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九灵离陌小说完结阅读_辞泪浮梦在线阅读

admin 2018-09-16 阅读


白九灵浮生千年,只为了一个男人,离陌,今生我为你放弃成仙的机会,为你背叛所有人,可你的所作所为,换来了我无尽的痛苦...白九灵离陌小说完结阅读_辞泪浮梦在线阅读。

辞泪浮梦白九灵完本阅读_by木子溪在线阅读

浮生千年,她为他放弃成仙,散去灵力。却换来放血、断尾、抽骨、剥皮,剜心……族人被屠戮,怀孕仅七个月,孩子被剖腹,取胞衣炼丹……

一切,只为救他心爱之人。 大婚典礼上,她引天火自焚,“离陌!你背弃誓言!轻信魔道妖人,我诅咒你永失所爱……”

第1章 背弃承诺

“啊!!!”

女子凄厉尖锐的惨叫,撕心裂肺。

给暮霭沉沉的离国皇宫,平添几分嗜血。

比之更为嗜血的,是身着明黄色龙袍的男人。“给朕继续打!直到血够了为止!”男人五官深邃,英俊挺拔,唯独眼眸有些阴翳。

此刻正如鹰鹫,盯着十字架上,白衣染血的少女。

“离陌!你骗我!”少女绝美的容颜,布满伤心,如水黑眸失望的看着男子,对抽向自己的狠辣鞭子都视若无睹。

她乃九尾圣灵狐,狐族中血脉最纯正高贵的种族。若不是为他,根本不会再踏入人界一步。

“啪!啪……”特质的倒刺金蟒鞭打在她身上,每一下,都皮开肉绽,她的灵力也随之消散一点。鲜红的血顺着伤口流出,汇入脚下银盆……

“她的血真有用?”男人阴翳的眼,投向溢满鲜血的银盆。眸光深邃,不知所思。

“自然!九尾圣灵狐乃万狐之首,狐仙后裔,有她在,我们梦儿,一定有救!”

国师无常道长贪婪的盯着白九灵,仿佛在看一件无价之宝。

“臭道士!你胡说!狐血根本不能入药……”这样的话,她说了无数遍。可惜没人信。只换来更狠辣的鞭子……

爷爷说的对,人一旦无情起来,是这世间最残忍的生物。

可她的心,早在二十年前,就给了冷宫里那个沉默寡言的小男孩。

“灵儿,你真的能变成人,永远陪在我身边吗?”

“灵儿,你一定要回来!”

“灵儿,……”

陌哥哥,灵儿回来了。你却忘了我,忘了曾经的约定。

你的心,已经住进那个叫梦蝶的女孩儿……再也没有灵儿的位置。

二十年时间,我们终究是回不去了。

“陛下!梦姑娘知道这是狐妖血,不肯饮用,这……”老太监话没说完,一身粉色宫装的艳丽女子,已经扑进男子怀中。

“陌哥哥!梦儿不喝这个。这样太残忍了。就算是妖,也是生灵啊!”女子声音轻柔,面容白皙,身形孱弱。

仿佛一阵风就能吹倒,泪眼朦胧,深情款款地望着男子。“梦儿能陪伴陌哥哥多年,已是三生有幸,不必再强求了……”

眼泪扑扑落下,我见犹怜。

男子阴翳的眼中,闪过一丝狠厉。“继续打。梦儿喝不下。就制成药丸,做成药膳,付出任何代价,都要医好她!”

天子之言,岂敢怠慢?挥鞭子的人更加卖力。制作药丸或药膳需要大量鲜血,两盆怎么够?

“啪!啪!”鞭子抽进肉体的声音,响彻室内。鲜血滴滴答答,很快汇成血色溪流。

白九灵咬紧牙关,瞪大眼睛。看着被离陌抱在怀中的女子。

梦蝶?当年不是厌弃离陌,整天追在太子身边吗?如今怎么会……

“梦儿,你就听陛下的吧!这些年,你劳心劳力。本就先天不足,导致寿命将近。如今老天有眼,送来九尾圣灵狐,你终于有救了!

难道,你要眼睁睁看着陛下和爹爹,为你伤心难过吗?”国师的话,让还欲说什么的梦蝶,一脸愧色。

将头轻轻靠在男子肩头,“是梦儿的错。一切都听陌哥哥的。”

无人得见的眼底,划过一抹得意之色。

第2章 狐妖现形

“不!梦儿不会错,你只是太善良!”离陌轻拍她的手,宽慰道。

君王美人的一幕,深深刺痛白九灵眼底,心中。善良?魔道家族传人,会善良?

二十年前,她就差点死于年仅五岁的梦蝶之手。也亲眼见到她残杀生灵,屠戮宫人……

随着血越流越多,那二人身影,逐渐模糊,终究化作一片黑暗。

“狐妖现形了!”

白九灵支撑不住,昏死过去。九条雪白的狐尾自她身后伸展而出,身上狰狞的伤口,在狐尾轻抚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自愈。

“果真如此!陛下您看!这狐妖有自愈能力!她的血一定能治好梦儿!”国师兴奋的大叫。

离陌看着那九条摇曳的雪白狐尾,心底某处有些异动,很快被梦蝶打断。

“陌哥哥,她的狐尾好美啊!竟有九条?是不是也有九条命?要是能分给梦儿一条,那梦儿就可以一直陪在陌哥哥身边了。”

梦蝶先是惊叹,后又无比遗憾和失落。离陌冷峻的脸上闪过愧疚。若不是为他,梦儿不至于寿命将近。

“再打!既然能自愈,就死不了!她的血,放到梦儿痊愈为止!”

“等一下!”国师转到白九灵身后,细细观察那九条狐尾,“梦儿猜的不错,九尾狐妖,每一条狐尾,都是一次生命!用它入药,应该比狐血更有用!”

“那就断她狐尾,试试便知!”

白九灵从昏迷中醒来,听到的便是男人云淡风轻的狠绝。

断她狐尾?说的好轻松!他知不知道,九尾狐的全部精华都在这九条狐尾中?

离开圣灵山,放弃飞仙时,她已经失去大部分灵力。被困锁妖塔,散灵鞭放血。

若不是这九条狐尾护身,她早被他们抽干了!如今还要断她狐尾?

“这样做,会不会太残忍?”梦蝶于心不忍的望向白九灵,眼神中却带着得意与狠辣。

白九灵,你既然敢回来,那就慢慢享受,我送你的大礼吧!

离陌冷冷瞥了半空中的白九灵一眼,“不过是只狐妖而已。你身体弱,我先送你回去。这里太血腥,不适合你。”

“嗯,多谢陌哥哥。”梦蝶乖巧的依偎离陌离开,转身前,深深看了国师一眼。

“离陌!你不能这样对我!离陌!!”眼看着帝王越走越远,国师提着碧色幽光的断魂刀走近。

白九灵慌了,拼命挣扎。曾经的她是有九条命没错。

可为了能入宫陪伴离陌,她已经放弃九尾圣灵狐公主的身份,散去足以成仙的圣狐灵力,现在的她,与普通九尾狐无异!

失去狐尾,她会死!

“小白狐,别挣扎了!没用的!当年你就乖乖跟了我多好!选那臭小子,怎么样?被抛弃了吧?”

离陌走后,国师无常一脸阴险猥琐逼近白九灵。贪婪的目光让白九灵浑身发毛。

“你滚开!离陌哥哥不会这么对我的!他只是暂时忘记了!等他想起来,不会放过你们!啊!!”

剧痛传来,白九灵全身战栗,冷汗直冒。

一条雪白断尾,握在无常手中,鲜血如注,他喝水般全部吸入。“啧啧!味道真不错!那丫头要不是为了装纯良,真该好好尝尝。”

第3章 时日无多

“你们会遭报应的!”白九灵愤恨的瞪着他。

无常道长和他女儿梦蝶,二十年前都是太子派的人。帮太子做过不少坏事。离陌哥哥为什么会信他们?

太子和先皇帝又是怎么死的??这些年到底发生了什么?离陌哥哥为什么会不记得她?

太多疑问围绕在白九灵脑海,可她知道,此刻最重要的,是保命!

“报应?哈哈哈,小狐狸难道没听过,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有你在,我和梦儿别说千年,就是万年也能活!哈哈哈……”

无常的得意忘形,让白九灵了解到他的目的。

“狐族最长寿命不过千年,那还是在圣灵山潜心修炼的结果。并不是一点狐血,几条尾巴就能做到的。”

他们这些魔道家族后裔,祖辈不知残杀过多少生灵,才会遭受天谴。想要长寿,必须逆天而行。

“哦?那你倒是说说看?如何才能做到?”无常眸光微闪,将断魂刀暂时收了起来。

“我可以帮你,但要等我体力恢复。在这锁妖塔中,我半点法力都没有,你先放开我。”

被吊一天一夜,放血五大盆,还断了一条狐尾。她的身体几乎被掏空一半。

必须想办法出去,才有希望。

“行啊!我可以放你下来。但要我相信你,你必须自断狐尾。一只没有杀伤力的小狐狸,我才敢信啊!”

无常舔舔嘴角鲜血。味道甜美,灵力十足。用来制药,不能长生不老,也可延年益寿!九尾圣灵狐,全身上下都是宝啊!

“不可能!失去狐尾,我会死!那也帮不到你们了!”无常贪得无厌,阴险毒辣的嘴脸,她二十年前就知道。

只是没想到,他算计自己竟算计了这么多年!

“是吗?那小皇帝的天子剑可是削铁如泥,吹毛断发!用它来削断你这几条尾巴,应该可以减轻痛苦流血,勉强续命吧!哈哈哈……”

白九灵面色惨白,看着无常道长大笑离去的背影,心中悲怆凄凉。

天子剑,她怎么忘了,如今的陌哥哥是大离国天子,受万民敬仰。还怎么会记得儿时,与一只小狐狸的约定?

是她执念太深,也因她当年得他真龙之气庇佑,渡劫成功。如今天道轮回,是时候该回报了吧……

如果梦蝶真的是陌哥哥视若珍宝的最爱,她是不是该牺牲自己,成全她们?

陌哥哥,你真的会听无常的话,用天子剑断我狐尾吗?

失血过多,加上断尾之痛,让白九灵再次陷入昏迷……

月华宫里,梦蝶明显感觉到离陌的心不在焉。一股深深的嫉恨蔓延全身。从小到大,她想要的就没有得不到!

“噗——”一口鲜血自她口中喷出,软绵的身体滑落被一双大手及时抱住。

“梦儿!你怎么样?”

离陌看着脸色苍白的梦蝶,心中暗恨自己,竟对一只狐妖心生怜悯。

这些年,梦儿为他牺牲太多。别说一只狐妖,就是灭掉整个狐族,能医好梦儿,也值得!

“陌哥哥,梦儿福薄,时日无多了……你……”

话没说完,就被离陌打断。“别说傻话!有朕在,定保你平安无事!”

被离陌紧紧抱在怀中的梦蝶,嘴角闪过一抹残忍的笑。

第4章 遭受报应

离国皇宫最高建筑——灵雪宫。

只有为数不多的人知道,它并不是外表看起来的富丽堂皇,而是一座锁妖塔。里面锁着凶恶的九尾狐妖。

好在有道行高深的国师和真龙之气的皇帝在,狐妖非但伤不了人,反而要成为梦蝶姑娘治病的良药!

“吱呀——”

沉重的玄铁门被打开,刺眼强光中,一道黄色身影迈入。

白九灵不适的闭上双眼。三天了,她被锁在这暗无天日的地牢里,无人问津。现在,终于要动手了?

“待梦儿痊愈,朕自会放你离开!”

“呵呵。”白九灵轻笑,离开?去哪儿?为遵守当年与他的约定,她放弃成仙,散去大半灵力,背弃狐族祖训,离开圣灵山。

就算放她离开,如今她半人半妖的样子,没灵力护体,只怕走不出皇城,就会被乱石打死!

她的笑,在离陌看来,却是讽刺。墨染的剑眉紧皱,“你怪朕也好,怨朕也罢。不计任何代价,朕都要梦儿痊愈!”

“痊愈?她们魔道家族为一己私利,曾枉送万千生灵性命,才遭受天谴,每一代都有隐疾。到了梦蝶这,是先天不足,短寿。你以为我的狐尾就能医好她?”

白九灵没说的是,本该积德行善的梦蝶,却天生阴狠毒辣,小时候就滥杀嗜血,只会让寿命更短。

“你不必诓朕!你的狐尾,已经被国师制药,梦儿服下后,有些起色。她天性纯良,本不该受这天谴。既然老天无眼,朕逆天而行又有何妨?”

离陌想到国师的提醒,九尾狐善于迷惑人心。要小心被骗。阴翳的眼,再次被坚定取代。

天子剑熠熠生辉,在他手中挽出游龙剑花,带着千钧之势袭向十字架上的白九灵。

“离陌!你真的忘记二十年前,冷宫里的拜月誓言吗?”

天子剑微顿,离陌脑海中闪过些许残破记忆,很快被面色苍白的梦蝶脸取代。

“啊!!!”

凄厉惨叫中,八条雪白美丽的狐尾,在半空划出漂亮弧度,准确无误地落入离陌怀中。

因着宝剑锋利,没有太多鲜血。但离陌阴翳的眼底,却赤红一片。不知为何,他竟觉得心痛,且愈演愈烈。

难道是梦儿不好了?

抱紧怀中狐尾,看也未看十字架上的少女,离陌飞快离去。

随着狐尾离体,仅剩的一点灵力,也消散在锁妖塔中。

血水伴着汗水,很快浸湿衣裙。全身止不住地颤抖,疼的一个字都说不出。白九灵咬紧舌尖,逼自己清醒。

离陌,你背弃承诺和誓言,是会遭报应的!

“天子剑滋味如何?”梦蝶一身黑色紧身衣,出现在地牢。

围着白九灵转了转,“他果真心疼你!这伤口快!狠!准!减轻不少痛苦吧!可惜,本小姐不高兴!还要委屈你了!”

一瓶黑色粉末被她倒在白九灵身后的几个血洞上。

“啊!!!”钻心剧痛,瞬时席卷全身!比之前更甚!!“你们会遭报应的!!”

疯狂挣扎的白九灵,被玄铁锁着的四肢,血肉模糊。

“报应?哈哈哈!没错!这一切,都是你二十年前,勾引人类,所遭的报应!!!”

想到当年离陌对小狐狸的爱护,梦蝶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

第5章 嫁给国师

还好如今,一切都变了!看着这狐妖,生不如死!方能解她心头之恨!

“行了,小心折磨死,影响大计!”无常甩着拂尘出现,强行给白九灵喂了颗丹药。

“哼!九尾圣灵狐公主!差一步就能飞升成仙的妖孽,哪儿那么容易死!父亲莫不是也觊觎她的美色?”

每次看白九灵那张颠倒众生,气质出尘的脸,梦蝶就恨不得一刀刀毁了它!偏偏父亲又不让!

“莫要胡说!为父子自有用处!很快你就知道了!那小皇帝跑去月华宫,你还不快回去!”

梦蝶恨恨的瞥了吊在半空,全身是血的白九灵一眼,方才离开。

丹药入口即化,白九灵感觉自己正在散去的生命力,慢慢恢复了些。这道士还有如此本领?九尾狐失去狐尾,竟能不死?

“药效果然不错!”无常满意的点点头。“古书记载,九尾圣灵狐的狐尾,有起死回生之功效。古人诚不欺我啊!哈哈哈!”

白九灵难以置信的瞪大双眼,那丹药是用自己狐尾炼制!“呕——”

“别吐啊!这可是用你整条狐尾,和两大盆鲜血才炼制成的!别浪费啊!”无常痛心疾首的假惺惺道。

“呕——”白九灵连绿色胆汁都吐出来,也没见半点丹药。

“带下去!好生照顾着!”失去狐尾的她,与常人无异。但用处,可大着呢!无常双眼迸射出贪婪的光。

灵雪宫顶层寝房里,白九灵虚软无力的躺了半月。

期间,一直有宫人给她喂药,喂食。加上丹药作用,她的伤口,愈合的还算快。

可离开,却做不到。只能躺在床上,任人伺候。

“姑娘想开点吧,嫁给国师大人,是莫大的福分。您何必跟自己身体过不去?”

伺候她的宫人叫小福。只知她是国师看上的人,半月来,奇珍灵药喂下去不少,伤口渐好。

可她却从不说话,日渐消瘦,死气沉沉。怕是不喜国师吧。

白九灵闭上眼。软筋散让她动不得,离不开,死不了。这就是轻信人类的代价!

如今,他还要把她嫁给那个道貌岸然的无常?

“碰!”

房门被大力踹开,盛怒的离陌冲进来,抓着她的双肩剧烈摇晃,“为何没用!同样的丹药,你都捡回条命!梦蝶服用为何没效果!是不是你做了手脚!!”

男人阴翳的眼,溢满盛怒嗜血,恨不得吃了她的模样。

被摇的头晕眼花,双肩更是被抓的生疼,之前愈合的伤口,再次崩裂开,鲜血快速染红衣衫,被褥……

白九灵努力睁眼,让自己看清近在咫尺,俊逸不凡的无情天子。“我说过了!她是作恶太多,遭受天谴!什么灵丹妙药都没用!”

“啪!”回应她的,是狠狠一巴掌。

“妖孽!你敢诅咒梦蝶!医不好她!我要你整个狐族陪葬!!”白九灵被打倒在床角,额头很快流血,却不及心痛万分之一。

“凡人是走不进圣灵山的!就算你是天子,也不能违背天道规则!”她没想到,离陌对梦蝶的感情如此深厚。

为了她竟要与天斗!

“进不去圣灵山,不是还有你!朕就不信,那些狐妖得知它们公主在皇宫生不如死,会不来救!”

第6章 娶她内丹

“你到底要做什么!”

二十年前的离陌,让她觉得可怜,想要保护;如今的离陌,却让她觉得可怕,想要逃离。

轻信人类,违背祖训,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决不能再连累整个狐族!

“朕只想救梦蝶!不计任何代价!”离陌不再摇晃她,而是粗暴扯掉她身上染血的衣物。

“既然你不肯救梦蝶,朕只能用特殊办法了!”男人赤红的双目转而幽深。那办法,与其让国师试,不如自己来!

“啊!你疯了!快放开我!!”服用半月的软筋散,除了能开口说话,她半点力气都没有。

只能任他摆布。

“梦蝶痊愈,朕自会放你离开!”不得不说,九尾圣灵狐化作人形,足以魅惑人心。

身下女子,眉眼如画,眸若星辰,红唇娇艳欲滴,让离陌很快失去理智……

“唔——”下身撕裂剧痛,嘴却被男人薄唇封住。粗粝的舌在她口腔强行搅动,似在探寻。大手在她全身伤口游走……

大颗大颗眼泪滑落,混着汗水,血水流淌……

白九灵绝望的看着辛勤耕耘,丝毫不顾她早已全身染血的天子,二十年前,他说,“灵儿,你一定要回来!陪我携手执掌天下,看尽繁华!”

如今,她放弃一切回来了。他给她的,却是地狱般的无尽伤痛……

“离陌,我恨你!”昏迷前,白九灵用尽力气喊出这句话,很快淹没在男人的喘息声中。

“陛下这么做,梦儿知道,会伤心的。”无常站在房门外,双拳紧握,满脸阴郁的朝内喊道。

他安排好一切,就待明日与那狐妖一度春宵,却被小皇帝捷足先登!焉能不恨!此刻却不是翻脸的时候!

离陌竭尽全力释放,看着身下早已昏迷的白九灵,不知为何,心跳的厉害。拿出药膏,为她伤口涂抹。

暗暗告诫自己,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梦蝶。这狐妖现在不能死!

离开房间,离陌阴翳的眼瞥向无常,“朕已经成功取到狐妖内丹。待梦蝶身体稍见起色,就大婚迎娶,把内丹渡给她,要是再医不好,你这国师也不必再做了!”

“是。恭送陛下!”无常阴冷盯着离陌背影,如一条毒蛇,吓得小福赶紧低头。

“将那妖孽给我扔进地牢!”没有灵力和内丹,又是个二手货,长的再美,他无常也不稀罕!

她现在唯一的价值,就剩吸引其它九尾圣灵狐来救她了!

“通知蝶姑娘,只要留条残命,任她处置!”

至于那小皇帝,时机一到。他定要拿回,属于他的一切!

“是。”虽同情白九灵,小福却不敢违背国师命令。

“咣当!”万年玄铁打造的笼子被锁上,白九灵痛醒。

“吱吱——”十几只老鼠趴在她身上,啃食血肉。被她突然醒来惊到,四下逃窜。满地蟑螂也快速躲进暗处,偷看突然醒来的她。

“呵呵,你们也以为,吃了我的血肉,能延年益寿吗?别傻了,现在的我,非人,非仙,非狐,非妖……连你们都不如呢……”

白九灵自嘲笑笑,他要的,不过是她内丹而已。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