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辣妻尚书大人来种田于浩于宁小说阅读

admin 2018-09-16 阅读


农门辣妻:尚书大人来种田

农门辣妻尚书大人来种田第十章

离开胭脂坊,马车拐到了另一条街,尽头是两家相邻的店面。一间叫碧蕊布庄,另一间叫杨氏文玩行。

没错,这两间店面都是杨蕊的。她在家族里虽然不受宠,但是在自己父母那里还是十足的掌上明珠,她只有一个姐姐一个哥哥,人丁算不得兴旺,所以出嫁时除了金银细软父母还给了她这两间店面。衣服和古玩,都不是便宜的东西,就算是现在疏于打理那店面本身也是值不少钱的,所以于和伟以及一些于氏族人才会厚上脸皮来说那些关于“代理”的话。

于宁先走进了碧蕊布庄,里面卖的多是各式各样的衣服料子,也有少许成衣。这些成衣的款式也是十分地单一,衣料也只是平常,于宁倒是知道这是为什么。这时的人讲究的是量体裁衣,一般不习惯买成衣回去,尺寸要是不合改也麻烦,店面里做这些成衣出来不过就是给顾客看个手艺。于宁翻看了两件衣服,没有发现什么出奇的地方,但也找不出错的地方。

于宁不是裁缝出身,没有关于这方面的经验,也就不在这上面下功夫了。不过这店面保持着一刻钟就有三人进出的频率,场面还算得上是可观,既然如此,那它就有存在下来的必要。

这时,店面里一名小二上前问道,“小姐是要料子还是要做衣服呢?”

杜叔见那小二不认识于宁,正打算开口,于宁用眼神拦下他,笑笑道:“我做两件男子穿的衣服。”她把于浩拉过来,“给他量尺寸吧。”

“一件青色一件绿色,边角绣些祥云纹就好了。”于宁笑眯眯地补充,这是做给于浩在贡院里穿的衣服,要的就是大方得体,反正她弟长得好,咋穿都好看。

她倒是没想过给孙济文做衣服,一来孙济文家里肯定有预备的,二来她知道孙济文肯定不会要。再不想承认,她也知道他们现在的关系只能算得上是认识,连熟识都说不上。

做好一件衣服最少都要两天,于宁付了银子,留了贡院的地址,让小二三天后直接送到贡院去。

然后又去了旁边的文玩行,相比起绸庄来,文玩行的生意简直就可以用“惨淡”两个字来形容了。于宁不是识货的人,但随便看看就知道店面里摆出来的这些东西,不管是字画还是瓶器,都是说不上好的东西。但这不能说明它们就不值钱了,就算这些东西贱卖,小小的加起来也有几千上万两银子。

于宁转了一圈,已经有了处理掉这些东西的想法,只是那个时机还没到来,就只能暂时先将就着下去。

转来转去,这次小二也主动迎了上来,还递上来一个盒子,里面是一块指甲盖大小的物件,“小姐看看这个喜不喜欢?”

那是一块玛瑙,边角打磨得光滑,呈现出淡淡的红色,被雕成貔貅的样子。虽然料子算不得好,但貔貅是瑞兽,又是这么玲珑可爱的东西,一下子对上于宁的眼缘,她让孙济文和杜叔都留下,接过玛瑙出了门。

小二惊得不知所措,正想上去追。却看见于宁进的是隔壁的碧蕊布庄,那和自己家店面是一个老板名下的,又看孙济文和杜叔都还稳稳当当站在自己面前,便渐渐放下了戒心,一起等着于宁回来。

于宁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条浅绿色的络子,上面佩着的正是刚才那个玛瑙貔貅。她走到孙济文面前,把络子递给他,“济文哥哥,送你的。”衣服不能送,一个小挂件应该没关系吧。

孙济文楞了一下,不知道是接还是不接,但于宁已经半蹲来,把绳子绕上他的腰带。

他看得到于宁圆润的发顶,看得到她小小的肩膀,独独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不过想也知道,她应该是抿着嘴微微笑着的,笑容宁静而温暖,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张牙舞爪的傻丫头于宁了。

付了貔貅的钱,虽然这个小东西的确讨了自己喜欢,但还是没有打消她要让这家文玩行消失的想法。不过这里面的伙计倒是不错,可以留下来继续做工。

等第一次试验有消息了,这家文玩行就要改成香料店了。

接下来于宁去了一家叫雕龙堂的首饰店面,她今天为了谈生意,特意穿了一身衣料颇好的衣裳。一进门就有人迎上来,问她要买些什么。

于宁微微一笑,“我不买,我卖东西。”

“劳烦请你们掌柜的出来。”于宁边说便让杜叔把马车上的箱子搬下来,她就是这么有自信。

小二直接看得瞠目结舌,本来看这小姐长得玉雪可爱,穿着亦是不俗,料想定是谁家受宠的小女,没想到竟是来谈生意的。

但他在于宁面前竟然说不出拒绝的话来,也许是习惯了低眉顺眼,他一点头就进去找掌柜了。

掌柜是生意人,向来豪爽,也奸诈。他跟着小二出来,傲慢的眼神在于宁身上扫了扫,最终定在那个还未打开的箱子上,问:“姑娘,你要卖什么东西?”

称呼不是小姐,看来是已经把她划到身份不明的范围里去了。

杜叔在于宁的眼神示意下打开盖子,码在箱子里的齐齐整整的上百个青瓷瓶就显现出来。于宁随手拿起一个,拿起木塞,递到掌柜面前。

掌柜还有迟疑地接过去瓶子,凑到瓶口闻了闻,忽然他抬头看了于宁一眼,而于宁只是笑,他小心倒了点在手心,那正是牡丹香料,第二次抬头的时候他眼睛里就有了惊喜,眼睛一瞪旁边还摸不着头脑的小二,“快进去把老板娘请出来。”

掌柜和妻子都是年近五十的人,徐娘半老的老板娘掀了帘子进来,和自己丈夫对视一眼,便接过那瓶牡丹香料,她惊奇地叫了一声:“咦?这里面竟然没有?”

果然是女人,对这东西很有了解。但她的问题明显涉及到机密,于宁不可能回答她,也不会告诉她这里面根本就没有放。

于宁又取了一瓶软香给她,明显她更喜欢软香一点,因为软香使用方便,直接抹上就好了,而香料容易倾洒,在使用过程中浪费的可能性比软香大。但于宁从来没有担心过香料的销路,等她回去以后把喷头做出来就可以解决这个浪费的问题了。

老板娘转身去柜子里拿了一个盒子出来,递给于宁。于宁接过来就知道是什么东西了,这就是陈翠娥和那个所说的价值五两的软香。

装软香的盒子与装胭脂的差不多,都是扁平的圆形,里面装了将近三分之二的软香,量还是很足的,这就是让与蜜脂一起溶解然后制成的软香了。油水没有分离,香味也很纯粹,在于宁的香出现之前,它完全值五两银子。

可是往后,可就不好说了。

因为这种软香里面的没有捡出来,完全溶解在里面。短时间还看不出来,时间长了,里面的纤维就会变色,所以在色泽上,它完全比不上于宁的软香,呈现出那样均匀而又柔和的颜色。

费时费力而又卖相不好,于宁迅速得出这种软香的劣势。她笑笑,把软香还给老板娘,开口道:“我的东西卖四两银子,两位考虑好了吗?”

一两银子的差距,却足以打开扬州城的高级香渠道。

“就算低了一两,四两也不是小价钱。五两的我只进货五盒,到现在一盒都没有卖出去,你就能保证你的四两能卖出去吗?”掌柜已经放下了之前那种轻蔑的想法,开始正正经经地和于宁商量起来,孙济文于浩杜叔三人他也让小二上了茶请在一边去坐着了。

“这些货我给你二两银子的价格,只要卖出去你完全可以赚上一倍的价钱。”于宁不慌不忙地道,最后拿出杀手锏,“我可以免费给你二十瓶,你在卖首饰的时候附赠出去,有回头客你就可以卖出去了。”

毕竟是新东西,所以于宁才会让陈翠娥在胭脂坊里把东西推广出去。众人接受新东西的程度是有限的,让她们在不了解的情况下就来购买确实有点难,但是小便宜大多数人都会占,不要钱的东西几乎没人能拒绝,只要试了,就知道这东西的好处,回头来买,也就不是问题了。

于宁的这个主意不新鲜,绸庄里那些成衣就是这个道理,做出小样让顾客参考。只是小样免费掌柜还是第一次尝试,但于宁说了免费给他,不用他花钱,他也就不心疼了。

看到自己婆娘眼睛里的跃跃欲试,他终于拍板道:“那就这样说好了。”

“我送你二十瓶,再卖给你八十瓶。”于宁朝小二挥挥手,“拿纸笔来。”

“你这又是做什么?”掌柜又惊愕了,但他不会再叫于宁小姐。

做什么?当然是写合同啊。不是她不信任别人,实在是口头协议出事的概率太高,她和这个掌柜是头一次见面,也是头一次做生意,彼此都不了解。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也不可无。

“今日卖给雕龙堂掌柜八十瓶香料软香,共计八十两。另二十瓶不收银子。一切合作以合同为准。”

于宁写上自己名字,写上日期,又按了个红印诀,把合同推给掌柜的时候,掌柜却傻眼了,“合同?”

是他输了,他的字典里没有这两个字的意思。

“应是契书。”孙济文开口。

于宁干笑两声,原来是用词错误,她一把撕了合同,另写了两份同样内容的东西,把“合同”两字换成了“契书”。

两份都签好名,盖好印诀,于宁心满意足地收起其中一份,“那就劳烦掌柜的收东西拿银子了。”

带着八十两银子从雕龙堂出来,于宁又找了人给陈翠娥去了纸条,如果有人问她东西哪里有卖,就荐到雕龙堂来。

几个人又在街上转了一圈,能买的东西少之又少。于浩在贡院里只要交了束俢,就不用担心纸笔的问题,衣服也有了,鞋子王奶奶先前做好未穿的还有好几双。天色已经渐渐擦红,于宁便让杜叔启程回家。

回去时孙济文依然和杜叔坐在外面,路过的风吹着他的脸,微凉的感觉让他心里那些惆怅又跑出来。面对陈翠娥的于宁,面对雕龙堂掌柜的于宁,会写字的于宁,一言一行都牵动着他眼光的于宁。到底是什么时候就变了的呢?他会出现这样的情绪,又到底是哪里变了?

回到南平村的时候,已经灯火渐明。在村口却站着一个人,似乎是在等他们,近了才看清是孙济武。

“回来了。”孙济武笑着,不曾问他们去哪里了,也不曾问为何没叫上他。

在这一刻于宁就应该明白的,她看向孙济文的眼光不再那么亲密无间,她开始只爱自己了。

若说往后的孙济武还是温柔的,会容忍一切不公平,也会违心地去做一些自己不愿意的事,可现在的他只有十三岁而已。

“济文,你忘了阿娘交代你的事了?”孙济武轻轻问。

“没忘。”孙济文漆黑如墨的眼睛沉在夜色里,半晌才蹦出来一句不情不愿的话,“那个……于宁,我娘请你去我家做客。”"

其他章节

  • 农门辣妻尚书大人来种田第十一章 想通了2018-09-16

来源:未知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