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小电工又名乡村猛媳妇儿萧剑胡翠花在线阅读

admin 2018-09-16 阅读


男主萧剑女主胡翠花的小说名叫《山村小电工》,又名山村小能手、乡村猛媳妇儿、天才小电工等名字,是作者洛天写的一本乡村男频小说,山村小电工又名乡村猛媳妇儿萧剑胡翠花在线阅读。

乡村猛妇萧剑胡翠花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少年惨遭雷劈,大难不死,获得一项神奇异能,从此每每早上醒来便大声惊呼:“妈呀,这是谁家老婆,怎么又跑我床上来了……”

第一章 乡村猛媳妇儿

河沿屯,是东北临山县的一个小村,毗邻松花江的支流水系,背靠黑水山。大大小小的山丘土陵呈现一种凹陷的地势。就像一只大乌龟壳反过来后的壳底。三十几户人家的河沿屯,就在这个乌龟壳翻过来的壳子底部。

因为周边都是土石参半的山丘,根本没有几块像样的平整的土地,村民只能靠山吃山,基本上家家户户都包了几片山坡种果木。可惜结的果子大都是苦涩的山梨子,基本上没有什么市场可言。

所以,河沿屯的农民们,只能用一个字非常形象的形容:穷!

在穷的逼迫下,很多家的男的都是外出打工赚钱养老婆孩子。剩下为数不多的人,继续在山坡上翻着土坷垃刨食儿吃。

现在的时节,正是值三伏天的盛夏,太阳刚刚落下西山,屯子西头的水塘;里,呱呱叫的蛤蟆,像是发了春的野猫一样玩命的嚎叫。村里的电工萧剑光着膀子,蹲在自家的墙根,趿拉着一双破拖鞋。身上口,挂着一只绿色的翡翠花生挂坠。

嘴里叼着自家产的蛤蟆头烟叶,斜着眼睛看着远处,若是顺着他的眼神看去,会看到一个走起路来一步三晃的女人。正朝他这里走来。

萧剑自然十分熟悉这个女人,这女人是村里去省城打工的马二的媳妇儿,胡翠花。萧剑实在是太熟悉这个女人了。体态妖娆,远远看上去实在是让人心痒痒的,而且,皮肤还好,又白又嫩,萧剑做梦的时候,她总是能够胡乱地闯入萧剑的梦乡,总让萧剑都得在梦中激动不已。

萧剑甚至怀疑,这么白嫩的娘们,使劲儿的捏上一把,会不会捏出水来。

胡翠花和马二结婚的那天,萧剑的心里那个恨哪。那个马二长的就跟一个秋末的冬瓜似的,根本就没张开,小鼻子小眼儿大嘴巴,要不是因为他二叔在县里当了个小官,这样的娘们,会嫁给他?

萧剑那个恨哪。这么水灵的小娘们,配自个正合适。居然嫁给了秋茄子似的马二,真是暴敛天物啊。

胡翠花的身影越来越近,萧剑看着这俏丽娘们的身子,越来离自己越近。萧剑看清楚了胡翠花身上的衣着。

白色的无袖底衬内衣,两条白光光的膀子。下面的裤子,一件绿色的宽筒褶裤,就像冬天过年时候扭大秧歌的那种肥大的裤子。

裤子是六分裤,露出一双白嫩扎眼儿的小腿,一双横带的自制布鞋。萧剑使劲儿的咽了一口唾沫。

胡翠花笑盈盈的走到萧剑面前:“哎,我说大兄弟,你蹲在那干嘛呢?”

萧剑咧着嘴看着胡翠花笑着说:“哟,翠花嫂子啊。我,我没什么事儿啊。看看美女嘛。”

胡翠花捂着嘴咯咯的笑着:“这疙瘩哪来的美女啊,你小子胡说八道。”

萧剑一本正经道:“怎么没有,嫂子你就是咱们屯子的头一号美女啊。”

胡翠花笑的心花怒放:“我算哪门子美女,都老了。”

萧剑接着说:“老怎么了,老了也是美女,嫂子你在我心里,那就是咱们屯子头一号大美女,谁都没你长的带劲儿。”

胡翠花咯咯的笑着说:“行啦,你可别扯犊子了,一个小孩牙,知道什么是美女,什么是带劲啊。瞎扯!”

萧剑赶紧道:“嫂子你这是什么话,我都二十六七了,什么叫小孩牙?”说着上千走了一步。

胡翠花笑着说:“你吓唬我啊?”

萧剑也笑着说:“哈哈,咋样?害怕了吧?”

胡翠花一把将萧剑揪住萧剑的耳朵,嗔道:“别闹了,我来找你有事呢!”

第二章 天黑了

天色已经有些黑暗了,萧剑背靠在墙根上,四下看了一下,还好,没有别人,赶紧笑嘻嘻抓着胡翠花的手腕子:“哈哈,嫂子,就是跟你开个玩笑,你咋还当真了!哎呦,哎呦,疼……”

胡翠花笑道:“小色鬼,以后还敢不敢调戏嫂子了。”

萧剑赶紧嬉皮笑脸道:“不敢了——不敢了,绝对不敢了!”

胡翠花笑着抿着嘴,不屑的看了萧剑一眼。

萧剑心里大惊,心道,这个娘们,原来这么狠。

萧剑的耳朵被放开,赶紧作势揉揉了,笑嘻嘻的问道:“嫂子,你找我啥事啊?”

胡翠花说:“我家的电路坏了,灯不亮了。你是咱们村的电工,我不找你找谁啊?”

萧剑马上嘿嘿的笑着:“这事儿啊,必须的,为嫂子服务,我求之不得啊。”

为了避免别人看见说闲话,萧剑回屋给自己套了一件背心。然后,带着电工的用具跟着胡翠花去她家。

萧剑走在胡翠花的后面。

屋里果然一片漆黑,萧剑刚想说哪里坏了,可是,忽然之间,屋子里一下子雪亮,灯光照了起来。

萧剑一愣,确是发现,胡翠家的炕上,马二盘腿大坐,炕上,放着一张四腿的木头饭桌。上面,摆了足足七八个好菜,而且,酒壶和酒杯都已经摆好了。

马二在炕上盘腿大坐,像是一个三角眼的弥勒佛一般嘻嘻的看着萧剑笑着:“兄弟,来啦,来来来,坐坐。跟二哥喝两盅。

萧剑惊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惊诧的看着旁边的胡翠花。

胡翠花也笑着看着萧剑:“你二哥从省城回来了,说啥要跟你喝两盅,叫我去你家把你骗来的。”

萧剑惊讶道:“喝两盅就喝两盅嘛,直说不就完了么。赶忙要骗我啊,真是的。”

马二急忙道:“小剑哪,别怪你嫂子,是我怕你不来。叫她弄了个借口,你这人我太了解,特意请你喝酒,你小子未必来。只能用工作上的事儿说,你一准会来。”

萧剑站在地上,看着胡翠花和马二的笑,觉得这事儿都点稀奇,怎么都让人感觉这席无好席,宴无好宴。

萧剑没有上桌子喝酒,萧剑朝马二说:“二哥,你有什么事儿,就先直接说吧,不然,这酒喝的,我心里没底。我看我能不能办到,要是能办到的话,我在喝。”

马二说:“你说的对,二哥确实有事儿求你,不过,不管这事儿你帮不帮我干,咱哥们也不差事儿。酒,该喝还是得喝。小剑,你要是当二哥还是哥们的话,就麻溜的拖鞋上炕,先陪二哥喝几盅,成不?”

萧剑看马二的态度比较诚恳,要是在谦让的话,就显得太假假掰掰了。萧剑点点头说:“好吧,那兄弟不客气了。”

萧剑脱了鞋,盘腿坐在了马二家的火炕上。

马二显得很兴奋,连忙冲胡翠花说:“翠花,快,给萧兄弟倒酒。”

胡翠花赶紧上前,给萧剑和马二斟满了酒盅。马二端着酒杯朝萧剑道:“来,兄弟,走一个。”

马二说着,把一杯酒一饮而尽。萧剑犹豫了一下,也把酒盅里的酒一饮而尽。

萧剑吧嗒了一下嘴:“二哥,这酒,我喝了。这回,有什么事儿,你总该可以说了吧。你还是赶快说吧,你要是不说的,是存心不想让我安安心心的喝酒吃菜。”

马二想了一下:“既然兄弟这么说,二哥今儿就跟你明说了。不过,这之前,我问你一个问题。”

萧剑说:“问吧。”

马二说:“你觉得,你翠花嫂子怎么样?”

萧剑一愣:“靠,马二,你跟我玩呢,还是耍我光棍开心。不要以为你马二娶了个漂亮老婆,就可以到处显摆,拿兄弟开心。”

马二挥挥手:“我真的没有拿你开心的意思,我问的是真话,我也希望你说真话。”

萧剑看着马二的眼睛,看见马二不像是在逗自己玩。

萧剑于是哼唧了两声,才说道:“翠花嫂子长的俊,当然是个好媳妇儿好女人,这还用问嘛?”

马二面露出喜色:“你小子果然有眼光,那,我问你,要是让她给你当老婆,你干不干?”

萧剑再次一惊,朝马二道:“马二,玩笑开到适可而止就行了,你不要这么得寸进尺,你要在这么说话,老子立马走人。”

马二摇摇头:“我一点没有开玩笑,二哥诚心诚意的想问你一句,希望你也能诚心诚意的给二哥我一个真正的心里想法。”

萧剑看着马二的眼睛,心里惴惴不安,这个马二,到底在搞什么火车。不过,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老子就实话实说,我看他还能怎么着。萧剑这样想。

萧剑于是道:“你要这么说的话,我不怕告诉你,要是嫂子给我当老婆,我肯定干。”

马二闻言忽然间大喜,拍了一下自己的膝盖:“好兄弟,我就等你这句话呢,来,走一个。”

萧剑看着马二有些狂喜的表情,不由得有些震惊,这个家伙,是不是疯了?

第三章 疯狂的马二

萧剑斜着眼睛看着马二,不知道这个家伙到底怎么回事儿。同时,站在地上给两人倒酒的胡翠花,确是没有说什么,脸一红,转过身子,走出了主屋。萧剑奇怪的是,见马二这么说,胡翠花似乎并没有意料之中正常的反应。

就算是装样子,胡翠花也应该象征性的反驳一下马二,可是,事实却是,胡翠花没有拒绝的样子,而且,似乎是同意马二这么说自己。这两口子,到底在搞什么葫芦。萧剑拭目以待,看看这两人到底想玩什么猫腻。

马二亲自给萧剑斟满酒,笑着说:“小剑兄弟,你爹妈死的早,打小没人管你,媳妇儿也没娶上。村里这些刁民都把你看成流氓二流子,可是,二哥我不这么看。我觉得,兄弟你是个实诚人,不整那些虚头巴脑的事儿。这事儿我想了好久,终于决定,还是找你合适,而且,我和你翠花嫂子为这事儿,商量了好久……”

萧剑急忙挥挥手:“二哥,你说的这都是什么玩意儿,我听不懂,你甭跟老子绕圈子,照直说行嘛?我怎么感觉,我还没喝酒,就多了呢。”

马二惨笑了一下:“兄弟,你别着急,听我慢慢说。自打前年,大伙就一直说我去省城打工去了,我自己也这么说。其实,我不是去打工了,我是去看病了。”

萧剑惊讶道:“看病?你有啥病啊?长的跟一个牛犊子似的。壮的都能压死人!”

马二笑着说:“我真有病,不信待会儿你问你嫂子,我们都两年没有在一块那啥了。”

萧剑一愣:“靠,真的假的啊,这话不该我说,可是我不吐不快,这么好的娘们,你两年不碰,你——你不会不行了吧?”

马二神情极度无奈的笑了笑:“对,我是真不行了!”

萧剑惊讶的张大了嘴巴,看着马二道:“靠——不是真的吧,我就那么一说,就,就说着了。”

马二点点头,冲萧剑把酒盅举了过来:“来,小剑兄弟,咱们边喝边聊着,我慢慢说,你慢慢听。”

萧剑也把酒杯举起来,猜测着马二和胡翠花邀请自己来他家的一些意思。

马二一口把酒盅里的酒“滋儿”的一声喝下了肚子,咋了几下嘴,继续说道:“要说这事儿,咱们屯子知道的人不多,但是,有一个人知道,那就是村长王铁柱。别人,知道的真不多,就是连我爹我妈,我现在都瞒着呢。”

萧剑小心翼翼的问道:“那,二哥,你这是咋整的,咋这么严重啊?”

马二苦笑了一下:“何止是这么严重?我实话告诉你吧,其实,我没几天活头了,顶多活不过去三个月。”

这话一说,萧剑再次震惊。被惊的彻底张开了嘴巴,直愣愣的看着马二。

马二依然风轻云淡的样子笑着说:“别那么惊讶,我说的都是实话,而且,我都做好心理准备了。今儿把你找来,就是想托付你一件事儿,我死了之后,你得照顾我们家翠花,不能让别人欺负她,中不?”

萧剑的心蹦了一下!

第四章 痛苦的往事

可是,萧剑此时此刻却不能将心里那份激动表达出来。

萧剑哼了两声:“二哥,你看你这话说的,整的这么邪乎,怪吓人的。就冲你这大体格子,什么病不能治好啊?有病了,就治呗,别一整要死要活的吓唬人。”

萧剑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其实心里却是早就鹿撞开来,一颗小心脏砰砰的跳,他心里甚至十分高兴的在想,你快点去天堂享福吧,你走了,老子自然就可以代替你照顾你娘们了,这不用你担心。

马二再次把酒盅里的酒一饮而尽。看着萧剑说:“治,一直在治,治了两年了,除了整一屁股的饥荒,越治越完蛋,省城的大夫都说了,活不过三个月了。这段时间,我就有好吃的吃点,有好喝的喝点。然后就等死了。”

萧剑虽然心里想着干胡翠花的事儿,脸上却做出一副十分惋惜痛苦的样子,跟马二说:“要是真是如此,那二哥你的命也太苦了,这事儿是咋整的啊?”

马二说:“我找你来,就是为了这事儿。我这命根子坏了,给踢坏了,算是书里说的病入膏肓了。没得救了。我想好了,临死之前,我要整死把我踢坏的那个孙子,老子要一起拉他见阎王爷。”

萧剑闻言大惊,瞪着眼睛看着马二:“啊?踢化了,谁啊,这么王八犊子。下手这么狠?”

马二眼睛里露出一阵恶狠狠的凶光:“还能有谁?就是村里的那王八村长,王铁柱!所以,老子临死之前,一定要整死他!”

萧剑心里一阵乱蹦,小声的问马二道:“二哥,真的假的啊,你真要杀人?对了,王铁柱那个老王八,为啥对你下手这么狠啊?他咋这么牛逼呢?”

马二说:“这事儿其实也怨我,我上了王铁柱的当,他老婆勾引我,结果,我就上了他的套,还没等那啥,就被他带着早就准备好的几个人里拽到门外一顿打,这顿打,就不必说了,想必你也猜的到。

按说,这事儿也算是我不对,可是,王铁柱这个王八,心真是太黑了,大皮鞋头子,专门照我那里踢,把我踢的半死不活的,用毛驴车丢到我们家炕上,就是现在我坐这。而且,还威胁我说,要叫警察来,就告我找他老婆。

当时,我和翠花苦苦哀求之下,王铁柱才说,想要不告他也行,但是,必须要赔偿他精神损失才行。我那时候才知道,我是上了王铁柱的当了。后来——嗨!”

马二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用手擦着自己的眼泪:“我对不起你嫂子啊!”

第五章 报复计划

看马二的表情就知道了,后来的事儿用后脑勺想都能想明白,王铁柱反过来沾了胡翠花的便宜,所以没告马二,不然,现在,他应该在蹲大狱还没出来。

这事儿听的萧剑心里也挺不是滋味儿,男人有点坏心思也不算啥事,可是,王铁柱这是蓄意而为,而且,不但把马二废了,而且,顺手还给马二带了顶帽子。这个手段,确实是太阴损了。难怪马二要整死王铁柱,换了自己,弄到这步田地,也会想在临死前整死王铁柱。

萧剑拿着酒盅冲马二举着:“二哥,节哀顺变,想开点吧,来,走一个。兄弟我敬你。”

马二说了声谢谢,拿着酒杯再次一口喝掉。

马二接着说:“翠花当天晚上从王铁柱那回来的时候,被折磨的不成人样,我当时就想拿刀捅了王铁柱,可我发现我已经不能动了,一动,整个腰都疼的要命,连带着心肝肺都疼。我知道,我可能被王铁柱打坏了。

连夜,就去了卫生所,但是卫生所小刘说,她那里,完全无能为力,说我是受了大伤了,得赶快去省城大医院治疗。这里可不敢留你,别耽误了最佳治疗时间。小剑你还记得我家前年借你的那一千块钱吧,真是不好意思,到现在也没还上,就是那天晚上,拿去给我上医院了。”

萧剑一下子想起来,那天晚上,胡翠花着急忙慌的管他来借钱。一直到现在都没还,原来就为了这事儿。

马二接着说:“那天其实就确诊了,没什么救了,只能是等死。为此,我们负债累累,而且,说来不怕你笑话,这钱,都是从王铁柱那借来的,足足有两三万,这货每次都借着要钱的由子,对你嫂子用强,说是收利息。靠她妈妈的!兄弟,你说,我要死的人了,临死,我是不是该整死这个王八犊子?”

萧剑看着马二的样子,静静的点点头:“这样的鸟人,确实该死。死一百回都应该。”

马二赶紧冲我举杯:“说的好,来,走一个。”

马二又接着道:“可是,我现在病严重了,眼看就撂屁儿了,走路都没什么力气,我想整死王铁柱,不太容易啊。所以,我想请你帮个忙。”

萧剑一惊,瞪着眼睛看着马二:“靠,二哥,这是你跟王铁柱的恩怨,你要找他玩命,我管不着,可是,我跟你们都无冤无仇的,我可不想跟你玩命去,我还没娶媳妇儿呢。”

第6章 媳妇托付给你

马二说:“你看你,你急啥我又没让你帮我拿刀砍死王铁柱,我就是想请你帮点小忙,事成之后,我跟王铁柱都死了,咱们翠花嫂子,那就是你的,我都跟翠花商量好了,村里能靠的住的人,没几个,你算一个。二哥这是信任你,才跟你说这事儿,也把翠花托付给你的。”

萧剑摸了摸鼻子:“这个,这个你要是真死了,翠花嫂子我倒是喜欢,可是,可是,这杀人偿命的事儿,一旦露馅了,我可完犊子了。我还有不敢。我虽然喜欢翠花嫂子,可是也不能因为这个把小命搭上啊。”

马二说:“你听我说,我不会让你参与进来的,翠花以后还得托你照顾呢,我能让你死嘛我就是请你帮个小忙,你是电工吧”

萧剑说:“废话,我当然是电工。”

马二说:“那就成,明天,你整点事儿,把王铁柱他们家的电路整没电了,他肯定找你去修理,你就趁机给他们家的电线弄点手脚,然后,在外面留出来两个接头,只要这两个接头一对上,就会发生电失火,这个,你总能办到吧”

我点点头:“这简直小菜一碟,零线和火线一混电,电线就会起火。”

马二说:“那就妥了,这里面的道理,我也整不太懂,到时候,你就只要告诉我,那两线头在哪,我就自己亲自去接上,这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等半夜的时候,我就去把他们家整失火了,到时候,我把他们家的窗户门都拿杆子顶上,我他妈活活烧死他。我自己在门口拿砍刀等着他,他要是能硬闯出来,我就一刀劈死他。到时候,我跟他同归于尽,这事儿就完全没有你什么事儿,到时候,你就领着你嫂子好好的过日子,就算报答我了。我没儿没女,到时候,逢年过节的时候,在俺的坟头烧点纸,这事儿就得拜托你了。”

听完马二的话,萧剑一阵无语。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答应。

马二见萧剑犹豫,就说:“小剑,你要是不答应帮我这个小忙,我就不把翠花嫂子托付给你,你可是要知道,翠花一向听我的。但是,你要是答应了的话。今儿,我就让翠花陪你睡一宿,咋样”

萧剑一楞:“啥今晚上就让嫂子陪我睡一宿”

马二点点头:“是的,这几年,我对不起翠花啊,还竟让她守活寡,她身体好,没个男人伺候,睡觉的时候,每夜做梦都自己哼哼唧唧的用自己的手摸自己,我看着心里也难受啊。我要死的人,早想开了。翠花,早晚得有个男人照顾才好。”

马二见萧剑被说的有点心动了,为了在火上浇点油,冲外屋大喊:“翠花,进屋来,跟萧兄弟倒酒!”

外屋地儿的胡翠花答应了一声,晃动着两个大奶子从外屋走了进来,撸起来的袖子,露出来白嫩的一截手臂,拿着酒壶给萧剑满上,大眼睛在萧剑的脸上瞟了一下:“来,兄弟,满上!”

萧剑看着胡翠花那粉嫩嫩的脸蛋,水汪汪的大眼睛,和胸前敞开了两个扣子,漏出来的四分之一的大奶子。使劲的咽了一口唾沫。

拿起倒满酒的酒盅,一口闷了下去,狠狠的把酒盅蹲在桌子上,冲马二道:“好,我他妈豁出去了,我帮你一次!”

来源:未知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