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蕉许云懿小说名字

admin 2018-09-16 阅读


苏蕉许云懿小说名字叫做《我的嫌疑人小姐》,这里提供苏蕉许云懿小说阅读。苏蕉许云懿小说精选:殡仪馆工作人员对苏蕉似乎并不打算通融,语气更加冷硬,对不起小姐,这里面只有尸体!苏蕉也不急,继续平静道:我找许,名字还没完全脱口,那位许某人已经出现在走廊深处,几大步迈到她的面前。不知为什么,时隔半个多月,再次见到她,许云懿心底竟然有一抹异样一闪即逝。你怎么来了。从语气到表情僵硬地透露着一股生人勿近。

我的嫌疑人小姐

许云懿一声令下,邢昭马上通知全城警力,在整个城市中展开了一场大范围地毯式搜查。

本以为会是个大工程,所幸凶手虽然将柳河整个肢解,却对藏匿他的尸体并没有多大兴趣,十个小时后,散落在外的尸块全部找齐。

殡仪馆内,许云懿慵懒地斜倚在门口,静静地看着白皓轩将那些黑色塑料袋剪开,取出里面已经半腐烂的肉块,一节一节拼成一个人形。

邢昭和汪希则弓着腰,站在水池边,拼命洗手。

“我就说这凶手绝对他.娘的是个变态,”邢昭一面说一面使劲儿闻自己手上有没有什么异味,“他到底是跟这个柳河有什么仇什么怨?把人杀了,又肢解了竟然还不解气,七个尸块,竟然有四个都给扔进城郊的破旱厕里了!这大热天,要不是警犬带路,确定那里面有东西,我还真不敢相信,有人能趟着屎抛尸。”

他不提还好,现在一提,汪希刚刚恢复点血色的脸上,猛地又是一阵泛白,强忍着干呕,咬牙补充道:“虽然在那种地方抛尸确实不容易被人发现,但是……邢昭说得对,在尸块周围的粪便像一片水池,如果不踩进去,凶手根本无法达到抛尸点位置,呕……”

画面感太强,汪希话没说完,还是忍不住了,一溜烟冲出殡仪馆。

汪希捂着嘴巴跑出去没多久,白皓轩这边也在尸体上有了一点发现。他看了许云懿一眼,示意他过来,“根据尸体腐烂程度,以及环境和天气对尸体腐败的影响,可以初步确定死者的死亡时间是在一周前,可惜,尸体的内脏已经被全部破坏,无法查看他的胃内容物,不然应该可以更加确定死亡的具体时间。”

许云懿视线移动,落在那已经被缝合的尸体上,总觉得这尸体有些古怪……可是,到底是哪里的问题,又有些说不上来?

正在思索,门外忽然传来一阵嘈杂,似乎是殡仪馆的工作人员跟什么人产生了争执。

“对不起小姐,停尸间里有警察在办公,你不能进去。”

“我找人。”语气冰冷得让人无法不熟悉。

是苏蕉。

殡仪馆工作人员对苏蕉似乎并不打算通融,语气更加冷硬,“对不起小姐,这里面只有尸体!”

苏蕉也不急,继续平静道:“我找许……”名字还没完全脱口,那位许某人已经出现在走廊深处,几大步迈到她的面前。

不知为什么,时隔半个多月,再次见到她,许云懿心底竟然有一抹异样一闪即逝。

“你怎么来了。”

从语气到表情僵硬地透露着一股生人勿近。

苏蕉见到他,也不拐弯,直接说明了她的来意,“你说过,我可以以助手的身份参加案件调查。”

许云懿嘴角扬起一丝玩味,“可我并没有说是这起案子。”

苏蕉仰头,目光波澜不惊,“这人死的蹊跷,你需要我。”

许云懿心底微震。他当了五年重案组组长,独自破获的重案要案没有一千也有几百,而这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女人,竟然站在他面前直言“案件蹊跷,你需要我”!

有意思。

“好,”许云懿挥退殡仪馆工作人员,举起一本检验报告,“这是从发现尸体,到刚刚尸检结束的全部资料,既然你想参加调查,就先好好看看这些。”

苏蕉轻轻点点头,未等许云懿再做补充,已经一把抢过文件夹,坐到了走廊边的椅子上。整个过程行云流水,自然得像是从老师手里拿回自己的作业。

只是“许老师”的心情,此时似乎有些复杂了。

在上一次香料市场事件中,他看到苏蕉从邢昭手下夺枪救人,知道她伸手很不错,至少受过训练,可“看到”跟“切身体会”到底还是有差距的。

这女人竟然能从他的手里如此轻易地夺东西,那她受过的训练以及受训练的时间看起来都很值得研究。

“柳河最近在城郊承包了一处荒原改造,”苏蕉低着头,修长白皙的手指在密密麻麻的文字中迅速滑过,最后停在一串数字下,她皱了皱眉,语气有些讶异地问道:“十五公顷?这么大的面积,应该是市政工程,政府的官方资料里有记载吗?”

许云懿靠在她旁边的墙上,点了一根烟,“有,但是柳河并不是真正的乙方,所以在资料中并没有他的信息记录。”

苏蕉闻言抬头,“那也就是说柳河的工程其实是从一个空壳公司手里接过来的?”顿了顿,她又将视线重新移回资料上,“我觉得你可以调查一下那个乙方。工程项目纠纷,财物分配不均,都可以成为杀人动机。”

许云懿瞥了她一眼,目光隔着烟雾,看起来有些迷离,“你不说这人死的蹊跷吗,如果只是简单的财务纠纷导致凶手杀人碎尸,又哪里有什么蹊跷?”

杀人案最常见的三种动机——仇杀、情杀、激情杀人,而在激情杀人中,即便杀人形式非常恶劣,只要跟财务纠纷扯上关系,基本也就没有什么可以让人惊讶的地方了,毕竟“人为财死”古已有之。

而面对许云懿提出的问题,苏蕉似乎也并不意外,将文件夹还给他,视线穿过烟雾与他对视,“动机不等于动手,有贼心没贼胆的,难道就不能算是贼了?”

“头儿!”苏蕉这边话音刚落,汪希抱着电脑冲了过来,看到苏蕉,朝她示意性的点了点头,之后才喘着粗气对许云懿汇报道:“调查结果出来了,柳河跟他现在的老板杨戮已经有过很长时间的合作,可以说柳河能有今天的发展,都是受这位杨老板的提携,而且为了表示对杨戮的感激,柳河还跟杨戮五岁的儿子定了娃娃亲。”

在赵锦荣案件中,苏蕉跟汪希也算是有过几次网络上的配合,何况苏蕉是“吉祥物”这件事,在邢昭的宣传下,整个重案组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所以对于苏蕉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汪希并不意外。

“娃娃亲?”苏蕉听到这三个字,出言打断汪希的汇报,“柳河不是没有孩子吗?”

“这就是我后面要说的,”汪希转头看向苏蕉,“柳河的妻子本来是跟他一同在外看管工程的,但是上个月突然查出怀孕,又在医院走了后门,查出是个女儿,柳河这才让她回老家修养,同时跟杨戮定娃娃亲。”

这样看来,那柳河跟杨戮之间,也就不具备什么财务纠纷了,杨戮也就没有了杀柳河的动机。苏蕉重又坐回椅子上,右手食指弯曲,放在唇边,陷入思考。

许云懿继续问汪希,“柳河跟工人之间的关系怎么样?”

汪希合上电脑,用五个字回复许云懿,“十佳好老板”。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