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泽庭安锦凉小说阅读_爱在心口难开在线阅读

admin 2018-09-16 阅读


安锦凉说,沈泽庭你别逼我,三年了,我可以爱你如命,但是女人狠起来,连自己都怕,安锦凉,你这个小贱人,竟敢放狠话...沈泽庭安锦凉小说阅读_爱在心口难开全文在线阅读。

爱在心口难开安锦凉小说by梦里寻花在线阅读

安锦凉说:“沈泽庭,三年前,我爱你胜过生命,三年后,我要你低微如尘埃。”沈泽庭说:“安锦凉,以我之姓冠以你名,从此之后你是我沈泽庭唯一的太太,哪怕死你也只能是我的人。

”郎骑竹马来,绕床戏青梅,自古佳话,可于他们却成了永远挣脱不开的枷锁,既然挣脱不开那便一世沉沦……

第一章 沈泽庭,我爱了你整个青春

结婚前,安锦凉告诉自己,嫁给沈泽庭会幸福一世。

结婚后,安锦凉告诉自己,嫁给沈泽庭要听话懂事。

安锦凉还告诉自己……沈泽庭会爱上自己,直到她亲眼看到,自己的丈夫与人行鱼水之欢。

一直紧绷的弦——崩了。

“为什么?”安锦凉看着正在扣纽扣的男人,心头却似刀割一般。

这张脸一如往昔的完美,这个人还是往日躺在她身侧的男人,但他身上的痕迹却再也无法抹去。

安锦凉一步步地走向了沈泽庭,努力保持着自己端庄的笑容,可眼泪却不听使唤地落了下来,“三年了,我以为我可以打动你,我以为你哪怕不爱我,也会给我留一丝颜面,可你呢?沈泽庭你还是人吗?”

“安锦凉,你发什么疯?”沈泽庭冷眼看了眼安锦凉,抬步走出了房门。

“啧啧……”那与沈泽庭欢好的女人,下了床笑盈盈地走到了安锦凉的面前,弯起眉眼,浅笑道,“还真是要谢谢姐姐,替我照顾泽庭三年,往后他由我来照顾,至于姐姐您,想来也没得去处,到时候我会让泽庭为你留些补助的,也免得旁人说我跟泽庭不近人情。”

“你无耻!”安锦凉无法理解这世间怎么会有这般恬不知耻的女人,明明是她偷了她的丈夫啊!

谁知那女人却脸色忽然一变,对着她嘲讽道:“真正无耻的人是谁?安锦凉难道你忘了,你跟泽庭的这一桩婚约,是怎么来的?不也是无耻地利用你的家族,威逼来的?”

安锦凉闻言身子一僵,抬起手反手便是一巴掌,谁知在她打下那巴掌时,沈泽庭从门外走了进来,目睹了一切,安锦凉瞬间慌了。

她上前拉住沈泽庭的手,企图解释,却头皮一紧被沈泽庭抓着头发,甩在了地上,肚子直接砸在了茶几上。

“安锦凉我的女人,也是你敢打的?”沈泽庭搂着身侧的女人,转身直接走了出去,走时那女人回头看了安锦凉一眼,唇口无形地张开,无声地吐了几个字,却让安锦凉浑身一冷。

她说:“我叫夏季。”

夏季,那个沈泽庭的初恋,被她逼走的女人,是她回来了。

“泽庭!”安锦凉试图站起身来,却发现自己的身下一滩血水,不禁浑身僵硬,“孩子……我的孩子。”

安锦凉跌跌撞撞地爬起来,正走到楼梯,却看到了在楼下拥吻的二人,身子一晃从楼梯上滚落下来,当她滚到楼下的那一刻,只剩下了一丝意识。

听到的却是,沈泽庭说:“晦气。”

她原来在沈泽庭眼前,只剩下晦气两字……

不知睡了多久,安锦凉醒了,看着雪白的房间,眼底只剩下了空洞,她的孩子没了,是她给作没了。

“安锦凉离婚吧。”沈泽庭说。

安锦凉看着砸在她面前的离婚协议书,呆呆地看向了沈泽庭,干涩的唇微微张开,“好。”

“我不会给你一分的财产。”他继续说。

安锦凉浅浅一笑,缓缓地坐起来,拿起了桌子上的笔,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沈泽庭,安锦凉爱了你一整个青春,却斗不过夏季短短的半年,我……认输。”

沈泽庭垂下了眸子,没人看到他插在裤袋的里的手,早已攥成拳头,更没人看到他被眼睛遮挡住的双眸,泛着血丝,他仿若没听到一般,拿起了桌上的离婚协议书,转身打开了门。

“安锦凉,你自由了。”

风吹散了那句话,却还是传到了安锦凉的耳朵里,使得她喷笑出声,她如同一个疯子一般,在床上笑个不停,又如同疯子一般,哭的不成样子。

这一天,安锦凉失去了婚姻,同时也失去了自己的孩子,也失去了自己唯一的……父亲。

……

这一天雨下的很大,当安锦凉从医院赶来的时候,安镇南已经下葬,而身为女儿的她却是最后一个人知道,看着自己的丈夫,哦该成为前夫的沈泽庭为她的父亲操办丧事时,安锦凉不知心里头是什么感觉。

只觉得倍感凄凉,而这份凄凉也在眨眼间被沈泽庭吹散。

“安锦凉,这是你父亲生前的医嘱。”沈泽庭将遗嘱交给了沈泽庭,而她也失去了一切,余下的只有这安家老宅与一百万的现金。

安锦凉一步步朝着沈泽庭走去,望着他笑问道:“安氏是你的?”

“安锦凉我只以为你蠢,没想到你还眼瞎,遗嘱不是很清楚?”夏季从一旁走了出来,抱住了沈泽庭的手,鄙夷的看向了安锦凉。

“因为眼瞎,所以我看上了你身边的男人。”说完这话安锦凉擦过沈泽庭的身边,朝着墓地走去。

夏季抬起腿,绊了安锦凉一脚,看着安锦凉狼狈地倒在了地上,转过身望着沈泽庭,柔声道:“泽庭我们走吧,你还欠我一个婚礼呢~”

雨很大打在了安锦凉的身上,打湿了她整个身子,也打碎了她为沈泽庭曾经狂热而固执的心,碎了就真的没了。

沈泽庭,你真狠……

夏季拉着沈泽庭没走几步,就在大门口,沈泽庭停了下来,斜了眼依旧抱着手臂的女人,薄唇轻启:“滚。”

夏季的脸色瞬间一僵,不可置信地看着沈泽庭,强撑着笑容,问道:“泽庭你是怎么了?是不是我哪里做的不对?”

“夏季,我喜欢聪明的女人,而你……”沈泽庭扫了眼夏季,薄凉的眸子中划过了一丝冷凝,“聪明过头。”

夏季垂了垂头,咬着牙看向沈泽庭却见他的目光,却落在了那个在雨中跌跌撞撞,站起来的安锦凉身上,夏季笑了,“沈泽庭是你逼走她的,你现在还想把她圈禁在身边不成?”

沈泽庭没有回话,只是握着雨伞的手攥紧了一分,薄唇依旧紧抿着。

呵……安锦凉,你可真是个废物。沈泽庭想着,目光有几分飘,良久转过身看着依旧站在身边的夏季。

安锦凉转过头看着不远处的二人,问道:“沈泽庭,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

沈泽庭看了过来,与安锦凉的目光交替在一起,两人隔着十米的路,看着对方,直至沈泽庭回了一句,“没有。”

第二章 沈泽庭我们可以耗一辈子

三年了。

安锦凉站在机场看着人来人往,听着机场里熟悉地旋律,心里头却没有重回故乡的喜悦,有的只是沉闷,如果可以她不想回来。

“阿凉,怎么傻站在这里?”苏子安推着行李箱看着站在身侧的安锦凉,微微叹了口气,伸手拦过安锦凉的肩膀,说道,“已经过了三年,你还放不下吗?你难道要在国外逃永远吗?”

安锦凉斜了眼苏子安,带上了墨镜,红唇轻轻勾起,“苏子安,你的手还想留吗?”

“我的小姑奶奶,小的全靠这双手养家糊口了,这手要没了,谁来养你?”苏子安夸张地在安锦凉身侧演绎着,那模样谁还能看的出,这是那个举世闻名的钢琴王子。

安锦凉摇了摇头,推着行李朝着门外走去,苏子安见此连忙跟了上去,望着安锦凉的眸子却透着诉不尽的宠溺。

若说沈泽庭是安锦凉的劫,那安锦凉便是苏子安心头的那颗朱砂痣,是他一生所追求的光,当年是他错失了安锦凉,如今他要将安锦凉捧在手心之中,谁都不能再伤害他的姑娘,哪怕是沈泽庭也不能。

安锦凉不知苏子安心中所想,只是上了苏子安准备的车,摘下了墨镜看着窗外,思绪有几分飘,一颗泪无声落了下来。

三年了,她在国外学习设计三年,取得了不小的成绩,但在这A市,她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失败者。

失去了爱情,失去了父亲,失去了……孩子。

“阿凉,沈泽庭跟夏季要订婚了,所以……”苏子安轻声说道,生怕打击到安锦凉。

安锦凉扭过头朝着苏子安看了一眼,伸手扯了扯苏子安的脸颊,唇边扬起了笑容,“子安,我已经不是三年前的我,他也不是三年前的他,你忘了我这次回来的目的了吗?”

苏子安心头一紧,甚至有些后悔告诉安锦凉那件事。

“开车吧,我想早点回家倒时差。”安锦凉揉了揉苏子安的头发,收回了手靠在靠垫上闭上了双眼,渐渐睡了过去。

苏子安看着安锦凉白皙的容颜,叹了一口气开动了车子,朝着安家老宅开去。

在苏子安开车后,安锦凉睁开了双眸,盯着前方,眼底划过了一抹阴鸷。

沈泽庭,我安锦凉回来了,你准备好了吗?

欠我的,该还了……

机场的另一头,沈泽庭坐上车看着手中的文件,听着耳边秘书说着接下来的行程,微微皱了皱眉。

“夏季,要来公司?”沈泽庭斜了眼秘书。

秘书闻言低下了头,点头应答道:“夏小姐是这么说的,想要总经理的位置。”

“呵……”沈泽庭低笑了一声,将文件合上闭上了眼睛眯了一会儿。

嘭——

两车追尾,撞得车上正在熟睡的二人醒了过来,安锦凉歪过头看向了苏子安,还带着刚睡醒的迷茫,嘟囔道:“怎么了?”

“追尾了。”苏子安皱了皱眉,将毛毯盖在了安锦凉身上,对着她温柔道,“再睡会儿,不是什么大事。”

说完下了车,却正好看到了追尾的车子,里头坐着的正是沈泽庭,不由暗骂了一声晦气。

沈泽庭本没想理会,但看到了苏子安时,眸子微微闪了闪,下了车朝着苏子安走去,“苏子安。”

“沈泽庭,没想到你的车跟你的人一样,都那么令人……”苏子安看着被撞出裂痕的车尾,朝着沈泽庭看去,“我们也不算生人,赔偿就请沈总送去苏氏。”

沈泽庭点了点头,接着对着一旁的秘书,说道:“准备一辆车,送苏少回去。”

说完,便转身上车,却在上车之际被一声声音吸引住,转过头来,看到的却是那日思夜想的娇颜。

安锦凉揉了揉太阳穴,对着苏子安,问道:“子安,好了?”

“安锦凉……”沈泽庭轻喃道。

三年了,他以为再也看不到这女人了,没想到又回来了。

闻声,安锦凉看了过去,对上了沈泽庭幽深的双眸,微微愣在了原地,不过眨眼便收回了事态的神情,望着沈泽庭,道:“沈总,好久不见。”

“回来做什么?”沈泽庭问道。

安锦凉缓步朝着沈泽庭走去,眼底的笑意越发的浓了一分,道:“沈总,A氏的地都被你买了吗?我凭什么不能回来?还是说……你没脸见我?”

闻言,苏子安不由抓住了安锦凉的手,安锦凉见此回了一笑,在旁人看来便是一对,还是一对甚是恩爱的一对。

“安锦凉,你出息了。”沈泽庭漆黑的眸子落在了安锦凉与苏子安紧握的手上,一股无名的火不知为了升了起来,“三年没见,品味到是没涨。”

安锦凉嗤笑了一声,“比你有过之而无不及。”

一想到自己死去的孩子,与沈泽庭三年前对她做的一切,安锦凉心里头便有滔天怒火一般,想要将沈泽庭焚烧殆尽。

“阿凉与这种人有什么可说的,我们走吧。”苏子安冷凝地瞥了一眼沈泽庭,低头望着安锦凉,揉了揉她的脑袋,温声道。

安锦凉浅笑一声,“也是,与他确实无话可说。”

说完,安锦凉与苏子安转身打算开着车子走人,却再被沈泽庭叫住。

他说:“安锦凉如果你还想要安氏,明早九点沈氏见。”

安锦凉虚握着的拳头不由攥紧,回头看向了沈泽庭,却见他早已上了车,留下的只有一汽车的尾气与飘荡的落叶在风中打卷。

“阿凉你明天我陪你一起去。”苏子安有几分不安地看着安锦凉说道。

他担心安锦凉不是沈泽庭的对手,更担心安锦凉会与沈泽庭旧情复燃,当年他便是见证他们感情之人。

安锦凉摇了摇头,漆黑的眸中划过了一丝冷漠,“子安难道你忘了明天你还有一场音乐会?你放心他沈泽庭还不能拿我怎么样,而且……父亲的死,我也正好有事要问他,毕竟夏季可是最后一个见我父亲的人。”

“既然你坚持,照顾好自己。”苏子安说道。

安锦凉回了一笑,眸子盯着即将落下的求偶,夏季这事最好与你无关,不然……安锦凉眸子一暗,扭头上了车。

这时间还长,她不急。

第三章 安父离奇身亡

沈氏

看着高耸的大厦,安锦凉微微失神,她清楚的明白这都是沈泽庭自己的本事,能白手起家到了这个地步,再想想安家。

安锦凉收回了目光,当初在知道财产被分配给沈泽庭时,她就清楚自己没有办法去从沈泽庭手中抢回来,所以转身就去了R国学习自己没有完成的学业,打拼出自己的事业,夺回安家。

“喂,我在公司楼下。”安锦凉打了一通电话后,就坐在了大厅里面,紧紧地等着。

时钟一分一秒的在转动,就在安锦凉等的不耐烦时,沈泽庭的秘书才姗姗来迟,走到了安锦凉的面前,恭敬道:“安小姐,这边请。”

说完便领着安锦凉上楼,全然不提让她在这里等了半个小时的事,安锦凉看着秘书的模样,勾起了唇角,抬起眸子盯着不断上升的楼梯,红唇微微扬起。

沈泽庭,甩她面子?很好。

直至电梯停在了32楼时,秘书才带着安锦凉走出了电梯,朝着沈泽庭的办公室走去,然人还没到沈泽庭的办公室,就听到了夏季的声音从屋里传来。

安锦凉眸子转了转,勾了勾唇角,推开了门直接忽视了夏季,走到了沈泽庭的面前,勾起了沈泽庭的领带,浅笑道:“阿庭哥哥,阿凉好想你啊~”

“安锦凉你怎么在这里!”夏季不可置信地看着站在她面前光彩照人的安锦凉,方才身侧的手却是微微发抖,“你不是去R国了?”

安锦凉顺势坐在了沈泽庭的怀中,青葱玉指绕在沈泽庭的领带,望着夏季似笑非笑道:“出国了,就不能回来了?”

“安锦凉三年前你就跟泽庭离婚了,他现在是我的未婚夫!你给我起来!”说完夏季走到安锦凉面前,一把将她跟沈泽庭分开,抬手就是一巴掌。

安锦凉擦了擦唇角,将头转了过来,反手对着夏季就是一巴掌,这巴掌力道生生让夏季倒在了地上,安锦凉见此微微低下身子扣住了夏季的下巴,漆黑的眸子中划过了一丝嘲讽,“夏季别把自己摘得这么清楚,阿庭怎么成为你未婚夫的,我们可都是心知肚明,你这会儿还分的这么清做什么?不过真要谢谢你,把我的阿庭照顾的这么好呢。”

安锦凉说完,笑着站了起来,靠在书桌上,对着沈泽庭道:“阿庭你也真坏,怎么还没跟姐姐说说我们的事呢,你这不是诚心让她空欢喜吗?”

“出去,还想再丢人现眼?”沈泽庭斜了一眼夏季,站起身来绷紧了扣子,起身压向了安锦凉,道,“至于你。”

安锦凉扯了一把沈泽庭的领带,微微挑眉,道:“瞧瞧你,领带都打不好,真不知道我不在你的身边,你身边的人是怎么照顾你的,还消瘦了,是不是她没喂饱你?”

安锦凉这话说出口,夏季面色铁青了一分,开口就怼了上去,“安锦凉你他么说的什么意思?”

安锦凉“呀”了一声,故作惊讶地看着夏季,说道:“我还以为姐姐走了呢,你怎么还在这里呢?实在对不住啊,我可不是故意的呢。”

夏季气的便要上前跟安锦凉打一架,却被沈泽庭的眼神给冻在了原地,咬了咬牙只能走了出去,负气地关上了门,发出了极大地响声。

安锦凉悠悠转过头看向安然坐在沙发上的沈泽庭,道:“怎么不追过去?”

沈泽庭却没有应安锦凉的话,而是自顾自地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后,才幽幽地说道:“安锦凉,你变了。”

以前的安锦凉不是这样,柔弱的很,就像一朵娇花,要人呵护。

“沈泽庭,人总会变,你不也一样?”安锦凉坐在了沙发的另一边,偏过头看向了窗外,看到了外头的大厦,红唇轻启,“而我们都回不去了,哥哥。”

沈泽庭握着茶杯的手一紧,茶杯直接碎在了他的手中,血丝丝流了下来,滴落在他的裤子上,安锦凉见此心头一紧,下一刻却头皮一紧,便被拉到了沈泽庭的面前。

“嘶——”安锦凉看着近在咫尺的俊颜,不由讥讽地笑了出声,“沈泽庭你现在就只能拿女人发火了?算什么男人。”

头皮的发疼令安锦凉越发清晰,她跟沈泽庭早就不是新婚时人人羡慕的一对,更不是年幼时扶持长大的兄妹,而是……前夫跟前妻的关系。

“我是不是男人,你要不要试试?”沈泽庭微微起身,将安锦凉压在了身下,抬起手那只还扎着玻璃渣的手,轻轻划过安锦凉的脸颊,留下了一道血痕,眼底掩藏着一丝疯狂,“安锦凉,走了为什么还要回来?”

“沈先生不觉得你这话有点可笑?”安锦凉拍开沈泽庭的手,“A市可不是你沈氏只手遮天的地方,沈泽庭你别把自己的地位看的太高,也别把你在我心中的地位想的那么重要,毕竟三年什么都会变,包括这颗曾经为你跳动的心。”

安锦凉笑着站起了身来,理了理身上的衣裙,居高临下地看着沈泽庭,“说起来我还要谢谢你,如果不是你,也不会有我安锦凉的成功。”

“呵……”沈泽庭抬起腿,叠坐在沙发上,对上了安锦凉的视线,“三年了,觉得自己长进了?”

安锦凉淡笑一声,并未回话,大大方方地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给自己倒上了一杯茶,悠哉的喝了起来。

“安氏也不想要了?”沈泽庭微微垂下眼睑,手指轻轻敲击着大腿,唇边挂着肆意的笑容,邪魅而冷漠。

闻言,安锦凉喝茶的动作一顿,抬头看向了沈泽庭,含笑道:“沈总终于开始回归正题了?既然如此,不如我们好好地谈谈,关于这遗嘱的事。”

“你认为遗嘱有问题?”沈泽庭嗤笑了一声。

安锦凉摇了摇头,接着道:“我不认为遗嘱有问题,但是……父亲的死,你不觉得来的很突然吗?据我所知,他当时刚要去修改遗嘱。”

第四章 沈氏夫人的位子,这辈子都不会是你的。

“你想说什么?”沈泽庭微微垂下眸子,遮住了眸中的冷意,指尖却微微轻颤了一瞬。

安锦凉淡笑了一声,扬起手直接将茶水泼在了沈泽庭的脸上,站起来孤傲地看着沈泽庭,说道:“你最好别让我查出来这件事与你有关,不然……我就是死会拉着你跟夏季陪葬!”

那是他的父亲啊,自小带着他们长大的父亲啊,如果真是他授意的,安锦凉不敢想,也不愿意想……

沈泽庭抬起手,脸上的茶水滴入了衣衫里,滑进了锁骨之中,但安锦凉却发觉沈泽庭的眼角有一分殷红,正在她想要开口时,沈泽庭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将她按在了沙发上,阴沉地对她吼道:“这世上,最没有资格这么说我的,就是你安锦凉。”

她什么都不知道,她真以为安智是她的好父亲?不是,从来不是!

“呵,我没资格……是,你我现在什么都不是,确实没有资格。”安锦凉目色薄凉地扫了一眼沈泽庭,转过身直接走出了门去。

门狠狠地关上,隔绝了两人,也好似断了两人往日的情谊,或许曾经的誓言不过是一个笑话而已。

门外安锦凉攥紧着拳头,倔强地抬起头不让自己落下一滴眼泪,踩着高跟鞋高傲地走出了沈氏,唯有她自己知道,此刻的她到底有多狼狈。

如何忘记一个人,她不知道也没有人教过她,可锥心的痛让她无法适从,可从踏上回国的路那一刻,她就没有回头的余地,更没有放弃的选择。

门内,沈泽庭双手合十,微垂着头,薄唇依旧紧抿着,一双漆黑地眸子中却透着诉不尽地痛苦,几欲冲出门去,最终却只是挥着拳头狠狠地砸在了桌面上,拖着血水淋淋的手,走到了窗台前,将目光落在了楼下。

曾几何时,他站在这里含笑看着那少女拿着盒饭离去的娇俏身影,曾几何时,他因一个旁人口中说的情敌,不顾大雨与人在大街上打的头破血流,曾几何……

呵……都过去了,沈泽庭你早就没有资格站在她身边了不是吗?如今的安锦凉也不再是你曾经想要保护的少女了,只是阿凉,你安智的死……不要再查下去,不然你会后悔的。

春风拂面,谁笑情痴,不过是痴心人太多罢了。

几日后,安锦凉站在ZY总设计师的办公室中,看着桌上陈列的设计作品,最终将目光落在了沈氏,夏季的作品上,红唇微微扬起。

修长的指尖轻轻地点在桌面上,望着桌上的设计图稿,抬起了腿,夹着设计图稿走了出去,走到隔壁的办公室,扣响了办公室的房门,直至听到一声“请进”这才走进了房门。

“总经理,这一次的合作不如跟沈氏?”说完安锦凉将夏季的设计图稿放在了总经理的办公桌上,笑的风情万种,“这张图稿如何?”

封擎拿起桌上的图稿,凤眸中划过了一抹深沉,抬起头对上了安锦凉的眸子,道:“理由。”

“我们ZY刚打入国内,想在A氏站住脚,与沈氏合作是不二的选择,而这为画图稿的小姐,虽然有瑕疵,但我不介意亲自指导。”安锦凉微微垂下眼睑,看着桌上的图稿,眼底划过一抹幽深的神情,抬起眸子时目色清澈宛若一弯星月,“总经理觉得,如何?”

“那么本次签约,就交给安大设计师了。”说完封擎站起身来,伸出手拉住了安锦凉的手,对着她的手背轻轻地落下了一吻,含笑道,“希望安大设计师不要让我失望。”

安锦凉不动声色地抽回了手,望着封擎点了点头,转身朝着门外走去,漆黑地眸子中划过了一丝冷意。

与虎谋皮,安锦凉倒不怕封擎会拿她怎么样,只是怕有些事会脱离她的预测,造成不可弥补的后果……

封擎看着安锦凉离去的身影,勾起唇低低地笑出声来,偏过脸侧眸看向了窗外,手指下意识地抚摸着手腕上带着的一串珠子,风眸中透着丝丝冷意,“安智,20年了没想到你这老匹夫,倒是先走了……呵……”

不过,父债也是可以女偿的,不是吗?安锦凉,我亲爱的设计师大人。

沈氏

当夏季得到ZY要跟沈氏合作,看上的还是自己那张设计图时,不由扬起了头,笑容更甚,脚步欢快地走进了沈泽庭的办公室中。

“阿庭,ZY看中了我的那张设计图,你总不能还不让我进沈氏吧?”夏季走到沈泽庭旁边,望着沈泽庭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她自然没有在沈氏入职,不过打着沈氏的名号给ZY投了设计图罢了,不过没想到居然真的成功了,这也好正好可以让她名正言顺地进入沈氏,将那些小狐狸不能再接近沈泽庭!

沈泽庭握着钢笔的手一顿,抬起头看向了夏季,薄凉地眸子中划过了一丝嘲讽,“拿着别人的设计,盗用公司的名号,夏季你当真以为我不知道你做的事?还是你觉得,这沈氏的夫人非你莫属?”

夏季面色瞬间一白,连忙抓住了沈泽庭的手,柔声地说道:“阿庭,我……我也是为了我们沈氏好,你看我这不是拿下了一个大案子了吗?如果沈氏能够打到国外去,那么在这A市谁还敢说我们的坏话?”

“怕是他们说的全都是你吧,夏季脑子是个好东西,希望你别每次都丢在家里不带出门。”沈泽庭将钢笔放在桌上,看着面露恐色的夏季,唇角一勾,启唇说道,“你知道ZY这次的负责人是谁吗?”

“啊?”夏季疑惑地发出声。

沈泽庭站起身来,倒了杯红酒抿了一口,对着夏季举了举杯子,浅笑道:“安锦凉。”

夏季脸瞬间铁青,正要开口,沈泽庭却打断了她说的话,道:“夏季你可是最后一个见安智的人,安锦凉开始怀疑你了。”

“我没有!”夏季连忙否认。

“别急着否认,至于ZY与沈氏的合作,既然是你招惹下来的,从明天起你去设计部待着吧,如果沈氏与ZY合作有任何的闪失……”沈泽庭幽深的眸子投在了夏季身上,“沈氏夫人的位子,这辈子都不会是你的。”

第五章 我赢了安锦凉,却输了沈泽庭

夏季后退了几步,一行清泪无声落下,虚掩着脸颊嗤笑出声,“沈泽庭你到底有没有心?为了你我用尽手段,可你却这样对我!”

三年前她赢了安锦凉,就以为自己也赢了站在沈泽庭身边的资格,可没想到她才是那个笑话,沈泽庭从不爱她,而她却因为这虚无缥缈的感情,把自己作践成这样。

“心?”沈泽庭偏过头没有看向夏季,勾唇低笑,“那东西,我需要的。”

因为他的心,早在年幼时就已经丢了,再也找不回,他也不想找回。

夏季攥紧了手心,死死地盯着眼前的男人,良久咬牙说道:“我会完成你给的任务,但你必须答应我,只要我拿下ZY你就要跟我结婚。”

说完,夏季拿着包摔门而出,15cm的高跟鞋踩在地砖上,却令她有一种踩在云端上,随时都能摔倒的感觉,明明疼的厉害她却要故作轻松地模样,这一切的屈辱她都会一一还给安锦凉。

既然已经走出了沈泽庭的世界,又凭什么回来,凭什么打乱他们的人生!

……

雨丝从天上落下,飘落在人的发间打湿了长裙,安锦凉捧着一束白玫瑰,一身白衣站在安智的坟前,一双明亮的眸子蒙上了一层迷雾。

其实父亲从不疼爱她,但她却很爱父亲,父亲总是严厉的要求她成为一个合格的继承人,直至沈泽庭的出现父亲才转移了目标,而她这才有了喘口气的机会。

她多少清楚父亲是将沈泽庭当做她的童养夫,但她却极为喜欢这样的安排,自小就喜欢绕在沈泽庭身边,那时的他也将她宠上了天,将她当做小傻子一样养,她也乐的做一个专属于沈泽庭的小傻子。

只是后来变了……她不再是沈泽庭的小傻子,而沈泽庭也不再是她的骑士。

“爸爸,我来看你了,带了你最喜欢的白玫瑰。”安锦凉将玫瑰花放在坟地上,看着墓碑上的人,牵强的扯出了笑容,眼眶发红,声音渐渐沙哑,“爸爸,我好想你,真的好想你……成长真的好难,阿凉学不会……”

手指轻轻地抚摸着碑面,一丝恨意浮在了眼前,“爸爸,阿凉很快就会来陪你了,阿凉还差一件事没有完成,爸爸你不要走太远好不好,阿凉怕找不到你。”

说完安锦凉猛地咳了起来,手颤颤巍巍地拿出了藏在包里的药吃了下去,过了好一会儿才缓了过来,站起身子走出了墓地。

这雨还在下,安锦凉却没想过在她出门那一刻会看到撑着伞走来的沈泽庭,安锦凉微微一顿朝着沈泽庭走去,直至与他擦肩,却在要离去的那一刻,沈泽庭抓住了她的手,说道:“阿凉,别查了,安智的死,不要再查了。”

“沈泽庭,我就算是把我都搭进去,我也要查出当年的真相,你最好祈祷这件事与你无关,不然……”安锦凉转过头对上了沈泽庭的双眸,“我一定会亲手把你送进监狱。”

沈泽庭一把将安锦凉拽进了怀中,丢下了雨伞任由大雨将他淋湿,将头抵在安锦凉的脑袋上,眼眶微微发红,唇角微张,险些就要将那句“你不是安智的亲生女儿”这话说出去,但最终却吞了下去。

再开口却是伤人的话语,“安锦凉想知道真相?除非……你做我情妇,不然就是再给你十年时间,你也别想查出什么。”

“沈泽庭没有你,我照样能查出来!”安锦凉一把推开沈泽庭,一巴掌就落在了沈泽庭脸上,目中满是厌恶之色,扭头走开。

沈泽庭站在原地看着安锦凉离去的背影,手攥紧成拳头,盯着安锦凉离去的身影,说道:“你以为凭私家侦探和你那查到的事,你就能知道一切?安锦凉这早就不单单是安智死这么简单,牵扯出来的……是你不能承担的后果。”

安智的死看似只是安家的事,事实上早就牵扯到了黑白两道过去的往事,而这一切后面的后果,绝不是安锦凉能够承担的。

安锦凉顿了顿,扭过头看向了沈泽庭,道:“你怎么知道我承受不了,沈泽庭你别把我当成以前的安锦凉,那个愚蠢透顶的女人早就跟着她的孩子一起死了!”

说完后,安锦凉头也不回直接离开,独留下沈泽庭一人站在雨中,盯着她的背影陷入了沉寂之中。

大雨浇打在沈泽庭的身上,他却笔直的站在原地,显得格外萧索。

他有多想追过去,可他没有资格,是他亲手害了他们的孩子……哪怕他不是故意的。

马路对面停着一辆豪华轿车,轿车中的男人看着雨下一对人的模样,唇边扬起了一抹讥讽地笑容,凤眸中划过了一丝轻嘲,“安智啊安智,只可惜你死的太早,不然看到你亲手培养的种子这么对待你的女儿,你是不是也会像我一样痛苦?”

说着男人的手轻轻地抚着怀表中的照片,一少年抱着五岁大的小姑娘站在花丛里,笑的天真无邪的笑容,却硬生生让男人的眸子冷了下去,“萌萌,哥哥一定会为你报仇,安家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少爷,沈氏那边传来消息,明天会跟ZY签订合约。”秘书的声音从前座传来。

封擎将怀表收好,藏进了胸袋里,对着秘书说道:“那就安排安锦凉明天过去。”

“是。”

封擎偏过头朝着窗外看去,漆黑的凤眸里染着淡淡地寂寥与痛苦,以及不可察觉的疯狂。

这场戏才刚刚开始……安锦凉,沈泽庭,你们一个都逃不了!

第二日,安锦凉踩着高跟手握着一份合约,带着衣裙ZY的人静候在会议室中,讨论着关于与沈氏这次合作事项,直至门口传来一声敲门声,安锦凉才停下了讲话。

“安设计师,沈氏的人来了。”

安锦凉望着在坐的人一笑,对着众人点了点头,这才走出了门去,朝着楼下走去,直至到了门口才看到夏季有些烦躁地站在门口,微微抬起头撩起了耳边的碎发,望着夏季伸出了手,道:“您好,初次见面,我叫安锦凉。”

来源:未知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