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是最幸福的事第11章_司徒辰米爱第11章免费阅读

admin 2018-09-16 阅读


爱你是最幸福的事第11章,司徒辰米爱第11章免费阅读,满脸泪痕,沉浸在梦魇中的米爱被楼下的敲门声惊醒,拖着疲惫满是伤痕的身体打开门,一个巴掌瞬间落在脸颊,米爱被打到在地。“竟敢爬上司徒黎川的床?这就是你对我们司徒家的

爱你是最幸福的事第11章:

报答?”林静怡,米爱的养母,此刻眼底淬毒的站在门口冰冷的看着米爱。“米爱,你立刻给我滚出司徒家!”

“林阿姨,我没有,你听我解释,我和伯父之间是清白的!”米爱忍着右脸上火辣辣的痛感,急忙出声解释。

随林静怡一起来的雪千羽看似好心的劝说,“林阿姨,你别生气,你可能误会伯父和米爱了,虽然照片上两人的动作很暧昧~~”

听她说完,米爱心里狠狠一抽,贴在腿上的双手紧握成拳。

十年前,丈夫带她回来,说她是孤儿,自己也心疼这个可怜的孩子,也曾把她当做自己的孩子疼爱。可是,后来被她无意间发现,这个女孩竟然是丈夫初恋情人的女儿。从此,她看她的眼神,便只有憎恶,可是自己还是忍下来了,让她在接受最好的教育,让她无忧的在家里长大,因为自己爱自己的丈夫。

可是昨天的照片,狠狠的给了自己一巴掌,抽醒了自己,也抽散了自己所有的心软。

“把她给我扒了!扔出司徒家!”林静怡高贵的走到客厅,坐在沙发上,冰冷恶毒的话从嘴巴里飘出。而身后的雪千羽眼神里充斥着得意。

几个保镖从门外进来,架起米爱七手八脚的准备撕开她身上的衣物。

“阿姨,不要,不要这样!你听我解释,我真的是无辜的!”米爱绝望的看着沙发上举止高贵的林静怡,自己知道林阿姨从小就不喜欢自己,可是,自己真的是冤枉的,为什么她不给自己解释的机会?

“三分钟后,不能把她扒光扔出司徒家,你们明天就不用来上班了。”林静怡皱了一下眉头,摸了一下自己断掉的指甲。

保镖听完林静怡的话,大力的扯着米爱的衣服,米爱拼命的抵抗。保镖发狠的拧着她的胳膊,巴掌落在米爱的脸颊上,清脆的声音,在偌大的客厅中响起。

“我是冤枉的!我没做,我真的没做!”绝望的米爱,两只手顾不上阻挡不断落在脸颊上的巴掌,只是死死地抓住自己的衣领,喃喃小声的解释着。

“冤枉?冤枉你别人有什么好处?你又有什么可以让别人利用的?”

一道低沉冰冷的声音自门口传来。

是司徒辰!

“司徒辰,你又来护着她?难道你还没有看清楚她的真面目?”林静怡看见赶来的儿子,气愤的看着他,从小到大儿子一直护着米爱,这次自己绝对不允许在让儿子犯糊涂“我绝对不允许一个同时勾引我儿子和丈夫的女人待在司徒家!”

司徒辰一张盈满寒霜的脸,嘴角微扬,不置可否“不,我是来看她怎么被赶出司徒家的!”嘴角带笑,眼神却冰冷无比。

这个女人,她,该死!

雪千羽见司徒辰对米爱不再像之前那么维护,也就肆无忌惮的奚落起来“米爱,你怎么能这么做呢?林阿姨他们一家对你多好,你感受不到吗?为什么要做这些事令他们伤心呢?”心里万分得意,声音里却越发的温柔

“米爱,你这么做为了什么?你怎么能这么伤辰哥哥和林阿姨的心?”

胸口一阵剧痛,仿佛被无数把刀同时刺进了心脏,米爱无助绝望的看着司徒辰,为什么?为什么不相信自己?自己真的是被冤枉的!

啪,巴掌再次落在了米爱的脸上。米爱眼前一片眩晕,脸颊火辣辣的刺痛,让米爱浑身忍不住发颤。

往日贵妇形象的林静怡,此刻像恶鬼附身似得,双目充血的看着米爱,拿出文档摔在米爱面前。

“冤枉?儿子,这个女人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钱!”指着地上的文件档,看着司徒辰“你爸爸投资一家快倒闭的画廊,投入资金2个亿,而这家画廊就是这个女人的!”

“司徒辰,我真的是冤枉的!相信我!”米爱看见文件档,就知道自己进入了一个死局,画廊是妈妈的,直到订婚当天自己才知道自己名下有一间画廊,而司徒伯伯投资是不忍心看见妈妈的事业以破产而告终。

米爱心里委屈,泪水顺着脸颊不断的流。她很想忍住哭泣,是弱者的行为,是做错事无力的悔恨。

而她,自始自终都没做过他们口中的龌龊事,她是清白的!

“我只问一遍,你也只有这一次机会,记住,不要试图欺骗我”一直没说话的司徒辰,盯着地上的文件档,低沉冰冷的声音响起。

看到司徒辰说话,米爱好像看见了希望,仿佛司徒辰还是那个一直护着自己,爱着自己的男人。眼神充满希望的看着对方。

“爸爸投资画廊的事,是不是真的?”

“是的”米爱坦诚回答,却不知司徒辰的心在听到她的回答时逐渐变冷。

“这份投资,你有没有接受?”

“我,我接受了,可是……”米爱想要解释,自己接受是因为知道画廊是妈妈唯一留给自己的东西,自己想要守护它,不想看它倒闭而已。

“闭嘴!”司徒辰猛然站起来,眼神像看一个死人一般,轻蔑的看着米爱。“你,真让我恶心!”

米爱想要起身拉住司徒辰,被司徒辰一脚踹倒在地。

“住手!”冲忙赶来的司徒黎川,看着脸颊乌青的米爱被儿子踹倒在地,以及站在一边面容狰狞的妻子,心情复杂的说“静怡,你怎么能这么对一个孩子?”

“孩子?司徒黎川,你倒是说说她是谁的孩子?”林静怡的眼泪再也忍不住流出来“你不敢说?好,我说!在我的眼里,这个孩子是勾引我儿子的贱人,更是勾引我丈夫的小三,她,是你这辈子都忘不了的女人生的贱货!”

十年的隐忍,十年的不甘。

“司徒黎川!你要收养初恋情人的女儿,我忍了!你同意你初恋情人的女儿嫁给儿子,我也忍了!可是,我也是一个女人,你的妻子!你怎么能……你怎么能和她在一起,你想过我,想过儿子没有?”说完后,仿佛被抽空了所有的力气,林静怡倒在沙发上,哭得泪流满面。

所有人都震惊了,不敢质疑的看着司徒黎川。

司徒黎川的脸色很难看,不知是愧疚还是秘密被揭穿之后,内心的不安!他看向伤心的妻子,嘴唇哆嗦,想说些什么,却又什么都说不出口。

屋子里,另一个男人脸黑的就要结成冰。

这个女人,口口声声说爱他!这十年来,在他面前装清纯,装可怜!博取他的同情,偷去她的爱!却又背地里跟他的父亲勾勾搭搭。

为什么?为了替自己的妈妈报仇?还是为了成为司徒财团总裁的夫人?

为了钱,她就可以把自己玩弄在股掌之间?

很好,想要钱,我成全你!

司徒辰忍住胸口即将喷发的怒火,一步一步走向司徒黎川,一字一顿道:“我的好爸爸!秘密被揭穿,你就没什么话同我跟妈妈说吗?”

爱你是最幸福的事第12章:

第二天,米爱彻夜加班赶出来的房地产分析结果书,被林瑶愤怒的一把摔在了她的桌子上,“瞧瞧你做的都是些什么鬼东西!”她的声音尖利又恶毒:“从床上爬上来的女人就是床上爬上来的女人,你也就伺候男人的功夫了得吧!让你做个分析报告,你就是这样敷衍了事的!”

米爱默默的忍受着林瑶的痛骂,知道她真是有意的刁难。那么一大叠资料,正常是半个月的工作量,她让自己一天内做出来....可是,知道又能如何呢?

“总裁叫你去他办公室一趟。”在米爱沉默的空档,林瑶又说:“呵,好好伺候吧,毕竟工作能力不行,你别的本事可是高杆的厉害,有什么事儿不是睡一觉就能解决的呢。”不知为什么,米爱从林瑶赤裸的讽刺里听出了点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嫉妒。

没时间踌躇和害怕,米爱在林瑶的监视了催促下又再次顶着一众人的注目礼敲响了司徒辰的办公室大门。

“进来!”男人清冷刻板的声音。

米爱进了门,随着“嘭”的关门声,米爱的心和这门一同沉入了谷底。

对面司徒辰脸色比他第一天入职时见到的还阴沉可怕的厉害。

“过来!”男人不容置屑的命令道。

司徒辰的话,使米爱紧张的掌心都出了细密的一层薄汗,她看了看男人的脸,又看了看那张诺大的办公桌,脑子里蓦然就浮现出了上回司徒辰就是在那张桌子上强要了她的,脸色刹时爆红的厉害。使得司徒辰叫她过去,她不前进,反而往后退!

“你骨头就这么硬,次次都要和我反正来么!”男人冰冷的声音近在咫尺。

“啊!”米爱一声惊呼,抬头时,司徒辰已扼住了她的手腕,将她往他的办公桌方向拖去。

“辰哥哥,你弄疼我了。”被男人捏在大掌里的手腕疼的厉害,米爱忍不住出声提醒。

“疼?”司徒辰冷嗤一声:“有我遭受你背叛的时候的心疼么!”

一听这话,米爱知道司徒辰又掉进误会这个死胡同里去了,心针扎的疼的厉害,她没有,她真的没有!

可是,她十分了解司徒辰的性格,只要没有实质的证据,司徒辰是不会轻易改变他的想法的!

对,他就是这样一个固执又死心眼儿的人!

只要是他认定一件事后,对你所说的话,所作的事都是十分极端乃至残忍的!

然而,米爱还是爱他,无可救药、死心塌地的爱他!

因为,至始至终她都记得,眼前的男人对她许下的诺言。那是小时候,她一直被同班的一个男同学欺负,说她是一个没有爹妈的孩子,她所在的家庭不过是养父养母罢了。

司徒辰听闻此事后,将那个欺负她的男孩暴打了一顿,护着她霸道的说:“谁说她没有爸妈,我司徒辰的爸妈就是她的爸妈,我将来会给她一个完整美满的家庭。”

“辰哥哥...”米爱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辩解了,眼看着她们马上就要结婚了。马上就可以实现他许给她的那个诺言了,她以为她们可以幸福美满的永远在一起。

“哭!你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哭!”看着泪流满面的米爱,司徒辰锐利的眼危险的眯了起来,这个女人凭什么在他面前这么坦然的哭,明明被背叛被伤害的是他才对!

就着手中的资料无情的拍在米爱梨花带雨的脸上,“还有脸哭,做个市场分析都做的一塌糊涂,你脑子里一天到晚都在想些什么?!”司徒辰语气陡然一转,森冷的厉害:“是在想司徒黎川还有没有机会重掌大权么!”

“我,我没有!”米爱被司徒辰的话吓了一跳。

“没有,哼,我凭什么相信你!”司徒辰冷笑,一步步将米爱逼到了办公桌的死角,直到她退无可退,才恶毒的讥嘲道,“一个勾搭了老子还惦记着儿子的水性杨花的女人,说什么都没有信服力!”

“辰哥哥,那...你究竟要怎样才肯相信我。”看着夜煞般逼近的男人,米爱觉得她都有些不认识现在的司徒辰了。

“怎样才能相信你?”司徒辰好像听到了个好笑的笑话,不可抑止的哈哈大笑了起来。片刻后,笑停止。抬手轻佻的抚上了她的脸,顺着脖颈优美的弧度蜿蜒滑动着...蝶状的锁骨、饱满的胸脯。

“啊!”米爱备受屈辱的躲避着。

司徒辰突然一把将米爱扑倒在办公桌上,俯身压了上去,语气危险:“躲什么躲!刚刚不是还说要怎样我才肯相信你么?很简单...”说着,司徒辰一只手猛然罩上了她的胸,发狂的揉搓了起来。“从今天起,离开司徒黎川,做我司徒辰一个人的性爱奴隶!”

“不,不要!”米爱看着眼睛都通红了的男人,下意识的抗拒。

然而,她的抗拒彻底的激怒了一个情欲勃发的男人,司徒辰当即抬手一耳光就将她的脸打的偏到了一边,痛斥到:“不要?你是说不要我,要司徒黎川么!”

“不,不是的,不是那样的辰哥哥。”米爱开口解释。

司徒辰懒得再听她无谓的解释,现在他只要一看到这个女人,满心叫嚣着呐喊的都是、折磨她、占有她、弄伤她,他要让这个背叛她的女人得到应有的惩罚!

“撕拉!”司徒辰狂猛的撕碎了米爱的衣服。一直手按住她不断往后挪的屁股,撩起她的短裙,拔下她的内裤,手指近乎粗暴的契入了她的身体。

“唔!”米爱一声闷哼,眼神惊恐,想起了上次司徒辰是如何欺凌她的,当即疯狂的挣扎了起来,“辰哥哥,不要,不要这样对我。”

“不要这样对你?”司徒辰一声冷哼,“你难道不觉得你现在拒绝太迟了么?明明前几天我才把你里里外外上了个彻彻底底。对了,还有司徒黎川。你都快是个被人上烂了的婊子了,还在这里欲拒还迎,装清纯给谁看!”

米爱印着五个指印的脸上满脸泪痕,眼神绝望。

司徒辰鹰眼一凝,被她梨花带雨的楚楚模样刺激到了:“贱人,你就是这样勾引司徒黎川的吧!”

男人说罢,一把抽出了米爱身体里的手指。急不可耐的跻入她的腿间,解开皮带,释放出让人咋舌的欲望。在米爱瞪如铜铃的恐惧双眼里,残忍的一冲而入。

“啊!”米爱一声惨叫,她完全干涩的私处容纳他已是太过艰难,何况是现在这样的情况!

米爱的叫声刺激的司徒辰一个哆嗦,当即屏住呼吸凶狠的冲撞十数下,凑近米爱的耳朵恶毒的问:“怎么样,你现在是不是悄悄的在拿我和司徒黎川做对比?究竟是司徒黎川让你更快乐,还是我干的你比较爽!”

满脸痛苦的米爱发了疯似的挣扎逃跑,她虽然爱他,可是却不允许他在占有她的时候拿其他男人来侮辱她,她没有,没有!她以前那个温柔似水的辰哥哥哪里去了?

她要去找之前那个辰哥哥!

然,男人和女人天生的力量悬殊,她又如何跑得掉,只换得司徒辰一下比一下更狠戾的撞击,一次比一次更深入的冲刺!

一个小时过去,米爱已毫无挣扎的力气。看着在身上还不知疲惫上下起伏的男人,她的私处早已被他蹂躏到麻木。可是这个男人为了故意折腾她,每次到了极致处便故意停止不动,将时间一而在再而三的延迟,再延迟...

最后的最后,米爱实在受不住,白眼一翻,晕了过去。

司徒辰粗长的大手狠狠的掐住她私处的敏感,硬生生又将她掐醒过来。在米爱讨饶的眼神里,司徒辰极尽残忍的说:“看清楚,现在是谁在上你!我要你,从今以后都成为我性爱的奴隶,我倒要看看一个被我玩儿烂了的货,司徒黎川究竟还会不会再要你!”

爱你是最幸福的事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