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云懿苏蕉小说阅读

admin 2018-09-16 阅读


主角是许云懿苏蕉的小说名字是《我的嫌疑人小姐》,在这里可以看许云懿苏蕉小说阅读。许云懿苏蕉小说精选:许云懿跟着继续追问,就没有再出来?段季楠是目前为止唯一的嫌疑人,如果这个人完全洗清嫌疑,也就表示线索再次中断。许云懿有些焦急了。我公司有监控,你们不相信可以去调,我这几天在谈一桩生意,每天都有加班,所以一直在办公室。许云懿还要再问,苏蕉拉住了他的胳膊,轻轻摇头,别问了,他不是凶手。

我的嫌疑人小姐

“唉,纸包不住火啊,哼,人还真是不能撒谎。”一阵冗长的沉默,段季楠终于放弃抵抗,将他那天所做的事情如实交代了。

段季楠在得知母亲死讯时,原本确实只是想去扫墓,但不幸的是,段季楠也得知了自己的“死讯”。一股怒火登时在他胸腔升起,应该开到墓地的车也在村口拐了弯,开进侯云祥家里了。

虽然十几年没有回来,但是段季楠的脸其实没有很大变化,可他此时的身份跟从前已经天壤之别,尤其段家觊觎他董事长位子的人不在少数,每双眼睛都想看到他狠狠摔下来,最好能迭个粉身碎骨,他们就可以坐享其成了。他绝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他伪造的“孤儿”身份,也绝对不能暴露,段季楠下车前便在脸上贴了个假伤来掩饰自己的身份。

“我本来只是想问他,这十几年,我从来没有少给过他们钱,母亲的赡养费,他们的生活补助,都是我给的,可他们为什么还要贪图那几百块的补助,把我的户口注销,让我真的成为一个孤儿,最后的根都不能给我留下。唉,可惜,我话还没有说完,侯云祥那个吝啬鬼以为我是来跟他争夺母亲留下的几亩地,不但没有解释,竟然对我恶语相向,我一气之下打了他一个耳光,之后离开了。”

苏蕉在段季楠说话的时候一直紧紧盯着他的眼睛,确定他并没有说谎,眉间皱了皱,“那你离开之后去了哪里。”

段季楠将隐瞒的事情全部说出来了,像是一直压在心底的石头终于挪开,抬头看着苏蕉,目光一片坦然,“离开之后我就开车回了公司。”

许云懿跟着继续追问,“就没有再出来?”段季楠是目前为止唯一的嫌疑人,如果这个人完全洗清嫌疑,也就表示线索再次中断。许云懿有些焦急了。

“我公司有监控,你们不相信可以去调,我这几天在谈一桩生意,每天都有加班,所以一直在办公室。”

许云懿还要再问,苏蕉拉住了他的胳膊,轻轻摇头,“别问了,他不是凶手。段先生,你可以走了。”

临时办公室,许云懿线条硬朗的脸上阴沉得厉害,黝黑的眸子盯着苏蕉,“段季楠有充足的杀人动机。”

苏蕉靠在墙边,小腿绷紧,双臂抱在胸前,眼神有些迷离,“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感觉,这人不是凶手。”

“只是感觉你就放了他?”听到这个解释,许云懿微微有些动怒,这几天苏蕉要做的事情他都没有阻拦过,可这件事涉及三条人命,她竟然只是因为“感觉”就把人放了!何况她最近才刚刚从各种绑架事件中脱身出来,正是需要对周围所有人谨慎的时候,凭着感觉去判断一个人有没有行凶,这太危险了!

苏蕉揉了揉太阳穴,眼前忽然有些恍惚,用了晃了晃头才终于看清许云懿,将这“感觉”的来源对许云懿道:“许警官,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在尸检时发现的问题,这几具尸体虽然都被人肢解,关节软骨和骨膜却少有损伤,你推测这个凶手很有可能是医生或者法医,可这个段季楠以前是个农民,现在是个商人,并没有任何从医经验。何况疑罪从无您应该比我清楚,如果现在把段季楠抓了,之后调查出他有充足的不在场证据,你头上的国徽可是不保……”话音未落,一片黑影猛地漫上眼底,苏蕉脚下一软,歪歪倒了下去。

许云懿一把扯住她的胳膊,在苏蕉倒下前一瞬将她拦住了,一秒前还怒气横生,此时眼底已经满是担忧,“你怎么了。”

苏蕉用力捏了捏鼻梁,呼吸有些沉重,“没事。”从柳河的尸体发现到现在,苏蕉几乎每时每刻都在调查、在推理,休息的时间不足五个小时,身体终于发出了警告信号。

修长冰凉的五指落在她额头上,许云懿指尖颤了一下,“好烫,你发烧了,我送你回家。”

苏蕉推开许云懿,撑着墙,摇了摇头,“没事,我要再去城郊垃圾场……”正挣扎,汪希砰地一声撞开了办公室的门,脸色惨白道:“西山墓地,又一具。”

雨季里难得的晴天,毒辣的太阳挂在天边,将大地炙烤得如同一块铁板,而在这铁板上行走的人则如同一只只热锅上的蚂蚁,忙碌、焦灼。这群蚂蚁中,以西山墓地外围的几只最为醒目。

邢昭看了一眼手机里提示的温度,三十七度,正应该待在空调房里吃雪糕,可现在这一队人却在墓地围着一具“碎肉”愁眉不展。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原因,看过那一堆碎肉,他穿着常服竟然觉得有些冷。

“头儿,”邢昭整理了一下口罩,声音瓮声瓮气,“这次尸体的损坏程度应该算是我们进了重案组以后最严重的一次了。”

许云懿目似深潭,声音比邢昭察觉到的气温还要冷,“第四条人命,第一具碎成七块,第二、三具,十几块,第四具……碎肉,他是在挑战法律的权威。”

邢昭忍不住爆了一句粗话,“不仅如此,第一具尸体,尸块扔在垃圾桶和旱厕里,第二三具尸体扔进垃圾场,现在第四具竟然直接扔在人家坟口,什么仇什么怨!我就说这人肯定是他妈个变态!我们就应该全市范围内排查所有狂躁症患者,尤其是没有送进精神病院或者是从精神病院逃出来的!哦对,”想起先前尸检结果,他又补了一句,“还得是一个学过医的狂躁症病人,”

苏蕉将最大的尸块捡起来,对着阳光仔细看了半晌,又看了看墓碑,忽然,墓碑上的日期如同一把利刃,划破了她脑海中如同迷雾一般错综复杂的纷乱疑惑,苏蕉小声呢喃出来,“三天前,这是座新坟?刚刚白皓轩说死者叫什么名字?”

许云懿单膝弯曲,蹲下身来,顺着苏蕉的视线看向墓碑,回答道:“死者叫乔羽,女,二十七岁,昨晚死亡……乔建国?”说着,许云懿忽然看到了墓碑上的名字,这坟里的人也姓乔?是巧合吗?“邢昭,马上去调查这墓里葬的人和死者之间的关系。”

苏蕉眼尾跳了一下,一把拉住邢昭,补充道:“还有墓里这人的死因,侯云祥母亲的死因,柳河家最近可有什么人去世。”

来源:未知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