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嫌疑人小姐许云懿苏蕉小说

admin 2018-09-16 阅读


《我的嫌疑人小姐》是一部情感题材小说,为您提供我的嫌疑人小姐许云懿苏蕉小说阅读。我的嫌疑人小姐小说精选:许云懿并排站立几乎不相上下,应该有一米八五左右,一身宽大的米黄色大衣也显得他很是精瘦,只不过段季楠的脸上皮肤光滑细腻,保养得很好,并没有那道手指粗的疤痕。苏蕉目光沉下几分,在许云懿之后跟他握了握手,段先生。段季楠脸上挂着典型商人的微笑,恰到好处地保持着跟苏蕉之间的距离感,声音低沉,苏小姐,久仰。

我的嫌疑人小姐

侯云龙十几年前跟侯云祥因为耕地划分问题产生了很严重的经济纠纷,但是家中老人偏袒小儿子,侯云龙最终什么都没有得到,一怒之下离家出走。而也是在这次离家出走时,因为机缘巧合,侯云龙在车轮下救了段辉,并且在不知道对方身份的情况下给与了段辉无微不至的悉心照料,直至对方康复。这一善举感动了段辉,于是膝下无子的他决定收养这个心地善良积极上进的小伙子。又经过多年的培养,侯云龙不仅完全学会了段辉的经商手段,还青出于蓝胜于蓝,帮段辉做成了很多笔跨国大买卖,段辉这才决定将自己奋斗了一辈子的企业交给侯云龙这个“外人”。

终于见到了侯云龙,不,应该说是段季楠,苏蕉将从村里得到的陌生人信息一项一项在他身上套了个遍,作为一个跨国集团董事长,有钱自然不必说,至于身高,这人跟许云懿并排站立几乎不相上下,应该有一米八五左右,一身宽大的米黄色大衣也显得他很是精瘦,只不过段季楠的脸上皮肤光滑细腻,保养得很好,并没有那道“手指粗的疤痕”。

苏蕉目光沉下几分,在许云懿之后跟他握了握手,“段先生。”

段季楠脸上挂着典型商人的微笑,恰到好处地保持着跟苏蕉之间的距离感,声音低沉,“苏小姐,久仰。”

赵锦荣案件的发生以及告破,在全市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人们在痛斥赵锦荣禽兽不如的同时,自然也没有忘了把那几个破案的英雄挂在心尖上,而苏蕉作为其中唯一一个女生,更是名噪一时。所以苏蕉对段季楠认识自己并没有感到意外。

三人到了停尸房,侯云祥和李晓岚的尸体已经被白皓轩缝合完整,跟柳河一起,静静地躺在冷冻柜里。

段季楠扫了一眼那跟自己有几分相似,却已经破碎得不成样子的脸,嘴角竟然还是刚刚那一抹微笑的弧度,眼底犹如一潭泥泞的沼泽,只从表面完全看不出他此时情绪是悲是喜,“麻烦各位警察了,我现在就把他们带回去安葬。”

苏蕉站在段季楠身后,悄悄朝许云懿看了一眼,想示意许云懿尸体还不能带走,她还有问题要问段季楠!可结果却只看到了对方紧锁的眉心,苏蕉心里一凉,以为许云懿就要放了段季楠,于是快步向前站在冰柜拖口,挡住了段季楠属下的手,“段先生,在您带走尸体之前,我们还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你,请先配合一下。”话音刚落,邢昭推门进来,朝许云懿扬了扬手里的逮捕令,许云懿眉心终于舒展,接过逮捕令,对段季楠沉声道,“段先生,您昨天跟我们的警员说您在被害人死亡前没有到过他家,邻居看到的人也不是你,可是我们在本市查到了您的信用卡消费记录,并且消费时间刚好是我们知道的那天,关于这点,请您解释一下。”

段季楠挑了一下眉,笑了,“许警官,我是个商人,来这儿谈生意、买东西,应该不犯法吧。”

许云懿也不急,点开手机录像功能,展示给段季楠,道:“谈生意,买东西当然不犯法,但是很不巧,虽然在傍山村再没有人证可以证明是你去了侯云祥家,可在村口的超市半个月前新装了监控,您的车窗又没关,这个物证,您又要怎么解释?”

段季楠笑容最终还是僵在了唇角,脸色一寸寸白下去,半晌,挥了挥手让属下先出去了。

殡仪馆停尸房成了临时审讯室。

“那天,我确实去过村里,两位现在应该也知道,我已经十几年没有回过家了,自然也就是有十几年没有探望过我母亲……”

即便段辉对他这个养子再好,段季楠终究还是侯云龙,他不是段辉的亲生儿子,在段家的每一天都是寄人篱下的。他要看段辉妻子的眼色,看整个段家人的眼色,生活上、事业上、甚至是平时走路的都要注意,可谓每一步都走得如履薄冰,所以,他也很思念自己的母亲,思念曾经虽然贫穷却很自在的日子。可是一想到当年母亲偏向弟弟,硬是把他从家里逼走,连句挽留都没有,他的心又非常矛盾,能爱却爱不起来,就这样,这份矛盾的感情压抑了十几年。直到最近,段季楠从别人的口中突然得知自己的母亲其实已经病逝了,而侯云祥竟然连通知都没有通知他,一直压抑的情绪终于在最牵挂的人去世之后爆裂开来。

段季楠叹了口气,终于露出一丝悲伤的表情,“人走了,念想也就没了,如果这时候我再不去看看,不去扫扫墓,我就真的连畜生都不如了。”

“所以你那天只是去给母亲扫墓的?”故事听完了,苏蕉在记录本上圈出一个新的问题,问道。

段季楠点点头,道:“对,扫墓,本来想着等我在段氏集团坐稳了,就放下以前的事情,去把我妈跟侯云祥接过来一起住,没想到,她竟然没能等到享福的那一天。”

似乎说到伤心处,他的眼眶有些湿润了,语气也跟着哽咽起来,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苏蕉在他这一系列的表现中并没有感到真正伤心的情绪。

许云懿双手十指相互交叉,撑在面前,遮住了他微微收拢的下颌线条,他语气极为随意地问段季楠道:“段先生,既然您是去扫墓的,那您母亲的墓地在什么地方?”

对于一个确实是去扫墓的人来说,这个问题再简单不过,可是段季楠这个口口声声称自己是去扫墓的孝子,在听到这个问题后竟然脸色一僵,说不出话来了。

许云懿倒了一杯水推到他面前,“不要紧张,北山墓地那么多,你慢慢想是在哪个位置。”

段季楠僵硬地扯了扯嘴角,连忙顺着他的话道:“你这个问题太突然了,等我想一下,应该在北山……”

许云懿脸上的风清云淡瞬间消失,嘴角一扬,冷声道:“段季楠,你母亲的墓地根本不在北山!别编了。”

来源:未知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