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相遇时光林安歌陆其琛by我家小宠物最新章节

admin 2018-09-16 阅读


本网站为您提供不负相遇时光林安歌陆其琛by我家小宠物最新章节,这个男孩,让她忘记了刚才才发生的这世界的航脏,瞬间照亮了她的世界。后来她才知道,那个男孩就是陆其琛。学校里的头号风云人物,大名鼎鼎的陆家唯一继承人——陆其琛。这是她第一次感到自己无法控制的情绪,后来才知道这种情绪的学名叫做爱情。林安歌苦笑,如果可以早些知道自己会如此放不下,她宁愿不曾遇到过他。

>>>《不负相遇时光》章节目录<<<

不负相遇时光小说

第二天中午。

阳光透过浅色窗帘,将整个房间扫射的一览无遗。

林安歌慵懒的伸了个懒腰,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了一下后,立刻伸出手挡在眼睛前。

疼痛感从头顶蔓延至腹部,昨晚……

我天!昨晚陆其琛回来了,自己居然昨晚还喝多了!肯定丢死人了!简霄霄这个王八蛋!

“啊!”林安歌大喊,发泄自己的不满,一踹脚,脚边一个温热的触感让她吓得立刻从床上弹了起来。

从被子下模糊的身形来看,是个男的!

林安歌迅速摸了摸自己的身体,还穿着昨晚参加聚会的衣服,然后小心翼翼的掀开被子的一个角,只露出身边这具身体的头部。

是陆其琛!

林安歌心头一震!抓在手里的棉被慢慢落了下来,她又立刻轻轻地掖了一下,生怕惊醒了蜷缩着的男人。

黑亮垂直的发,斜飞的英挺剑眉,闭上眼睡觉的他少了白天的锐气,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材。

他怎么会在这儿?发生了什么,自己昨晚上好像喝多了!

昨晚上都没敢认真的看他,终于现在有这机会了。这简直是个绝世美男子嘛,不愧让自己当年用了整个大学时光来追……

她一边回忆一边冲着睡着的陆其琛笑,突然!陆其琛睁开了眼睛!宛若黑夜中的鹰,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

林安歌一下子惊慌失措!“腾!”的一声弹了起来,转过身,用后背对着陆其琛的目光。

天呐!她到底在做什么啊!刚才的笑会不会被陆其琛看到了!咦?不对,他怎么会在自己家?

不过这时候问这个问题也太傻了吧!

“我,我去上班了!”

没等听到回应,林安歌疾步走到了门口,关上房门匆匆走下了楼道,才发现没拿钥匙,更可怕的是穿着拖鞋......

天气很冷,是一种干巴巴的冷。一到冬天,这个城市的空气似乎都跟着凝固了,就连漫天的灰尘也销声匿迹,一切都被笼罩在刺骨的寒风中。地面上结了一层透明的寒冰,上面覆盖着雪。天与地之间,压抑而沉闷。

林安歌双手握在胸前搓了又搓,还好,拿了手机。

随手打了辆车,到了公司门口,思虑再三,在附近买了双运动鞋,配着自己休闲的一身装扮,这才进去。

“林安歌你又迟到了!”

林安歌还没坐到办公椅上,就听到了老板刘杨踏着脚步有节奏的批评和询问。

刘杨和她是校友,艺术系的佼佼者,毕业就开了一所画廊,邀请她来公司帮忙做事。追求者一抓一大把,却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依旧像往常一样,慢吞吞的拿起水杯走到饮水机旁,冲了一杯咖啡。

抿了一小口后才抬起头看向气冲冲进来的刘杨,微微冲他一笑,“来杯咖啡?”

刘杨半倚靠在办公桌上,不说话,看着林安歌,总觉得有些古怪。

递给刘杨一杯咖啡,优雅的坐回了办公椅后,打开电脑。

“你喝酒了对不对!我说呢怎么这么不对劲儿呢,昨晚跟你打电话怎么不接?我的小道消息告诉我,陆其琛好像回国了!”

刘杨眉飞色舞的讲着,俊美绝伦的脸上写着惊奇和担忧。偏偏衣领口处深红色的草莓印让林安歌破了戏。

她止不住笑了出声,“你的小道消息是从哪个温柔乡里传出来的,还挺准。”

刘杨轻咳了两声,不自在的将衣领竖了起来,摆了一个自我感觉良好的造型,尴尬道,“逢场作戏,逢场作戏你懂不啦!”

忽然又从办公桌上跳了下来,“你知道他回来了?”

林安歌心不在焉的回答道,“知道,还见过面了。”

她不敢告诉刘杨,昨晚上不仅见面了,还喝大了莫名其妙的睡在一张床上了……

“我的天哪!这么惊天动地的时刻我居然去泡妹?!太遗憾了!他有没有为难你?”刘杨一听俩人见过面了,顿时变得很暴躁,心里惶惶不安。

林安歌平静的笑了笑,使劲的摇了摇头,“也没什么啊,老同学在一起喝酒玩游戏,很和谐。”

“和谐?你想急死我啊,快跟我详细讲讲!用不用我放你几天假,休息几天?”刘杨恨不得撬开林安歌的脑袋,看看里面是什么,能让她这时候还这么若无其事。

林安歌低着头,眼睛始终看着那杯咖啡,棕色的液体因为桌子的震动,在杯中泛起波纹,慢慢向外扩散开。可是谁又能看出,表现的如此镇定的她,还在为昨晚心惊胆战呢!

还是摇了摇头,“也没什么……他说他过得不好,非常不好。还让我……吻他。”

刘杨紧张的啃着手指上的死皮,“难道他想和你重修旧好再度陈仓?应该不可能,这是最不可能的了。”

林安歌当然知道不可能,她一点也没有这个想法,因为太不可能了,任谁都会觉得是个笑话……

见林安歌不言语,刘杨知道自己说的有点过分了。“反正来者不善,要不这样,我给你放个假,你去躲一阵子,权当散心了!”

林安歌无力的笑了笑,“刘杨,你别紧张,没事的。他和江初晨在一起挺般配的。”

林安歌安慰着刘杨,像是在安慰自己。

事实证实了一件事,这个世界上,谁离了谁都不会死掉的。没有他这些年,她自己不也好好的走过来了么?

她不再让那个男人来消耗自己的时光了。

“再说了,我走了这画廊你一个人撑得过来么,再过几天老周不是开画展么?这么多琐碎的事儿没我给你打理行么?”林安歌谈起工作就来了精气神儿,潇洒道,“承认吧刘杨,你这儿根本离不开我。”

把刘杨打发出去后,林安歌合上电脑,将整个身体完全放松的躺在办公椅的后靠枕上,但是只要一闭上眼,脑海里全部都是陆其琛完美的容颜,怎么也散不开……

林安歌知道,陆其琛一定不可能原谅她,依照陆其琛原来有仇必报的性格,他不是不可能来找她报复。可事到如今,她心里反而感到有一种从来没有的轻松。这五年来,她时刻都活在不可言说的压抑当中,夜不安寝,可当陆其琛出现在他面前,她的心里堆积着各种情绪,但那种压抑却随之消失了。对林安歌而言,已经没什么好畏惧的了,见都见过了,他要怎样就怎样吧,只要他心里能舒坦一些就好。

五年前,她亲手把喝醉的陆其琛送到江初晨的房间,而她在门外守了一夜。半夜陆其琛惊醒后推开门,脸上一片平静,只是瞪视着她愧疚的眼眸。眼底充满了绝望和愤怒。在那一刻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出现过,而她就埋葬了所有过往的情愫,行尸走肉般活着。

她毁了一个人的光芒,就必须在泥地狼狈的爬。

黄昏,林安歌找房东要来了钥匙,踌躇了片刻,才打开门。

果然,陆其琛早就走了,偌大的房间空无一人。这个发现让她舒了一口气。

拿起报纸,首页刊登的就是“陆家大少爷美国深造五年后完美回归”“陆氏集团将重回巅峰”。

林安歌无可奈何的笑了笑,他还是在学校时一样,是个到哪里都能引起轩然大波,自带主角光环的男人。

翻到最后一页,一行小且加粗的文字让林安歌的笑变得僵硬。

“陆氏集团陆其琛回国第一行动——存美国著名画家诺曼·罗克威尔真画于<杨柳画廊>!<杨柳画廊>顿时名声大噪!”

林安歌感觉脑子要炸了一般,<杨柳画廊>不就是刘杨的画廊她工作的地方么!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不安的情绪惹得她颤抖不已。

“分手应该体面,谁都不要说抱歉,何来亏欠……”,林安歌的手机铃声不停地在吵,看了一眼,是刘杨。

挂断后直接关机。林安歌拿起衣架上的外套和围巾,她要去找陆其琛,问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对他有什么好处。

刚到楼下,她就后悔了。她现在有什么资格去见他并且询问呢,怕是陆其琛现在就在她面前,她也开不了口吧。

毕竟,也不是什么坏事,只是对一直默默无闻的<杨柳画廊>提高知名度而已。何必呢?

林安歌试着安抚着自己的不安,在寒风中闲逛着。随便找了一辆公交车,没想到终点站是明哲大学!

毕业后,她就没再回来看过了,尽管就在一个城市,她也尽力的避开所有有关陆其琛的地方,可今天……

林安歌轻松的跳下公交车,戴着耳机一路哼着歌走了进去。

操场上,运动会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中,林安歌突然来了兴致,别的不行,她大学时候回回得跑步冠军!

上前,与学生们同站在赛道开端,假装专业的活动了下手腕脚腕。一声枪响后她迅速狂奔。

两圈下来,果不其然,第一个冲开了胜利的横幅!

“好!我们女子八百米冠军就是!是,?”话筒里传来主持人疑惑的声音,另一个老师小声道,“这届参赛名额里没有这个人……”

林安歌很想告诉他们自己只是闹着玩的,但是却累的喘不过气。

“我认识她!”一个年岁有些大,秃顶的老前辈站了起来,拿起桌子上的话筒,“她是咱学校毕业的,她叫……”

林安歌刚才还庆幸,毕业五年,也有老师记得她,却没想到……

“叫什么不记得了,可她是陆其琛的女朋友!”

说完后,台下一阵哄笑。一个年迈的老师居然记得这些,林安歌自觉丢人的低着头离开了。

接着,扫地阿姨,食堂大叔,就连商店的大婶儿都接二连三的问,“陆其琛没一起回来?”

林安歌觉得羞愧,陆其琛当年可谓是学校第一大红人,可这么多人都知道自己当年追陆其琛得手,却没人知道自己的名字……

低着头走向拱桥,这是学校最美的风景了,拱桥一边种着杨柳树,一边种着枇杷树,拱桥下面是绿油油的荷叶,中间还参杂着嫩红的荷花。

可惜,现在是冬天。

林安歌坐在拱桥中央,将双腿穿过两条竖着的栏杆,耷拉在桥上。她和陆其琛就是在这儿认识的……

彼年,大一。

“霄霄别哭了好不好,初晨她可能不是故意的,你也知道,她家里条件不好,她……”

林安歌苦口婆心的劝着简霄霄,可这些话连自己都接受不了。

“林安歌你是谁朋友,她是比我可怜,可她确实没有我有资格拿到奖学金,我是不在乎那点钱,可我凭着全省第一名的成绩才拿到的奖学金名额,她居然去导员那说我私生活不检点?”

简霄霄抽噎,“这下好了,她这个第二名拿了唯一一份奖学金,这就算了,我的男神答应周末陪我去看电影,也因为她造谣取消了!真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林安歌不懂这世界为什么这么复杂,二十年来,她都生活在纯真美好中,可今天两个朋友之间发生的争执,却让她感到害怕。

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陪着简霄霄。

“不行!我要去找学校领导,你就在这等我!”简霄霄细想实在不解气,猛地站了起来,跑向教学楼。

林安歌很想追,却发现大姨妈突然造访,自己不仅没有垫面包,居然还穿了白色的短裙!

不能动,裙子后一定有血迹了,怎么办,等简霄霄吧……

“砰!”人倒霉起来真的是坐着都倒霉,一个篮球突然狠狠的砸在了林安歌的后背。

林安歌生疼的呲了一口,回头怒瞪着远处,寻找篮球的来向。

“喂,把球踢过来!”

顺着声音找过去,她愣住了,脸上的愤怒全然消失!

那是一个稚嫩中带着几分洒脱的男孩,一米八几的大个子,偏瘦,深蓝色的球衣在他身上挂着。额前的碎发因为出汗的缘故有些黏在脸上,脸颊有些红润,尤其是那双明亮狭长的眼睛,这是她见过最晶莹通透的眼睛了。

林安歌呆滞了两秒,随后想帮他把球捡起来,却想到大姨妈的缘故,半起的身体又拘谨的坐了回去。

男孩愣了一下笑了,他似乎也知道自己长得好看,可没料到这魅力会让人听不懂话。只好自己像篮球走去。

林安歌看着男孩一步步走近自己,她觉得自己的心脏就好像要蹦出身体外来,久久都不能平息。

“看傻眼了?”男孩捡起篮球后,腾出右手在她的面前晃了晃。

林安歌抬起头,近距离的仰望着这个阳光帅气的男孩,原来,这样的眼睛就是桃花眼吧,让人禁不住的沦陷。

等到她回过神来,男孩已经走远了。

这个男孩,让她忘记了刚才才发生的这世界的航脏,瞬间照亮了她的世界。

后来她才知道,那个男孩就是陆其琛。学校里的头号风云人物,大名鼎鼎的陆家唯一继承人——陆其琛。

这是她第一次感到自己无法控制的情绪,后来才知道这种情绪的学名叫做爱情。

林安歌苦笑,如果可以早些知道自己会如此放不下,她宁愿不曾遇到过他。

来源:未知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