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相遇时光第9章_不负相遇时光10章全文阅读

admin 2018-09-16 阅读


本网站为您提供不负相遇时光第9章,不负相遇时光10章全文阅读,林安歌本想说点什么,却被纪佑南轻轻拉住,护在了自己的身后。“做小三插足别人的感情,抢别人的男朋友,用那些见不得人的手段陷害别人,想方设法的想要上位……这样比起来,到底是谁更下贱,谁更不知害臊一些。”纪佑南对于这个女人是一丝的好感都没有。

>>>《不负相遇时光》章节目录<<<

不负相遇时光第9章

三天过得很快,对她来说。

画廊没有传来消息,陆其琛没有告她。但也没有拿着户口本来逼她登记结婚,甚至一次都没有再出现。

虽然看起来,一切都恢复如旧,但林安歌却更加心事重重,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期待陆其琛逼她结婚,也不知道自己整天到底在忙些什么。

林安歌住处。

“林安歌你快来看!”简霄霄又赖在她家,并且大呼小叫。

林安歌用被子堵住自己的耳朵,她太清楚简霄霄了,总是有使不完的精神头,让她也跟着闲不下来。

自从上次见过陆其琛后,她总是格外容易疲惫。

“安歌,不好了!”简霄霄从客厅光着脚飞到林安歌的床上,使劲摇晃着床中央的的身体。

林安歌烦躁的把头拿了出来,佯装愤怒的等着简霄霄说出原因。

“陆其琛和江初晨,订婚了!”

轰!

林安歌突然觉得头脑里一片空白,还嗡嗡作响了起来。一瞬间,她也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态度来面对这件事。

本来,她们分开,就有选择别人的权力。何况,是陪伴了他国外时光五年的江初晨……

“知道了。”仓促回应了简霄霄,一个人站在窗边打开窗户,任冷风进来刺激着皮肤。

也许,这样也好,起码江初晨也是真的爱他。但自己的心为何还是如此痛……

杨柳画廊。

“安歌姐,有个漂亮姐姐找你。”前台小宁跑上来汇报。

林安歌一听到有人找自己,心里本能的感到厌恶,但还是出于礼貌,随小宁走了下去。

江初晨!

林安歌的厌恶和不安更为交融。

“安歌!”江初晨摆出与她交情非凡的姿态,热情的抱着她的胳膊。

大厅里站的还有几个同事和前来欣赏画的客人,林安歌想躲又奈何怕尴尬,就杵在那一动不动,等着江初晨带给她的坏消息。

“什么事?”只好不动声色的推开江初晨的双手,压着烦躁之气。

“安歌,你没看电视难道也不看报纸了?我和其琛要订婚了!我这不是太高兴了嘛,来给你送喜帖,喜糖在座的都有份儿哦!”

大厅里顿时响起一片来自恭喜的掌声,只有林安歌没有反应,显得格格不入。

“安歌,”江初晨眼底透着一丝狡黠,摇晃了一下她的肩膀。“你是不是太替我高兴了傻了!我刚收到其琛的信息时也是这个反应呢,嘻嘻……这么多年的努力,可算让我修成正果了!”

江初晨表现得十分开心,连她自己都看不出来这是她在故意炫耀,还是真的因为苦尽甘来而乐。

“那,恭喜了。”她实在是不知道该用什么词儿来应对。

“安歌我就知道!你这么善良一定会祝福我的,虽然我们曾经有过不愉快,可你还是会真心祝福我的,太好了,那我的婚礼你会来参加的对么?”

江初晨从走进来的每一句话,都深深扎进她脆弱的心脏,伤痕累累却不被放过,也无处躲藏。

林安歌佯装勇敢的抬起了骄傲的头颅,眼泪也听话的没有掉落下来。

“我去。”

虽然,很痛。

但也许,亲自目睹后,就会完全让自己的幻想和愧疚随着结束,也许,那是赴死,也是重生呢……

陆氏集团。

江初晨身穿一件撞色雪纺拼接知性气质OL文雅性感夜店修身包臀连衣裙子,使得身材完美地展现了出来,性感迷人,妩媚至极,一进公司大门就成为了全场的亮点,优雅的踩着恨天高,以女主人的姿态走向电梯,按了顶楼的按键,一般只有陆家人才能去顶楼,而她也得到了这份殊荣……

“铛铛……”敲了两下门,直接推开。

“其琛,下班后有空么,我想和你谈谈婚礼的细节,毕竟有很多事我还做不了主。”江初晨有些害羞的说道。

陆其琛只微微抬起头扫了一眼面前的人,又专心看着手头的资料,间隔了好几秒才回答。

“有什么事现在说,下班后我很忙。”

江初晨一瞬间脸都阴沉了下来,但下一秒又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坐在了沙发上。

“有些事,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那就别说了,我很忙。”

陆其琛的言语中不含一丝温度,场面一度很尴尬。

“是关于林安歌的事。”江初晨一句话勾起了陆其琛的兴趣,陆其琛放下手里的资料,将目光投向欲说还休的江初晨。

见陆其琛来了精神,江初晨也变得有些兴奋起来。

“我和安歌是大学室友,也是好朋友嘛,我就去告诉她我要和你结婚的事,然后你猜怎么着?”

江初晨故意卖着关子,陆其琛紧张的盯着江初晨的嘴巴。

“安歌不仅收了喜帖,还开心的吃着喜糖恭喜我呢!最后还说要来参加我们的婚礼,沾沾喜气!”

陆其琛手一晃,一不小心将咖啡洒在了自己的西裤上。

恭喜她?林安歌你居然恭喜我和她!

这算什么!

陆其琛愣了有半分钟,才想到面前故意来透露这个消息的女人。

“很好,”陆其琛对着江初晨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没别的事,你就先走吧,婚礼的事有人操心,你只要准备好就行了。”

江初晨大大方方的走出了办公室,接着走出了公司。

这次,你们该彻底死心了吧。

办公室内,陆其琛发生似的将所有文件和资料扔了一地,颓废的半躺在沙发上,望着落地窗外的天空。

突然想到,很久以前,林安歌说过她心里最浪漫的事情就是和他去拉萨爬山,然后在山顶扎个帐篷,然后等着看日出。

陆其琛笑了笑,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不曾掉落。

他总是嘲笑她这个心愿,可怎么也没拗过执着可爱的她的央求,好不容易答应了她,会一起完成,却因为各种理由错过……

那时候,就该奋不顾身去的……

突然,陆其琛猛地一个翻身,站了起来,他还是决定,去一次,哪怕是自己一个人。

匆匆拨打电话,“张秘书,订一张去拉萨米拉山口的票,在准备一些爬山需要的东西,对了!还要一个帐篷。”

“请问陆总,是你一个人去还是和……”

“一个人,今晚出发。”

陆其琛放下电话,心里的慌乱也慢慢平复了下来。

第二天。

陆其琛一身爬山专用装备,站在气势磅礴的米拉山脚下。

刚开始的两个小时,陆其琛脚步飞快,超越了很多一同上前的人,可越往后,他的腿上如灌了铅般,也越来越慢。

陆其琛额头上渗出了一片细密的汗水,却还是顽强的不肯休息。

终于,看到了里程碑上写着“还有2500米到达顶峰”。陆其琛心里一算米拉山口海拔5013米,原来一上午的时间,只不过到了半山腰。

必须加快速度了,不然天一黑,有夜盲症的他就看不清路了!

又过了一个小时,他突然觉得有些头痛,不过没很在意。可是又过了一刻钟,他居然摔倒在了地上,呼吸也感到很困难,并且明显感到一阵眩晕。

晃了晃头,集中注意力!这是起高原反应的现象!

陆其琛打开包,吸了吸氧气,恢复过来后,犹豫着到底还要不要往上走。一般正确的做法是吸氧后迅速原路返回,可他不甘心就这么走掉。

氧气一点一点被消耗,陆其琛走的也更为艰难。

手一抖,氧气瓶滑落到了一侧的树枝旁,他弯腰去捡,可脑子里像炸了一样,熟悉的眩晕感突然袭来,好不容易抓住了氧气瓶,可自己却跟着滚落了下去……

中央医院。

“医生,他什么时候会醒?”陆氏集团总裁——陆其琛的父亲问。

“我们不敢保证,他在爬山途中严重缺氧,到现在为止,他的心脏还没恢复正常人的跳动频率。”

江初晨站在一旁,就静静地看着躺在病床上脸色发白的陆其琛,忍不住为自己感到委屈,放声痛哭。

她以为她终于可以过上上等人的生活了,终于不用受到别人的冷眼和可怜了,可如今居然会是这个局面……

陆氏集团的领导层纷纷以为江初晨哭泣的原因是陆其琛昏迷不醒,上前安慰江初晨。

次日。

林安歌一边喝着咖啡,一边读着刚送来的晨报,突然,手微微一颤,咖啡杯猛地掉在了地上。

“陆其琛拉萨爬山,因高原反应滚落,至今昏迷不醒!”

她顾不得烫不烫,更顾不得去打扫,拿着手机一遍一遍拨打着陆其琛的电话,却是关机。

拉萨,爬山,这是她的心愿,却由他付出实践,伤的惨重。

泪水不自觉的滚落。

江初晨!

她一定知道,陆其琛在哪,可就是不知道会不会告诉自己,算了,试一试!

林安歌拨打通了江初晨的电话。

“他在哪?”林安歌没有一句废话。

“林安歌,你以为我会告诉你么?你太天真了!就是因为你,他才会这么多年没有正眼看过我,就因为你,他折磨自己,就因为你,从来没爬过高山的他爬山掉下,你还有脸问他在哪?”

江初晨愤怒的压着声音,在陆其琛病房外冲着电话那头低吼。

她已经没有理智可言了,如果陆其琛出了什么问题,她的梦想也就破碎了。

林安歌挂了电话,快速跑了出去,既然没人告诉她,她就只好一个一个找,市里所有大医院的贵宾套房,一个一个找……

可是市里这么大,林安歌这样一家一家医院的找,一间一间病房的找,也不知道要找到什么时候。

可是即便希望渺茫,但是林安歌相信,只要她这样找下去,一天找不到找两天,两天找不到找三天,她总会找到他的。

一天就这样过去了,林安歌只是觉得自己的两只脚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直觉,两条腿也仿佛已经不是她自己的了。

这一天,她已经不知道去过了几家医院,看过了几间病房,陆其琛的名字也不知道说了多少遍,说的她的嘴唇已经干裂流血,她依然在继续找着。

她很累,她很想停下来休息一下,但是每当她想到陆其琛还躺在医院冰冷的病房里昏迷不醒的时候,就算她再累,还是坚持着继续寻找着。

就在这个时候,林安歌的手机响了起来,她趁着坐在出租车里的功夫接听了电话。

“哎呦,我的小姐,你总算接电话了,你这一天都在干嘛呢?打电话也不接。”简霄霄焦急的问道。

今天一天都没在画廊看到她,她当然担心,报纸她自然是看到了,她知道,现在最担心陆其琛状况的,一定就是林安歌了。

只是电话她都打一天了也没人接。

“我在找其琛,我不知道他在哪……”林安歌说这话的时候语气中隐约透漏这一丝哭泣的意味。

简霄霄听到林安歌这样的语气,只是更加着急,“好好好,我知道了,你先不要着急,你在哪,我去陪你一起找。”

她实在不放心林安歌现在一个人。

“没事的,我自己可以的,你放心,在找到他之前,我不会有事的。”挂了电话,林安歌只能在出租车的简单的休息一下。

她相信,此时陆其琛一定在等着她,为了他,她也不能有事。

他是去爬山才会变成这样的,他是为了完成自己的梦想才会变成这样的,他在订婚前一天,做的不是别的,竟然是跑去完成自己的梦想,只是不是就说明,在他的心里,一直都是有自己的。

没有再多想,车已经停了,林安歌要继续寻找陆其琛了。

对于林安歌来说,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希望不希望 事情了,对于她来说,只要找不到人,一切,都是失望的。

只是可能是老天怜悯她了吧,当她在第无数次提起陆其琛这个名字的时候,医院前台的值班人员终于给了她让她欢喜的答复。

“有,这个病人今天刚刚入住,在贵宾房0086.”值班的小护士客气的说道。

能来找这样住在贵宾室里的病人,就说明她肯定不简单。

听到了陆其琛的消息,林安歌的第一个反应竟然是愣在那里,然后反应过来才立马朝着陆其琛的病房跑去。

她找了一天,总算被她找到了。

只是当林安歌到了陆其琛的病房门口的时候,竟然停在了那里不敢开门。

她甚至连透过窗户向里面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因为她现在害怕看到陆其琛,害怕看到他此时苍白的面孔和紧闭的双眼。

只是在害怕,她还是推开了门,好在,这个时候病房里并没有人,林安歌小心翼翼的走进了病房,走到了病床旁边。

只是一眼,林安歌的眼角就立马滑下了泪水,那是几乎不受控制的行为,看着这个曾经鲜活的生命如今躺在自己的面前,林安歌几乎失声痛哭。

她只能用力的用手捂住自己的嘴才没有让自己哭出声来。

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林安歌只是觉得自己现在不能哭,陆其琛只是昏迷而已,他又没死,而且他也不会有事的,自己为什么要哭。

赶紧擦干了自己的眼泪,林安歌又上前一步想要看看陆其琛的状况。

那张脸已经苍白的没有一丝的血色,就连呼吸也弱的几乎看不出来,林安歌不知道他到底伤的多重,但是看他现在的状况也知道,他伤的很重。

“其琛。”林安歌轻轻的唤着他的名字,伸手想要触碰他的脸颊。

就在这个时候,身后的房门被人推开了。

江初晨一进门发现林安歌竟然在病房里,立马上前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

“你竟然还有脸来,你都是因为你,都能被你害的其琛才会变成今天这样,如今他生死未卜你高兴了?你满意了?你就是个扫把星,你给我滚。”

江初晨说着大力的拉着林安歌就想离开病房。

她是绝对不允许这个女人在这个时候靠近陆其琛的,这个女人已经无数次阻挡她的梦想了,如今,眼看就要实现的美梦,怎么能在这个时候被她破坏。

“我只是想看看其琛,我就是看看他,我……”林安歌只是觉得自己的胳膊被江初晨扯的有些生疼,到那时却依然不愿意离开。

“他不需要你看,林安歌你最好死了这条心,他要订婚的人是我,他喜欢的人是我,你永远不可能跟他有结果,你最好远离他,这样,他才不会被你害的躺在医院。”

在她的眼里,自己的不幸,陆其琛的意外,都是林安歌造成的。

如果她不在出现,如果她彻底消失在陆其琛的生活里,那么这一切都不会发生,她的订婚仪式会顺利举行,她很快就会成为人生人,彻底摆脱那个底下的自己。

只是这一切都被林安歌给破坏了。

“他需不需要我,不是你说的算的,我想来看他,那是我自己的事,你们不是还没订婚吗,你也不用那出一副陆太太的气势跟我说话。”

林安歌的语气突然变得严肃。

是,她的确觉得对不起陆其琛,他如今变成这个样子,的确有她的错,可是这一切也绝对和她江初晨脱不了干系,她又凭什么在这里对自己大呼小叫。

自己已经不在是那个当初傻到可以任由她摆布欺骗的小女孩了,以前的事也许她可以不计前嫌的忘记,但是如今,她如果想要再来伤害自己,伤害陆其琛,她就不会再去忍受。

“你怎么如此不要脸,你把其琛害成这样,你还好意思说出这样的话?”江初晨愤怒的看着林安歌。

“江初晨,你最好不要随便把害人的帽子扣在我的头上,他在跟你订婚的前一天跑去爬上,又不是我让他去的,他会意外跌落更不是我愿意的,只是为什么他会宁愿去爬跌落都不愿意跟你订婚,难道你不应该反省一下吗。”林安歌也毫不客气的质问着江初晨。

不负相遇时光10章

“ 什么?你再给我说一遍,你说什么。”江初晨听到林安歌说的话之后,整个人停顿了一秒,便立马像发了疯一样,冲着林安歌吼叫着。

这是她的痛处,这是她一直都不愿意面对的问题,更何况自己这样的痛处,如今还被林安歌这样直接指了出来,她怎么可能不生气?

难道她不明白林安歌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吗?难道她自己心里不清楚为什么陆其琛会在跟自己订婚的前一晚跑去拉萨吗?这一切她都明白,可是她明白,却依然想要欺骗自己,不让自己看清楚真相。

只是因为这一切的真相她都不愿意面对,只是因为这一切的真相都跟林安歌有关。

“你放开我。“林安歌有些不耐烦的挣脱了江初晨对自己的撕扯。

“我说什么你自己心里应该最清楚,有些话我不说,不代表我不知道,我只是不想让我们彼此太难看,曾经的事情虽然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但是你我心里应该都明白,有些事他永远都过不去。”直到此时林安歌看着江初晨的眼神,才露出了微微愤怒。

也许曾经她只是一味的认命,觉得这是命运的安排,自己不能够去抗衡,但是如今,当她看到躺在病床上的陆其琛的时候,当他知道他是为了替自己去完成愿望,才身受重伤昏迷不醒的时候。

她觉得有的时候,命运也许就是让人来抗争的,因为他的安排都是错的,那人为什么要去听从命运的安排?

“过不去?你有什么好过不去的,你来告诉我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你过不去?陆其琛爱的人是我,自始至终,他爱的人都是我,最后他选择的人也是我,他马上就要跟我订婚了,我马上就可以嫁给他,过上属于我的幸福生活,我的人生马上就会开始新的一页,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在这个时候出现?为什么你要打破所有美好的梦想你来告诉我,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指责我?”

江初晨冲着林安歌大声的吼叫着,她现在根本就顾不得什么淑女的形象,她在国外的这几年,修炼的所有气质也在这一瞬间全都化为乌有,可能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面对林安歌的时候,她都会这样失控。

“也许其琛他不清楚,也许所有人都不清楚,可是这一切为什么会发生难道你不清楚吗?他是不是真的属于你?他心里的那个人是不是真的是你,你最清楚不是吗?”

也许林安歌现在不能肯定的说,陆其琛心里的人一定就是自己,即便他这样只身一人的去拉萨,即便他在跟江初晨订婚的前一晚跑去替自己实现人生愿望,她依旧不敢肯定的说,陆其琛心里的人是自己。

但是最起码有一点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他爱的人绝对不会是江初晨。

而现在对她来说,陆其琛爱的人到底是谁他并不是特别在乎,她只是希望他能够醒过来,能够安全无事的醒过来,这就是她最大的愿望。

“我不需要清楚,其他人也不需要清楚,尤其是你林安歌,你更没有资格这样跟我说话,你只需要知道,他马上就要跟我订婚,就算他现在昏迷不醒,等到他醒过来之后,他依然会跟我订婚,我很快就会成为他陆其琛的妻子,所有人都知道陆氏集团的总经理夫人,而你永远都会被我踩在脚下,他永远都不会在看到你。”

此时的江初晨情绪已经有些失控,她只能通过这样的话语来让自己变得更加自信,她只能这样的来提醒自己,她才是陆其琛选择陪伴他一生的人。

“如果这是你的梦的话,我希望它不要醒,但是也请你尽力的抓住你的梦,若是有一天,他真的醒了,希望你不要把它怪在我的头上。”林安歌只是觉得这个女人有些不可理喻,也许她脑子里想的跟自己所想的,从来都不是一件事情。

“你给我滚,你这种女人不配站在这里,你不配看到其琛,你赶紧给我滚。”江初晨现在并不想看到林安歌,只是她说的每一个字都像刀子一样,一刀一刀的刺在她的心口,让她疼痛不已。

所以她现在只能立马将林安歌赶走,林安歌一时没有防备,竟然就被江初晨这样推着退出了病房,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站在病房门口。

她本想用力的敲门,让江初晨给自己开门,但是一想到这里是医院,不想打扰到其他的病人,她只能默默的站在门口,透过门上的窗,看着此时依旧躺在病床上的陆其琛。

虽然陆其琛现在昏迷不醒,躺在病床上,但是林安歌却并不害怕自己刚刚跟江初晨的吵闹声会吵到他,如果他真的会因为嫌自己太吵而醒过来,哪怕他醒过来的第一句话是狠狠的骂她几句,她也会很高兴。

只是看着此时心脏检测仪上那依旧不平稳的波动,她知道,就算自己跟江初晨吵得再凶,他也什么都听不到,就算自己对他的呼唤在热烈,他也不会感受得到。

而此时,江初晨坐到了床边,紧紧的握住了陆其琛的手,她多么希望他能立马醒过来,但是她又多么害怕他醒过来,她希望他醒过来,是因为只有他醒过来,他们才能够继续完成订婚仪式,她才可能嫁给这位陆氏集团的唯一继承人。

但是她也害怕,万一他醒过来之后不愿意再跟自己订婚,那她的梦依旧会就此破碎。

“为什么?为什么其琛,你为什么就对我如此狠心?这么多年,我陪在你身边这么多年,你为什么答应我的订婚却在订婚前一晚逃跑,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江初晨抓住陆其琛的手,轻轻的趴在他的手臂上,微微的抽泣着。

为什么你在给了自己最大的希望之后,却又将自己的希望彻底的碾碎,那种刚刚冲上云霄便坠入山谷的感觉,实在是特别不好。

而此时的林安歌在门口站了一会儿,便转身离开了,她还会再来的,既然她已经知道了,陆其琛在这里,那她就一定会再回来。

她会一刻不离的陪在陆其琛的身边,直到他醒过来。

而现在她要做的就是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只有养足了精神,才能拿出最饱满的精神,照顾好陆其琛。

即便林安歌此时内心已经坚定了信念,无论什么情况,她都会陪在陆其琛身边,可是此时心里的那一抹落寞,还是没有办法抹去。

毕竟他要跟江初晨订婚这件事情事实,他最终还是选择了江初晨也是事实,这样的事实摆在她面前,她还是无法去忽略。

只是这么失落的情绪并没有占据林安歌的思绪太久,因为立马她就想到了这一次陆其琛会受伤的真正原因,他是为了去替自己完成愿望才会变成这样,这才是最主要的原因。

所以想到这,林安歌便立马来了精神,因为在她现在的思想里,陆其琛就是因为她才受伤的,所以,她以后都不会再逃避自己对陆其琛的感情,自己喜欢他,自己就要陪在他的身边。

只是林安歌那样低着头走路,没走两步,自己的额头就重重地撞在那一个人的胸膛上,林安歌忍着痛揉着自己的额头,一边揉着还一边连忙说着对不起。

毕竟是自己走路没有看路,把人给撞到了。

“你这走路不看路的毛病,还真是从小留到大,你那些优秀的习惯一个没保留下来,这些恶习却全都传承了。”此时纪佑南双手环抱着后退了一步,看着此时的林安歌。

林安歌本来低着头,一听到这熟悉的声音,立马也不觉得头又很痛,“佑南,你怎么在这儿啊?”本来忧郁的心情,因为看到眼前的人也好了不少。

“我爸妈前两天在医院做体检,让我来拿体检报告,你怎么在这里,生病了吗?”想到这儿,纪佑南的神色中立马闪过一丝恐慌。

只是这么慌张并不是特别明显,所以林安歌根本就没有捕捉到。

“不是我生病了……”林安歌说着,便微微地低下了头,若真的是她生病了的话,她倒是会觉得庆幸,只是现在躺在医院的不是自己。

只是看到林安歌此时的这副表情,纪佑南就几乎可以猜出她是为什么来到这件医院。

“陆其琛在这家医院住院吧。”报纸上他也多少看到了,的确,若是陆其琛真的受伤了现在躺在医院,林安歌是不可能不管不顾的。

轻轻的点了点头,林安歌又忍不住转过头来,朝着医院里面看了一眼,虽然什么都看不到。

“他已经有未婚妻了,林安歌,他已经订婚了,他的事已经不需要你再操心了,你更没有必要为了他的受伤而难过。”

虽然对于林安歌和陆其琛之间的感情,他了解得并不是特别清楚,但是有一点他是知道的,他不想让林安歌难过,更不想让林安歌因为陆其琛的事情难过。

这个自己都不忍心让她难过的女孩,怎么可以让她为了别的男人难过?

“怎么可能不去难过啊”林安歌说着,深深的叹了口气。

这个这么多年一直留在自己心上的男人,这个自己一直以来唯一爱过的男人,如今他受伤昏迷不醒,她又怎么可能不去难过?

“而且他没有未婚妻,他们还没有订婚,所以他现在还是单身。”林安歌立马赶紧补充道,这个很关键。

若是他们现在已经订婚,江初晨已经成为他陆其琛名正言顺的未婚妻,那么她一定退出,她一定不会插手这段感情,成为破坏人家感情的第三者。

但是如今他们并没有订婚,一切都还有很多种可能。

“林安歌,这么多年,虽然我没能一直陪在你身边,但是对于你的每一件事,我都清楚的了解和知道,这么多年,你的心里难道还是不能把他放下么。”

的确,纪佑南虽然一直以来都在国外进修,但是对于国内有关林安歌的事情,他每一件都知道,因为即便远在国外,他对林安歌的事情还是充满了好奇和向往,很多事情,也许他并不是有意的想去探听,也是在不知不觉中就都知道了。

尤其是有关林安歌和陆其琛的事情,他们之间的纠缠和艰辛的过程他全部都知道,只是知道又如何,他远在国外,就算他想给林安歌一个拥抱都做不到。

说到这儿,林安歌微微愣了一下,因为她也没想到曾经那个一直以来只会欺负自己的人,如今却可以说出这样的话,但是下一秒她又笑了笑。

“佑南,你有过什么一直以来都让你放不下的人吗?如果你有的话,你就会明白我的感受。”

她相信,如果一个人真真正正的把另一个人放在了自己的心上,那么即便时间过去了很久,即便他们之间有很多误会和伤害,那个人依旧会留在你的心上,无法被抹除。

纪佑南看了眼林安歌张了张嘴,却欲言又止,他当然有,他当然有一个一直以来都被他放在心上的人,只不过当他想要说出来的时候,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所以干脆并没有说话,纪佑南就那样轻轻的将林安歌抱在自己的怀里,然后在心里对她说着,你就是我一直以来放在心上的人,虽然我不知道我对你到底是什么感情,但是你在我的心上,我便会将你守护好。

无论是欺负还是呵护,也只能我一个人来做。

这是纪佑南在心里对林安歌的承诺,只不过这样的承诺只有他自己知道而已。

“林安歌,你果然就是个下贱的女人,上一秒还说着自己对陆其琛多么深情,下一秒却跟别的男人在这里搂搂抱抱,你怎么这么不知害臊?”身后突然传出了江初晨的声音。

林安歌立马从纪佑南的怀抱里挣扎了出来,转身看着她。

虽然自己没做什么亏心事,更没必要向她解释什么,只是听到她说的这样的话,却让她浑身上下都不舒服。

林安歌本想说点什么,却被纪佑南轻轻拉住,护在了自己的身后。

“做小三插足别人的感情,抢别人的男朋友,用那些见不得人的手段陷害别人,想方设法的想要上位……这样比起来,到底是谁更下贱,谁更不知害臊一些。”纪佑南对于这个女人是一丝的好感都没有。

来源:未知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