事业,毁了...没了,统统都完了。

司徒辰来的时候,冷厉的眼淡淡瞥了眼木讷的呆坐床头的米爱,语气淡若浮毛:“还能坐的起来,看来没什么大碍。”

“米爱,为了引起我的注意你真的是无所不用其极呀,这么低劣幼稚的招数也想的出来!”司徒辰看着只是裹了个石膏,其它地方并没有明显外伤的米爱。以为她只是为了博取自己的同情,所不定趁他一时心软对她母亲的画廊会有所起色。

司徒辰厌恶的训斥:“以此博取我的同情,你未免也把自己看的太重要了。我告诉你米爱,就算你被烧死在现场,你母亲的画廊依旧不会有任何起色!”说罢愤怒的转身就走,若不是她母亲的画廊倒闭出自自己的手笔,他是医院的门都不想跨入。

听着震天响的摔门声,还有那等来的不是安慰和关怀,反而是一通决绝的训斥。终于,米爱的眼泪不可控制的决了堤似的流了下来。

辰哥哥,我现在说什么错什么,哪怕是受个伤也是错对么!

辰哥哥...我们还能回的去从前么?

米爱出院是在第二天,当她正在收拾东西准备离开的时候,一位不速之客不请自来的推开了病房门。

“你来做什么!”米爱很少对人不礼貌,但是雪千羽除外。

“呵呵,我怎么就不能来了?”雪千羽不答反问,字里行间全是骄傲和鄙睨,出口的话更是气的米爱哑口无言:“当然,我来肯定不是来表达关心的。”

“...”米爱气竭。

“听说你的手断了,哎呀,如此真是太好了,怎么样被人夺走珍惜之物的感受如何?”雪千羽见米爱气的发青的脸,嘴里的话更是滔滔不绝:“你母亲的画廊、你的手。”

“哈哈哈,米爱你根本就不配拥有这些,一个低贱的贱种坯子而已,居然还妄想和我争,这就是你活该有的下场!”雪千羽将所有想说的话统统一次性说了个干净,内心是无与伦比的畅快。

但是,米爱却不同了,她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歹毒,恶劣的女人,简直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然而,雪千羽的歹毒还并非仅仅如此。只见,她看着米爱强忍不发的模样更是得意,吃定她就算知道真相也不敢拿她怎样,于是更劲爆的内幕接踵而来:“米爱,我不妨实话和你说了。想知道你和司徒黎川的照片是谁发的么,没错,就是我!”

爱你是最幸福的事

来源:未知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