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一朵小雏菊梦倚笑小说by仙景幻灵在线阅读

admin 2018-09-16 阅读


主角寂岚、梦倚笑的小说名叫《爱上一朵小雏菊》,是仙景幻灵最新著作的一部古代玄幻言情小说,讲述了寂岚、梦倚笑之间的奇幻爱情,爱上一朵小雏菊梦倚笑小说by仙景幻灵在线阅读。

爱上一朵小雏菊梦倚笑小说by仙景幻灵在线阅读

第一章 泞佛寺满园春色关不住

梦倚笑此时一边咬着葱油饼儿,一边冲着手机那头欢喜地道:“柳韵儿,我跟你说,姐姐我这次又找到一个好玩的地方了。”

对比她的欢声笑语,电话另一头的柳韵可就有点儿兴意阑珊了,只听到她十分无语地道:“不就是江南吗?我都去过不知道多少次了,有什么好值得你炫耀的?”

梦倚笑没有留心柳韵情绪的变化,还是兴奋的冲着手机嚷道:“真的,真的有个特好玩的地方。”

另一边地柳韵轻轻喝了一口茶,悠悠地叹了一口气,颇为无奈地说:“大小姐,你是想坐下喝喝茶听听小曲儿,还是出去走走吹吹风儿?我跟你说,别看江南被那些人传的神乎其微的,其实在江南就这两件事儿干。”

这边梦倚笑又狠狠地咬了一口葱油饼,仔细的嚼着柳韵的话:貌似真的是这样,在江南好似真的只有这两件事儿事干。还颇为赞同的点了点头。

不对,这不是重点。

忽的她猛地一抬头,快速的吞下那口中的葱油饼,急急地道:“柳韵儿,你听我说,真的,这次真的有个好玩儿的地方,我跟你说那个黍亓古镇真的很有趣儿……”

柳韵一脸无奈地说:“好吧,你说吧,我听着。”

然后插上耳机,一脸嫌弃的把手机放在一边,打开电脑,开始工作。

“听说江南黍亓古镇有个千年古刹,特别邪门儿……”

梦倚笑压低声音,神神秘秘地对着手机说。

闻言,柳韵心头一阵冒火,大声的嚷道:“梦倚笑,你不要告诉我,那里闹鬼。”

梦倚笑一惊,顾不得嘴里的葱油饼,脱口而出的问道:“你怎么知道?”那神情好似在控诉柳韵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内幕却不道德的没有告诉她一般。

柳韵“怒极反笑”的把键盘重重的一敲,连连直道:“我怎么知道,你说我怎么知道,你自己说说你去的那一个地方是正常的?不对,是你做的哪件事是正常的?远的不说,就拿上次咱们去丽江来说吧,镜同他们都是到什么古庙祈福,你他妈的倒好,大晚上的不睡觉拖着我去什么坟园,等什么吊死鬼!结果吹了一夜的冷风,两个人都冻成狗了,都没看到什么吊死鬼,平白无辜的被镜同看了笑话。”

最后干脆的将那屏幕往下一板,似是跟梦倚笑较真了。

梦倚笑尴尬地干笑了几声,“额……淡定,淡定。”

话音刚落,立马就传来柳韵的破骂,“淡定,淡定个毛球,妈的,气死我了,气的我脏话都说出来了。”

梦倚笑更是“火上浇油”地又问:“柳韵儿,你是不是喜欢班长(镜同)啊?干嘛那么在意他的看法?”

一边狼吞虎咽的吞下那最后一块葱油饼,一边又把手举得远远的将那手机伸向远方,尽量不要让自己听到那边传来的狮子吼:

“梦倚笑!我跟你认真的!”

梦倚笑横手将嘴一抹,把手机轻轻放在耳边,笑着道:“柳姐,别生气,等姐姐回来给你买冰棍儿吃。话说,你是不是真的喜欢镜大班长啊?”

柳韵似羞似怒大声地吼道:“你给我滚!”吓得梦倚笑手一抖,差点儿把手机给抖飞了,梦倚笑捧着手机,之间屏幕已经熄了,传来那一声声

“嘟嘟嘟……”

梦倚笑傻呵呵地对着手机说:“哟~还害羞了……呵呵。”然后潇洒的大手一甩,将手机揣进兜里。

却发现周围的人正对着她指指点点,神神叨叨嘀嘀咕咕的。

梦倚笑眉眼一转,身子一摆,朝着人群大声的吼道:“看什么看,滚。”

拥挤的人群立马散开了,纷纷让出中间的大道来,梦倚笑挑眉一笑,大摇大摆的走着。

只听见人群中细细碎碎地声音传来:

“这人脑子有病吧,一会儿疯一会儿颠的。”

“大概是吧。”

“我就没见过这么的女的。”

“就是,就是。”

……

梦倚笑无语问苍天,只得快速的跑开。

跑了一会儿,听到有人在吆喝着卖糖葫芦,梦倚笑跑上前去,随手取下一串糖葫芦,一边付钱一边问道:“老爷爷,你知道那黍亓古镇怎么走吗?”

闻言,老人一边抬头看了她一眼,一边找补着零钱,乐呵呵地笑道:“黍亓古镇?这里不就是吗?”

梦倚笑接过钱,尴尬的挠了挠头,又问:“那这里是不是有座特别出名的古刹啊?”然后狠狠的咬了一口糖葫芦。

老人笑呵呵地说:“原来小姑娘你也是去祁佛的。翻过那座山,前面就是了,若你实在找不到路,就跟着那个灵车走吧,他们也是去泞佛寺去祈灵的。” 说着说着,又指了指前面缓缓走来地一队人马护送的那辆白色车轿。

“灵车?”梦倚笑顺着老人的手看过去,只见几十人身穿清一色长袍,面无表情地跟着一辆白色外形的车轿,一步一步缓缓朝她走来,奇怪的是那个所谓的灵车竟然是无人驾驶,自我通行。

梦倚笑一惊,手一抖,糖葫芦都差点儿掉地上了。

还有坐着灵车去古刹?怎么感觉有点怪怪的?这是什么风俗?

梦倚笑无语地又问:“老爷爷,这灵车又是怎么回事啊?”

老人摸了摸胡子,看向梦倚笑,“不知道?”梦倚笑呆愣地点了点头,老人摆了摆手,说:“你不是有手机吗?不知道的那就百度吧。”

然后他就大摇大摆的走了,继续吆喝着他的糖葫芦,留下了一脸懵逼的梦倚笑。

虽然老人家的建议很好,可是梦倚笑很懒,就算自己再怎么好奇,她也懒得去百度,还有,就算百度,也不一定能有她想要的结果。

就这样,梦倚笑跟着那灵车一路边吃边玩儿的就到了那泞佛寺。

进了泞佛寺,就立马被那满园春色所震惊。浅草茸茸,绿树成荫,鸟语花香,更有那流水曲觞,清风徐来,令人心旷神怡,流连忘返。虽然寺内人来人往,但却是一片安详,静谧无边。

忽的有人吟弄风月故作玄虚地道:“其他地方都是秋意正浓,这里倒好,‘满园春色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这未免也太邪门了吧。”

梦倚笑闻言冷笑一声,眼睛一翻,淡淡的道:“昆明四季如春,你怎么不说邪门儿?真是丑人多作怪!”

言语之间活生生的似一个典型的宫斗剧活不过一集的炮灰,喜欢花样作死。

那人十七八岁,也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闻言立马挽着袖子急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梦倚笑眼睛一白,不屑地“切~” 了一声,看也不看那人,然后直接转头离开。

人家都是惹不起躲得起,而梦倚笑则是惹了你又怎样?我躲!

梦倚笑这无赖之举,气得那人嘴角咧咧的,却也无可奈何。

怎么说这也是佛门重地,又久负盛名,自是不可惹是生非的。就算那人心中有气,也无法明目张胆地跟着梦倚笑斗气儿。

……

然而注视着梦倚笑那远去的背影不仅仅那个愤怒的少年,还有那一朵朵美丽的雏菊花,唯一一个象征着秋的正常的生物。

“寂大哥,你怎么了?”

枕恋见寂岚目光深邃,一直凝视着远方,眉头轻皱,便关心地问道。

寂岚收回目光,卷起花帘儿,身子一低便钻进土里,看着那跟着下来的枕恋轻声地道:“没什么!只觉得那女子十分熟悉,似是在哪里见过,可偏偏就是想不起来。”

枕恋望着寂岚,轻声地道:“寂大哥,你别着急,总会有想起来的那一日的。” 那声音温柔得如风似水,一听就像是一场风花雪月的相约。

寂岚又烦躁的探出半个头,无可奈何地望着天,叹着气道:“枕恋,你说那千年之前我到底发生了什么?就算是经历雷劫,那也不至于灵识尽无啊?”说着说着就急急的抖了抖身子,抖落了半数的花瓣儿。

枕恋正要答话,却听得有人惊讶地道:“这院里没有起风,怎么这菊花就瞬间落了一地,真是奇怪。”枕恋连忙一挥袖,扬起一阵清风,然后又幻作一丛白茶,遮住寂岚 那簇菊花。

那人被那风迷的晕头转向的,迷迷糊糊地沿着那青石路朝那远处走去。

待那人走远之后,四下寂静之时,那丛白茶慢慢枯萎,化成一丛青草,隐在那淡黄色的菊花之中。

枕恋轻轻地道:“寂大哥,我也不知,只是当我寻到你的时候,你已经拜入六祖禅师门下,决意在泞佛寺修行。”

寂岚摇了摇头,那朵朵菊花也跟着他晃了晃身子,风吹过,寂岚轻轻地道:“这我知道,枕恋,还有没有我不知道的。”

话语之中,颇为无奈。他的记忆已经遗失千年,虽然一切从头再来,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可是找不回那段记忆,他就总感觉自己不完整。

“嗯嗯——”枕恋认真的想了想,又道,“没有。我知道的全是你知道的。”

一旁的百灵鸟忽的欢快地笑了起来,扑腾扑腾着翅膀叽叽喳喳地说:“枕恋,你对寂大哥的爱还真是毫无保留啊。”

……

第二章 寂岚恍忆千年往事

枕恋心事被戳破,转头看着那百灵鸟,气得一拂手,“闭嘴!”

然后又小心翼翼地看向寂岚,细细观察他的神色,而寂岚心知枕恋对他心意,但是自己无法回应,只好左顾右盼似是没有听到那句话一般。

“嗯~嗯~嗯”那百灵鸟被枕恋施了法,无法言语,扑腾着翅膀饶着二人转来转去,嗡嗡声嗡语的更是惹人心烦。

枕恋又是一抬手,重重地一甩,将百灵鸟定在那松针树上,道:“你太吵了,先安静一会儿。”

……

梦倚笑见这泞佛寺除了满园春色之外,也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就早早的回了厢房,草草洗漱一番就入睡了。

是夜,另一边寂岚也干脆化形坐在那花坛之上,静静的望着天上地那一轮明月。

自白日见过梦倚笑之后,寂岚就一直眉头紧锁,心神不宁的,他也不知自己是怎么了?

反正就是无法静下心来修行,脑中一直闪现着梦倚笑的一颦一笑,一言一语,一举一动。

他也不知到底是在忧心什么,只是觉得心头十分烦躁。

但是,他却十分清楚这一切都与梦倚笑有关,就是那个在院里无法无天的那个女子有关。

枕恋也静静地站在寂岚的身后,不言不语的陪着他。

微风轻轻拂过,月光如水,白晃晃的一片晶莹,两人心思各异的沉默着。

夜,寂静的出奇。

忽的寂岚起身,朝那东边客居的厢房飘过去,枕恋急忙跟上,问道:“寂大哥,你去哪儿?”

寂岚停下转头看向枕恋,神情有些激动地道:“枕恋,你先回去休息,我要去找那个女人,无论如何我都一定要把千年之前的记忆找回来。”

他要去找她,他一定要知道千年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如果他没有猜错,千年之前,他与她之间一定有一种似是而非的关联。

不然今日遇见她,他的灵海也不会会晃动的那么厉害,像是有什么东西将要破土而出一般。

枕恋闻言,微微蹙眉,见寂岚竟然对梦倚笑上了心,心中不由得吃味,便道:“她就只是一凡人。”

寂岚此时一直想着如何找回记忆,并未仔细留心枕恋的情绪。

听枕恋如此说梦倚笑,寂岚也只是有些疑惑,略微皱了皱眉,随即又郑重地道:“不知道为何,我心中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她是帮助我恢复记忆的关键。而且我那断损的灵骨今日好似修复了一些。”

千年之前历经雷劫,寂岚伤了灵骨,碎了灵牌,幸得遇上六祖禅师,耗尽十年心力替他重塑灵牌,又收留他在此处修行,以望来日重登极乐。

灵骨损伤修复不易,辗转千年已过,寂岚还未完全复原。本应修行千年的他,却因灵骨损伤,修为一直停滞不前,千年已过,却只有不到一百年的修为。

枕恋虽然极为不想寂岚与其他女子有牵扯,但是今日寂岚灵骨凭白复原,而事关寂岚修行,那寂岚去见梦倚笑,由不得她阻止。

思量再思量,终决定陪着寂岚一起前去。于是她上前一步对上寂岚,似是漫不经心的轻声道:“那我陪你去。”

寂岚想也没想就摆了摆手,拒绝道:“不用了,你先回去。”

无论何种情况,妖界都不能干涉人类一切事务,若违此例,必遭天谴。

枕恋心知寂岚不让她前去是为自己好,可是寂岚如今修为不到一百年,无力自保,心中十分担忧,还想再争取一二。

却见寂岚眼眸一沉,只好先应付道:“那寂大哥小心,听净和长老说,最近有一大批魔界子弟在附近游荡,不知是在寻找什么,你小心一些。”然后另做打算。

“嗯。”寂岚点了点头,应了一声,静静地看着枕恋转身离开,待枕恋不见踪影之时,他才转过头来,继续朝着厢房前行,此时暗处的枕恋隐形悄悄跟上。

寂岚寻到梦倚笑之后,穿过木门,潜入梦倚笑厢房内,枕恋趴在窗台,仔细盯着屋内的一举一动。

寂岚飘到梦倚笑床前,看着梦倚笑那沉静而又安好的睡颜愣了愣神,抬起的手怔了怔,不知该不该放下。

半夜三更的扰人清梦怕是不好吧,他想。可是白日他又无法接近于她。

梦倚笑不知是梦到了什么,嘴角弯弯的,嘴唇微张,似是在呓语着什么,这让寂岚更加为难了。

忽的,梦倚笑猛然睁开眼,对上寂岚那双清澈的眸子,一时之间愣了神。寂岚也没有想到梦倚笑会在此时醒来,不由得也愣了愣。

梦倚笑忽的大叫,寂岚赶紧退后几步摇摇手指,在房内设下结界,以防惊动了庙祝与净和长老。

枕恋也赶紧闪进房间躲到房梁之上,暗中施法替寂岚加固结界。

待梦倚笑稍稍平复之后,寂岚上前一步,看着那犹如惊弓之鸟的梦倚笑,重重掬了一揖,儒雅一笑道:“姑娘,莫慌,在下寂岚,前来只是想与姑娘交个朋友。”

半夜三更你一觉醒来,发现有人立在你床头正一动不动的看着你,见你醒来,还微笑着跟你说他只是想跟你交个朋友,这……

梦倚笑也只有无语话凄凉了。

闻言,梦倚笑先是愣了片刻,随即又跳起来在厢房内躲避着寂岚跑来跑去,一边捡着东西朝寂岚扔去砸去,一边瞎嚷嚷的吼道:“你是人是鬼?为何半夜三更闯进我房间?你是要劫财还是要劫色?劫财我没有,劫色我也没有,你还是隔壁去吧……”

寂岚一边躲闪着梦倚笑随手砸来的那些枕头啊,茶杯啊之类的,一边还试着跟上前去解释。

梦倚笑见自己弄出这么大的声响,都没有人前来相救,不由得慌了,朝那厢门跑去,一个劲儿的往里拉往外推,大声的呼救,却半分用处都没有。

眼见着寂岚越来越近,梦倚笑一急,使劲儿往那门上一撞,“嘭”地一声儿……

门没开……梦倚笑额头却开了……

身体悠悠地往下坠,寂岚赶紧上前扶住,忽的,梦倚笑额上的一滴鲜血滴入寂岚心尖的灵牌之上,刷的一下地荡开了寂岚的灵海。

横梁之上的枕恋见寂岚神色不对,立马飘下去,接住寂岚,衣袖一甩就将他怀中的梦倚笑扔到了床上,便带着抹去了她的记忆,也将这一片狼藉的屋子恢复成整整齐齐的样子。

枕恋着急地喊道:“寂大哥,你怎么了,寂大哥……”

寂岚最先还能摇摇晃晃着身子定神地看着枕恋,后来眼神越来越涣散迷离,最后直接陷入了昏迷。

枕恋又是一甩手,将那梦倚笑弄下床,快速地把寂岚扶到床上,为他注入灵力,稳定心绪。

此时寂岚灵海晃动不止,如同狂风暴雨掀起了惊涛骇浪,前尘往事滚滚而来……

天朗气清,惠风和畅,长安城内人来人往,一片安详。

此时城郊的一处楼阁之中,一位青衣女子轻倚纸窗,静看着天外云卷云舒,庭前花开花落。

她青丝三千,随意散在后背,肌肤润泽,雪白的胳膊,脸若银盆,眼同水杏,唇不点而含丹,眉不画而横翠,另具一种妩媚风流。

忽的画面一转,一个绿衣女子急匆匆的跑进房间里,大声地道:“小姐,小姐,不好了,静安王携莫小姐向皇上请旨赐婚……”

青衣女子心中一急口吐鲜血,颤抖着身子断断续续地道:“澜沧,你……你……”

竟然脸色一白,晕了过去。

一旁的绿衣女子赶紧搀扶着她,哭着嗓子喊道:“小姐,小姐……”

青衣女子却忽的睁开眼睛,颤抖着手指着那窗外的某一处,“绿竹,绿竹,你,快,你去,你去找人将那花圃里所有的青菊锄了,将那花根给澜沧送去,就说是我送于他的贺礼,祝他与莫昀举案齐眉,白头偕老……”

青衣女子还未说完,急火攻心又是一口鲜血喷涌而出,立马昏厥了过去,绿竹拥着她哭喊,“小姐,小姐……”

……

轰轰轰——

一时之间风云变幻,天雷滚滚勾地火,天昏地暗,大雨滂沱。

一男子徘徊在廊檐之下,眼睛一直往那屋子里看去,焦急的在门外走来走去。

见房门一开,一女子出来,便赶紧的上前,急切地问道:“画眉,怎么样?她肯见我吗?”

画眉不慌不忙朝着静安王掬了一揖,不卑不亢地道:“奴婢恭请王爷安,小姐已经服药睡下了,请王爷先回。”言语之中虽恭敬有加,但却是十分疏离冷漠,拒人于千里之外。

说完,还不等静安王反应,就急急地

关上房门,瞬间滑落在地,默默哭泣。

绿竹刚服侍着扬芯歇下,出来轻轻扶起画眉。然后再转身回了屋内拿出一块红缎绸包裹着的物什儿,打开门,对那还未离去的静安王福了一礼,弯腰恭敬的递上那物,然后神情冷漠地道:“王爷,这是小姐送与王爷的贺礼,祝王爷与莫小姐夫妻恩爱两不疑,白头偕老共鬓眉。”

静安王没有接那物,只哽咽着问道:“绿竹,她还好吗?”

第三章 一支雏菊出墙来

见静安王不取那物,绿竹又将身子低了一些,不咸不淡地回道:“多谢王爷挂念,小姐一切都好。”

久在屋外,风雨又盛,静安王素来身子单薄,体弱多病,此时他重重的一咳,颤抖着手扶起绿竹,眼睛微润,声音低沉地请求道:“我可以进去看看她吗?”

绿竹反手就将那手中之物丢在静安王怀里,然后不动声色的向后退了一步,避开了静安王,又是福了一身,淡淡地道:“小姐重病在身,而王爷您身份高贵,不宜进入。况且女子闺阁岂能由外男出入,请王爷自重,切莫如此这般毁我家小姐清誉。”

然后转身关门,轻手轻脚的进了里屋,守在扬芯床边。

静安王接二连三的吃了闭门羹,却还是坚持的守在门外,不肯离去。

雷雨交加,风急雨骤的,静安王他颤抖着手轻轻地将红缎绸一层一层的剥开,剥到最后剥得自己的心都在颤抖,忽的他轻轻地揭开最后一层红纱,一节节粗细不一的花根静静地躺在他的手心……

静安王眼前一黑,直接晕了过去,那一节节花根也被他抛得老远。

……

半夜,扬芯忽然转醒,定定地看着窗外,轻声地问:“他走了吗?”

绿竹轻轻为她擦拭着额头,没有说话。

扬芯缓缓的抬起手轻轻按住绿竹的手,又十分虚弱地问:“绿竹,你说他还会来吗?”

窗外电闪雷鸣,扬芯那微微弱弱的声音瞬间被吞没在黑夜之中。

……

原来那花根是寂岚的灵根,儿那菊花就是寂岚的灵身。

寂岚原本是天山上一簇修炼千年的菊花精,只待那雷劫一过,就可直接羽化登仙。

却不料采莲人见菊花花开帘幕,重重叠叠,甚是好看,便随着那雪莲一并采下,送入静安王府。静安王又转手赠予扬芯。

幸得扬芯悉心照料,寂岚灵根才得以保存,才不至于灵身尽毁。

后,听闻静安王有意另娶她人,扬芯一怒之下毁花葬情。

结果寂岚灵身半毁,灵骨半断,夜间雷劫又至,本应能借以灵根平安度过一劫,却不料扬芯口吐鲜血,灵根封印,寂岚残魂无法重回灵根,只得硬生生的承下那九重雷劫。

最后灵牌破碎,灵根遗失,灵身尽毁,灵骨尽断,灵海炸裂,灵识尽无,独留一魄游离世间。

之后,扬芯含恨而终,静安王悲伤欲绝,落发出家,将那菊花根重新种于泞佛寺后院。

泞佛寺佛光普照,寂岚孤魂残魄自是无法进入,只得终日徘徊于寺外。

幸得遇上六祖禅师,上天有好生之德。六祖禅师耗费十年心力,替他重塑灵牌,凝聚三魂六魄,又解了灵根封印,让寂岚重回灵根,再悉心教以心法,助他修行。

又有静安王悉心照料,寂岚灵身也一日日重塑,可那断却的灵骨却只有随缘复原了。

而那受到重创的灵海却再也没有恢复,虽然灵识一点一点儿缓慢增长,那前尘往事却也始终无法记起。

……

枕恋见灵力无法注入,只得守在床边,时间匆匆而逝,渐渐的东方既白,天色即将破晓,此时又见寂岚那安静的睡颜不知为何又现清泪两行,便急急的唤道:“寂大哥~寂大哥~”

寂岚幽幽转醒,落下一滴滴眼泪,他抬手轻轻抹掉,他知道这不是他的。

这是当年静安王睹物思人,对花垂泪,浇灌的悲伤。

寂岚轻轻拍了拍脑袋,对上枕恋关心的眼眸,半是喜悦半是悲伤地说:“枕恋,千年之前的事,我想我应该是想起来了。”

枕恋闻言,心中也是悲喜交加,喜的是寂岚终于忆起千年往事,了结了一桩心愿,忧的是那个让寂岚重忆往事的女子。

枕恋指了指躺在地上睡得正酣的梦倚笑,情绪低落地问:“真的与她有关吗?”

寂岚盯着梦倚笑咬牙切齿地道:“怎么可能无关?她害了我一生,我差点儿因她魂飞魄散。”

枕恋一愣,正想再问,不料却听见门外有人道:“怎么这里有妖气?”

“糟了,寺灵来了,快走。”枕恋赶快挥袖一卷,带着寂岚逃之夭夭。

……

遁回到后院,寂岚幻成一簇簇雏菊,问身旁已化作青草的枕恋,“枕恋,你抹去她记忆没有?”

“寂大哥,放心吧,她一觉醒来肯定什么都不记得。”

枕恋又笑道:“不过那女子也挺可爱的,人家撞门都是用身子去撞,她倒好竟然用头去撞,把自己弄得头破血流的。”

寂岚点了点头,赞同地道:“是挺笨的。”又轻轻叹了一口气道,“不过看起来她比她上一辈子幸运多了。”

……

果真梦倚笑一觉醒来什么都不从记得,只是那额头却是有些疼痛,她总感觉自己遗忘了什么,可是却又始终想不起昨夜到底发生了什么。

在院内接了一些水,就回到厢房草草洗漱了一翻,出了门,继续在院里瞎转悠。

青水一畔潺湲,山岚氤氲四起,深山匿古寺的长天石阶,飞云几片,将一粒朱砂似的古刹在峰唇边点染。

不休的悠悠虫鸣却败给了倥偬的一记钟声,扣遍经牒,最后薄薄的梵音揉碎雨禅,在香堂与灵殿外静静彳亍,偶见几纹檀香从佛前离逸,却不曾见经幡杳杳。

然梦倚笑看惯了人间风景无数,这等美景却也只觉寻常。

梦倚笑转到在树下小声地嘀咕道:“什么千年古刹嘛?说白了就是一座和尚庙,有什么了不起的。”

树底下蔽日的寂岚枕恋却听不下去了,直接哈哈大笑嘲讽地道:“哈哈,你这愚蠢的人类,竟然敢大言不惭。”

梦倚笑一惊,四处望去,见人来人往皆是各忙各的,不由得急问:“谁,谁在说话,是谁在说话?”

梦倚笑见众人回头惊讶的看着她,尴尬的挠了挠头,朝众人抱歉的一笑,而她心中却十分迷惑:难道我幻听了不成?

看着梦倚笑那傻模傻样,寂岚与枕恋偷偷的相视一笑。只是他们动静太大,花圃之中那菊花与青草抖得厉害。

梦倚笑听到声响,将目光转向那开得正艳抖得正欢的菊花,惊讶的道:“这……这……这花怎么长这里来了?”

她记得昨日刚来的时候,这里还是青草一片,只有花圃中围有那么几束不咸不淡的开着,怎么今日花圃中围什么都没了,这里倒是菊花一片?

寂岚与枕恋一动不动的静立在那里,心中十分忐忑,生怕梦倚笑瞧出个名堂来,最后害了他们俩。

不过他们多心了,梦倚笑她对菊花开在何处并不感兴趣,那疑惑也不过是转瞬即逝,只见她蹲下身子,定定地看着那一簇簇菊花,乌漆漆的眼珠子转来转去,脸上带着一抹化不开的笑,寂岚看着眼前这张大脸,心头暗道不好。

果不其然,梦倚笑朝他伸出魔爪,一边儿狠狠的扯着花瓣儿,一边儿欢愉的道:“正好,采了你泡茶。又香又润的菊花茶,清热解毒,清肝明目,喝到九十九,定能长命百岁。”

一边采着菊花瓣儿,一边还又唱又念地嘀咕:“菊花茶,菊花茶,香喷喷的菊花茶……”

这梦倚笑采茶十分有一套,卷的不采,瓣肥的不采,花叶窄的不采,就偏偏掐那花心处不肥不瘦的嫩瓣儿。

寂岚呲着牙忍着痛,枕恋也只有忿忿地看着梦倚笑胡作非为却又无能为力,而一旁的百灵鸟见寂岚落魄至此,竟然扑腾扑腾翅膀,欢快的唱起歌儿来了。

人群中有人惊讶地道:“百灵鸟开嗓了,百灵鸟开嗓了……”

又有人附和的道:“听说这百灵鸟已有三年都不曾展过歌喉了,没想到今日竟然有幸听得一二。”

还有人道:“这百灵鸟的鸣声嘹亮宽广,音韵婉转多变,飞时直唱入云,歌声好像是从云霄里冲出来似的。”

人声鼎沸嘈杂不停的,听着人群中你一言他一语的,梦倚笑只觉烦躁,转头看着那唱得欢快的百灵鸟,撇了撇嘴小声叽咕道:“什么破鸟~叫的这么难听~”

那百灵鸟闻言,惊愕歌声一顿。枕恋与寂岚相视一笑。

百灵鸟直直的朝那梦倚笑扑去,想着好好的一展歌喉,惊艳梦倚笑一把。

不料枕恋一摇手指,那百灵鸟想张口却无法发声……

四下终于宁静,梦倚笑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回来,想着继续采茶,低头一看却发现手中空无一物,梦倚笑惊愕的抬头,不断的调转着身子,四处找那偷菊花的贼……

引得那暗处的寂岚与枕恋大笑准备跑走,忽的百灵鸟扑向那丛开得正艳的菊花,引得所有人的注意力朝那正欲逃跑的寂岚与枕恋看去……

寂岚嫌弃的一抬手直直地甩开那百灵鸟,一位女子惊呼,“这菊花开得好美啊~”,百灵鸟见目的达到,然后又扑腾着翅膀飞开了,寂岚与枕恋就只好静立在原地,由着那群人观赏。

一个少女心的女子指着寂岚看着她身旁的男子,兴奋不已的道:“你看这菊花真的好美啊~”

那男子立即没脑子地接了一句:“菊花美,你比菊花更美。”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