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少老公夜夜来乔芷菲完本阅读by点小酒在线阅读

admin 2018-09-16 阅读


主角乔芷菲、北冥承枭的小说名叫《帝少老公夜夜来》,是点小酒最新著作的一部现代豪门总裁甜宠文言情小说,讲述了总裁故事小姑娘的那些事,帝少老公夜夜来乔芷菲完本阅读by点小酒在线阅读。

帝少老公夜夜来乔芷菲完本阅读by点小酒在线阅读

第1章 走错房间停电了

站在帝豪酒店九楼豪华包厢的门口,乔芷菲深深的吸了口气。

此时,她是来相亲的,但是相亲的对象并不是男人,而是女人。

因为她在一家婚介所做兼职,在相亲对象其中一方不能到场的时候代替对方去相亲。

好在乔芷菲的身高有一米七,在这个化妆技术超高的时代,伪装起来,也不是很牵强。

她推开了门进去,发现里面浴室里面有人。

难道是对方在洗澡?

乔芷菲啧啧啧的感慨,现在的女孩子实在是太没有警惕心了,居然在和相亲对象的房间里洗澡。

还好她是女的,不然的话换了个不正经的男的话,估计早就清白全毁了。

就在这时候,浴室门突然开了,一股凉意传来。

乔芷菲第一反应就是,现在都快要入秋了,居然还洗冷水澡。

第二反应就是当她看到浴室里出来的人的时候,整个人顿时都不好了!

那人有一张俊美到惨绝人寰的脸,那黑曜石般的眸子似一潭深渊般,和他直视,仿佛你踏错一步,便会万劫不复。

他赤着上身,水滴流落下来,然后下面是用浴巾包围住的,露出了人鱼线,说不出的诱人。

如果此时的情景被拍下来传到网上的话,估计有一大堆的色女要喷鼻血了。

不过,乔芷菲现在觉得自己要喷血了。

怎么回事,不是说了,对方是一个女的吗?

怎么现在出来的是一个男的。

而且……

眼前的男人,那双悬渊黑的眸子带着一丝的炽热,仿佛要将乔芷菲给吞进包围了一般。

乔芷菲第一反应就是撒腿就跑,只是,她拼命的用自己的卡去滴门锁都没有反应。

这时候,整个房间突然猛地黑了下来。

靠!

怎么回事,不会那么倒霉,就出故障了吧!

果然,帝豪酒吧传来了广播,说是停电了,屋子里,只有一盏靠着备用电源点着的灯。

印着花纹的墙壁上挂着一盏西式壁灯,微弱的光散发着,多了几丝旖旎的味道。

“你是什么人?”男人率先的开口,声音带着一丝的喑哑,仿佛是在压抑。

“我是,我是……”乔芷菲支支吾吾了老半天,眼珠子转了转的,连忙扯道“我是来打扫卫生的……”

“呵!”男人冷笑一声,突然猛地向前了一步,抓住了乔芷菲的手腕。

只是,手感让他微微蹙眉,明明眼前的是一个矮个子男人,怎么抓她手的时候,肌肤却说不出的滑腻呢。

“帝豪酒吧的工作人员都是有穿制服的,你在撒谎,说,是谁派你来的?”男人的眼眸阴戾,语气冷冽。

“……”乔芷菲也没有想到这一点,她蹙眉,“我,我不小心闯进来,等一下有电了我就出去,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还好她最近感冒了,声音有点粗,听来像是公鸭子嗓。

男人一把的将乔芷菲压在了墙上,大手扣住了她的纤细的脖子:“说实话,不然的话,我北冥承枭不会放过你的!”

第2章 被强迫了

两人因为这个动作靠近,北冥承枭可以闻到了乔芷菲身上传来的一股清香的味道。

仿佛带着塞壬的诱惑,让他一瞬间的居然对眼前这个矮个子男人起了欲望。

该死的,虽然他不小心被下了药,但是怎么可能会对一个男人感兴趣。

“我,我没撒谎……”北冥承枭,这个名字有些耳熟呀。

可惜,乔芷菲此时已经没有时间去想这个人到底是谁了。

因为如果她再不想办法将扣在她脖子上的手移开的话,恐怕下一刻,她就会窒息而望。

“你,你是生病了吗?放开我,我学过一点急救医护,我……可能可以帮助你!”乔芷菲急切的说。

“……”看着眼前这个矮个子男人的那双哀求的如同小鹿般的眸子,北冥承枭居然发现自己这一瞬间身子更为的炽热。

一股巨大的欲望袭边了全身,让他出现了幻觉一般的,一时之间居然忘记了眼前的是一个男人。

他似乎不受控制的勾唇,眼中的火焰在燃烧,声音喑哑带着致命的诱惑:“好,你来帮我!”

说着,松开了手,让乔芷菲得到了解救。

乔芷菲被松口的一瞬间,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还未等她缓过神来,就发现自己被人拦腰抱住。

一把的扔到了床上,高大的身躯压在了她的身前。

乔芷菲懵逼了,我勒个去,她现在是要被人强上了吗?

不对,不对,现在她是男人呀,男人呀!

难道这个什么北冥承枭是个gay?

不会那么倒霉吧!

就在乔芷菲伸出手准备挣扎的时候,北冥承枭突然的在她面前还有十厘米的位置停了下来。

俊脸在她眼中放大,那双赤炎般的眸子恢复了一丝的清明。

北冥承枭看着眼前的短发男子,低咒了一声:“该死的。”

说着,顺手将乔芷菲提了起来,一扔,扔到了一边。

药效太大,居然让他对一个男人起了欲望,而且现在一用力,整个人就虚弱无比,没有了力气。

北冥承枭无力的张开了长手长腿,躺在了床上。

乔芷菲半个身子都落在了地下,跌得她屁股好疼。

揉着屁股,扶着大床想要站起身来,可是就在下一刻,手腕又猛地被人抓住了。

北冥承枭双目满满的欲火,半分理智就见不到,他拉着她的手腕,向下,向下……

乔芷菲瞪大了眼睛:“放开我,放开我!”

明明这个男人已经像是没有力气般的躺在了床上了,可是他手上的劲半点都没有减,无论乔芷菲怎么挣扎,都挣扎不开。

第3章 被保镖架住

第二日,六七点,阳光还未完全升起。

室内突然白光全亮,显然是来电了。

乔芷菲被灯光刺得睁开了眼睛,迷迷糊糊的发现自己居然睡在了地下。

该死的!

她起了身,甩了甩自己酸痛的手,想到了昨天她居然被人强迫……

啧啧啧,她还是一身男人的装扮呀!

乔芷菲气得咬牙,看着现在来电了,撒开腿的就想要跑。

结果,她感觉到了一道目光锁在了她的身上。

乔芷菲不由得僵硬的转头,只见不知什么时候,床上的北冥承枭也已经睁开了眼睛。

他那双黑曜石般的眸子淡淡然地瞄了乔芷菲一眼。

然后紧接着把盖在自己小腹那里的被子掀开,看到了自己凌乱的裤子,他脸色顿时骤黑,目光如剑一般地看向了乔芷菲。

乔芷菲瞪了回去:“看什么看,帮你盖上被子已经很好了,死变态。”看那样子,难道还指望她帮他穿上裤子?

闻言,北冥承枭的脸色变得更加的不好了。

乔芷菲的这番话无疑是勾起了她昨天的记忆。

该死的,他堂堂的北城冥少,居然有一天沦落到了让男人来帮他解决欲望。

虽然不至于到最后那一步,但是就算用手对他来说也是一种侮辱。

北冥承枭看向乔芷菲的目光带着一丝的杀意。

乔芷菲一个哆嗦:“你,你你干嘛这种眼神看着我,明明是你强迫我的,你还有理啦!”

北冥承枭抿着唇,突然掀开了被子,起身。

乔芷菲根本没有防备,目光就将北冥承枭几乎半裸的身子看了个遍,她猛地叫了一声,迅速的转头:“你变态啊你。”

北冥承枭不以为然,声音清冷:“都是男人,有什么好惊讶的。”

如果不是因为对方的声音粗矿,就像男人一般,他还真的会以为站在他面前的是个女的。

乔芷菲翻了个白眼,她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其实男女都有喉结,可是在青春期的时候,女生的喉结停止生长,所以长大一点的时候被脖子脂肪挡住了。

而乔芷菲因为过于瘦的原因,喉结有一点点的凸显,加上感冒的沙哑嗓子。

还带着假发和涂抹了皮肤变黑,所以一时之间,还真的看不出来是个女子。

只是让人觉得这是一个十分清秀的男孩。

“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离开了!”乔芷菲说完了,转身就要走。

结果这时候,门猛地被打开了。

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走了进来,来到了北冥承枭的面前:“冥少,对不起,我们来迟了!”

“呵,威凡,你知不知道,昨天我被下药了!”北冥承枭穿好了衬衫,扣上了最后一颗扣子,他动作极为的优雅,散发着贵气。

“对不起,冥少,我甘愿受罚!”威凡低头,满是歉意。

“回到别墅之后,你自己去受罚!”

“是,冥少,直升飞机已经准备好了,您可以离开了!”威凡说。

北冥承枭目光突然落在了乔芷菲的身上,那双魅惑深邃的眼眸迸射出迫人的寒光。

乔芷菲咽了咽口水,她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下一刻,北冥承枭就朝她一步一步的走来,带着咄咄逼人的贵族的气息:“带上他,一起走!”

“是的。”威凡看向了乔芷菲,眼中闪过了一丝的惊讶,他拍了拍手。

两个高大的保镖就走了进来,一人一边的将乔芷菲给架住。

第4章 你凭什么抓我

“唉唉唉,你怎么能这样呢,我又没有伤害你,你凭什么抓我呀!”

乔芷菲咬着牙,挣扎着,气呼呼的瞪着北冥承枭。

“我抓你,是为了感谢你,毕竟……昨夜你帮了我,不是吗?”

北冥承枭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的深邃,似乎吞噬着什么。

乔芷菲怏怏一笑:“举手之劳而已,不用客气啦,直接放我走我就很感谢你啦!”

举手之劳……

北冥承枭听到了那个手字之后,眼中闪过了一丝的诡光,转身,离开,背影优雅得如同一个王者一般。

靠!

乔芷菲瞪大了眼睛,下一刻,她就被架着上了直升飞机。

等她手脚自由的时候,已经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这个地方乔芷菲在报纸上看到过,似乎是西城最豪华的地段,也是亚洲首富北冥家族所住的地方。

等等!

北冥家族,北冥承枭!

乔芷菲顿时有些的消化不了这个消息了。

那个男人,居然就是那个北冥承枭,被称为王一般的男人,那个几乎是整个北城女人都想要嫁的男人!

乔芷菲咬着牙,心中有点慌,这些有钱人家,最畏惧的就是别人知道他们一点什么隐私。

她现在一身的男儿装,还帮北冥承枭做过那样的事情。

北冥承枭会不会想着要将她杀人灭口。

想到这个可能,乔芷菲突然觉得自己的脖子凉飕飕的。

“少爷,那位小先生,怎么处理?”威凡低头问道。

北冥承枭凌厉的目光落在了乔芷菲的身上。

乔芷菲下意识的闭住了呼吸。

“带到书房来,我要和她好好聊聊。”北冥承枭勾了勾唇。

威凡点头。

紧接着,乔芷菲就被两个保镖拉着,穿过了雕刻着金色藤蔓的花纹墙壁回廊,来到了一个房间里。

一入门,就能看到偌大的杉木办公桌,厚重的西式帘子垂落,尾部是金色的流苏,说不出的贵气。

北冥承枭坐在了转角的沙发上,他长腿交叠,华贵的气质不动则发。

修长白皙的手指夹着一根雪茄,一点一点的烟火还未燃尽,平生给他添了一丝的神秘感。

乔芷菲咽了咽口水,走了过去,声音不敢太重:“你,你叫我来这里,是因为要放我走了吗?”

“金钱,美人,地位,你想要什么?”北冥承枭缓缓的开口,目光一瞬不瞬的看着乔芷菲。

他,北城的王。

却在一个男人的手下纾解了欲望,这是一件绝对耻辱的事情,若是按照平日的话,那就是直接的将这个人给杀了。

可是……

北冥承枭的眸子看向了乔芷菲,越发的深邃难测。

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的就不想要杀他,心中有种怪异的感觉,让他无法对她浮起杀意。

既然不能杀他,那么久只能封了他的口。

金钱?

美人?

地位?

乔芷菲闻言,瞪大了眼睛,随即立即回神了。

原来对方这是要封住她的口呀。

“不,不用了,只要你放我走就好啦。”乔芷菲咧开嘴笑。

这三样东西,她若是真的拿了哪一样,心中也会膈应的。

第5章 那你想要什么

“不够?”北冥承枭吸了一口雪茄,吐出了烟雾,“那你想要什么,尽管开口。”

“不是,我真的没有什么想要的,只想离开这里就行了。”

北冥承枭双眸直直的盯着乔芷菲,眸色极深,最后,缓缓的说道:“既然不知道想要哪个,那么就等到你想出来为止。”

如果是以前,只要有人敢忤逆他,敢拒绝他,下一刻,早就不在人世。

可是该死的,每当他对这个矮个子男人起了杀意的时候,昨夜的那股幽香又钻入了他的脑海里,左右了他的决定。

这个矮男人,他不了杀手!

“什么等到我想出来为止?”乔芷菲咽了咽口水,心中浮起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就是,只要你一日没有选择出来,你都不能离开这里。”北冥承枭邪魅的勾了勾唇。

乔芷菲简直觉得自己要暴走了。

这个男人,真的听不懂自己的话吗?

北冥承枭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的幽深,他说她不要任何东西,可是他就是想要他留下。

心中有种莫名的感觉在牵绊着他,让乔芷菲留下来!

脑海里挥之不去的一股幽香。

是昨夜,这个矮个子男人身上传来的味道,如同毒药一般的侵入了他的身子了。

让多年无情的他该死的眷念。

莫名的眷念。

一想到了昨日在他手下释放的餍足感,北冥承枭就感觉一股火焰袭边了自己的全身。

若是他是个女的话,他早就禁锢在自己的身边,只是,对方是个男人。

这让他整个人都阴郁得不行。

他蹙眉,越发的烦闷,他猛地起身,走到了一边奢侈沉重的酒柜旁边取出了一瓶红酒,盛入了高脚杯里,猛地举起了红酒杯灌入自己的口中,试图用酒精来麻痹自己这突如其来的异样感觉。

乔芷菲见他不说话,居然还喝起了酒,不由得一气,大声的吼了出来:“我说你为什么不相信我呢,我不要任何东西,我只想要离开这里。”

无论拿了什么东西,就等于她和这个男人有了羁绊。

她不要!

和这样的男人牵扯上关系的话,对她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情。

而且,乔芷菲清了清自己的喉咙,发现自己的感冒好了不少了,声音已经没有那么沙哑了。

心中不由得一怔。

该死的,现在她沙哑的声音是她伪装的条件之一,要是感冒好了,露出了破绽怎么办。

北冥承枭倒是没有发现异样,只是目光落在乔芷菲的身上,笑了:“没有人不喜欢这些东西的,你越是不接受,就越是有古怪。”

顿了顿,又道:“回去吧,想好了之后可以和威凡说。”

乔芷菲蹙眉,她知道,像北冥承枭这样的人,平日里根本很难见到。

而北冥承枭,是决定自己能否离开的关键。

如果这一次不能把握机会的话,说不定日后更加的难离开这里。

所以,就在下一刻,乔芷菲想也不想的猛地就拉住了北冥承枭的手。

可是可能因为太过于紧张的缘故,乔芷菲突然的脚抖打滑,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就往后面倒去。

来源:未知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