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晴严以峥小说全文免费阅读_染指成婚狼性总裁求放过小说章节目录

admin 2018-09-16 阅读


曲晴严以峥小说的书名叫《染指成婚狼性总裁求放过》,情节设定精妙绝伦,实属佳作,值得一看。这里提供曲晴严以峥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染指成婚狼性总裁求放过小说内容精选:“跑什么。”和曲晴的慌乱比起来,严以峥冷静的好像根本没听见门口的人,他只是再一次捉住曲晴的手,冷冷命令,“继续。”严以峥冷冷打断,还未得到满足的身体几乎都要爆炸。

染指成婚狼性总裁求放过

母婴室内,曲晴听见陆琛不断靠近,吓出了一身冷汗。

她仓皇的想要后退,可却被严以峥的摁住。

“跑什么。”和曲晴的慌乱比起来,严以峥冷静的好像根本没听见门口的人,他只是再一次捉住曲晴的手,冷冷命令,“继续。”

“可是我丈夫……”

“我说了,继续。”严以峥冷冷打断,还未得到满足的身体几乎都要爆炸,“还是你想让我现在开门?”

曲晴身子一颤,抬头看向严以峥的眉眼。

男人的态度是这样霸道,她根本不能反抗,只能乖乖听话。

与此同时,门外的陆琛已经开始想推门进来。

可门是从里面锁死的。

可哪怕如此,门内微弱的声音,还是从门缝里传了出来。

陆琛听见那声音,手不自觉的握紧了门把手。

门口是曲晴的手袋,门里面是这种声音,他或多或少想到了什么。

“曲晴!”他额角暴起青筋,咆哮,“你是不是在里面!你给我开门!”

说着,他疯狂的去砸门。

砰砰砰!

砰砰砰!

巨大的敲门声惹得里面的曲晴浑身止不住发抖,可严以峥只是握住她的手,再一次命令:“别管他,继续。”

曲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继续手下的动作。

母婴室的门并不结实,眼看薄薄的一层门就要被陆琛生生砸破——

“陆少。”

一个清冷的嗓音突然响起,门口愤怒的陆琛转头,认出眼前的人,一下子愣住。

“金特助?”

他认得眼前的人,是严以峥的特助。

“是这样的。”特助礼貌的笑,“关于这一次子公司的合作,我们严少有一些细节想问问您。”

陆琛眼睛顿时就亮了。

他和严氏子公司的这次合作,对他们陆家来说是天大的合同,但对严氏来说不过九牛一毛。

这么一个小小的合同,竟然能得到严少的亲自过问?这简直就是中头彩了!

“好好好,我马上过去。”他顿时也顾不得曲晴到底是不是在这母婴室里了,赶紧跟着特助离开。

与此同时。

母婴室里,严以峥发出一声沉重的闷哼,体内的滚烫终于得到释放。

曲晴宛若全身的力气被掏空,整个人瘫软到地上。

严以峥整理好身上的衣服,整个人又恢复了平日里的清冷,垂眸看着眼前女人虚脱的样子,嘴角不由勾起一丝嘲弄的弧度,“你就那么怕你老公发现?”

曲晴回过神,看着眼前高高在上的男人,手不自觉的握拳。

“当然在意。”她咬着唇,声音染着怒意,“严少你可能不懂得爱一个人的感觉。我爱我的丈夫,所以我不想做任何背叛他的事!”

严以峥原本正在低头整理袖口,突然听见眼前小女人这一句愤怒的话,他的动作微微一僵。

“我不懂爱一个人的感觉么。”他淡淡反问,嘴角勾起自嘲的弧度,语气听不出是什么情绪,“我还真是第一次听见有人那么说我。”

曲晴却没注意到严以峥眸里的异样,只是挣扎的站起身来。

“总而言之。”她冰冷着脸开口,“这个孩子我会好好生下来,但除此之外,我希望我们之间不要再有任何没必要的接触。”

丢下这句话,她不愿多看严以峥一眼,只是推门跑出了母婴室。

曲晴前脚刚走,金助理就匆匆进来。

“严少,您没事吧!”

金特助一脸着急的看着严以峥,可严以峥却是没回答他的问题。

他只是看着走廊尽头小女人那抹急促离去的背影,薄唇微微勾起。

“真有意思。”他低头,嘴角是似笑非笑的弧度,也不知道是在和旁边的进特助说话,还是在自言自语,“长那么大,我还是第一次看见一个女人这么迫不及待的和我划清界限的。”

金特助没想到严以峥会突然来那么一句,一下子愣住了,还没来得及回答,就看见严以峥低头,将目光落在地上暧昧的某滩痕迹上。

刹那,他嘴角的弧度顿时更甚,似是感慨一般的开口:“不过,她的这双手,可真他妈的舒服啊。”

-

曲晴一路跑到了走廊另一边的厕所,疯狂的开始洗手。

她用洗手液洗了足足十多遍,才终于觉得将严以峥留下的味道洗干净。

她苍白着脸色出来,可不想一走出厕所,迎面就撞上了脸色阴霾的陆琛。

陆琛此时心情恶劣到了极点。

刚才金助理说要带他见严少,可没想到刚走到楼梯口,金助理又改口说严少临时有事。

陆琛觉得自己被耍了,可偏偏他也不敢发作,只能火速赶回母婴室想去找曲晴,但没想到母婴室已经开着门了,里面空无一人。

他心情不爽的正想去别的地方找曲晴,但没想到刚走几步就撞上了。

“曲晴!”看见眼前突然出现的女人,他眼睛顿时瞪圆,过来一步抓住她,神色狰狞,“你刚才去哪里了!”

曲晴被吓了一跳,心虚的不敢去看陆琛的眼睛,只能低着头轻声道:“我没去哪,就一直这个厕所里。”

“你放屁!”陆琛激动的大吼,“你一直在这个厕所里?那你告诉我,你的手包怎么会在另一边的母婴室?你给我说实话!你刚才是不是走廊另一边的母婴室里和别的男人鬼混!”

曲晴惨白着脸,完全说不出话来,而陆琛此时也没了耐心听她解释。

他拽住她的手就往外走。

一路将她拽进车里,他重重将车反锁,然后才阴沉着脸转过头看向她。

曲晴被他的脸色吓到,慌乱的在车座上后退。

“陆琛,你要干嘛!”

“你说我要干嘛。”陆琛冷笑,一步步逼近曲晴,“曲晴,我现在已经完全不相信你上面这张嘴说出的任何一个字了,所以,我干脆直接检查一下你下面这张嘴!”

来源:未知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