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辣妻:尚书大人来种田于宁小说精彩内容免费试读

admin 2018-09-16 阅读


农门辣妻:尚书大人来种田

“小浩啊,你就放心去吧,你姐姐这里有我看着,不会有事的。”年近七十的王奶奶一脸慈爱地看着站在身前的小男孩儿。

小男孩儿叫于浩,是于家独子,家里还有一个大两岁的姐姐,叫做于宁。于浩今年才十岁,他忧虑地往内室看了一眼,才朝着王奶奶躬身作揖,“那就劳烦奶奶了。”

王奶奶连连摆手,上前为于浩理了理稍显宽大的长袍,才道:“老婆子如今能为于家做的,也只有这些小事了,小浩快出发吧,那边少了人不行的。”

于浩点点头,自己往院子外去了。

才十岁的人,本该受尽家里千娇万宠,却要独自一人去挑起家中重担,王奶奶看向于浩背影的眼光中隐隐有着心疼,良久,就叹了口气,“这一家老的不顶事,小的就只能硬着头皮上,真是不知道哪辈子造的孽!”

她叹气完,才掀开帘子进了里面,看了一眼床上微微隆起的被子,好像是动了一动,于是她问道:“姑娘,你醒了吗?”

若是醒了,就好好待着别出院子,以免去外面给大家添乱;若是没醒,那便最好了。

可是没有人回答王奶奶,她也不以为意,或者说是早已习惯。

床上躺着的,就是于宁。虽然于家只是一个地主,算不得大户,可是辉煌时的家境与大世家比起来也不遑多让,所以于宁可以说是正经的小公主,但是可惜啊,这个小姑娘生下来便是傻的。虽然面貌都与她那曾是扬州第一美人的娘亲杨蕊像了十足十,不说话时活脱脱就是一个小杨蕊,可一张嘴说话便是些不着边际的胡话,连三日前她亲生爷爷去世,她到了灵前,死活不愿意跪下去,然后当着族里那么多人的面露出一个没心没肺的笑来。

族长气得要拿拐杖打她,于浩扑上去护住她才没让那支拐杖打得下去,然后于宁便被送到了自己院子来,实是软禁,她爷爷下葬之前她都不能出去。

王奶奶走到床前,果不其然看到于宁醒了,睁着那双亮晶晶的大眼睛,眼珠子却不会动,一副憨傻不已的样子。看着看着,王奶奶又是忍不住地叹气。

王奶奶自在惋惜眼前空有一副好皮相的傻小姐,却不知道,这具身体已经换了一个灵魂。

于宁本是二十一世纪的人,因意外重生到这具同名同姓的身体上。

说也是奇怪,原主人虽然是个傻子,可是记忆里却有自己的信息.

于宁,是南平村里最大的一个地主于家的长女。

于家祖上是一个五品官员,辞官后便到了扬州养老。开了几家店面,后代又将这生意经营得很不错,收入颇丰,几代都过得比较富裕,但是到了这一代,于宁的爷爷却在生意上得罪了大人物,在扬州待不下去,便举家迁往南平村。说白了,就是一个偏远的乡下。

于宁爷爷后半生都在懊恼自责,可是偏偏他的独子于海洋,也就是于宁与于浩的父亲又不争气,整天不学无术游手好闲,青楼赌馆那是没少去。于宁爷爷为他求娶了扬州第一美人杨家女儿杨蕊以后也没让他改了这毛病,依然是我行我素,吃家里用家里,甚至是有了两个孩子以后,都从来没有想过要承担起身为一个父亲的责任。后来于海洋跟人赌钱时输了家里大半的钱,也只是怕自己父亲打他躲去了别处,于宁的爷爷是被他活活气死的。

连灵堂设在家里三日,都没有在于家看到于海洋的身影,据从扬州回来的人说,于海洋正在与友人喝花酒呢。什么友人,不过一堆狐朋狗友。但于海洋与他们的本质区别就是,他虽然流连花粉丛中,但是从来不与外面的女人有纠缠,他嫌她们脏。但是这一个小小的优点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在他的大过面前已经没有人有心思去注意这些细节了。

于海洋就是一个败家子,这是南平村所有人对他的评价。

而于宁的娘,也就是于海洋的妻子杨蕊,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深闺小姐。杨家是扬州城上数一数二的大家族,可是因为家族大了,人也就多了。虽然杨蕊美人的名声很响亮,可是出身只是旁支,地位和嫡支就有了一定差距,所以当年于海洋才能那么容易娶到她。

因为杨蕊在家不受重视,所以也就没有机会接触家庭琐事一类的,经验上是弱得很,刚嫁过来时对家里琐事简直就是两眼一抹黑。好在她嫁过来的前几年奶奶还在世,遇事奶奶就会带着她一起做,时间一长,她好歹也就学会了一些。后来奶奶去世,她便只有自力更生,大事上靠不上于海洋,但可以问问公公,又勉强过去了两年。现在公公也去世了,她便像失去了主心骨,但还是要打起精神来应对里外。

可她终究只是一个弱女子,这么连日操劳下来,虽还没有病倒,但是已经焦头烂额了。

所以于家老爷一去,少爷压根不见踪影,小姑娘是个傻到跑到爷爷灵前去笑的人,少奶奶忙得力不从心,可以帮上一点忙的就只有十岁的小男孩儿于浩了。

而原主人于宁的死因说来也是奇特。于家老爷觉得自己这个孙女是个傻子,活在世上会受很多欺负,就把她带走了。虽然听起来的确有些难以想象,但是于宁自己都重生了,还有什么奇怪的现象不能解释的呢?

消化完这一切,于宁的表情终于起了点变化,那是一个大写的“生无可恋。”

她好不容易碰到重生这种振奋人心的事,本来以为会成就一番“傻女变凤凰”的传说,打打怪升升级谈谈恋爱,有金手指加持,有前辈送的攻略,可是现在现实告诉她,这一切都没有!!!

她的身份是“地主家的傻女儿”这种苦逼设定,什么功法什么斗气都没有,有的就是一个濒临破产的家,一对不靠谱的父母,最最重要的是,她就算没有穿在皇家宗室里,那起码也要穿在世家豪门啊,但是她降落的竟然是一个叫南平村的鬼地方,就算名字再好听,它也是一个村啊!

她不甘心地想想,就算扬州城城里也能接受的。

这么想着,眼前就移过来一张大脸,把她的视线全给挡住了。

王奶奶问道:“小姑娘又在胡思乱想什么呢?”

她也只是随便问问,根本没抱有于宁会回答她的期望,所以当于宁开口的时候,她完全反应不过来。

于宁说:“奶奶,给我拿衣服过来穿吧。”

王奶奶瞠目结舌地看着她,打从于宁生下来,她就是贴身伺候着的,可从来没有听过于宁说过一句完整的话啊,就算是和孙秀才家那两个小公子一起玩得开心的时候也只听于宁“咿咿啊啊”地嚎两声,现在于宁竟然会叫她奶奶?还叫她干啥来着……太惊愕了都没听清楚。

“爷爷说,我不能再这样傻下去了。”于宁坐起来,靠在垫子上,神色严肃,试图制造点沉重的气氛出来,以便让王奶奶好相信她。

可王奶奶一下子就扑上来抱住她,用手捶着她的背,哭泣道:“老太爷啊!你可快离去吧,别在这逗留了,小姑娘就这样傻下去也是可以的……您,您别害她。”

于宁被捶得简直又想晕过去了,气氛被破坏殆尽,这老婆子的想象能力咋就这么好,可惜完了,真正的于宁已经去了。她用力掰开王奶奶的手,艰难地道:“奶奶,爷爷没有害我,你先……咳咳……放开我。”

王奶奶已经哭得满脸是泪,她半生为于家操劳,已是家仆,自己没有孩子,便把于宁与于浩看做自己的亲生孩子。虽然于宁的确是傻了点,但她还是不舍得她有事的。她还有话想说,但于宁已经自己下了床,穿上鞋往衣橱而去。

“宁宁……”王奶奶悲伤地望着于宁,就叫出了她的小名。

于宁却转身过来冲她一笑,指着空了的衣橱问她:“奶奶,我的衣服呢?”

王奶奶抹了两把眼泪,几步走过来,口中已然骂骂咧咧:“这群小贱蹄子,竟然把小姑娘的衣物都偷走了,真是好大的胆子!好狠的心!”

这下换于宁瞠目结舌了,这王奶奶也是个妙人,承受能力这么好,角色转换也很随意啊。

这些衣服原来是被下人们偷去了,或卖或自己穿。于家家产一大半已经被于海洋输出去,剩下的寥寥无几,于家老爷刚刚死,还在停灵期间,就已经有下人偷了主子的衣物和首饰溜走了,剩下的人都是家仆或是卖身契在于家人手里的。

“我去你娘那边拿一套过来改改吧,小姐等等我。”王奶奶打定主意,又向于宁投过来怀疑的眼光,果然她走时把门一关,上了锁,这是怕于宁病发后又跑出去。

来源:未知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